别问了,爱过。
★岁月无虞,来日可期★
一个单纯的喻吹
※世事浮沉,唯爱他一事永恒

⚡精神洁癖重度患者
👿我是恶魔
⚡婉拒腐向/转载/ky(评论里提腐的一律拉黑不谢,bg癌晚期患者)
✨不接角色/写手生贺


——世界上最棒的cp@暮汐
——头像+封面:@秦七柒7
——公众号【相思酒家】

  红豆莲生  

【全职/周泽楷X你】他应是星辰

※小周乙女合集出本解禁文

※ooc有ooc有ooc有

※私设“你”为地质工作者。

※已退圈不回评,恶魔掉线烧纸,不要问点文什么时候发,这种东西得随缘。




  

【零】


  或许辨不清日升日落

  或许看不到流云晚霞

  不知道耳边溪流,咫尺可达

  不知道天地浩瀚,人间喧哗

  但我知道

  星河在上,波光在下

  我在你身边 等着你的回答


  ——莱特昂·布兰朵

  



【壹】


  夹着烟的手指冰凉,不断颤抖着,拿着打火机滑了好几下都没点着,你恼羞成怒的将没点着的烟扔到地下,用脚踩住,狠狠的碾碎,又执拗的重复了一遍才说过的话。

  “周泽楷,我们分开吧”

  周泽楷垂着的睫毛轻轻一颤,也同样执拗重复着:“不。”

  你对他的拒绝置若罔闻,低下头踩住自己的影子,脚边惨白的月光被树叶枝隙分割成一块一块的,好似破碎一地的玉盘。

  “之前张教授说得话你也听见了,他邀请我加入他的团队,去撒哈拉沙漠区域进行地质勘测研究。”

  周泽楷只觉得心不断的往下沉,一种不安与恐惧交织的情绪在他的心头疯长,明明是寒冬季节,清冷的月光落在他苍白的脸上却能看见一层细密的汗珠。

  他的目光紧紧锁在你身上,好像怕你一眨眼就消失了。

  他想对你说他可以一直陪着你,想说他可以向队里请假,带你去旅游散心;想说他还记得你之前刷微博的时候,曾经说过想要去看看日本的春樱......

  想说的话太多太多,他恨不得把一颗心刨开摊在面前给你看,可是临到了头,万语千言只化成了一句略显苍白的恳求。

  “不要去。”

  颤抖的尾音听得令人心碎,可你已经没有多余的心力,再去从他简单的话语中辨析他的情绪。

  白日里喧嚣的交谈声和哭泣声,宛若层层叠叠袭来的海浪,在脑海中剧烈翻涌着。你用力把后槽牙咬得泛酸,才能勉强维持住大脑的清明。

  “我想去不是因为我爸,虽然他到死都热爱这份工作,好吧,可能也有一部分这个原因,但更多是因为我喜欢,我本来就是地质专业的,就像你喜欢荣耀一样,你明白吗?”

  你颠三倒四跟他的解释着,越说声音越大,也愈发沙哑,若是此时有人路过,大概会以为这是一个醉酒的人在胡言乱语。

  但即使这样你还是要说下去:“地质勘测这个工作,出野外的话,少则几个月多则几年也不是没有可能,你也要忙着训练和比赛,我们一年又能见到多少次呢?我不想耽误了你。”

  “与其拖到以后,不如及时止损,反正我们谈恋爱的时候也没有公开,如果你以后的女朋友介意,你大可以大作没有认识过我。”

  一口气说完了所有的话,你狠狠呼出一口浊气,下意识的想去摸口袋里的烟。

  周泽楷的眉头猛得一拧,他一把握住你的手,修长的手指扣住你的手掌,夺下了那根烟。

  “我没打算抽,只是拿着它会舒服一些。”

  你干笑了一声,他手心的温度熨烫着你的,毫无阻隔的感觉让你忍不住瑟缩了一下,可随即他便把手握得更紧了。

  “你以前,没有这个习惯。”

  周泽楷的手用力碾在香烟的中段,力道大得直接把它碾成了两截,宛若在对待有深仇大恨的仇人。

  “以前没有的习惯是可以养成的,”你顿了顿,低下头一根根地掰开他的手指,把手抽了出来,意有所指:“以前习惯的人和事,也都是可以戒掉的。”

  指腹从掌心滑落的瞬间,周泽楷虚握了一下,却什么也没有抓住。

  他突然觉得四周的灯光都变得晦暗了起来,连你的表情也在黑暗中显得模糊不清。

  在你的规划中,没有你这个摇摆不定的变数,他的未来一定是光明而幸福的,你甚至考虑到了他下一任女朋友的心情。

  只唯独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

  垂在身侧的手攥成拳头又放开,周泽楷明白一切挽留的话对现在的你而言都是不合时宜的。父亲的骤然去世让你缩进了壳子里,他想把你拉出来,也只会让你躲得更深。

  于是他换了三个字。

  “我等你。”

  不管你要去多久,去哪里,我都等你。




  

【贰】


  今夜的风格外大。

  窗外树影深深,招摇晃动,宛若鬼魅夜行。

  躺上床之前,你顺手打开了床头灯,暖黄的灯辉倾泻一室,明明是再温暖不过的颜色,在你眼中却只是平添寂寥。

  你侧身把自己蜷缩起来,听着耳边狂风敲打窗户的声音,在身体和精神的双重疲惫下很快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的难得安稳,你做了一个冗长而甜美的梦。

  梦里父亲没有因为救队员而坠落山崖,而是平安回到了你的身边。而你也顺顺利利的从大学毕业,依照他的意愿考研,向上攻读地理信息系统。

  研二的时候,周泽楷向你求婚,而后在你毕业同年,在父亲的祝福下,你顺利成章成为了他的周太太。

  或许是梦境太过美好,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你盯着房顶的天花板,有一瞬间的茫然,分不清到底哪边是梦境,哪边才是现实。

  枕边忽然响起了熟悉的音乐声,你动作缓慢的从枕头底下摸出了手机,屏幕上“张教授”三个大字,宛若一盆兜头浇下的凉水,让你一瞬间清醒了过来。

  随即一种难言的空落感蓦然涌上心头,你深吸了一口气,按下心头难过与空虚的情绪,接通了电话。

  张教授的性格与父亲说得一样,是个急脾气,一向最讨厌拐弯抹角,他一张口便是直奔主题:“昨天和你说的那件事,你考虑好了吗?”

  “我......”

  你张了张口,明明是早已经做好的决定,居然有了一瞬间的犹豫,可那也只是一瞬间,你便收拾好了情绪,回答道:“我想加入您的团队。”

  “好!”张教授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欣喜,可话音一转,那种欣喜便淡了下去,以一种严肃而认真的语调说:“我知道你可能觉得我邀请你是因为对你父亲的惋惜,当然我不否认有这部分的原因在,但是更多的是你父亲曾经告诉过我,你很喜欢地质学,并且非常有天赋,我相信他,也希望你能让我相信。”

  你沉默了良久,半晌,音量不高却十分坚定的回答了他。

  “我明白。”




  

【叁】


  你跟随团队坐上前往摩洛哥的飞机的那天,周泽楷发了一条微博。

  微博的内容只有一句话:这是你离开的第一天,我开始想你,开始在想念你等你。

  这句充满暧昧意味的话,在网上掀起了巨大的浪潮,一向鲜少在网络上发布私人生活的周泽楷第一次发出如此露骨的话,让人不得不怀疑这是不是在公布恋情。

  无数的少女心在一夕之间全碎成了玻璃渣,这条微博的评论下更是各种妖魔鬼怪层出不穷,大家变着花样的晒自己的心碎的姿势。

  轮回的官微也没能幸免,评论和私信被成千上万的祝福或质问淹没,系统卡在微博界面动都不能动,轮回内部更是忙得不可开交。

  经理的满腔怒火在得知他发出这条微博的原因后,也化为了沉默和惋惜,索性不再管他。

  周泽楷本来也就不太在意其他人的看法,他十分镇定的抱着手机,认真地在评论里挑了个比较顺眼的名字回复道:不是公布恋情,我只是告诉她,我在等她。

  这句话简直比直接承认公布恋情还要戳心,下面顿时又是一片哀鸿遍野。

  然而这一切,已经进入沙漠的你已经无从得知了。




  

【肆】


  由于气候干燥、水资源短缺的问题,撒哈拉沙漠的地质工作研究程度非常低,之前张教授带着团队也来过几次,然而全都一无所获。

  这次他重整旗鼓,打得就是长期抗战的策略,于是便把团队的营地扎在了深入沙漠内部的地方。

  地质勘测工作是十分艰辛的,尤其是对女生而言。

  即是作为团队里唯二、且年龄最小的的女性,所有队员都有意识的照顾着你,然而在无垠的沙漠面前,还是有很多事情不论男女老少皆是一视同仁的。

  比如吃沙子这件事。

  此刻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猛烈的风裹挟着沙粒,向这土地上的一切生物兜头盖脸的席卷而来,你能分明得感受到冰冷的沙雨不断拍打在脸上,双眼完全不能睁开,本就晦暗的视野变得更加模糊不清。

  你张口想要喊同行队友的名字,却只是成功吃了一嘴的沙子,继视觉失去作用后,声音也失去了施展的余地。

  周身一片漆黑,你估算不出这里离营地还有多远的距离,甚至不知道自己身处什么方位,对于一切事物的感知模糊而不成形,只能凭着直觉缓慢而艰辛的往沙丘上面爬。

  这股风力尚且不足以把你吹翻,但阻挡你的步伐还是绰绰有余,不消一会儿,大颗大颗的汗水便从你的额头滚了下来,砸进了沙地里。

  和你相比,身旁的女队员就显出了几分从容,她甚至还有余力安慰你:“你不要怕,沙漠里就是这样的,风很快就会变小了。”

  为了不再吃一嘴的沙子,你只能捂住口鼻艰难的对她点了点头。

  宛若为了印证她的话一般,没过多久,风果真变小了。

  你们终于成功爬上了沙丘的顶端,放目望去都是连绵起伏的沙丘,黄沙的世界无边无际,似乎永远都走不到尽头。

  你把肩上沉重的勘测工具丢在了地上,毫无形象的躺在沙子上,看着那被世人予以盛赞的撒哈拉的星空,蓦然有种隔世之感。

  横贯夜空的星河宛若一条透明而斑斓的彩带,满是镶嵌着细碎的钻石,美得令人屏息。

  “很美吧?”女队员坐了起来,抬头看着头顶的星空,目光中充满了痴迷:“这是我见过最美的星空。”

  你轻轻应了一声,却没有告诉她,你所见过最美的星空并非头顶上的这片,而是在一个人的眼睛里。

  周泽楷的眼睛是纯净而幽深的黑,目光却又是清澈澄净的,不论何时都像蒙着一层浅淡的水光,而当这双眼睛望着你的时候,总会亮如熠熠繁星。

  更何况,他有的不仅仅是盛满星光的眼睛,还有着让你难以割舍的心。

  你闭上眼睛,在万丈黑夜里,呼吸着银河的碎屑,开始无可救药的想念他。

  脑海中忽然浮现三毛的一句话:每想你一次,天上飘落一粒沙,从此形成了撒哈拉。

  这片空旷的荒芜之地被人们赋予浪漫的色彩,你也不能免俗的被某种特殊的气氛感染。

  在这里,挣脱了网络和信号的束缚,不管往前看还是往后看,地平线都是如此辽阔,你不用再担心未来,也不用再顾忌什么。

  于是你便肆无忌惮了起来,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给周泽楷发了一条短信。

  “我不能经常陪在你的身边,不能像别的谁一样对你嘘寒问暖,做一个称职的爱人,甚至不知道哪一天,就会像父亲离开了我一样,离开你;假如你愿意接受这样的我,那么,我希望你在下一秒娶我。”

  手指按下发送键,你看着对话框旁边的圈圈转了两圈,不等它变成红色的感叹号,便把手机收回了口袋里。

  发泄出了堵塞在心口的感情后,身体似乎打通了任督二脉,一下子涌出了无穷无尽的力量。

  你站起身拍掉身上的沙子,重新背起沉重的背包,站在沙丘上遥遥远望摩洛哥小镇上的灯光。


  东一区和东八区,隔了八个小时。

  而撒哈拉和S市,隔着一个世界。

  这是一封注定发不出去的短信。




  

【伍】


  惊风白日,光景西流。

  原本预期的长期抗战,因为一名队员偶然间的发现戛然而止,缩短成了半年,而这个的发现对沙漠地质勘探来说可谓是质的飞跃,张教授团队回国的消息,也早早便传遍了国内。

  说来好巧不巧的是,你回国的那一天,恰好是荣耀季后赛决赛的第三轮。

  纵然半年没有关注过荣耀赛事,但你对周泽楷所带领的轮回总是有着盲目的自信,相信总决赛决赛一定有轮回的一席。

  东八区标准时间下午五点三十五分,飞机降落在熟悉的停机坪上,你走下飞机呼吸着S市久违的空气,感受湿润的微风拂过每一寸舒张的毛孔。

  这里没有撒哈拉的干燥,没有声声驼铃回荡,也没有一望无际的黄沙,可却有着温柔的夜色,来往如潮的行人,和你钟爱的人。

  或许是太久没有见过这么多人,大家的情绪都显得十分高涨,一路上絮絮的交谈声不断。你推着行李和另一位女队员并肩走在队伍中间,和她随口闲聊着S市的风土人情,眸光不经意间扫过乌泱泱的接机人群,蓦然,一抹熟悉至极的身影如磁石一般吸引了你的目光。

  你的脚步倏地顿住,像是在证明这不是你的幻觉,那抹身影分开了人群,笔直的朝你走了过来。

  “怎么了?”你的异常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女队员顺着你的视线看去,顿时露出了了然的神情:“这就是你的那位‘星星’?”

  长达半年的朝夕相处,大家都知道你有一个深爱的男友,只要一看见你发呆,那就一定是在想念他,因为不知道他的姓名,久而久之,他们便亲切把周泽楷称为你的“星星”。

  虽然你向来羞于承认这个称呼,但现下还是以极小的幅度点了点头。

  她意味深长的拍了拍你的肩膀,给其他人丢了个眼神,很是体贴的先走一步,给你们留下相处的空间。

  周泽楷早在你走出航站大厦的那一刻就看见了你,即使同一时间出站的人很多,可你的身形模样对他而言,已在心底描摹了千遍万遍,太过熟悉,纵使千万人,他也有自信一眼认出你。

  比起半年前离开的时候,你消瘦了许多,头发削成了短发,肤色也暗了些,但是并不黑,只是看起来更加健康,还是那么好看。

  他极力克制着朝你跑过去的冲动,一步步的向你走近,直到与你咫尺的距离。

  而你仰头看着周泽楷的脸,恍惚间竟有种恍若隔世的错觉。

  “周......”

  周泽楷没有给你机会说完他的名字,他俯身吻住你,用唇舌代替语言,向你倾吐思念和爱意。

  久别后第一个的吻,他显然不会满足于浅尝辄止,你的上唇被他吮地发痛,唇舌深入纠缠在一起 ,他宛如溺水之人激烈地掠夺着你口中的氧气。

  按在你腰上的力道格外的重,活像是要把你揉碎嵌进他的身体里,依稀还能听见骨隙间摩擦发出的声响。

  理智的全盘崩溃只需要一瞬间,你不想去思考这个吻结束以后的事情,只想勾住他的后颈,用同样的热情回吻他。

  察觉到你的主动,周泽楷把你拥得更紧。

  两个滚烫炙热的灵魂紧紧依偎着,似要与对方融为一体。

  




【陆】


  唇瓣分开的时候,他扔不舍得松开你,脸埋在你的肩窝里,呼吸重重的扑在你的脖颈。

  夜间微凉的风迎面吹来,消减了体内的燥热,你也终于冷静了下来。

  “你怎么来了?”

  “接你。”周泽楷的声音尚带着几分沙哑从颈间飘入你的耳朵里。

  你沉默了几秒,再次开口的时候声音变得柔软了许多:“你今天不是应该有比赛吗?”

  “结束了。”他抬起头来,流眄生波的双眼对上你的目光,仿佛收敛着世间最美好的光彩:“我赢了。”

  “比赛结束的这么快?”你诧异的挑起了眉,看见周泽楷十分认真的点了点头。

  但如果你没有记错,荣耀的职业比赛是午饭后就要开始进场准备,想来决赛怎么说也会打得艰难些,再加上赛后的采访和开会,起码得要五点才能结束。

  而S市会场到国际飞机场的车程最少也要一个小时,他此刻出现在这里,就代表着起码往前推两个小时的时候比赛就已经结束了。

  这个时间太过匪夷所思,你将信将疑的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开机。

  实际上你已经很久没有上过网了,在沙漠里不能充电,你也想不到有什么可以联系的人,索性连手机都很少使用。

  刚一点开微博,屏幕上便跳出了应用更新的提示,你按掉提示框,刚点开搜索栏,就看见下面的微博热搜榜上第一个就是#轮回夺冠#的话题。

  你正准备点进去看看,却被与它隔了几行的热搜标题吸引了目光。

  #周泽楷女友#

  这五个字宛若针尖细芒,刺痛了你的双眼,酸涩的苦楚沁入心口, 连四肢百骸都跟着疼。

  直到这一刻你才发现,纵使曾经的话说得多么洒脱,可这个语境真的成为现实时,竟会痛得呼吸不过来。

  你张了张口,想质问他却又没出声。

  当初是你自己顾虑太多,带着逃避一切的想法放弃了他,事到如今又有什么立场去埋怨。

  可刚刚的吻又算什么呢?

  你咬着牙克制着自己的情绪,眸底隐隐泛着泪光。

  周泽楷也看出了你的不对劲,他把手机从你的掌中抽了出来,看了一眼上面的内容,神色不变的点进去放大了里面的图片。

  那是一张你和他的旧照,以前热恋的时候他在个人空间里发过,却没想到今天居然被人扒了出来。

  “这是你。”周泽楷微微偏头,将手机递到你的面前,他的声音沉清冽,让你不自觉地凝神。

  “也只有你。”他说。

  看清那张照片的时候,你蓦地松了一口气,但泪意却随着他的话音失控地涌了上来,你慌忙低头,声音有些发颤。

  “为什么?我明明说了那样的话.......”

  “我说过的,我等你,”他顿了顿,再开口时声音更加温柔而低沉:“还有那条短信,记得么?”

  短信?

  电光火石间,你的记忆回溯至那个风沙阻行而星光耀眼的夜晚,还有躺在沙丘上打出来的那段话。

  那封你本以为他永远也收不到的短信。

  “可是沙漠里是没有信.......”

  你猛然顿住,是了,沙漠里的确没有信号,但是沙丘上有时却能接收到微弱的信号,不足以打一通电话,却能够发送一段文字,同行的队员还曾调侃过那或许是从阿尔及利亚吹过来的。

  周泽楷忽然后退了一步,朝你单膝跪了下来。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个精致的丝绒首饰盒,还有一枚刚拿到手的冠军戒指,因为不知道你更喜欢哪一个,所以干脆两个一起拿出来了。

  他的目光紧紧盯着你,漆黑的眸子里盛满了你最爱的星光。

  时隔半年,这句话越过撒哈拉的沙尘,穿透满天的星子,乘着温柔的夜风,低沉而笃定飘进你的耳朵里。

  “我的回答是,乐意至极。”

  心跳在一瞬间迅速加剧,全身的血液被情绪带动着翻涌沸腾,泪水失去桎梏,汹涌的从眼眶里溢出来,你说不出话来,只能用目光一寸寸描绘着他脸部的弧线,嘴角勾起的角度,高挺的鼻梁.......

  还有眉目间极力掩饰,却仍旧叫你看出的紧张。

  周泽楷的爱始终温柔而绵长,纵然他是寡言的,但他的每一句话总是可以准确的击中你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也庆幸他的执着,让你找不到再畏惧未来的理由。

  哽咽让你的声音几乎模糊不清,但你还是听见了自己颤抖的声音。



  “我也一样,乐意至极。




————————

灵感

《撒哈拉的故事》

参考:

《去撒哈拉旅游是什么体验》

《撒哈拉沙漠游记》

《沙漠星空摄影合集》

《公众号文章:摩洛哥之旅》 

《(反正就是好多好多游,时间隔太久想不起来名字了......)》

ps:由于身体原因,大概这辈子也没有机会进入沙漠,为了写出这篇翻阅参考了许多游记,但有生之年还是希望很希望自己能去一次。

pps:开头的诗作注明为莱特昂·布兰朵,但实际创作人是张寒寺。

后记:

非常荣幸能带着《他应是星辰》参与到这次本子来。
这篇诞生的过程非常艰辛,查资料、咨询校友到一瞬消失,好在最后还是咬着牙重新写完了。第二遍写下的文字精简了很多,不知道还能不能传达到我最初想传达的那份感情,我很忐忑,如果能就好了。
其实最初的标题不是这个,而是因为看着照片,脑子里忽然冒出来了一句话:周泽楷是你的撒哈拉星辰,是人生的最瑰丽的奇景,是一盏指向幸福的明灯。
于是便改成了——他应是星辰
也是一种缘分吧。

撒哈拉是浪漫的;
它的浪漫是人类赋予的;
而人的浪漫来自灵魂深处对爱的呐喊。

祝愿看到这篇的所有人:愿你们心中有爱,永远做个浪漫的诗人。


星辰常在,苍穹不老。

评论(13)
热度(783)
© 红豆莲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