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爱过。
★岁月无虞,来日可期★
一个单纯的喻吹
※世事浮沉,唯爱他一事永恒

⚡精神洁癖重度患者
👿我是恶魔
⚡婉拒腐向/转载/ky(评论里提腐的一律拉黑不谢,bg癌晚期患者)
✨不接角色/写手生贺


——世界上最棒的cp@暮汐
——头像+封面:@秦七柒7
——公众号【相思酒家】

  红豆莲生  

【轩楚】我可能不会爱你

呜呜呜快看这里有个活体天使!!!暖暖是我的天使!!!暴风哭泣托马斯回旋给她爆灯打call!!!!

北川有暖:

*CP李轩x楚云秀,8800一发完


*是非常甜的HE啦!标题是有理由的!


*本文赠 @混沌邪恶求你们给喻文州投票 


 


楚云秀一路的交通工具那是换了又换,离开机场换出租车,出租车完了是大巴,大巴完了直接变农用运输车了,她抱着自己的包,心中很唏嘘。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这句话说说容易,实现起来可真是难。还好她退役了,当了一年游戏主播后现在有的是时间和金钱到处挥霍。楚云秀正这么想着,小货车却猛地一停,猝不及防的她差点被甩出去。


 


“老爷子您怎么突然停车啊?”楚云秀拍拍车厢惊魂稳定的问道。


 


开车的老人家笑呵呵把手伸出窗外,指了指远处:“那边有个人要搭车。”


 


楚云秀顺着方向看过去,只见一个人步履匆匆的跑了过来,看起来和她一样是个来旅行的背包客,她眯了眯眼睛,觉得这个人怎么看怎么眼熟。


 


“谢谢,谢谢!”那人忙不迭的道谢,把包放上车然后就往上面爬,接着和楚云秀的眼神撞了个正着,他愣了愣,语气里充满了毫不掺假的惊喜意味:“云秀?”


 


楚云秀看起来却没有一点他乡遇故知的喜悦,她皮笑肉不笑的问他——“李轩,你怎么在这里?”


 


她可没在微博和朋友圈上透露自己的半点踪迹,为的就是来一场说走就走的孤单又浪漫的旅行。世界这么大,楚云秀觉得她不可能这么巧的就和刚刚退役的李轩在这荒郊野岭相遇。


 


“真的是巧了。”李轩力证自己的清白无果后,在颠簸的小货车上举手表示投降:“我是凑巧在这附近,接到苏沐橙的电话我就赶过来了。”


 


楚云秀恍然,苏沐橙作为她的至交好友当然是知情人士。估计是这姑娘担心她自己出来旅行太危险,所以就让离的最近的李轩过来陪她。大家都是知根知底认识了十来年的朋友,李轩又当了十来年的虚空队长,成熟稳重,的确是很靠谱的一个人。


 


“一米七九,你最好别捣乱。”楚云秀警告道。虽然计划被打乱,不过她却并不生苏沐橙的气,不过对于李轩嘛,她还是要装装样子的。


 


李轩黑了黑脸,无奈的说道:“我跑来陪你,你就这么对我啊,能不能别揭伤疤?”


 


他身高一米七九,差一厘米就一米八了,吴羽策拿这个笑话他也就罢了,谁让那家伙比他高。但现在连楚云秀这个不到一米七的都这么得寸进尺,实在是太过分了。


 


“我和一米八有什么区别。”李轩据理力争道。


 


“一米八一和一米七九虽然只差两厘米,但那是不可逾越的鸿沟。”楚云秀歪理连篇,“这个鸿沟就是你和周泽楷的差距。”


 


“那你怎么不拿你和田森比啊。”李轩小声嘀咕。


 


不过他这一来,楚云秀明显感觉到了轻松。李轩不仅能帮忙拿东西,还能说话聊天打发无聊的时间,因为彼此相熟所以聊起来百无禁忌,实在是居家旅行必备的好伙伴。


 


那她就对他善良一点吧,看在刚才小货车颠了一下,李轩为了防止她飞出去把她一把扯回来……甚至闪了腰的份上。


 


“你这老腰不行啊,到底是年纪大了。”楚云秀皱着眉在包里翻翻找找。


 


李轩觉得楚云秀离开荣耀职业联赛后简直就是脱缰的野马,压根不是个女生,说他身高也就罢了,怎么可以说男生腰不行呢?这真的是太过分了。


 


他对楚云秀呲牙咧嘴:“你还是个姑娘吗?”


 


楚云秀纳闷,她挺直了腰板看他:“我怎么就不是了?”


 


她这一挺直身子,身前是衣服都盖不住的好景致。李轩倒吸一口气,他必须得承认,单就楚云秀的身材来说,她的确是个货真价实的姑娘。


 


然而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接下来的控诉和比划:“刚才我们俩离那么近——那么近,你一点女孩子的羞涩都没有。”


 


他刚才把楚云秀扯回来的时候,她可是都直接撞到她怀里了,然而她只是冷漠的嫌他腰不好。


 


楚云秀哦了一声说道:“把衣服掀开。”


 


“你要干嘛?”李轩警惕的看她。


 


楚云秀觉得好笑,他俩是不是性别颠倒了,李轩现在这护住自己的样子活生生的像个黄花大闺女,于是她斜了他一眼,故作阴阳怪气的说道:“放心,不是干你。”


 


李轩差点跳起来:“楚云秀你耍流氓啊!”


 


“我耍虚空阵鬼呢。”楚云秀对他吹了个口哨,不再逗他,语气也温柔了一些,“好了,老老实实坐下来,我给你把膏药贴上。”


 


李轩察觉过来被耍,他郁闷的觉得自己好像才是个姑娘家家的。都是成年人了他到底还还害什么羞啊,脸上还发烫……


 


楚云秀那边看到的更是直观,她看到李轩红了耳朵,搞的她像是个欺负良家妇女的纨绔子弟一样,又不是她非要睁着眼睛看他的,谁让他跟过来的啊。


 


她抽了抽嘴角有些无语,但是在李轩掀了衣服之后,楚云秀觉得这个比喻还真没错,李轩是真有点料的,难怪怕被她看到,看不出来这人居然还有腹肌……咦不对呀,男生有了很身材不是很乐意被女生看到的吗?


 


李轩是个保守的人,楚云秀如是想。她假装没看见,没办法,要给面子薄的李队长留点面子呀,在心里悄悄欣赏和赞美就行了。


 


贴好膏药后她就撤到一边去了,接过了之前的话题理直气壮的说道:“我干嘛要害羞,我对你没意思,你也对我没意思,我们是纯洁的朋友关系,不存在害羞两个字。”


 


她之前低头的时候,呼吸温温热热的透过衣服打到李轩身上,李轩紧张的都觉得他要窒息了。结果现在楚云秀无动于衷并且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甚至开始说起了宛如渣男台词的混账话,他就觉得自己贼吃亏了。


 


但是老实人李轩又学不来方锐那样猥琐流的“不要脸求负责”,只好凭直觉怼了一句楚云秀:“都关系了还纯洁。”


 


“你这人怎么耍流氓??”楚云秀瞪了他一眼,然后伸手挠他。


 


“我耍的是元法!”李轩躲她,然后两个人在颠簸的车上闹成了一团,身边是一望无际的田野,蓝天白云下看起来很美好,假如没有突然刮来一阵风带来一堆尘土呛的两人直咳嗽的话。


 


“你怎么就知道我们俩都没意思?”李轩看着刚才沙尘来袭时果断把自己推到前面当挡箭牌的楚云秀,心里百般无奈,被她手触碰过的地方隐隐发烫,还有些痒痒的,但他面上却装成了单纯的抬杠模样:“说的这么笃定,当心以后打脸啊。”


 


“很简单啊,我自己的情况我清楚。至于你的话,我反正没看出来。”楚云秀翻出个口罩给自己戴上,然后又递给他一个,语气有些心不在焉:“我们俩认识十年了,现在关系都成型了,要是喜欢的话那早该擦出来火花了,早干嘛去了?”


 


李轩哑然,纵然同款口罩看起来很像情侣配置,但他必须得承认楚云秀说的很有道理。不过他还是有点不甘心啊,于是李轩试探的又追问了一句:“那,整个联盟里都没有你能看对眼的了?”


 


“六期之后都太小。之前的都认识那么久了,我跟你都没有火花,跟他们当然也没有。”楚云秀不假思索的说道,“岂止是全联盟,我觉得全世界我现在都没有看对眼的,大概是我天性放荡不羁爱自由吧。”


 


李轩一时间心情复杂。喜的是楚云秀没有喜欢的人,他没有需要打倒的强大情敌,忧的是楚云秀对他没有任何意思,就差发好人卡了。


 


他微微苦笑,在心底安慰自己:算了,十年都过来了,还急在一时吗,至少楚云秀没有轰他回X市已经很好了。确实是他早就单方面擦出来火花了,他知道他喜欢楚云秀,但两个人都是事业型选手,又都是队长,那可是全身心的都扑在了队伍上,根本没空去经营感情。楚云秀到现在才有空旅行,他何尝不是到现在才退役有时间来追她了呢?


 


她爱自由,他爱她和她爱的自由。


 


嗯,是很字面意义上的追,从这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一起看世界,确实很自由……但男女爱情上面的追,他似乎还是做的不明显,楚云秀都没有发觉。可是做的很明显的话,要是被拒绝了就连朋友的都不是了。


 


李轩感觉他要想的头秃了。


 


“不过你这个人挺好的。”楚云秀说道。


 


李轩一口气差点卡在气管里,说什么来什么,楚云秀居然发好人卡了!他呼了一口气,装作若无其事,只是开玩笑一样的反问道:“我挺好的那你怎么没和我看对眼?”


 


楚云秀笑笑摸摸他的头,顺了顺毛,好像听到了很幼稚的话一样,声音都是难得的温柔有耐心:“轩哥,理由我之前已经说过了啊,要是喜欢那早就该喜欢了……我觉得吧,我可能不会爱你。”


 


李轩觉得心有点凉,哪怕接下来小旅馆告诉他俩只剩下一间大床房的时候他都还处于凉凉的状态,没有什么精神。


 


“一间就一间吧。”楚云秀点点头,那边李轩反应过来,有些吃惊的看她。


 


“你打地铺。”她说的理直气壮。


 


李轩觉得他就不该对楚云秀有什么期望,他就不该起了贼心并且贼心不死的,更不该收了苏沐橙的消息就跑过来找罪受。


 


理亏的李轩老老实实的打了地铺。


 


楚云秀给苏沐橙发了条消息:“我跟你说,李轩就是个怂的。有句话叫这种情况下做了什么那就是禽兽,我看他连禽兽都不如。”


 


“你不是给人家发好人卡了,还说可能不会爱你了吗?”苏沐橙诧异。


 


“哎,说不清楚。”楚云秀很含糊的盖过去了,她倒要看看李轩这地铺睡的浑身不舒服了能怎么办,成年人讲的就是个你情我愿的事情,但她才不要主动的用一计天雷地火,这场较量里,她非得把李轩逼出来放鬼神盛宴。


 


没错,就是遛阵鬼呢。


 


人在黑暗中其他的感官会更加敏锐,灯灭以后各怀心思的两个人可以清楚地听到对方的呼吸声。楚云秀忽然觉得有些紧张,她惊觉现在的确是从来没经历过的、前所未有的一种情况:她居然单独和一个男生,在一间房间里,睡觉。


 


这种情况下李轩能安静如叽???


 


月光透过窗帘洒到房间里,安安静静的像个小美人。楚云秀记起来李轩今天为她闪了的腰的场景,那一刻的怀抱的温暖是很遥远的熟悉。她顿时觉得有点不好。面子不要就不要吧,只是觉得不好意思而已,才不是心疼他。


 


楚云秀拧开床头灯坐起来,语气里没什么波澜,说话跟在烟雨发号施令一样:“你过来睡床。”


 


“你不会要睡地铺吧?”李轩震惊之后一口否决道,“这不行,我不同意。”女孩子怎么能睡地铺呢?


 


“那我们就只有睡一张床的选择了。”楚云秀拍拍身旁的位置,命令道:“过来睡。”


 


嘿这人还“我不同意”,跟不同意这门婚事一样,再说他想太多了吧,她是能委屈自己睡地铺的人吗??显然不是,少自作多情吧李轩同学。


 


李轩抱着被子小心翼翼的挪上了床,目光里的怀疑让楚云秀越看他这样越来气:“我说轩哥,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啊,刚出道的时候那个唯我独尊的逢山鬼泣去哪了?”


 


“去虚空新任队长手里了。”李轩下意识的说道,然后就惊觉自己说错了话。


 


楚云秀沉默了几秒钟:“你真的不会说话。”


 


这话说的太伤感,都是退役的人了,楚云秀自然也被这话勾的想起了已经在烟雨新任队长手里的风城烟雨。好像她从前辈手里接手这个账号卡还只是昨天,但一切都回不去了……她已经退役了。


 


“等到旅行结束后我非得找个网吧把你吊打一顿。”楚云秀见李轩不答话,岔开了话题。


 


李轩也在想以前那个逢山鬼泣去哪了,可能他现在在面对其他人的时候依然可以摆出唯我独尊的姿态,但是面对楚云秀他是原来越患得患失了,苏沐橙可是跟他说了的,楚云秀家里都要让她相亲结婚了。


 


怎么就不考虑一下他,喜欢一下他呢?李轩有点委屈了,楚云秀还想打他,他做错了什么啊,喜欢一个不喜欢他的姑娘,注定要受伤……咦,竟然有点押韵。


 


楚云秀想睡觉,但又有点担心她的睡姿,万一她半夜把李轩踢下床了怎么办?可她也不想睡地铺,唉,就不该让李轩上她的床的……等一下,这句话好像有点歧义。


 


她睡不着,李轩躺在那里也是心情复杂的睡不着,就这么沉默着,还怪尴尬的。


 


于是楚云秀又打开灯坐了起来,她义正言辞的说道:“我们来聊天吧。”


 


盖棉被纯聊天,这个可以有。李轩点头,把手交叠起来枕到脑后,躺着看了一眼楚云秀,然后下一秒他腾地一下坐了起来,把楚云秀吓了一跳:“李轩你怎么一惊一乍的?”


 


李轩不说话,李轩选择沉默。


 


他是怕说话了要被楚云秀挠花了脸,从他之前躺下的那个角度再多看几秒,他可能就要被这睡裙侧漏的好风景撩的鼻腔发烫流下碧血了,这样的话他十年的英明就毁于一旦了……还好挽救及时,还好他是个正人君子,唉他真的是就不该上这个床。


 


李轩有理由相信楚云秀非常信任他,但这并不值得开心,因为她的信任是基于对他没啥意思的那种,真的是非常纯洁的朋友关系了。


 


“你还记得第四赛季的夏休期,我们黄金一代一起跑去日本旅行的事吗?”楚云秀忽然问道。


 


李轩点头,这事他当然记得。当时他们一群十八九岁的年轻人那真的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虽然本赛季被前辈们血虐了一顿,不过没关系,梁静茹给了他们勇气,这一群人里虽然每一个人会日语,但还是一拍即合的跑去日本玩了。


 


那是一场印象十分深刻的旅行。


 


因为他们好巧不巧的赶上了一次小型地震。对的是小型地震,没有出现楼塌的情况,但饶是这样,这阵仗依然把他们这么一群从来没经历过这种场面的人都给吓到了。


 


“当时你和苏沐橙在商场买东西,我们一群大男生在外面等着,然后整个世界突然就晃起来,所有人都往外跑,我们慌乱之下跟着人群走了出去。”李轩回忆道。


 


商场游客众多,发觉震动后都在向门外跑去,慌乱之下一时间秩序就有些混乱。和苏沐橙手拉着手的楚云秀就这么硬生生的跟好友被人流冲散了,好在她运气还不错,没有被人撞的摔倒,不然说不定要成为踩踏事件的受害者。


 


尽管小型地震没有引发建筑坍塌和人员伤亡,但是却对信号造成了一定的影响。楚云秀打开手机发现根本没办法打通其他人的电话,她茫然的裹在人潮里,看着别人都惊喜的找到了自己的伙伴,或者被朋友找到……那一瞬间就觉得自己特别孤独。


 


“你当时看起来真的很惨,头发都乱了。”李轩说道,他记得楚云秀本来是给自己弄了个和苏沐橙一样的丸子头,结果她的丸子都散了,卷发耷拉着,人虽然没哭,但垂着眸子看起来没什么精神。


 


楚云秀深以为然,她那时候还没过十九岁的生日,所以依然自诩是个十八岁的小姑娘。作为一个小姑娘,别管她平时在比赛的时候有多厉害,当时她只有被全世界抛弃的感觉。


 


“甚至在心底想了一些奇怪的想法。”楚云秀语意不明的说道。


 


那时候李轩拨开人群跑了过来,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看到她安然无恙十分惊喜:“你没事就好,我们刚才遇到苏沐橙了,才知道你和她被挤散了。”


 


楚云秀当时还很冷静的问了一句:“那你们有没有留人陪着她?”


 


“当然,肖时钦留在集合地了我们才分开来找的你。”李轩惊讶于楚云秀的冷静,他在心底对她刮目相看,苏沐橙那边因为和她走失了都快急哭了,而这姑娘现在还能镇定的询问好友的情况,实在是……让人更喜欢了。


 


然而下一秒李轩就怔住了,因为楚云秀哦了一声,忽然伸手一把抱住了他,她安安静静的不说话,但却在发抖。


 


强势的是她,冷静的也是她,慌乱无措的是她,有的常见有的少见,但全部都属于这个十八岁的联盟唯一女队长。


 


李轩没说话,他轻轻地拍了拍楚云秀的背,忽然有些庆幸此时来的人是他。


 


“不要跟别人说啊。”楚云秀闷声说道,“我不想被别人以为当做是个小姑娘。”


 


自诩是个小姑娘的人却不愿意被别人当做小姑娘,李轩忍不住失笑,当小姑娘挺好的啊……至少不会那么累。


 


“有句话我一直没说……”李轩现在可以很诚实的表达自己的感想了,“你的眼泪鼻涕抹了我一身。还有,你这是不是占我便宜啊,让我封口也没给个封口费。”


 


“居然觉得我占你便宜……”楚云秀黑着脸要锤他,“居然还想要封口费,赶紧滚下我的床。”


 


“开玩笑的开玩笑的。”李轩察觉到了好像有什么地方他没抓住,但他来不及细想,急忙解释道,“当时其实主要是觉得,平时看起来那么强势的女孩子怎么哭的这么惨啊,看着挺可怜的,有点心疼,就没跟你计较。”


 


“那你是那时候喜欢的我?”楚云秀沉默了几秒,后然冷不丁问道。


 


“是的吧。”李轩下意识的说道,说完之后他倒吸一口气,他刚才好像说了了不得的事情。楚云秀都知道啊,嗯也是,她毕竟是女孩子,女生都比较心细,不可能看不出来的。


 


那他岂不是在一直自欺欺人??


 


稳重的虚空队长有点慌了,但面对着楚云秀灼灼的目光,他不能再支支吾吾在,只好视死如归的说道:“有点说不清。我觉得可能更早吧……比如在发现你偷偷抽烟的时候,完全没有觉得你这个举动像个不良少女,反而跟着你一起抽了支烟,那时候的滤镜应该就戴上了。”


 


李轩刚出道的时候虽然是天不怕地不怕的逢山鬼泣,但他打心底承认楚云秀荣耀玩的厉害,他俩私底下的切磋结果基本是五五分势均力敌的。而且他们俩各自担任战队队长,女生面临的压力又比男生要大,所以李轩自然明白楚云秀此举不过是在减压……一看到她笼罩在袅袅烟雾里的样子,他忽然觉得心里有点乱,像是心疼和怜惜,又像是看到了另一个自己。


 


这是从来都没有过的感觉。


 


“怜香惜玉啊。”楚云秀恍然道,“不过我已经戒烟了。”


 


“为了相亲?”李轩问道,他感觉自己的口气像是喝了一大坛子老陈醋。


 


“不全是。”楚云秀耸了耸肩,她转过头盯着李轩的眼睛,眼神比星子还亮:“你说不清,但我能说的清……我可以确定我是从那时候懵懵懂懂的意识到,我好像对你起了贼心的。”


 


“你喜欢我?”李轩惊诧,他就感觉有什么没抓住……没想到楚云秀居然也喜欢他?但李轩来不及高兴就想到了一个问题,他皱着眉问道:“该不会是当时谁出现在你面前,你就会喜欢谁吧。”


 


虽然他也不是不能接受这个理由,用命中注定、机缘巧合可以来解释,毕竟他当时的确很想找到楚云秀,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真的是运气太好了。


 


不然这姑娘绝对不会和他这么熟的吧。


 


“有可能哦。”楚云秀不可置否的说道,“我当时真的感觉自己太惨了,需要一个动力来望梅止渴。所以就在心里想,你们之中的谁要是能找到我,那我以后找不着对象了的话,就优先考虑这个人。”


 


“那当时出现的我,形象岂不是既光辉又伟大?”李轩问道,看样子他就是这么被优先考虑了的,优先考虑这四个字还只是给个机会,但楚云秀喜欢他,那他这就不止是运气太好,简直是好到爆表了。


 


“是啊,虽然只有一米七九,但在我眼里你当时得有两米了。”楚云秀噗嗤一笑,“不过我心里其实是有期盼的……”


 


李轩忽然紧张起来,大气也不敢出,目不转睛的盯着楚云秀,看她轻启红唇,一张一合之间说出一句让他惊异又欢喜的话。


 


“李轩,我当时期盼你能第一个找到我。”


 


“然后你来了。”她轻声道。


 


李轩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你的意思是你之前就……”


 


“开始就是看你很顺眼,觉得你跟我一样情况差不多,临危受命振兴小战队什么的。”楚云秀忍不住勾唇一笑,“尤其是你一个辅助职业居然能玩出这么多花样还能当团队核心,切磋的时候真的要对你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总之很厉害,是我承认的对手。”


 


应该是始于才华。


 


“我怎么没看出来你这么欣赏我。”李轩说道。


 


“我藏的好啊。”楚云秀笑盈盈的说道,“接触多了就觉得你这个人还不错。还是第四赛季,烟雨去虚空客场比赛的时候碰巧下了大雪。我差点摔倒的时候你正好扶了我一把……也是缘分吧,你还把外套借给我了。”


 


“总之挺照顾我的……虽然我知道那可能只是因为我好看,不过我更相信是因为你自己的修养吧,感觉你是个挺靠谱的人。主要是我当时还年纪还小,很喜欢这种被人关心的感觉,所以可能就有点喜欢你。”


 


的确是两点都有,觉得她长的好看是真的,但因为修养所以具备的责任感也是真的。李轩感觉她好说到了关键的地方,他忍不住停止了身子追问道:“那时候年纪还小,后来长大了,就发现不该吊死在一棵树上了是吗?”


 


楚云秀弯了弯嘴角:“没有啊,经验的积累沉淀会让人更加有魅力,轩哥变的更优秀了我当然就更喜欢了。只不过我当时抱着你的时候都能控制住自己不表白,后来的话,就更加不会把情绪随便表示出来了。”


 


如果说她本来就对李轩有好感,那么之后在日本的那次,则是当场沦陷,而后来种种接触时的心动不过是在泥淖里反反复复的挣扎,虽没有越陷越深,但也从未踏入过别的河流。


 


“那你还说……”李轩想起来她那句“我可能不会爱你”,觉得自己又被耍了。


 


“是啊,但这句话可能是在说谎啊,我也有可能是喜欢你的。”楚云秀笑的眉眼弯弯,“这是个开放式的存在多种可能性的一句话——我只是想激一下你看看你会怎么样,会不会主动表白,结果没想到你这人这么怂,只能我亲自开启回忆杀了。”


 


李轩让她给气笑了:“还不是因为太喜欢所以不敢轻举妄动更不敢乱来啊。”毕竟都过了毛头小子一腔热血往前冲的年龄了,虽然他好像在那个年龄的时候也没有那么狂就是了。


 


“我戒烟的原因其实是因为想跟你正儿八经谈恋爱,你别那么惊讶,我知道你压根不会抽烟。”楚云秀笑的明艳动人,“你当初接过我手里的烟,在天台上努力装作老手的样子,被我一眼就识破了。”


 


她早就看出来了,不过是没揭穿那个好心安慰她的少年队长而已。李轩没有像别人一样问她“小姑娘怎么抽烟呢”,他只是复述了每次敲开她的对话框时说的第一句话——“我想和你切磋一下。”


 


这次的切磋是他也点了一支烟,安安静静的陪她在烟雾里沉浮,半只脚踏上深渊的边缘,眼神却还是清明的,虽然不善言谈,却随时可以把她拽回人间,正如他后来可以让她安安静静的抱着他一样。


 


他是一直陪伴着的,一直理解她的,可以一起插科打诨,也可以一起追逐荣耀。不是那种属轰轰烈烈的灼热,而是细水流长的温和。


 


李轩是个很温柔的人啊。


 


彼时的少女凝视着第一次抽烟的少年,弯了弯嘴角,觉得有点心动。


 


李轩觉得他应该有点生气,因为他又双叒叕被楚云秀耍啦。但实际上他又很高兴,没办法都怪他之前患得患失的所以让人家出此下策……反正他总能给楚云秀找到理由。


 


总之各种情绪混在一起,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和做什么,很无奈,好像他生来就是腰完全被她克制的,永远拿她没办法,却还甘之如饴。


 


“你下次可不能再耍我了。”窗户纸既然都揭破了,虽然还差个正经的表白,不过要做些什么还是可以的,李轩伸手抱了抱她。


 


“看心情吧。怎么,你还要罚我?”楚云秀露出一副“我倒要看看你能怎么样”的表情,她似笑非笑的看过去,眼神从他脸上一点一点的往下滑,目光里像是带了钩子一样,勾的人蠢蠢欲动。


 


她极尽温柔的问道:“你腰还好吗?”


 


暧昧的气氛因为这句话更是火上浇油,准确说是直接点了一把邪火。李轩眯着眼睛,眼神里透露出几分危险的意味:“楚云秀,这次是你先耍流氓的。”


 


楚云秀伸手勾他脖子,笑的十足挑衅:“我耍虚空阵鬼呢。”


 


然后是天旋地转,卷发铺开在枕头上,身下是旅店唯一空房里的大床。楚云秀看着这位因为一支烟而被她惦记上的居家旅行必备的好伙伴,有种愿望实现的满足感:“这才是我熟悉的那个唯我独尊的逢山鬼泣。”


 


她比窗外那朦胧的月色美人更勾魂,因为楚云秀更真实,因为她说:“李轩,我一直都特别喜欢你。”


 


“我想和我喜欢的这位姑娘,好好的再切磋一下。”李轩居高临下的说道,然后他俯下身来吻她。因为太珍惜所以小心翼翼不知道如何向前,被她私底下说怂的成熟稳重虚空队长终于露出了不老实的爪牙,耳鬓厮磨气喘吁吁间换了他说了早就想说的话:“楚云秀,我惦记你很久了。”


 


从十八岁忽然心动开始,后来她所期待的、考虑的、喜欢的,就通通都是他。


 


我可能不会爱你——但它是一句谎话。


 


二十八岁的时候,楚云秀终于说了真话:“我一直都特别喜欢你。”


 


END






其他的文章目录:【暖暖的糖罐子】(整理全职同人,持续更新)

评论(3)
热度(407)
© 红豆莲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