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个人日常博主的主页】
★岁月无虞,来日可期★
一个单纯的喻吹
※世事浮沉,唯爱他一事永恒

⚡精神洁癖重度患者
👿我是恶魔
💫不混圈不交友看眼缘回复评论
⚡直拒腐向/ky
✨目前专注原创创作


——世界上最棒的cp@暮汐
——头像+封面:@秦七柒7
——公众号【相思酒家】

  红豆莲生  

【全职男你/王杰希生贺】恰似月光温柔

※ooc预警,私设有

※这篇文是送给一些人的一场梦。

※嘿!我亲爱的姑娘,这篇为你而鼓起勇气写完的文,虽然拙劣,却依旧希望你能看到、能看完、能够在这个世界里得到些许安慰。





【零】

我知你背负苦痛在黑暗的路上踽踽独行。

但请一定要相信,

你会遇见那么一个人,

身披霞光,

将万般温柔化入你的心底。






【壹】

那一天的天色十分好看,云彩像是在天空翻腾燃烧的火焰,美得惊心动魄。

正在奔跑的你却没有什么心思欣赏这样的美景,因为你正在在进行一场同样惊心动魄的追逐战。

两条腿交替着迈的飞快,你咬着牙狂奔,仿佛后面有吃人的怪兽似的,不断地穿梭在学校的走道和楼梯间。

然而身后一只属于男生的手凭空出现,粗暴地抓住了你翻飞的马尾。

身体在惯性和暴力的相互作用下跌了一个踉跄,头皮被拉扯得生疼,你吃痛的昂起脖子,无力反抗的被拖进了楼梯间的角落里。

一群穿着同校校服的男生女生围了上来。

少年人的脸上还有未长开的青涩,但在你眼中,他们一个个都如同带着青面獠牙的鬼面。
是恶鬼。

为首的女生还在因方才的追逐战喘气,俯下身恶狠狠的拿着涂满指甲油的手拍着你的脸。

“跑啊,怎么不跑了?抢了我的男朋友还想跑?”她啐了一口,“婊子。”

“我没有。”你听见自己的声音在辩驳她,非常平静地,没有恐惧也没有愤怒。

什么男朋友的你根本不知道,就连这个女生,你对她的认知也只停留在“一个听说在校外混得很开的学姐”的程度上。

“你没有?没有他怎么会跟提我分手?”她嗤笑了一声,结结实实的一巴掌甩到了你的脸上。

“啪”得一声清响,脸被这巴掌打得偏向一边,扭转的瞬间你似乎听见了颈部骨骼发出的咔嚓声。

脸颊上很快泛起了火辣辣的痛感,你不敢伸手去摸有没有肿起来,也不想在这种人面前落泪,只能捏紧拳头克制着心中翻涌的委屈。

可尽管如此隐忍,你的声音还是微微有些颤抖起来:“我不知道,你们分手跟我没关系。”

“啧,你还不承认是吧!”她的表情扭曲了一瞬,咬着牙对身边的人抬手一招:“直接打!”
话音刚落,腹部就传来一阵疼痛。

有人踢了你的肚子。

五脏六腑仿佛被强行移了位似得,钻心的疼痛在一点炸开,迅速蔓延将你包围,刚想呻吟出声,凶狠的拳头又落了下来。

你蜷缩着身体,紧紧咬着下嘴唇,铁锈的味道在口腔里蔓延开来,苦涩得头脑发昏,可你清楚的明白,这还只是个开始。

其实这样的日常你早已经习惯了。

学校这种看似象牙塔的地方,不知道有多少人早烂了心肠,培养的人才在成才之前向变成了渣。

因为嫉妒、厌恶或者别的理由,便开始排挤孤立某个人,接着开始慢慢地散布谣言,最后施以暴力。

诸如今天这样的借口,你已经听过好几次了。

不用解释什么,因为解释了也没有人会听。这些人只是想找个对象发泄学习上或生活中的怨恨与愤懑而已。

你忽然感觉到一阵天昏地转——不知道是谁扯住了你松散的马尾辫,使劲摇晃着你的头,按着你就要往墙上撞。

心理生理上的双重恐惧让你闭紧了眼睛,在心里做好了头破血流的准备,但预想当中的疼痛却没有到来。

“喂,教导主任过来了。”

清冽的男声遏制了将要发生的暴行,这短短的八个字在你耳中宛如天籁。

“艹!”

身旁的一人不满地朝着铁质垃圾桶踢了一脚,铁桶发出了咣当一声巨响,几乎要震碎你的耳膜。

你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终究是学生,还是害怕被学校开除,一群人勾肩搭背的走上了楼,离开之前还不忘恐吓你几句。

你只当听不见他们说话,可身体上的疼痛让你无法动弹,只能在原地维持着蜷缩的姿势。

散乱的碎发披下来挡在了你眼前,走廊窗户外暖橘色的夕阳投射在你身上,却投不进你的眼睛,好像在讽刺着,属于你的世界里没有光明,只有疼痛。


直到那一双白色的球鞋出现在了你的视野里。


“还好吗?”

是刚刚那个声音的主人在说话。

他屈膝蹲了下来,把自己的手递给了你。

你慢慢抬起头,本想对他道谢,但是一开口便扯动了嘴角处的伤,疼的五官都皱到了一起,连摆挤出一个正常的表情都困难。

“你.......不是第一次遇见这种事了吧。”

他抿了抿唇,目光在你的伤口上转了一圈:“为什么不告诉家长和老师?”

家长?

你在心底苦笑了一声,没有回答,转而打量起了面前的少年。

他逆着夕阳,漆黑如点墨的眉眼掩在阴影里,你看不清里面的情绪,也辩不明他究竟是善意还是恶意。但是他伸出的那双手,好看的像上好的骨瓷,白皙纤细,不染纤尘。

而你的手呢?

粗糙不说,还遍布着深深浅浅的疤痕。

心底忽然涌出一种深深的自卑,你对着他无言地摇了摇头,强忍着疼痛反手撑在地面上,自己站了起来。

被拒绝了帮助他也没有生气,神色淡淡地收回手,插进口袋里,看着你自己撑着墙壁慢慢直起身子。

明明你身上伤痕累累,头发也乱糟糟的,看起来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可有一瞬间,他却好像看见了舒展美丽羽翼的蝴蝶。

思绪有一霎的恍惚。

等他回过神时,你已经站直了身体,对着他郑重地鞠了一躬。

“谢谢你帮我。”

第一次听见你的声音,倒是和你的人一样,很柔软。

“没关系。”

他没由来的感到了一丝悸动,口袋里蜷缩的手指相互磨蹭了一下,开口说道:“我叫王杰希,杰出的杰,希望的希。”

顿了顿之后,王杰希又补了一句:“如果......有什么能帮忙的,你可以来找我。”

王杰希。

你把这三个字在心口翻来覆去滚了几遍,下垂的眼角染上了些许暖意。

真是个温暖的名字。






【贰】


“现在两个人为一组,开始练习!”

体育老师话音落下,关系要好的同学便迅速结成一对对。她满意的扫过他们,视线落在单独一人的你身上时,忍不住皱了皱眉。

“怎么又是你落单了?”

她的音量不小,其他人的视线随之看了过来,各种恶意的目光夹着讥讽冷漠,像刀子一样扎在你的身上。

你抿紧了唇,垂头盯着脚下的塑胶跑道,恨不得能在地上盯出个洞钻进去。

可是这个想法不太现实,你只能努力无视耳边纷纷的议论和嘲笑声,告诉自己:不要听,不要理,不要管。

老师见你不说话,无奈叹了口气:“算了,我去隔壁班问问有没有落单的跟你一组。”

这种自以为好心的举动对你无异于火烧浇油。

“不用了,”你倏地抬头,勉强对她扯出一个大概是笑容的表情:“谢谢老师,但是我身体不舒服,想先回教室。”

老师看着你苍白的脸色,欲言又止。

说到底她不过是个体育老师,不想给自己找麻烦,虽然隐约猜到了什么,但最后,也只是挥了挥手,准了你的假。

你不怪她置身事外,心里反而松了口气,转身快步就向操场外面走,只想赶紧逃离这个让你难堪的地方。

可在与一个女同学擦肩而过的瞬间,那一刹那,她突然伸出了脚。

等你注意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躲闪了。

身体控制不住地向前倾倒,眼看就要和大地亲密接触,你下意识的伸出了双掌撑在地面,可膝盖还是无可避免地重重磕在了凹凸不平的跑道上。

骨头撞击地面带来的痛楚将闷哼噎在了喉咙里,哽得你眼眶发红,身子不知道是因为气愤还是别的什么,发麻、颤抖,却还是咬紧牙关不叫自己掉下泪来。

你不想哭,尤其是,不想在这些人面前哭。

周围那么多人就这么站在那儿看着,没有一个人上前来拉你一把。

你也没有期待过谁会向你伸出手,自己从地上爬了起来,拍拍身上的泥土,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继续往外走。

两个膝盖约莫都磕破了,鲜血溢了出来沾在校裤布料上渗出了深色,每走动一步伤口便被牵扯一次,疼得你腿部肌肉不住的抽搐。走楼梯的时候这种痛楚尤甚,你全部心神都被膝盖的伤牵扯住,一个没留神,直接撞在了迎面走来的人身上。

本来就站不稳的身形晃了两下,好在一只结实的手臂及时揽住了你的腰。

“你......又受伤了?”

几乎是在他发出第一个气音的瞬间,你就认出了这是王杰希。

但这个距离太近了,近到你能感受到他温热的呼吸扑在发顶,以致于你不敢抬头和他对视,只轻轻摇了摇头,小声说:“我没事。”

“没事?”王杰希低头扫了一眼你膝盖,又拉起你的手看了看掌心,心里不知怎么,忽然冒出了一股莫名的火气。

他深呼出一口气,握住了你的手臂,“我带你去医务室。”

明明是非常平静的语气,你却听出了些许不容拒绝的强硬。

可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一而再的靠近你,关心你?

难道就不怕和你一起被孤立吗?

你跟在王杰希的身后窥视着他的侧颜,愈发觉得自己看不懂他这个人。

他对你的目光似是毫无所觉,刻意放慢了步伐迁就着你,却还是一言不发地皱着眉头。

待到你们走进医务室发现值守的校医不在时,他的眉间的褶皱更深了。

“你先坐着,把裤脚挽起来。”

王杰希指挥你在护理床边坐下,转身从陈列着药品的柜子里取出一个褐色药瓶,又拿了几根棉签,蹲在了你的面前,准备给你上药。

“等等,”你挡住他的手,这样细致体贴的照顾让你别扭得浑身不对劲:“还是让我自己来吧。”

“我的帮助让你那么难接受吗?”

他叹息一声,抬起头直视着你。

你避无可避的对上了他的视线,在那双幽深澄澈得双眼里清晰得看见了自己的倒映——一张满是惶然无措的脸。

“你到底在怕什么?”

怕什么?

你怔怔地看着他,好像自己也不明白这个问题。

明明连死亡都不害怕,还能有什么可怕的呢?

你也不是没有想过结束生命一了百了,可每次举起刀或是站在天台边缘的时候,你都会听见脑海里震耳欲聋地哭嚎和呐喊:为什么是我?凭什么我要遭受这样的事情?如果就这样死了的话,那些欺辱我的人会很高兴吧。他们想要打碎我的骨头,把我碾在尘埃里,可我为什么要如他们的意?

因为这样的强烈的不甘心,所以你咬着牙活到了现在。

即使是个一无所有的人,没有感受过家庭的温暖,也没有聊得来的朋友,更没什么可以失去的东西。但你还有那点可怜的自尊,可以将它撑开成茧,把自己裹在里面,脆弱地抵抗着一切外来的恶意。

然而王杰希是不同的,他不带一丝恶意,是一道温柔而明亮的光束,穿透茧房的缝隙而来投入你的眼睛,让久未见过光明的你局促而慌张。

可你却没有办法像对待其他人一样,将他完全拒之门外。

这种陌生的感觉让你无所适从,你不知道如何解释这样的心情,也不觉得有什么向他剖白内心的必要。

但到底你还是退了一步,放下了挡在身前的手。

王杰希无心逼迫你承认什么,只要见到你愿意一点点软化态度,便已经足够了。

他拿着沾湿的棉签仔细粘去你膝盖上的灰尘,然后打开装着碘伏的药瓶,换上干净的棉签点染药水,动作轻柔地擦拭着你的伤口。

药水渗入伤口泛起微微刺痛,可你就像没有知觉似得,垂眸凝视着王杰希专注的脸。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

明明没有迎着阳光,可仿佛世界上所有的光亮都敛入了他的眸中,盈盈未满的漾在眼底,不论他注视着哪里,都宛如有魔力般裹挟温暖而绵长的力量,抚平了你所有的伤痛。









【叁】


自那天开始,王杰希便常常出现在你的身边,拖他的福,你在校内遭遇到暴力的次数少了不少。

不过你们的交集也仅止于校内,在校外的时候你总是能躲多远躲多远,生怕有人来找麻烦连累到了他。

虽然他本人并不在意。

让王杰希更加在意的是,明明他已经尽量陪在你身边了,可你的身上还是时不时会有新的伤痕增加。

他不好直接问,只猜测是有人在校外找你麻烦,几次主动提出接送你上下学,但都被你坚决的拒绝了。

因为,你一点都不想让他知道,造成那些伤口不是别人,而是你的“家人”。



冒着雾气的滚烫热水从后颈处灌入,即使隔着衣服,这一瞬间的灼烧感痛到几乎麻木了你的知觉。

你无法承受疼痛的大叫了一声,却不敢做任何动作,只能绷紧了背部防止拉扯到被烫伤的皮肤。

“这时候知道出声儿了?刚刚怎么给我装哑巴!”那个男人哼了一声,一脚踢开地上散乱的空酒瓶,揪着你的衣领暴躁的吼着:“天天读书能读出什么名堂,叫你退学去上班你还不乐意了,老子生你养你花了多少钱你知不知道!赔钱货!”

唾沫星子飞溅在你的脸上,背后的疼痛越来越剧烈,可这一切都不比这个你该称呼为爸爸的男人,吐出的一字一句扎心的痛。

你的余光瞥见了对这一切视而不见的母亲,带着微薄的希冀,向她投去恳求的目光。

她收到你的目光,张口才发出了一个单音节,男人凶狠的目光就瞪了过去,性格与你一样软弱的她低下头,将想说的话吞回了肚子里。

不该期待的,这个无药可救的家庭里,没有人可以救你。

你垂下眼睛,视线落在他的手上,心头不知道从哪涌上一股的勇气,你一把推开他的手,用着最快的速度转身跑了出去。

一路上你只顾着低头往前跑,跌跌撞撞之间似乎撞到了人,不知道被推搡了一把,瘦弱的身子撞在了电线杆上,发出了一声闷响。

忍着疼痛,耷拉着脑袋坐到了车站里冰冷的椅子上,空荡荡的车站里只有你一个人。

公交车来了又走走了又来,车门开开合合,可是你却始终没有踏进去。

你不知道能够去哪,也不知道哪里能容得下你。

天上不知道什么时候飘起了雨丝,洋洋洒洒的落在发梢、肩头,你却好似毫无知觉一样,一动不动,只有垂在身侧被冻得冰冷麻木的手指在不由自主地颤抖着。

就在你脑子里想着“死在这里也不错”的时候,面前忽然落下一片阴影,挡住了飘在你的身上的雨。

有谁来了吗?

你疲惫地抬起头,才看到黑色伞柄上那只骨节分明修长的手,便已经知道面前的人是谁了。

视线再往上,王杰希的轮廓被昏黄的路灯映得不甚清晰,高大的身形氤氲散开,周身像笼了一层浅薄的暖光,看起来格外温柔。

他举着伞,表情很有些诧异,微微瞪大的双眼大小不一格外的明显:“这么晚了,你在这干嘛?”

你也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干嘛,只是觉得很茫然,但这些话犯不着跟他说,就轻轻摇头:“没什么。”

王杰希把伞往你这边举了些,光线下的阴影落在你得身上,看上去倒像他拥着你似的。

这个认知让你脸上有点热,从看到他起就不太正常的心脏跳得更快了些,莫名有些发慌。
而这些王杰希自然是无从知晓的。

他上下扫了你一遍,瞧见你只穿了件单薄的连衣裙,肩头那片被雨水打湿,透出了肌肤的颜色。
眼神里染上了不易察觉的怜惜,他把雨伞往你这一递:“拿一下。”

“哦。”

你握住伞柄,怔怔地看着他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接着轻柔的披在了你的身上。

外套的重量压在背上,触动了背后的烫伤,让你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气。

“嘶——”

“怎么了?”王杰希蹲了下来,看着你脸上痛苦地表情,目光向你的后背看去,眉头皱紧,“你又受伤了?”

你痛得说不出话,只是一个劲摇头,可看你这副样子,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白天在学校,虽说不是同一个班级,但他时刻都在关注着你,放学也总在远处跟着你,从没有叫你落单过,那些人应该是没有机会对你下手才对。

那么唯一的可能只有,你是在家里遭到暴力的。

王杰希在那一瞬间想通了很多事情,比如你为什么不把校园里遭受的那些事告诉家人,比如你为什么这样把自己包裹在坚硬的外壳里。

他忽然感到胸口闷痛。

比起这样什么都不愿意说,他更希望你能够大声的哭出来,把所有情绪释放出来,这样你或许会好受些;可他从没见过你哭,即使是现在痛到无法发声,也仅是噙着一点晶莹倔强地挂在眼角,折射出的刺目的光,像一掠而过的刀锋插进他的胸口,要将缓慢跳动着的心脏生生地剜出来。

拳头握紧又松开,他沉沉吐出了一口气,蜷起食指为你抹掉眼角的泪水,声音低沉平缓,一路萦绕进心里,让你没由来的感到了安心。

“我陪你去医院。”

“不要。”

从钻心的疼痛中稍微缓了过来,你开始后悔为什么今晚要跑出来。

你打从心底里不想让他知道家里那些事情,也不想让他看见你难堪的一面,但老天就像非要和你作对一样,偏偏让他总出现在你最狼狈的时候。

“我不想……麻烦你。”

“没关系。”

王杰希不容拒绝地把你的手裹进了掌心里,他的手心温热,熨帖着你冰凉的肌肤,起码在这一刻,你不得不承认自己是贪恋这份温暖的,因为,你舍不得挣开他的手。

“我说过,以后有什么事,你都可以找我。”

眼角不知为何又泛起一阵潮湿,心里像是被投进了一簇火苗,虽然尚且微弱,但你终于在一片漫无边际的黑暗里,看到了光明。








【肆】


从医院里出来时,已至夜幕低垂,雨丝依旧细密如帘。

身旁一个女孩怀抱单反跑进医院檐下避雨,与她擦肩而过时,你还听见她在小声抱怨着今夜乌云厚重,不见星月。

你忍不住悄悄侧头看向王杰希,他撑着伞,清隽的侧脸映着街头的霓虹灯火照进了你的心里。

谁说没有明月,这不是就是吗?

明月似是感受到了你的视线,蓦然低头和你对上了眼,而你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竟然就这么直直的怔住了。

这副像小兔子受了惊的模样着实可爱,王杰希目光一暗,喉头滚了个来回,先你一步撇开了目光。

“晚上不回去没关系吧?”

他突然冒出的问题又让你想起那个家,你脸色苍白的轻轻摇了摇头。

哪怕是死在外面,他们都不会多问一句吧,大概还要在心里高兴甩掉了个负担。

可是如果不回去,又能去哪儿呢?

“那走吧。”他说。

???

你抬起头疑惑的看他:“去哪儿?”

王杰希轻拢着你的肩膀,手腕不着痕迹的将伞偏向你的方向:“去我家,刚刚你上药的时候,我已经跟家里人打过招呼了。”

你怔了怔,想来方才看见他离开的那会儿,应该是去打电话了吧。

这个人.....怎么能够这样细心体贴呢?

真的如同明月一般,温柔的照亮你黑暗的人生。总是在你痛苦时出现拯救你,在你茫然无措时,事无巨细的为你安排好一切。

你侧眸,视线落在他湿透的半边肩膀上——就连在这样的小细节上,他也不遗余力的照顾着你。

王杰希没有听见你的回应,低头顺着你的目光看向自己的肩膀。他握着伞柄的手紧了紧,忽然停下了脚步,抬起空闲的那只手放在你的脑后,压着你靠向他。

你懵懵地顺着这股力道靠近他,在脸颊几乎相贴的时候,他停下了手上的力道,倾身抵着你的额头,漆黑的双眸深深望进你的眼底。

你听见他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不需要对我所做的一切感到沉重或愧疚,这是我自愿的。哪怕你暂时还不完全的接受我也没有关系,但至少你要明白,你已经不是一个人了,还有我在。”

他的一字一句像是混入了淅淅沥沥的雨声中,随着雨滴砸进心里,紊乱了你的心绪。

眼泪毫无预兆地落了下来,像是要把遇见他以前所遭遇过的那些痛苦都倾倒出来,大颗大颗的往下掉。

你紧紧揪着他肩上的布料,唇角轻颤,满是泪痕的脸上绽放出一个真切而灿烂的笑。

“我知道了。”











【伍】


站在他家门口的时候,你一路上的紧张到达了峰值。

刚刚哭过的眼睛还红肿着,衣裙褶皱不堪,形象实在算不上得体。

平常的你向来没心思在乎这些,可只要一想到门内是王杰希的家人,便不由自主的胆怯起来了。

你害怕他们不喜欢你。

然而等你终于鼓起勇气踏进门内之后,立马就发现自己的担心似乎太多余了。

大概是王杰希提前交代了什么的缘故,他的家人对你都十分热情。

尤其是他的母亲,在好一阵关怀之后,得知你还没有吃饭,还特地进厨房为你煮了碗宵夜。

当热气腾腾地馄饨端上桌时,你的肚子也很给面子的发出了一声响。

王妈妈看着涨红了脸的你,忍不住笑道:“看来是阿姨的手艺太好了呢。”

你忍着羞窘用力点头,执起勺子。一大口热乎乎地汤水顺着喉咙流下,瞬间驱散内里的寒意,熨帖了心扉。

明明阿姨的手艺很好,馄饨也是真的很好吃,可不知道为什么,你却感到一阵情绪翻涌,眼眶发热,又有了想要流泪的冲动。

有多久了呢?

有多久没有从长辈身上感受过这样的温暖了呢。

你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从记事以来,便不被亲人所喜,仅仅因为你不是个男孩。

爷爷奶奶的厌恶,父亲的打骂,和母亲懦弱的无作为,扭曲丑恶的嘴脸和各种污言秽语充斥在你的世界里,好似他们人生中一切不幸的源头都是由于你的性别。

过去你麻木的承受着一切,可这不代表你不渴求长辈的关爱。

如今能够坐在这里,真实的感受到这份温暖,是何其有幸的事情啊。

你甚至忍不住在想:这大概是自己贫瘠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刻了吧?

王妈妈看见你这副泫然欲泣的模样,顿时慌乱了手脚:“诶呀,你这孩子怎么又要哭了......杰希!杰希!洗完澡了没有?把纸巾拿过来!”

刚走出浴室的王杰希发丝上还坠着水珠,听到亲妈的呼唤,心里一紧,伸手拿起抽纸盒走了过来。

“妈,你跟她说什么了?”

“干嘛!你还怕我欺负她呀?臭小子!”王妈妈一把拿过抽纸盒,笑眯眯得开始赶人:“诶对了,你不是今天那个什么游戏有活动吗?赶紧回你房间去吧,她就交给我了。”

王家一大一小两个男人,一向对王妈妈最没辙。

他无奈地应了一声,却没有走的意思,而是定定地看着你。

你知道他还是放不下心,便主动去拿王妈妈手中的纸巾,随意抹了把脸,对他无声地做了个口型:“你回房间吧,不用担心我。”

王杰希紧抿的唇线这才放松了些,转身上了二楼。

直到看不见他的身影你才收回视线,结果一扭头就对上了王妈妈暧昧的目光。

你:“.......”

脸上的温度骤然升高,脸色也红得像要滴血一样。

王妈妈被你羞涩得样子可爱到了,忍不住伸手揉了揉你的头发:“有什么好害羞的,阿姨都懂得。”

你:“.......”





【陆】


待你吃完了饭,王妈妈收拾好碗筷,引你上了二楼空置的客房。


房间里的漆刷得是粉色的,床上的床单被套也都是暖色系,边上还放了一条睡裙。

“这个房间还是在生杰希之前准备的,本以为来的是个女孩,谁知道结果生出来是个小子,这间屋子就一直当做客房了。杰希他小时候不知道这事儿,还总以为自己要有个妹妹了呢,天天说自己励志要当个称职的哥哥,闹得我们哭笑不得。哦对,那条睡裙是没穿过的,我以前买的时候那叫一个苗条,结果后来......诶不说了不说了,都是孩子他爸的错!”

她絮絮叨叨说了一堆陈年往事,最后将一串钥匙放进了你的手心。

“来,拿好,这是咱家大门和这间房的钥匙。”

明明只有两把钥匙,你却觉得手心沉沉地,像是压了几千斤的重量。

“不行的阿姨,我不能.......”

“你先别忙着拒绝,听我把话说完,”她按住你推拒的手,目光里带着怜爱:“你的事情我听杰希说了个大概,在你们回来之前我也和他爸商量了,我们都想帮你一把。只要你愿意,可以把这儿当成你自己家。”

这个意思是……愿意接受你吗?

这对你而言简直就像在梦中发生的场景,你甚至不敢开口说话,生怕梦醒了,现在的一切都会消失不见。

王妈妈看着你的神色,声音放得更软:“至于你的家庭......我是个律师,家暴这一方面,只要有足够的证据,我可以帮助你脱离原生家庭。”

脱离。

这两个字太具有诱惑力,你几乎想要立马点头答应,可还是克制住了。

你已经很久没有从他人身上接受到这样不掺杂质的温柔和善意,王家父母对你的态度,让你感到受宠若惊之余,也开始惶恐起来。

他们因为王杰希对你付出了诚意的爱,无条件的帮助你,可你做不到心安理得的接受这一切。

你想着要回报些什么才足够报答他们,但一无所有的你又能够拿出什么呢?

这些话在心里有些难以启齿,但说出口时你插发现并没有想象中的艰难,只是有些苦涩:“可是我没有什么可以报答.......”

“诶——现在说报答还太早了,阿姨知道你是个自尊心强的好女孩,但报答什么的,等你毕业工作了再说也不迟,”

王妈妈拍了拍你的手背,朝你挤了挤眼睛:“而且报答我们做什么啊,报答杰希就行了。”

你被揶揄得脸上发热,却也隐隐明白了她话中的道理。

一直纠结是没有用的,有自尊是好事,但不能被自尊绊住脚步。

哪怕现在一无所有又怎样呢?

如果你愿意踏出这一步,为了未来奋力一搏,那么无论成败与否,你都已经从王杰希和他的家人那里得到了珍贵而强大的力量。

——勇气

这份勇气会在前往未知方向的旅途上,陪你一起去看不曾见过的风景,收获不曾拥有过的流星。
只要你肯相信,一切都会变好的。








【柒】


时光不驻他方,岁月终究成了温柔的模样。

你身上那些残留的疤痕和未愈合的烫伤,都成为了家暴最有力的佐证。

王妈妈作为你的律师,四处走动关系,查阅各种案例,在她十二万分的努力下,最终打赢了这场艰难的官司,剥夺了你亲生父母的监护权。在你的意愿下,法院另指了一位性格温柔的表亲做你名义上的监护人。

表面上是如此。

实际上,你还是住在王家,每日和王杰希一起上学放学,也越发了解他。

你知道他喜欢吃什么,知道他喜欢什么颜色,甚至连他迈步习惯先迈哪只脚你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也知道王杰希学习很好,游戏打得也非常好。

但是当真的从他口中听到他下定决心要做职业选手的时候,你还是猝不及防地吓了一跳,随后一股难以言说的情绪仿佛泄洪般涌了出来,全身就像被抽去了主心骨似得无力。

王杰希看你一语不发地低着头,不由自主的攥紧了手,缓缓开口:“你......不愿意我去吗?”

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问出这句话,到底是在期待着听到什么回答。

因为在你尚未作出回答的间隙里,王杰希想了很多。

如果你说不希望他去,他会感到开心,因为这代表你依赖他,同时也会感到纠结,因为他做不到放弃自己所喜爱的荣耀;可如果你支持,他又会感到失落。

比起懂事的你,王杰希更希望你在他的面前肆意一些,愿意把最真实的自己给他看。

他知道你在遇见他之前吃了多少苦,他心疼你,想在以后的日子里给你余生安乐。

可他想成为职业选手,就必定要牺牲陪伴你的时间。

这一行也是吃青春饭的,在还能保持手速的年龄段内,密集的训练和比赛安排都是少不了的,一年待在队里的时间远比家里更多。

王杰希不在意,是因为他知道你们还有漫长的岁月将要一起共度。

但他担心你会在意。

脑子里来回转了一堆,王杰希也不由嘲笑起自己,他一向自诩沉稳行事果断,现在也变得这么纠结起来。

可他不知道的,纠结的不只是他,你也同然。

他要去做电竞职业选手,就意味着要离开家离开你,不会总在触手可及的地方了。

你当然是打从心底里不想让他离开,可你也明白,你不能这么自私。

王杰希有他自己的人生,你也有你的人生,没有谁天生就该背负着别人的人生,你也不想成为他的负担。

于是你抬起头,露出了一个故作轻松的笑容:“加油啊!我支持你!”

可是这副笑脸却令王杰希愈发心疼。

他再了解你不过,何尝不知道这个笑容背后是什么,他心里酸涩,却不知道能说什么。

气氛一时有些凝滞。

你撇开视线,盯着地面上光斑的形状,生硬地转移话题:“啊对了,我大学应该会填外地的大学,阿姨告诉我S市的法律很好,我想要成为律师,做像她一样的人,去帮助那些还在苦难里的孩子。”

顿了顿,你抬起头,认真的看着他,像是在做一个郑重的许诺:“你去完成你的梦想吧,我也会朝着自己的目标前进的。”

“挺好的,S市也不是很远,放假还可以回来......”

“不,”你打断了他的话,淡声说道:“如果我考去了S市,大概几年之内都不会回来了。”

王杰希蹙眉,低沉的嗓子有点哑,他不认为你这是为了和他赌气,可他也猜不透你的想法:“为什么?有什么必要要做到这种程度吗?”

因为你想要从他浇筑的堡垒里走出来,想追上他的步伐;哪怕追不上,也要在他身后一步之遥的地方,只要他伸手就能握住你的手,十指紧扣。

但一见到他,你满脑子就只想要依赖他了啊。

可是这些话你都说不出口,只能耍了个小心机避开这个问题。

你握起他的手,用小拇指勾住他的,轻轻晃了两下。

“约定好了,你要等我,等我成为一个合格律师,我会去找你。”





【八】

分别的几年里,王杰希不是没想过联络你,但每次都忍了下来。

因为爱你,便不舍得让你的努力白费。

他将自己的精力全部投入在战队上,努力培养着下一任接班人,遵守着和你的约定,默默地等着你。

直到那天,比完赛回酒店的车上,王杰希从队员的手机里无意间瞥见了你。

屏幕中的你穿着他从未见过的职业套装,屈膝蹲在一个小男孩的面前,抬手为他拭去泪水。

多数人的目光一眼便被孩子身上的血迹伤痕所吸引,但他却独独注意到了你。

耳边,记者正大声的报道着,他却什么也没听清。

只是王杰希沉默地看着你的身影消失,屏幕暗下,依旧久久不能回神,直到队员出声喊他下车,他才意识到已经到酒店了。

他打开车门,走下车。

抬眸的瞬间,你出现在昏沉的暮色中,半挽地衣袖露出一截皓腕,纤细的身形穿过人群来到了他的身边,眉目舒展,如约而至。


“让你久等了。”








【九】

你们似乎与雨有缘,就连领证那天也下着雨。

雨滴连成丝线,下得细密而缠绵,模糊了车窗外风景。

你低头看着手里的两个红色小本本,有种格外不真切的感觉。

王杰希侧头看你,微敛的眉眼里除了一如往日的温柔,还多了几分掩藏不住的喜悦。

“怎么了?”

“没什么。”你摇了摇头,将结婚证郑重而谨慎的裹了起来,放进了包里。

王杰希看得有些好笑,却又忍不住有些心疼。

他知道你一直对家人的事情难以释怀,但已经造成的伤痕无法抹去,他只能努力创造更加愉快的回忆去填补那些缺憾。

他倾身过来拥住你,低头在你发顶轻轻一吻,声音微沉:“要个孩子吧,男孩女孩都好,我们一起好好爱他。”

你把自己更深地藏进王杰希的怀里,头靠在他的胸口,看着玻璃窗上的水雾朦胧,“嗯”了一声。

那些你曾以为会成为梦魇、一辈子如影随形的过去,最终也只变成了回忆。

大抵是有月光照耀的岁月太温柔。

所思所慕,终为所有。

你唯一能记得真切的,只剩他向你伸出的手,与一双敛入了世上所有光彩的眼眸。

有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

每个人的生命中,都有最艰难的那一年,将人生变得美好而辽阔。

你的艰难或许久了些,可是与之相对的,你的幸福也会很久很久。

久到暮雪白头,久到失去恒温。

而后轮转一世,再次寻到彼此的身影,在茫茫人海中,交换一个久别重逢的吻。










————————————————


大概是个后记:

一些老朋友应该记得这篇文的开头,它曾经的名字叫做《来自她的花》,是被我放弃过一次的文。

再次重拾它的原因,是因为我收到了一个姑娘的“求救”。

看着她发来的一字一句,我仿佛也回到了最痛苦不堪的岁月中,这也是我当初放弃它的缘由。

这篇文情节的一部分是从我自己身上扒下来的。我知道校园暴力和家庭暴力有可怕,我也经历过也绝望过,没有选择自杀仅仅是因为我怕痛这种搞笑的理由。

可不论怎样,最后我走出来了,走在阳光下过得幸福又肆意。

所以我也想要尽自己的力量,拉她一把。

最初以为写自己经历过的事情很简单,但真正下笔的时候才发现,要把这些感情写出来真的太艰难了。

浓烈的感情太过汹涌,以致于无从落笔,每次打开文档,写不了几个字就开始掉眼泪,啪嗒啪嗒的砸在键盘上,最后对着屏幕坐到深夜,眼睛肿了,文档还是一片空白。纵使忍住了情绪写下去,也往往都是前言不搭后语。

这篇文的前段和后段跨越了一年的时间,文风在此期间的改变不提,最初的第三人称改为了第二人称,结局也由BE改为HE,故而写到最后实在有种难以下笔的感觉。

然而心里再苦,下笔再难,为了那位姑娘,为了和我有过一样经历或正在遭受着那些事情的姑娘,我也愿意流着眼泪拿出世界上最甜的糖,献给你们,这场我倾尽全力构建的美梦。


相信一切都会变成最好的模样,未来也是,你也是。



评论(84)
热度(1334)
© 红豆莲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