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爱过。
★岁月无虞,来日可期★
一个单纯的喻吹
※世事浮沉,唯爱他一事永恒

⚡精神洁癖重度患者
👿我是恶魔
⚡婉拒腐向/转载/ky(评论里提腐的一律拉黑不谢,bg癌晚期患者)
✨不接角色/写手生贺


——世界上最棒的cp@暮汐
——头像+封面:@秦七柒7
——公众号【相思酒家】

【恋与男你】拇指王子

※男神全员缩小被你带回家酱酱酿酿。

※梗自寒假时15k粉福利下 @浪荡成性 姑娘的评论,当时就说了抽不到也没关系,因为看见喜欢的梗我也会试着写一写的

※ooc预警

※旧稿来袭biubiubiu——duang

※总目录:大福的馅儿




【白起】


随着夏意愈盛,夜晚的蚊子也愈发猖狂,由于不清楚蚊香会不会伤害到变小后的白起,你连续几夜都被蚊子骚扰得夜不能寐。


“诶.......”


患上入睡恐惧症的你发出了第二十三声叹息。


变成拇指大小的白起动作也笨拙了许多,他爬上你的枕头,像踩在软绵绵的云上似的,小心翼翼地来到你耳边,信誓旦旦的对你承诺着:“我保证,今晚你一定会睡个好觉。”


“我相信你。”你抬手把白起捧回属于他的小床上,躺下身拉起了被子,对他轻声道:“晚安,我的小骑士先生。”


或许是白起的声音蕴藏着魔力,不消一会儿,你便陷入了酣甜的梦境。


白起侧耳听着你绵长的鼻息,确认你真的入睡后,他掀开被子跳下了床,守在你的枕边。


整整一夜,他如自己承诺的那般守护着你的安眠。


锐利地目光始终在你周身逡巡,一旦发现有蚊子嗡嗡地飞来,他便飞快的跑过去将它挥赶走,绝不让它接近你。



天边泛白时,你自梦中悠悠转醒,朦胧地睡眼下意识看向白起的床,顿时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他不见了。


“白起?白起?你在哪?”


你焦急得喊着他的名字,却动也不敢动,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会压到了他。


“我在这。”


略有些沙哑的声音从枕边传来。你低下头,看见白起满脸疲倦,那张缩小版的俊脸上不知怎么的,肿起了红红一个包,看起来倒像是你身上被蚊子咬出的红疙瘩。


你抬手戳了戳他脸上的包,忍俊不禁的问道:“你怎么被蚊子咬成了这样啊?”


小白起挺起了胸膛:“这是荣耀的负伤。”







【周棋洛】


窗外夜色如墨,桌上灯芒似星。


你对着电脑屏幕上密密麻麻的资料,正在为下一期节目的内容做准备。


耳边忽然传来一声轻微的响动,你扭头看去,是一旁的周棋洛在翻动书页。


拇指大的小人儿站在摊开来比他人还高的书本上面,两只小小软软的手合抱着页角,准备从这一端走到另一端去。


然而他的人变小了,力气也变小了。路途才行进了一半,周棋洛便被盖住了身子,在纸页下挣扎着。


你忍不住伸出手替他翻过了那页。


周棋洛爬了起来,两手抱着你的指尖轻轻的啾了一下。


“谢谢你呀,我的薯片小姐!”


他的样子实在太过可爱,让你不禁用指腹蹭了成他的脸颊:“不客气,我的拇指王子。”


周棋洛眨眨眼,水润润的眼睛像两颗蓝色钻石在灯辉下闪闪发光:“既然你说我是王子,那么接受了你的帮助,我应该给你一份回礼!”


虽然不明白有什么因果关系,但你还是有些好奇:“那你要给我什么回礼呢?”


“那......我给你讲睡前故事好不好?”


他指了指脚下踩着的书本,眼中带着期待:“我刚刚看了好几个童话呢。”


你看了眼电脑屏幕上的文字,却实在忍不下心拒绝他。


“好吧,资料也收集的差不多了,今天就先休息吧。请问小王子今天晚上要给我讲什么故事呢?”


“当然是睡美人了!”小周棋洛歪着脑袋,朝你比了个wink:“因为我面前的不正是一位将在明天一早被王子亲吻后醒来的美丽公主吗?”











【许墨】


“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你压低了声音,悄悄地同正藏在你耳后的小许墨对话。


今天要拍摄一部关于催眠和心理学的综艺节目,你对这方面涉猎不多,为了及时解决突发状况,便把许墨带来了拍摄现场。


更何况,要把这种状态下的许墨一个人放在家里,你也实在不安心,


但话虽这么说,看着人来人往的演播厅,你还是忍不住担心许墨会被发现。


“放心,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许墨抱着你的耳尖轻轻一吻,似有若无的触感叫你脸上一红,在心里庆幸着以他的角度看不见你这副样子。


偏生悦悦又要来拆你的台:“诶,老板你怎么了?脸好红啊。”


你极力否认:“我没事!脸也没红!”


耳后的小许墨似乎发出了一声轻笑,你脸上的热意蓦地又高了几度。


太丢人了.......



拍摄进行的非常顺利,偶尔发现些小问题许墨也会及时指出来。


虽然在此之前你便粗略了解过催眠,但现场真正看到的时候还是不免感到神奇。


“一直重复这一句话真的能够完成催眠吗?”趁着其他人不注意,你偷偷向许小教授求教。


许墨言简意赅的回答了你的问题:“这只是一种心理暗示而已。”


“哦......”


得到了答案,你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在台上,正看得入神,耳边忽然响起了他的声音。


“爱上许墨,爱上许墨,爱上许墨.......”


“你说我要念多少遍,才能让你真的爱上我?”













【李泽言】


一向只穿高定服饰的李总裁正面临着一向巨大的挑战。


他脸色青黑的看着你手中提着的那件粉红色的小裙子,牙咬切齿地挤出几个字:“我、不、穿!”


“难道你准备裸奔吗?”你没好气的怼了回去,来来回回折腾了这么多趟,泥人也该有脾气了:“拿布料给你现做的,你嫌弃样式太丑;从娃娃身上扒下来的呢,又嫌布料太粗糙;为了这件衣服我可是买了店里最贵的娃娃,从它身上脱下来的,你就说穿还不穿吧!”


李泽言的神色变幻不定,他也不是故意为难你,但让一个大男人穿粉色小裙子什么的......


“诶,这套小裙子还配套了内裤呢,某人现在貌似还是真空状态吧。”


“我......”


“恩?”


他深吸了一口气,一脸视死如归的朝你伸出了小手:“好了别说了!快给我!”


你偷笑着将裙子放在了他面前,还贴心的背过了身让他换衣服:“看不出来你还挺期待的嘛。”


料想中的反驳没有出现,背后一阵悉悉索索的穿衣声后,彻底没了声音。


“李泽言?你换好了没有?”


没有回答,静得一点声音都没有。


你把声音放得更大了些:“我可要转头咯!”


“不准转!”


他急切的喊出了声,想要止住你的动作,然而已经迟了。


你一扭过头,便看见了一团粉红色的不明物体趴在桌子上挣扎着。


小裙子套在手指大小的李泽言身上还大了几分,他约莫是不会穿这种复杂的裙装,整个人陷进了蕾丝和蝴蝶结的海洋里。头发乱糟糟的,胸前几不可见的两个小点也露了出来,看上去煞是狼狈。


你强忍住笑意,把他从裙子里解救了出来,重新拿了一张纸巾给他蔽体。


“内裤你先凑合穿着,我还是去找人定制一套适合你的小衣服吧。”


他裹紧了身上的纸巾把自己蜷成了一个团儿,闷闷不乐的声音从纸巾下面传了出来。


“白痴,早该这么干了。”


评论(26)
热度(8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