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爱过。
★岁月无虞,来日可期★
一个单纯的喻吹
※世事浮沉,唯爱他一事永恒

⚡精神洁癖重度患者
👿我是恶魔
⚡婉拒腐向/转载/ky(评论里提腐的一律拉黑不谢,bg癌晚期患者)
✨不接角色/写手生贺


——世界上最棒的cp@暮汐
——头像+封面:@秦七柒7
——公众号【相思酒家】

【全职/叶修X你】指尖星火

※叶神生贺短打,极小短篇

※把之前作废的三个稿子东拼西凑出来的文,没头没尾半成品,不好意思拉低生贺组的水平,所以单独发了。

※目录:大福的馅儿

※提前祝我们的荣耀之神生日快乐

❤荣耀是你的信仰,而你是我们的光







【壹】


从兴欣出来的时候,你一眼就看见了叶修。


他侧着身子靠在门上,嘴里叼着根燃了一半的烟,斜视着绵延至远处的街灯,下颌分明的线条延伸到耳后,拉出一条明显的筋与锁骨相连。


似是察觉到有人靠近,他侧眸望过来,隔着袅袅烟雾的目光幽深难测。


看清是你,叶修伸手把烟按灭在了垃圾桶顶的碎石堆里。


他记得你不喜欢烟味。


“你又抽烟,”你盯着那点猩红未熄的火星,声音闷闷地:“抽烟对身体不好。”

“戒不掉啊,”他满身浓重的烟味,没有靠近你,只是伸手揉了揉你的头发:“不在你面前抽就是了。”

“才不要你迁就,”你抬起头看着他,故作轻松道:“既然你戒不掉,那我就去学着抽烟好了。”

他愣了愣,伸手揉了揉你的头发,用你刚刚说过的话回敬你:“别闹,抽烟对身体不好。”





【贰】


你没有闹,那句话也不是开玩笑。


回家的路上,你拐进了街边的便利店,在柜台里挑了一包烟。


“小姐你确定要这个吗?这款烟的味道不太适合女性.......”店员看起来还想劝你几句。


“没关系,我就要它了。”你打断了他的话,把烟往他的方向推了推,“给我结账吧。”


店员撇了撇嘴,大概是觉得你不识好心,动作干脆利落的替你结了账又坐了回去继续玩手机。


你也不在意他的态度,拿起烟盒揣进口袋,转身走了出去。


烟的味道适不适合有什么关系呢?

反正你又不是爱抽烟的人。


执迷不悟要买下的原因,也只是因为它和叶修习惯抽得一模一样。


带着某种隐秘的期待,你几乎是一路小跑着回到了家。一进门,你就甩掉鞋子跑到茶几下面摸出了几乎没有用过的打火机,学着叶修的手势单手捏着烟盒,手腕往上一甩弹了根烟出来,似模似样的夹在指尖。


按下打火机的瞬间,一缕细烟伴着火光升腾而起,刺鼻而呛人的味道弥漫开来,而你却觉得心里的什么被裹挟进了这缕烟里,飘飘忽忽的升腾而起,浮在空中,找不到落脚之地。


看着火光明灭,烟丝缓慢地向上烧灼,你蓦然想起了叶修抽烟时的模样——他总是漫不经心地,修长如玉的指间夹着一点星火闪烁,举到唇边深吸,吐出一口云烟。


只是这样,就叫人迷得痴狂。


像是被脑中的幻想引诱,你含住烟嘴深吸了一口。


苦涩的味道瞬间灌入喉咙,鼻腔唇舌全是一股子冲人的辣味,呛得你嗓眼隐隐作痛,甚至于眼眶里都溢出了泪来。


太苦太呛了。


但你又觉得自己一定可以适应这种味道。


因为喜欢叶修的感觉也是这样啊。






【叁】


抽了五包烟以后,你的嗓子开始抗议了,咽部的不适感和烧灼感格外严重、还伴有微微得刺痛,总是下意识的清嗓子。


陈果觉得不对劲,便硬拉着你去医院做了检查。结果也确实有问题,你被确诊是急性咽喉炎,需要输液。


她本想陪你,但包子一个电话打了过来,说是网吧有事,便喊了叶修过来替她陪你。


这倒是正中下怀。




叶修到医院的时候,已是暮色渐起。


他逆着光向你走来,细碎的发尾柔软的覆在眉骨上,露出一对墨笔勾勒的长眉,新月似的弯起;眼眸也是漆黑的,像化不开的夜色。


叶修的唇线柔软纤细,你说过他有着适合微笑的唇形,而现在那双适合微笑的唇却紧紧抿着,唇角下沉,只露出一道锐利如刀锋的线。


“我打算戒烟了。”他突然开口。


“诶?”你愣住了,怔怔地仰头看着他:“为什么?”


叶修的视线落在你插着针头的手上,不知道是不是你的错觉,他的脸似乎有一点点红。


“我喜欢的人,不喜欢烟。”

喜欢的人........吗?


一瞬间的晃神,眼前的他似乎分成了两个虚幻的身影,可舌根处泛起的浅淡地苦味又让你清醒了过来,不禁酸涩的想,自己做的那些蠢事又算什么呢?


算自作多情吧。


你咬紧了后牙根,强行扯出了一个算不上好看的笑容。


“是吗,那你还真是喜欢她啊。”


叶修嗯了一声,手下意识的摸了摸口袋,你猜他大概是想抽烟了,但他的手却没有伸进去,而是打了个圈扶住了后颈。


“你想知道是谁吗?”


我不想知道。

我也不想听。


你这么想着,嘴里却虚伪的说着:“是谁啊?我好好奇啊。”


他清咳了一声,忽然蹲了下来,双眼直视着你,窗外的潋滟的霞光落入他的眼中,莫名让你联想起他指间明灭的星火。


“她现在站在我对面。”

评论(39)
热度(7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