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个人日常博主的主页】
★岁月无虞,来日可期★
一个单纯的喻吹
※世事浮沉,唯爱他一事永恒

⚡精神洁癖重度患者
👿我是恶魔
💫不混圈不交友看眼缘回复评论
⚡直拒腐向/ky
✨目前专注原创创作


——世界上最棒的cp@暮汐
——头像+封面:@秦七柒7
——公众号【相思酒家】

  红豆莲生  

我家刀都成了病娇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注意事项:
1.集体病娇化,病娇化,病娇化,这个本丸的刀都不正常!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省的例如某太太那样的“无辜”踩雷了还要说喂屎给她吃对吧。

2.日常搞笑向,没有博君一笑不要来找我,找我头像就行。
3.自娱自乐的产物,调节下首页各位小天使们的心情。

————————————————————————

我家刀都成了病娇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我是一个审神者,相当普通的、万千审神者里的一个,硬要说我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大概是我在这个同性大行其道的世界,仍然坚定的性别女爱好男,和我有一群人格数据bug了的刀男。

简而言之,就是病娇。

如果你不太懂病娇是什么,那么让我们先来看一段百度百科【病娇,音译为“养得累”,是一种性格和身心状态,也是ACGN次文化中的萌属性之一。源自日语“ヤンデレ”。狭义上指那些对持有好感的人处于娇羞的状态下产生精神疾病的患者所表现出来的性格特征,广义上则指在处于精神疾病的状态下与被某事物强烈吸引无法自拔的人所表现出来的性格特征。以上为其基本定义,但在实际上其定义常常会因持有者的不同而产生不同。具有病娇这种性格特征的人物通常会对某一现象产生常人无法理解与认同的强大情绪、执念,也有以此为动力做出过激的示爱、排他、自残、伤害他人等极端行为。】

我知道太长了不分段你们肯定看不下去,不过没关系这不重要。

没错,我家的刀男们就是有点不太正常的病娇,真的养得很累。

“主君,听说你今天和一个长了胡子黑眼圈很重看上去就肾虚的男人说了话。”

我看着一期一振(病娇状态on)那双蜜色眼睛里泛起的寒气,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开始紧急思考如何回答这个问题,我毫不怀疑如果回答的让他不满意他就会对我做出可怕的事情。

比如会立刻被打晕丢到本丸里连我这个主人都不知道的哪个拐角疙瘩的黑屋里锁起来,他们都是有前科的。

好心累,我觉得我和其他人玩的不是一个游戏,说好的养成收集系,为什么我这边是恐怖悬疑密室逃脱???

“我不认识他,那是隔壁家小姐姐让我给他传话的,他们才是一对。”

对不住了隔壁家的小姐姐!

他狐疑的看着我的眼睛,像是试图要解读出我有没有说谎一样。

不过可惜,我这人脸皮比较厚,所以我死死的盯了回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我盯的有点不好意思了,垂下眼睛看着我握着杯子的手,“就算是这样,您也不该随便和其他男人说话。”他顿了一下,补充到:“当然女人也一样,尤其是那位隔壁的审神者。”

好嘛,我就知道你们又偷看我的收藏夹了!怪不得播放记录里的《神无月的巫女》和我看的集数不一样!

虽然很气,可是我还是没有正面怼病娇的勇气,只能微笑:)

“好的,我知道了,我以后不会和别人说话的,我能相信的只有你们。”

得到了想要的回答,一期(病娇状态off)显得很满意。

日常:安抚病娇(进度1/61)

妈妈我连日常的画风和别人都不太一样怎么办。

不过能安抚的病娇还是好病娇,不能安抚的……只能让他来安抚我了,典型的就是负责我饮食的烛台切。

“您今天一共吃了27口,还留下了12颗米粒。”烛台切用勺子拨了拨碗里剩下的残渣,语气透露着危险,“我做的饭不再合您的胃口了吗?还是您背着我……吃了别人做的东西?”

嗯,没错,我吃了隔壁小姐姐给我的桂花糕,所以不太饿。不过这种话如果说出来的话绝对会被烛台切剁了当食材,煮一煮吃进他肚子里。

“如果您不愿意说的话,那我自己来看看吧。”

“???”

wtf?你要怎么看?刨开我肚子吗?那玩意绝对已经消化的差不多了好吗!

眼看他靠的越来越近了,我立马伸手抵住他的肩膀:“我没有吃别的!除了你做的东西怎么可能还有别的东西能让我下咽呢对吧!”

他收回手坐回了原位,仍旧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也有例外吧?比如演练场外面那个汤水不知道多久没换的关东煮、一看就不是新鲜肉类的烧烤摊、原材料成迷的手工辣条……这些东西您可都能吃的下去呢。”

卧槽!烛台切你又尾随我带极短们去演练场了!
等等,我心爱的路边摊们没事吧,希望烛台切没有在我走之后拿刀出去闹事。

“咳…这个嘛……”

“为什么要吃那些东西呢?不论您想吃什么我都可以做,只有我为您做的食物里才充满了我对您的爱啊!”

“等等……你没有往里面加了什么吧?”

糟糕,我有点想吐。

他瞥了我一眼,起身倒了一杯水递给我:“喝吧。”

“啊?没事我不渴。”

“不渴也没关系,喝吧,喝完了我给您满上,直到您喝不下把那些东西全部吐出来。”

歪?120吗?这里有人,不对有刀打算强行催吐洗胃啊!

“连我为您倒的水都不打算喝吗?”烛台切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一个境界,吓人的仿佛周身空气都要凝固了,他凑了过来,褪下手套把手盖在我的腹部上,微热的体温透过一层布料传递到我的身上:“您的身体里有除了来自我以外的东西存在,这让我很不愉快。”

歪,是110……不对,是青江吗?这里有除了你以外的人对我开黄腔!

“好吧……那我喝。”我叹了一口气,装作认命的那起杯子准备喝,一边用余光偷偷看他,一边浅浅的抿上几口。

我突然一个松手,让杯子啪的一声摔在地上,捂着肚子大喊起来,“哎呦!我的肚子!好疼啊!”

烛台切忙的过来扶住我,虽然脸上还是将信将疑,可是我的安危还是站了上风。

“吃坏了肚子吗?要不要去药研那里看一下?”

“不、额……不用了,让我躺一下就行……”

烛台切你饶了我吧,药研那个是一级危险的病娇好吗?!喜欢给我灌各种药物是最可怕的好吗?!他想过把我做成木乃伊,还当着我的面研究过防腐处理那简直是人生阴影啊!!!

越想我越害怕,烛台切好像也觉得我的脸色不大对劲,放下了疑心过来安慰我。

他伸手将我抱到了床铺上,给我盖上了被子,皱着眉头看着我:“我去弄些养胃的粥来,今天就好好休息一下吧,这下不敢再吃我做的以外的东西了吧。”

“我错了……”

有气无力的声音+要哭不哭的表情=完美

看着他转身离开房间的背影,我不禁给自己点了一个赞。

日常:安抚病娇(进度2/61)

路漫漫其修远兮,我快被病娇玩死了,救命。

评论(108)
热度(2551)
© 红豆莲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