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爱过。
永久退圈,只发日常博文,欢迎取关
★岁月无虞,来日可期★
一个单纯的喻吹
※世事浮沉,唯爱他一事永恒

⚡精神洁癖重度患者
👿我是恶魔
⚡婉拒腐向/转载/ky(评论里提腐的一律拉黑不谢,bg癌晚期患者)
✨不接角色/写手生贺


——世界上最棒的cp@暮汐
——头像+封面:@秦七柒7
——公众号【相思酒家】

  红豆莲生  

食月【壹】

1.为了虐爷爷而产出的产物
2.因为作者自己都觉得没眼看所以大概没有后续的一个故事
3.如果有二的话,就有车,不过大概并没有。
4.一个并不是爷爷的爷爷文

-——————————

离开本丸半月有余的审神者从现世回来了。

她一身风尘仆仆提着大包小包的礼物,被短刀胁差们团团围在了庭院中央,明明已经一脸倦容,可是嘴角还是带着温柔宠溺的笑意。

若是有人看见,一定会想:这是个温柔的人。

可惜那就大错特错了。

三日月坐在缘廊上看着那边,捧至唇边的茶杯飘着茫茫地热气,虽然本身只是冰冷的铁块,但已化为人身的他也感觉到了初冬的冷意。

何况他已经坐在这吹了大半日的风了。

上去表达想念和关怀审神者的家伙走了一拨又一拨,之前同她闹了不愉快的三日月怎么也不愿意主动上去,不知道是不是审神者也抱了同样的心思,到现在连一个眼神也没有给他。

两个人处于没有火药味的冷战中,僵持着的氛围实在让人心情不佳,三日月表面虽然依旧笑眯眯的,心里的不满也差不多要实体化地溢出来了。

如果审神者知道的话,她大概会挑起嘴角,露出那种让人不怎么舒服的微笑,嘲讽着说:“三日月大人,要暗堕了哦。”

“哟,三日月!”小狐丸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打断了他的思绪。

他端了一盘团子走到三日月身边,蹲下身顺着他的视线好奇的看了过去,“在看主人?”

“没有。”三日月镇定自若的收回了目光,微笑着,“我在看他们后面的那颗万年樱。”

小狐丸扫了一眼入冬后光秃秃的树干,嘴上却没再继续问下去,只拿起一串团子递了给他。

“吃吗?烛台切才做好的。”

“不.....”

拒绝的话才刚到嘴边,三日月就突然想起了几天前看见的场景——她一脸轻松惬意的为小狐丸梳理着毛发,两人还在说说笑笑,气氛好不融洽。

他不动声色的接过小狐丸手里的丸子,笑眯眯抬起了手,“小狐丸,啊~”

“哈啊?”

趁着小狐丸长着嘴的功夫,三日月毫不留情的把一串丸子全塞进了他嘴里,然后收回手,捧着自己的茶杯看他被噎的喘不来气的模样。

完全不明状况的小狐丸被突袭了个正着,软糯的团子被大力推进了他喉咙深处,猝不及防的堵得他一口气就这么卡在了中央。

“唔!山唔.....咳!咳!”

小狐丸手忙脚乱的捂住了嘴,努力让牙齿做着咀嚼的动作,即使是这个时候,秉持绅士之道的小狐丸也不会做出呕吐的动作。

喉咙蠕动了半晌,好不容易才把嘴里的东西给咽了下去,他被团子卡的眼中都泛出了生理性的水光。

他长抒了口气,抬头恶狠狠的盯着坐在旁边的罪魁祸首,“三日月!你这家伙是想要手合吗?”

“恩......”罪魁祸首还摆出了一脸无辜的表情,认真的思考了几秒才回答,“好啊。”

“好什么好。”

三日月侧头看过去,刚刚围在审神者身边的那些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都离开了,她手里拿了一个小盒子,慢悠悠的朝他走了过来。

他突然觉得心情好多了,方才的郁结也一下子全消失了,连带着对自己的兄弟也终于感到了点愧疚之情。

“三日月宗近。”她在距离他半臂的地方站定,抱着手臂俯视着他,一字一顿的念着他的名字。

“哈哈哈,虽然是老爷爷了,不过听力还是不错的,不用这么大声也可以。”

“哦?”她挑起了眉尾,“故意捉弄同僚,惩罚畑当番一周。”

“恩?”三日月捏紧了手里的杯子,与他预期发展不一样的事态让他有些诧异,“能再说一遍吗?”

她嘴角的笑意显得有些刻意的讽刺,“哦呀,刚刚说自己听力很好的,是哪位呢?”

不再给三日月多余的关注,她抬手将手中的盒子递给了一旁的小狐丸,脸上挂回了温柔的笑“小狐,这是给你的礼物。”

“谢谢主人!”小狐丸接过盒子,谨慎的装进了怀里。

三日月的余光看着他那小心翼翼的动作,突然觉得自己刚刚应该多塞几串丸子就好了。

审神者将他细微的表情变化都收进了眼睛里,凉飕飕的又补上一刀。

“三日月,你还不赶紧去内番?”

他抬眼看了看她身后的那颗枯败的樱花树,在心里叹了口气。

“好好好,小姑娘说什么都好。”



————————————————
————————————————

我不知道万千本丸里会不会有一个能忍成这样的忍者神龟爷,总之我家是没有,于是我把开了的车拆了。

😭爷爷用实际告诉了我,他只能虐别人,不能被别人虐。

汪的一声哭了出来。

蓝瘦。

已经菇了。

评论(2)
热度(97)
© 红豆莲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