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爱过。
永久退圈,只发日常博文,欢迎取关
★岁月无虞,来日可期★
一个单纯的喻吹
※世事浮沉,唯爱他一事永恒

⚡精神洁癖重度患者
👿我是恶魔
⚡婉拒腐向/转载/ky(评论里提腐的一律拉黑不谢,bg癌晚期患者)
✨不接角色/写手生贺


——世界上最棒的cp@暮汐
——头像+封面:@秦七柒7
——公众号【相思酒家】

  红豆莲生  

独一无二

  • 友情温馨向

  • ooc有有有,被被的自我嘲讽有,无法接受请左上

  • 文笔和逻辑不知道丢哪去了,虽然病号不用训练,但军训的太阳已经让我晒成了扁豆。

  • 发完文又要滚去集合了,各位小天使们,永别ORZ。

 

 

————————————————————————

 

“带我去参加会议?” 

 

山姥切停下了手中扫除的工作,拿着扫把错愕的看着她。额角的汗水都没有来得及擦去,顺着脸颊啪嗒的落到地上。

 

“诶!你干嘛一脸不可思议啊。”突然找上他的审神者颠了颠手中厚厚的文件,眉毛都垂了下来,可见她也不喜欢开会那种麻烦的事情, “我也不想麻烦你啊,可是政府要求带上初始刀,我也没办法嘛。”

 

夏日的蝉鸣声音有点响,山姥切觉得自己的满脑子是“吱——吱——”的声音,就连大脑思考的线路都被这个声音牵扯的有点长。

 

“是政府要求的?”他把这几个字在嘴里又重复了一遍,垂下眼眸握紧了扫把。

 

“是啊。”

 

一向粗心大意的审神者没有注意他的表情,抬手把文件甩到他怀里,自个对着明媚的眼光伸了个懒腰。

 

“来来来,动起来!我们要准备出发了!”

 

山姥切眼疾手快地接住了怀里那一堆纸,白纸尖锐的边角划到了他的手臂上,留下了一道红痕。

 

有点疼——他突然想起来,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受过伤了。

 

他低头看了看纸张上面密密麻麻的小字,心里涌出了一股莫名的烦躁,忍住了一把将它们扔掉的冲动,也不管她能不能看得见,轻微的点了点头。

 

虽然审神者说是要赶着出发,可是行程还是快不起来。

 

因为审神者就是个急性子还粗心的家伙,明明身为女性,但是她的细心程度却还远远不及身为常年近侍的烛台切。

 

忘记带文件、忘记带印章、忘记带武器,甚至连忘记回本丸的路这种蠢事他也不是没见她干过。

 

但是自从烛台切做了近侍之后,她就很少出现这种错误了。

 

不过这次烛台切没法跟着去,她也会很苦恼吧。

 

山姥切站在门口看着烛台切对审神者的衣着、要带的不要带的各项物品进行反复检查,还在她耳边不停重复着出门开会的注意事项,活像审神者的亲妈。

 

不过他们关系真的很好啊。

 

有点羡慕。

 

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猛地站直了身体,侧着身换了个姿势,转过头去不再看他们的方向,盯着大门口的石头发着呆。

 

不能期待这种事情,自己这种仿品。

 

和主人关系要好什么的根本不可能。

 

“山姥切国广。”

 

他还在低沉着,方才还在叮嘱审神者的烛台切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把手自然而然地搭在了他的肩膀。

 

“有什么事吗?”他低头看了看肩膀上的手,没有躲开。

 

“主上就交给你了,我相信你一定能保护好她。”

 

他看了看远处还在慌乱收拾行李的审神者,又看了看一脸信任的烛台切,下意识地自嘲。

 

“你确定要信任我这种家伙?”

 

“为什么不可以信任?”

 

烛台切微微拧起了眉头,语气却还是依旧坚定。

 

“我们是伙伴啊。”

 

伙伴吗。

 

将很少被派遣出阵的他,只在本丸做些打杂工作的他,也称为伙伴啊。


他稍显腼腆地伸手拉了拉头上的兜帽,清咳了一声,把头转了过去,闷闷的回答了一句,“我知道了。”

 

烛台切看他露在外面的泛红的耳廓,又回头看着已经整装待发的审神者,像是松了一口气一样,露出了笑意。

 

这两个都是别扭的家伙啊。

 

不过没关系,他能预见这一次之后,一切都会变得更好。

 

他相信他的审神者,就如同信赖山姥切国广能够保护好她一样,他同样相信她一定能够做到身为“审神者”的责任——引导付丧神,倾听他们的心声。

 

这大概,就是他们之间名为“信赖”的羁绊吧。

 

 

顶着炙热的阳光,审神者带着山姥切在大中午的时候出发了。

 

不知道是不是烛台切对山姥切说了些什么,审神者一路上都觉得他总在躲着与自己目光相对。

 

偶尔几次目光相接,他也总是急急地错开,或是直接拉着那身白布挡住她探寻的目光。

 

难道是在不满吗?她在心里默默的做了猜想。

 

毕竟山姥切国广他也并不喜欢那种热闹人多的场合吧,而且更不用说有这么多“山姥切国广”的场合了。

 

自己虽然一直因为珍视他而避开让他出阵,也不让他去演练场,但是这一次避无可避,实属无能为力,只能委屈他了。

 

她自顾自的给这个猜想下了定论,于是看向他的目光里又多了几分愧疚,这反倒让山姥切不知所措了,但是他也问不出口什么,沉默的气氛让两人都差点没憋出内伤来。

 

经过一路奔波,总算是到了地方。

 

审神者举着政府通知书在宽阔的广场上对比了半天,终于在一扇大门前停了下来。

 

“就到这里吧。”

 

她打破了一路的沉默,说出了第一句话。

 

“审神者和付丧神似乎是要分开开会的,你要去的是092号厅,在对面,看见了吗?”

 

山姥切扫了一眼同样人头攒动的另一边,毫不意外的看见了许多与自己一般无二的身影。

 

广场上嗡嗡嗡地嘈杂声音让他更加烦躁起来。

 

或许又是之前一路两人之间的沉默已经让他憋足了怨气,现在更是负面情绪一股水的倾倒而出。

 

看吧,像自己这种仿品,果然随处可见啊。

 

和审神者们口中的“四花”、“五花”根本没法比,战斗力也好、稀有度也好。这样的自己,被她忽视和放置,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明明知道的事情,自己为什么还要这么在意呢。

 

庸人自扰。

 

他握紧了拳头,一言不发地转身走进了人群里。

 

在他身后的审神者看着他的身影像是没入海浪一般,快速被人海吞没,叹了一口气,不知道在想什么,也转头走进了与之相对的大门内。

 

时间流逝的速度远比他想象中的快。

 

或者说是会议的内容超出了他的想象,才让他恍惚之间并没有感到时间过了多久。

 

这次会议宣布的是关于极化的事宜,政府在短刀极化过后,紧随之安排的,居然并非胁差极化,而是初始刀极化。

 

整个会议说起来还是冗长而又无聊,无非是叮嘱他们要注意修行时的言行罢了。但是因为政府的这个决定,底下的付丧神们还是各个摩拳擦掌兴奋不已。

 

他也无可否认的有些兴奋。

 

是不是变得更强,她就能够更加注意自己了呢?会吧,身为刀,只有更强才会被主人注视,他是这么想的。

 

但同时他又感到惶然。

 

她会让自己去极化吗?她可是一直放置自己的,他目前的练度甚至比不上许多后来的付丧神。

 

他越绕越乱的思绪被一声清脆地咳嗽声打断,他抬头看去,是刚刚开会站在后方的工作人员之一。

 

“咳!请各位付丧神大人安静一下,在此等候片刻,稍后审神者会来着将你们带回。”

 

站在最上方高台上的人不管下方有多么嘈杂混乱,只撂下这句话就离开了,留下成千上万的付丧神站在大厅里大眼瞪小眼。

 

果然不消片刻,随着“咔嚓”一声,大厅那扇巨大的门被打开了,审神者们鱼贯而入,开始寻找自己的近侍。

 

“陆奥!我们回家啦!”

 

一位年轻的少女握住了他身边一位陆奥守吉行的手臂,却被对方猛地甩开。

 

“啊?你不是我的主上啊!”

 

“抱歉!”少女有些窘迫的松开了手,然后继续四处张望着,期望能够看见自己的近侍。

 

这类错认事件频频发生,周围一片都是呼唤和道歉声。

 

山姥切就沉默地站在会场的最旁边,静静地看着混乱成了一片的人群。

 

她大概也会找错人吧。

 

见识到了什么叫做人海茫茫,他还是选择不要轻举妄动,不去主动寻找审神者了,或许等到人群散开的时候,她就会找到他。

 

他尽量劝说着自己往最好的方向去想,起码她不会领着另外一个山姥切国广回本丸的。

 

“诶诶诶,麻烦让下啊!”

 

从左边突然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山姥切转头看过去,自己的审神者正拨开人群径直往他这边走过来。

 

娇小的身躯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占到了便宜,她不算灵巧的在人与人的缝隙之间挤过,向着他的方向前进着,丝毫没有游移。

 

她看见山姥切也在看她,一边兴奋地对他挥舞起了手,一边用力地推开了面前最后一个挡路的人形障碍物,小跑着冲到了他的面前,扶着他的肩膀大口喘着气。

 

“我的天啊,咱们这个区有这么多审神者吗!差点挤死我啊。”

 

山姥切看着她涨红了的脸,贴心地伸出手给她顺了顺气。

 

他看她缓的差不多了,才慢吞吞地把憋在心里的疑问说了出来,“你怎么……知道是我的?”

 

“哈?”

 

她有些诧异他居然会问这种问题,她伸手顺了顺自己跑乱的头发,回答的非常理所当然。

 

“因为你是我的刀啊。”

 

“只是因为这个?”

 

“对啊,你是我独一无二的山姥切国广啊。”她收回手叉着腰,搬出一副严肃的模样,“怎么,你还不认识我了?”

 

独一无二。

 

这四个字像是破门而入一样,狠狠的砸在他的心上,明明是嘈杂的环境里,他还是仿佛听见自己的心跳快了几拍。

 

“没有”他压住微微勾起的嘴角,跟她报告,“这次会议好像是说几把初始刀的极化事宜。”

 

“啊,这个我知道了。”她抬头盯着他的脸,像是在判断他的情绪,“不过如果你不愿意的话,不极化也没关系的。”

 

她看山姥切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的盯着她的眼睛,干脆破罐子破摔地接着说了下去。

 

“你不是很讨厌被做比较嘛,不去极化在本丸待着也没关系啦,你就是你,山姥切国广,我的初始刀呀,不愿意的话一定要直说啊,我们是家人嘛。”

 

“是家人?”他当起了复读机,喃喃低语着。

 

这两个字似乎具有包含了她的灵力,带着一股暖意侵袭全身,让他想起了她第一次给他手入的时候,那股游走全身的温暖力量。

 

“是啊。”她踮着脚尖摸了摸他的头发,“第一次看你出阵时候那股狠劲,还有回来之后满身血还嘀咕着不愿意手入,让我都不敢再让你出阵了,就怕你......”

 

“不会。”

 

他打断了她的话。

 

“我不会。”

 

山姥切的目光灼灼,神色无比认真,她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这副样子,一时间呆住了,任由他紧紧地拉住自己的手臂,按在了他的胸膛上。

 

“请让我去极化吧。”

 

他难的的坦诚,眼神也没有躲闪,虽然脸已经红的像被烧过似的,他还是没有放开她的手。

 

“我想要战斗,为了.......你。”

 

她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半晌才回过神,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啊,你的愿望,我终于听到了。”

 

她背过身,在他看不见的方向展露了温柔的笑意。

 

“那我们回去吧,回去为你收拾行李!去变得更强吧!”

 

他望着前方娇小却挺直的背影,同时握紧了腰间的刀。

 

“是!”

 

这一次,愿意为了您而战的心愿,终于传达到了。

 

我独一无二的主上。

评论(4)
热度(219)
© 红豆莲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