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爱过。
永久退圈,只发日常博文,欢迎取关
★岁月无虞,来日可期★
一个单纯的喻吹
※世事浮沉,唯爱他一事永恒

⚡精神洁癖重度患者
👿我是恶魔
⚡婉拒腐向/转载/ky(评论里提腐的一律拉黑不谢,bg癌晚期患者)
✨不接角色/写手生贺


——世界上最棒的cp@暮汐
——头像+封面:@秦七柒7
——公众号【相思酒家】

  红豆莲生  

舌灿莲花

ooc!!!非常ooc!!!而且并不对文笔负责!

单篇

单双箭头都有,大概是这样:江雪☞婶婶☞☜鹤丸

基本是江雪视角,审神者有名字,只在最后出现

————————————————————

她趁着远征队还未归来,找到了坐在桥边凉亭里的江雪。

 

“我可以坐在这吗?”

 

他没有看她,也没有说话,只能从摆动的银蓝色发丝看出他微微的点了点头。

 

长久的相处让她毫不拘谨,直接坐在了他的对面,撑着头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江雪,我爱上了一位付丧神,怎么样,有没有被吓了一跳?”

 

他停下了转动佛珠的手,微微垂着眼,余光清晰地看见少女脸上俏皮地笑容。

 

“你一定想不到是谁吧?”

 

少女以为自己伪装的万无一失,笑的像只小狐狸。

 

我知道的,我知道是谁。

 

江雪没有说话,他闭上了眼睛,少女的一举一动他都记得一清二楚。

 

她每天都起的很早,起床之后会偷偷跑到那个人的屋子外面守着,等他开门出来,再装成一副偶遇的样子。

 

她和烛台切一起准备食物的时候,总会抢着端他的碗,端上来的菜也无意识的放在靠近他的地方。

 

清洗衣物的时候,只有那个人的衣服她会洗两遍。

 

那个人出现的时候,她再也看不见任何人。

 

“啊,虽然我知道这样是不对的,但是等我发现的时候已经停不下来了,每天偷偷摸摸的看他什么的,”她又变的愁眉苦脸,维持着的笑容也透着苦涩,却还有心情打趣自己,“我是不是稍微有点像个变态?”

 

“你不是。”他摇了摇头。

 

少女的看着他一脸严肃的表情,忍着笑意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开玩笑的啦。”

 

她又抬头看了看天色,一脸大事不妙的表情,“糟了,我忘了做饭了!啊!他们好像快回来了!不行不行,我得赶紧去做饭,江雪我先走了啊。”

 

江雪看着她行色匆匆的离去,闭上了张开的唇,重新转动着手里的佛珠。

 

他袖子深处藏着的发簪,又没能交给她。

 

其实他并不了解为什么祝贺他人时要送礼,但是他看到她收到其他人的礼物和祝贺时似乎很高兴,所以才趁着远征的时候选了这份上任周年的礼物。

他挑选了很久,久到店家出声催了他三次,最后才拿起了这根发簪。

 

也不过一个造型简谱的发簪而已。

 

他放进袖子里的时候,心里少见的有些忐忑。

 

这应当合她心意吧。

 

周年那天,本丸开了场宴席,对那个小本丸来说也是难得的热闹。

 

每个人都过来祝贺她,短刀要求亲吻她的脸颊,胁差也不甘落后的索取了一个拥抱,至于胁差以上的刀种也只能干眼红,举起杯子敬她一杯酒。

 

江雪作为她的常任近侍,沉默的坐在她身边,仿佛一点没有被欢腾的气氛感染。

 

次郎太刀和岩融喝的多了,缠着她要她陪着再继续喝,她推辞不过,被两个大体型的刀种围在两边手足无措,脸上满是无奈。

 

“不要逼她喝酒了。”江雪将她拉到怀里,宽大的袈裟遮住了她娇小的身体,俨然一副保护者的姿态。

 

两把刀也不退下,双方颇有点僵持的意味。

“嘛嘛,气氛别那么紧张嘛,”那个人跳了出来,脸上还带着不知道被谁贴的纸条,说话间被呼吸吹的不断飘荡。“我来替主上喝不就好了。”

 

他伸手拿过酒壶,豪迈的仰头干了。

 

次郎和岩融被这一闹终于稍微清醒了些,不再纠缠她,讪讪的离开了。

 

那位半路英雄并不如他表现的那么能喝,等他转过来时,白皙的脸上已经浮上了红晕。

 

他仍撑着倾身凑近审神者,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盒子递给她,脸上带了些窘迫,“我现在有点晕乎乎的,贺礼先给你,不然等下倒下了可就送不出去了。”

 

少女有些愣愣的接下盒子,看着他一摇一晃的走回席间,蓦然笑了出来。

 

江雪低着头看着还躲在袈裟下的她,那双眼里盛满的是分明的爱慕与喜悦。

 

原来不是为了礼物而喜悦,而是会为了送礼物的人喜悦吗?

 

他这么想着,又将手中的发簪收回了袖子里。

 

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想送出去了,就算送出去,她也不会如这般高兴吧。

 

毕竟不是那个人送的。

 

于是这么一放就放了一个多月,他多次想要把发簪给她,却终究开不了口,时间越久越是没有理由。

 

宗三每每看见他手里拿着发簪发呆,总免不得说上几句。

 

他也不会反驳,只是沉默的听着。

 

就如同在听她诉说对那个人的爱意的时候一样。

 

 

前院里喧闹了起来,他知道是远征队回来了,那么也该是吃晚饭的时间了。

 

他站起了身,慢悠悠的向广间走过去,刚过了桥却又停了下来。

 

那个说着要去准备晚餐的少女,正坐在缘廊上,垂着头哭泣。

 

他的脚步转了一个方向,走到了她的身旁。

 

“江.....江,雪!”她听见响动慌张的抬头一看,被他吓了一跳,她哭得嗓子都哑了,说话还打着嗝,让江雪很想伸手摸摸她的头。

 

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回过神来,自己正在轻柔的抚摸着她的长发。

 

他被自己的动作吓了一跳,刚想收回手,却听见她说了一句话。

 

她说,江雪真的很温柔啊。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傍晚的霞光照在了她的眼眸里,他在那里看见了自己身影。

 

“你不会嘲笑我的小心思,更不会告诉别人,还会安慰我。”

 

她像是溺水的人抓住稻草一般,眼里泛起了水光。

 

“可是我现在好难过,能不能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她用着询问的语气,但是却没有期待江雪能够回答自己,她知道江雪一向只会听她说那些烦恼抑郁,却不会给她任何意见。

 

但是他却开口了。

 

“存在于此的我们不过是虚假之物,您应当放下妄念。”

 

“可是......可是......放下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情啊。”

 

“既然放不下,那么何不去尝试呢。”江雪垂眸看着手腕上的佛珠,一颗一颗的转动着。

 

她颓废的捂着脸,“我怕失败呀,失败之后就不能和现在一样了吧。”

 

“不会失败的。”他加快了转动佛珠的速度,轻声说:“我听与鹤丸国永的同个房间的莺丸说过,鹤丸国永应当是爱慕您的。”

 

“真的吗?”少女语气有点飘飘然,似乎不敢相信。

 

“不敢欺骗您。”

 

少女自然是相信他的,只是一时难以置信,抱着脑袋消化了一会儿,给了江雪一个熊抱。

 

“我要去拿出准备好久的道具!今晚就去告白!”

 

她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却匆忙的转身离开,只留给他一个远去的背影。

 

他看着她离去的方向,闭上了眼睛,声音轻的融入了风里。

 

“不可说。”

 

审神者和鹤丸国永成为了一对闪瞎人的情侣,这让本丸的不少刀悔恨的捶胸顿足,恨不得凌迟那只鸟。

不过宗三左文字的关注点却是,自从审神者宣布恋情之后,兄长就换了发型。

那头如同瀑布一样的长发被他简单的挽起,用他常对着发呆的那根发簪固定。

 

宗三在夜中起床时好奇的拿起打量过,那根簪子就如同外表一样朴实无华,只是对着月光时隐隐可以看见里面似乎刻了两个字。

 

莲华。

 

江雪左文字是一位尽职的倾听者。

 

沉默寡言,看透尘世,精通佛理。

 

没有比他更适合倾听的人了。

他只是不擅长诉说。















——————————————————

主要是写江雪的心理变化,虽然没明写,但是应该能看出来他的纠结和挣扎吧.....吧......吧(ㄒ-ㄒ)

恩,这是给我们家江雪的祭品。

还想写鹤丸和女审视角下的这段感情,估计前半段会是狗血漫天,后半段基本就是秀恩爱了。

评论(14)
热度(239)
© 红豆莲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