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爱过。
永久退圈,只发日常博文,欢迎取关
★岁月无虞,来日可期★
一个单纯的喻吹
※世事浮沉,唯爱他一事永恒

⚡精神洁癖重度患者
👿我是恶魔
⚡婉拒腐向/转载/ky(评论里提腐的一律拉黑不谢,bg癌晚期患者)
✨不接角色/写手生贺


——世界上最棒的cp@暮汐
——头像+封面:@秦七柒7
——公众号【相思酒家】

  红豆莲生  

青雨微云

1*仍旧是修罗场,隐约有后宫的意味,可能有r,苏苏苏+ooc+文笔渣,短篇。
2*与孑然妒火不是一个本丸,这个本丸的婶婶有名字(很少出现),有具体设定,无聊了才拿出来溜溜。排遣考前压力用。
3*实在不知道起什么名字了,干脆把小裙子的名字拿来用了,表白草叔家和其他lo婶。

———————————————————————

满级的一队成员们一边在缘廊上悠闲的喝茶,一边盯着远处自家审神者,她正在结成第二部队,给他们分配出阵任务。

“啊呀啊呀,我们多久没出阵了?看着那个场面,手痒了呢。”三日月盘腿坐着,眯着眼睛喝了口茶。

“我们不过两日未出阵罢了。”数珠丸难得的搭了腔。

一期一振跪坐的端端正正,收回了一直注视着二队中几位弟弟们的视线,“三日月殿那么向往战场吗?”

“哈哈哈,那倒不是。”他抬手摸了摸光滑的下巴,想起审神者早上给他穿衣时,还笨拙的撞上了自己的下巴。“不过主人随二队出阵的时候,倒是有些寂寞呀。”

小狐丸吞下一块茶点,红色的眸子里堆满了戏谑,“只要三日月你好好完成主人分配下来的任务,估计就没这么多时间寂寞了。”

三日月不接话,他只是歪着头对小狐丸露出了个微笑。

嘛,每次都消极内番,然后看小姑娘气的要跳起来的模样,实在是他的私心。

一期不着痕迹的将话头引向一直沉默不语的两人,“说起来,江雪殿与太郎殿是不喜欢战斗的吧?”

“我并不厌恶战争。”太郎摇了摇头,“身为刀剑利刃,战斗该是职责,我心中迷惑并非是这。”

“那么江雪左文字当是讨厌战斗的吧,毕竟是高僧的刀刃。”三日月像是想起什么,又补了一句,“数珠丸恒次也是信奉佛法的吧。”

数珠丸点了点头,“的确是,但我等所钻研的佛理并非相同。”

见江雪一句话不说,眼睛却一直盯着远处的少女,小狐丸唇角上扬了些,红宝石般的眼珠子转了两圈,才开口道:“早便听主人为江雪殿不喜出阵担忧,几次想要换下他,但都因为其他人与我们练度差距放弃了。”

“我虽然不喜杀戮,但是出阵仍然会尽力战斗。”

“是嘛。”小狐丸扶住了身旁兄弟的肩,后者忍着嫌弃没有拍开他的手。“不过江雪殿出阵只寻找自己可让主人头疼了好久,她可以为你这是在赌气,对吧?三日月。”

三日月也不接话茬,只是笑了两声。

“说起来我们明明看见过几次鹤丸国永的身影,可是江雪殿都选择带回重刃呢。”一期一振也不嫌事大的参了一脚。

江雪猛地站了起来,攥紧了手里的佛珠,对其余五人微微颔首“接下来是礼佛的时间,我要前往佛堂,请恕我失礼了。”

剩下的五人也是心思剔透,闭上了为难人的嘴。

评论(3)
热度(177)
© 红豆莲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