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爱过。
永久退圈,只发日常博文,欢迎取关
★岁月无虞,来日可期★
一个单纯的喻吹
※世事浮沉,唯爱他一事永恒

⚡精神洁癖重度患者
👿我是恶魔
⚡婉拒腐向/转载/ky(评论里提腐的一律拉黑不谢,bg癌晚期患者)
✨不接角色/写手生贺


——世界上最棒的cp@暮汐
——头像+封面:@秦七柒7
——公众号【相思酒家】

  红豆莲生  

孑然妒火(五)

*其实想开车,但还是怂了呢╯▂╰
*一期戏份有点多,orz上一篇都快成他的个人篇了,控制控制,恩。
*下周更新会早或者是晚一点我也不知道,或者你们比较想看见谁?刀太多有点选择恐惧症。
————————————————————————

第一颗晶莹的雨珠从云端坠落,掉在了绿叶做成的缓冲垫上,弹跳几下,在“叮~”的一声中终于回归了家人们的怀抱。

审神者像是在那一瞬间想起了什么,放下了手中的笔。

“雨生百谷,已经是谷雨了嘛。”她抚摸着面前的帛卷,轻轻的微笑了。“已经和大家相遇一周年了,时间啊还真是快。”

不远处的一期恍然间想起了初次见到她时候,尚且还有些手足无措的新人审神者,带着如获至宝一般的笑容迎接她的第一位太刀。

而在他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他的心脏也在同时开始了跳动。

“咚!咚!咚!”的声响平稳而有力。

虚伪而又真实,让人分辨不清真心。

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爱而不得的距离让每个人饱受着痛苦,如果能得到的话,就不会再痛苦了吧。

不擅长于七情六欲的神明被人世间的感情渲染上了不同的颜色,谁都不曾例外。

“哒!哒!哒!”木屐踏在地板上发出了清亮的响声

脚步声?

一期的眉头微微一动,转头看去,来者是一身风尘仆仆的太郎太刀,他抿紧了嘴唇,无声的叹了口气,还是转身离开了这里。

房内听见响动的审神者从神游中回过神来,手下施了个简单的术将文件全部遮掩了起来。

“这个声音?是太郎吧!”

太郎站在门口,盯着方才一期所在的地方看了片刻,才轻轻“恩”了一声,弯腰走了进去。

“出阵辛苦了,送你的新鞋子还合脚吗?”

“谢谢您,很合适。”太郎坐在了她的对面,从袖中掏出了一份文件递给她,“这是方才送来的文件,我顺便带回来了。另外今日向敌方本营方向清扫了5里,没有检非违使的踪迹。”

“辛苦你们了,第一部队有谁受伤了吗?”

“劳您烦心,并没有。”

“那就好”她拆开信封,一边‘读’信一边对他说:“这次的文件还是那件事,希望我们能够达成与检非违使的合作,政府还是乐观了些。”

“在下也不认为能够和那些没有理智的家伙成为同伴,那些家伙经常耽误我们的行动,尤其是他们的枪兵,护甲每次都会受损,坐骑也跑不起来。”

审神者听着他话里的抱怨,“噗嗤”的笑了出来。

“太郎,你真是太可爱了,我只是在脑子里想象着你的脸说出这种话来,都觉得很可爱呀!”

“唔!可爱什么的……”太郎想要反驳,但是看见她脸上的笑容的时候,破坏气氛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了,他最终也只是欲盖弥彰的抬起袖子遮住了自己已经泛红的脸,虽然谁也看不见。

“呀,太郎的心跳变快了!”审神者像是发现什么秘密一样挪动身子凑近了太郎,耳朵准确的贴在了他的胸膛上。

“主……”他心里想要躲开,但是身体却诚实无比的拒绝了大脑下达的指令,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的脑袋贴在自己怀里。

接着他鬼使神差的伸出了手,拥住了怀里与自己相比过于瘦小的身体。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呢?

太郎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他的嘴巴过于笨拙,无法如同青江莺丸他们对她说出缠绵悱恻的情话。

但是他知道,怀里的人,大概是那种就算是要将自己重铸也好磨短也好,都希望她能够将自己拿在手中挥舞的人。

过于重要,所以格外珍视。

审神者被太郎紧紧的抱着,整个人像是嵌入了他的身体里,她张了张口,想要让他松手,最终也没有说话。

在这里的大概并非什么天上的神刀太郎太刀,而是属于她的,在普通不过的太郎太刀,普通的如同人,笨拙的男人。

时间一下子被拉长了。

谁都不说话,谁也没有任何动作,只有浅浅的,被抑制了的呼吸声。

直到审神者的一声嘤咛打破了这样的时光。

“唔啊……有点……奇怪……”

她抓住了自己的衣领,身体里面似乎有股热流在游走,心口的地方酥麻麻的,还有点空落落的,皮肤表面还传来细密的痒感。

“怎么了?”太郎看着她脸上迅速浮起的红晕,将她放在了自己的臂弯里,握住了她紧揪着衣服的手,“是觉得热了吗?”

“啊……不是热……就是……”

他感觉自己一颗心都被吊了起来,紧张的问:“那是怎么了?”

“是……”

“大将!”

“大将!”

两声呼唤打断了她的话,太郎看向门口,一位正撑着门框喘着气,另一位也撑着膝盖,看上去相当的累。而来者正是粟田口家的两位短刀:药研藤四郎和信浓藤四郎。

药研撑着膝盖喘了两口气,立马走到了太郎面前,伸手要将审神者搬到自己怀里,却没想到遭到了阻拦。

“主君现在并不舒服。”太郎用手挡住了药研,脸上的表情严肃又防备。

像是看守胜利品的野兽。药研不禁这样想,但是他也并没有退让,即使是这样一副身体,他的气场从来不输给任何人。

“所以我要为大将检查身体。”

太郎仍然不动,药研也坚持不放下手臂,气氛一下子变得尴尬又充满火药味。

信浓摸着头发走了过来,笑着打圆场,“嘛,嘛,都别这样,大将的身体要紧,对吧太郎桑,药研毕竟也算是专业的嘛,让他看看大将的状况吧。”

太郎还是没有说话,但是表情松动了不少,他低头看了眼审神者额头滑下的汗珠,怜爱的抬手擦去,然后把她交给了药研。

药研努力压抑着心里多少有的几分不快,手指灵巧的解开了审神者的衣服,还没看见什么,就又被按住了。

“你干什么!”太郎金色的眼睛里是不加掩饰的怒意,甚至比平日里真剑必杀是还要可怕几分。

“不懂吗?我这是在检查。”药研瞥了他一眼,“看不下去的话,可以出去。”

“……”

看太郎不在说话,药研终于能静下心来了,他掀开她领口的衣服,抚摸着锁骨处冒出来的一片红色斑点,甚至更多,一直向下延伸着。

他合上审神者的衣服,深吸了一口气,转过头和信浓交换了个眼神,“的确是杏露造成的。”

“杏露?”太郎皱着眉头看他,“何为杏露?”

信浓一脸无力的说:“杏露既是药研新研制的药品,可以使人身体无力,皮肤上出现红色痒斑,也是我从奥州带回来的特色茶水的名字。我将两种东西搞混了,将药研瓶子里的杏露放进了大将的茶里。”

“居然是毒药吗?!”太郎的表情更加严肃,“这时候应该联系狐之助,让它们派人来治疗。”

“这不是毒药,叫它们来着没有用的。”药研把一旁的抱枕垫在审神者的脑后,将她放平,起身往外走,“我现在就去调制解药,信浓,去找几个善于照顾人的来照顾大将。”

太郎也站了起来,眼睛盯着还在呻吟的审神者说:“我去吧,他才来没多久,不熟悉本丸的格局,会耽误时间吧。”

药研偏头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那么麻烦您了。”

评论(26)
热度(193)
© 红豆莲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