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爱过。
永久退圈,只发日常博文,欢迎取关
★岁月无虞,来日可期★
一个单纯的喻吹
※世事浮沉,唯爱他一事永恒

⚡精神洁癖重度患者
👿我是恶魔
⚡婉拒腐向/转载/ky(评论里提腐的一律拉黑不谢,bg癌晚期患者)
✨不接角色/写手生贺


——世界上最棒的cp@暮汐
——头像+封面:@秦七柒7
——公众号【相思酒家】

  红豆莲生  

孑然妒火(三)

1*乙女向全刀男修罗场 ooc不可避免。
2*迟来了好久的更新,有R15成分。

空气有些沉重,审神者虽然看不见,但是却相当敏感的感受到此时的气氛压的人喘不过气来,甚至她感觉自己能嗅到弥漫在空气中的火药味。

而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狮子王的刀架在鹤丸国永的肩上,光亮锋利的刀刃抵在对方颈间,稍不留神就会在那几乎病态的白色上添上一抹殷红。

金色的发遮住了他的表情,只能听见从嗓子里发出如猛兽发怒一般的低吼。

“最后问你一次,你到底做了什么!”

鹤丸还是一副浑不在意的样子,丝毫没有受到威胁,对于狮子王的厉声质问恍若未闻,抖了抖手中皱巴巴的衣服,帮她披上。

“狮子你冷静,我们……”她忽的顿住‘什么也没做’这五个字怎么也说不出口。毕竟就算看不见她也知道此时自己颈边那些如同花瓣一样的吻痕仍旧鲜艳。

思及此,又想到昨天半夜与鹤丸之间的纠缠,也不自然的红了脸。

狮子王哪里不知道她难以启齿的是什么,看着她羞涩的模样,又想到自己来叫她起床时看见的景象,心里的愤怒一波一波的吞噬着他的理智。

手中的太刀高高扬起,锐利的刀划破了凝重的空气,发出了破空之声。

“狮子王!”她的脸色瞬间苍白,支起了身子,当在了刀的轨迹。

“主上……”狮子王看着她的动作,挥起的手臂也停住了,银灰色的眼眸暗了下去,似乎笼了一层雾霭,让人看不真切他的情绪。

“不管你相不相信,但是我们之间的确没有发生什么。”她顿了顿,斟酌着不会刺激到他的用词“狮子,我希望你不要把这件事情说出去。”

“这是命令?”

这个问题问得她一时哑然,不知道怎么回答,因为她自接任以来从未对他们命令过什么,如今竟然要为了这种事情而命令他。

可是如果被其他人知道了……她还如何以审神者的身份自居?其他付丧神又还会听从自己的命令吗?她没有那个自信。

“如果你认为是的话。”

“……是。”

狮子王沉默的将漆黑的太刀收回刀鞘,利落的转身离开这间昏暗的居室,合上门的瞬间,习惯性的想要埋进鵺柔软的毛发遮挡自己脸上的表情,然而低头才想起自己为了早起叫醒审神者,忘记把鵺给带上了。

那时候藏在心口的微甜雀跃,此刻看起来真是讽刺又凄凉。

他长舒了一口气,掩去表情,挺直腰背离开。

狮子王离开了,然而室内的气氛并没有缓和多少。以审神者为中心形成的低气压让鹤丸也不禁收敛了些。

“昨天……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从今天开始,你调入三队。”

“啧,主人意外的无情啊……不论对我还是对狮子王。”他的声音此时听起来格外懒散,像是勾人的柔荑在有一下没一下的挠人心扉。

“……”

她平时脸上温和的笑容全数褪下,冰冷的目光像是比刀剑还要锋利的刺向他。

不得不说,这副模样看起来更加合称审神者这个称谓啊,鹤丸如是想。

但是也更加可爱了。

他想起昨夜唇舌缠绵间她双暇通红眼眸水润的模样,又觉得果然那副样子才是他最中意的。

昨夜也并未发生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是他一时被次郎太刀拉着喝多了点酒,然后又一时兴起,想出了一个不错的“惊吓计划”,便趁着夜色和月光敲定施行了。

闯入她居室的过程顺利的一塌糊涂,完全没有受到阻碍,他一边感叹着她天真不知男人的可怕,一边反手给她关上了门。

只是稍稍发泄一下心里的不满而已,他是这么告诉自己的,毕竟这几日可被那些不讲理的家伙威胁了好几次。

虽然每次她都会用一副严厉的模样教训他们,转过头来对自己无微不至,还是让他觉得心里微妙的不爽。

可是当视线落到她的睡容时,手中粘着朱砂的笔却怎么也落不下去了,信誓旦旦要作弄那些家伙的心思也一下子消散了。

反而是……多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或许是月色太过撩人,洒在她的脸上更衬得面白如雪。他低下头,脸贴着她的脸,酥麻感慢慢的从那相贴的肌肤初蔓延。

他心底突然有一种满足感——这样相似的白,看起来就像是融为一体了吧。

在意识被迷惑间,他突然对上了一双眼睛。

琥珀色的,就像真的琥珀一样,他能看见沉溺于其中的,被蜜色紧紧包裹着的自己。

眼睛的主人从睡梦中苏醒,神智逐渐清醒,张开了泛白的唇想要呼喊。

糟糕!不能让她把那些家伙引过来,现在这副样子被那些恶狼看见了,估计自己会被他们拖过去强行刀解的连玉钢都不剩!

于是动作先于思考。

等鹤丸反映过来的时候,他已经下意识的堵住了她的声音。

唇与唇相贴带来的触感让他一愣,而他身下的少女震惊的已经失去了思考能力和动作。

鹤丸那张白的晃眼的脸上突然染上了绯红色,身子稍微动了动,但随之而来的是细微摩擦带来的令人神昏智迷的酥麻感。

这个感觉……

他不禁又轻轻碰了一下。

只是这一下,便如同烈火燎原。

明明是从没有做过的事情,顶多也仅是还身为刀器时怀着好奇的心思远远观察过。但是两两相触之后却如本能一样开始攻城掠地。

刀也有人的本能吗?他理智濒临沉迷之时问她。

身为人类的少女在喘息之间丧失了言语的能力,没有给他回答。

那就姑且当做有吧。

他顺从感觉吻过她的眉间,掠夺她的呼吸,然后慢慢下移,在她的颈间和锁骨处点下红梅。

他喘息着撑起身体,俯视她染上桃色的脸。余光看见被他扔在一边的毛笔,上面的朱砂滴染在了雪白的被褥上,就和她一样。

他咬着手套褪下,将手伸进她凌乱的寝衣里,毫无阻隔的感受着她的温度。忘情的游移在纤细的腰侧。

“唔!”

带着哭腔的喘息声像是在压抑着什么,他抬头看她,却被她嘴角的红色镇住了动作。

怎么会变成这样?

鹤丸低头看了看她被自己折腾的掀起到胸部的寝衣,还有裸露的皮肤上那点点红痕。

这个真是……被吓到了,鹤丸闭了闭眼睛,无声的叹了一口气。自己竟然失控了。

“对不起,”鹤丸伸出手顶开她紧紧咬住嘴唇的牙齿,拇指轻轻抹掉溢出的血液,“天亮之后随您处置,现在就好好睡吧。”

他帮她理了理衣服,然后起身到墙边倚着坐下,开始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的背影看,脑子里也不知道究竟想些什么。

而被一系列突发事件弄得脑子空白,智商下线的审神者,感受着那道炽热的目光,很想对天咆哮——这TM让我怎么睡?!

当然对于从小修身养性,性情和善的审神者来说,这也只能是想想罢了,说是绝对说不出口的。

于是一人一刀都睁着眼睛在无法点破的尴尬气氛中熬着夜。

直到担任今日近侍的狮子王充满朝气的声音打破了一室的沉寂。

收起思绪,他看着审神者熟练的打理好一切,拉开门走出去。

“鹤丸国永,你等会再出去,不要被其他人看见。”

“是。”

他看着门外她的身影越走越远,正打算起身也出去,门外又出现了另一个身影。

及腰的长发,娇小玲珑的身体,这是藤四郎家的那位乱藤四郎吧,看来得等她走了再出去。

可是乱藤四郎却没有如他所想的那样走过去,而是停在了门前。

来找她的?不对,乱藤四郎应该清楚审神者的习惯,她一向作息规律的可怕,这个时间应该是到大广间找她才对。

“鹤丸国永。”

乱藤四郎隔着门准确的喊出了他的名字。

“哦呀,被发现了啊。”鹤丸身体僵了一瞬,“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不挣扎一下?”

“输了就是输了,耍赖可不是我的风格呢,总有赢回来的时候。”

“挺干脆的嘛。”乱转了转蔚蓝的眼睛,可爱的脸上带着狡猾的笑,“你猜我是怎么知道是你的?”

“恩,谁知道呢。”鹤丸表示自己并不想猜。

“我昨晚可是看见喽。”

乱藤四郎得意的语气传进鹤丸的耳朵里,后者不由得孩子气的撇了撇嘴,短刀房间离着可不近,半夜还跑过来,显而易见的目的不纯。

“要是看到的是一期哥或者长谷部他们,会直接拔刀砍过去吧~”他顿了顿,“啊咧,我要不要告诉一期哥呢。”

“你想让大家都知道你晚上也打算夜袭审神者的话。”鹤丸满不在意的笑了。“虽然我不在意,但是主上知道了是你说出去的……会伤心吧。。”

“……呵。”

乱脸上的表情僵硬了一下,笑容褪了下去,长发遮掩下的面孔晦暗不明,对着门内的付丧神发出一声冷笑,转过身又笑靥如花的离开了。

他的这份心思让谁知道都可以,但是绝不能让审神者知道。只要她还不知道,他就可以继续毫无顾忌的靠近她,从她身上汲取温暖。

至于鹤丸国永,总有办法解决掉。

“啧,这是还打着‘借刀杀人’的算盘,居然连自己兄长也算计进去了。”门内的鹤丸做出一副被吓到的模样拍拍胸口。“果然这个本丸很危险啊。”

他转了转那双金瞳,摸着心口的跳动笑出了声。

“虽然付出的代价不小,不过这场游戏我已经先赢下一棋。”

“以她做奖品的游戏,现在我也不会认输了。”

评论(13)
热度(272)
© 红豆莲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