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爱过。
永久退圈,只发日常博文,欢迎取关
★岁月无虞,来日可期★
一个单纯的喻吹
※世事浮沉,唯爱他一事永恒

⚡精神洁癖重度患者
👿我是恶魔
⚡婉拒腐向/转载/ky(评论里提腐的一律拉黑不谢,bg癌晚期患者)
✨不接角色/写手生贺


——世界上最棒的cp@暮汐
——头像+封面:@秦七柒7
——公众号【相思酒家】

  红豆莲生  

孑然妒火(二)

1*乙女向    all婶(?) 刀男修罗场  

2*ooc会有会有会有

3*考完期中试来更新了,第一次用手机发文……恩,是的,我的登录帐号和密码统统被我忘了,浏览器清理缓存后就差点哭出来……

4*告诉我如果帐号找不回来,要换个号……姑娘们还会爱我吗!


————————


【他知道的,关于自己已沉溺于那个人的温柔,并且不愿挣脱的事实。


——一期一振。】


“主上,您不可以再喝了。”一期态度强硬的夺走审神者手中的酒杯,她今晚明显是被次郎还有日本号刻意灌酒了,已经有些喝醉的她难得孩子气了一回,整个人扑进了一期一振的怀里,伸出手抢夺自己的酒杯。


“今天高兴,何不让主上尽兴呢,一期一振。” 次郎半倚在桌缘看着他们的动作,衣衫因为喝酒喝的浑身燥热已经褪到腰间,手中拿着自己酒壶缓缓晃动着,带笑的艳丽面容上看不出一丝不快,但熟悉他的都知道,此时的他正因为被打扰计划所以心情很!不!愉!快!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做什么吗,”一期按住在怀里乱动的审神者,锐利的金眸带着寒意刺向次郎,“别忘了,你的兄长——太郎太刀也在这里,你以为他会让你胡来吗?”


听见兄长的名字,次郎的身体一僵,‘啧’了一声,黑着脸拎起酒壶离开了广间。


一期看着次郎离开的背影,叹了口气,低下头一看,脸上又忍不住滑落了几滴冷汗。


这边处理完了敌人,可这边最闹心的还在。


“一期……还给我……还没喝够呢!”


“主上,你不能喝了。”他扣住她不安分的手,又把酒杯拿的更高些,而导致她为了拿回自己的酒杯,只能贴着他的身体去抢,这样一来一去两人的身体已经等于零距离,加上她身形娇小,倒像是嵌入了他的身体里一般。


看着她近在眼前染着红霞的面容,一期感觉喉咙有些干渴,咽了口唾液,默默的把手扶在了她的腰上。仅仅是这样一个小动作,他就感觉藏在躯壳里的心脏喧嚣的不行,咚咚咚的心跳声震的他的耳朵都发疼。


已经无法快要压抑了。


她因为自己时常困于噩梦,而每日都会特意早起去房间叫醒他,把他从那无尽的大火中拯救出来开始,这份感情就已经失控了。


他近乎贪婪的享受着她这份独一无二的特殊对待。


明明知道她不会放弃,却还是一次又一次的说出“不必麻烦主上了,这样对大家来说并不公平。”这样的话,为的只是听见她说:“稍微宠爱一些我的近侍也是可以的吧。”


每次听见这句话,他都会感受到内心深处,因她而产生的浓郁到化不开的蜜。


她的手不知什么时候摸到了他的脸上,温热的手指划过一期一振隽秀的眉间。


“诶……鹤丸…啊……嗝……你终于来了……太高兴了!”


她浑然不知自己认错了人,喝醉后的声音软绵绵的,像是小猫在心口轻轻抓挠一样动人。


然而对于一期,这一爪子,已经将他抓的鲜血淋漓。


周身的空气瞬间冰冷了下来,像是被一支冰箭穿胸而过,贯穿了方才还鼓动不已的心脏,痛的他几乎难以呼吸。


一期撑起眼皮瞥了一眼远处被加州清光他们团团围住的鹤丸国永,强烈的恶意在眼底波涛汹涌。


「不甘心。」

「明明一直陪伴在您身边的,是我啊,您说过要宠爱的,也是我,只有我。」

「为什么现在不再看我了。」

「请更加宠爱我吧,即使要我付出任何代价。」


扶在她腰上的手掌下意识的用力收紧,像是回应自己心底越发浓烈的想要禁锢所爱之人的期望一般。


审神者吃痛的皱起了眉,一双盲眼也溢出了点点泪花。


而一直注意着这边状况的药研,立刻皱着眉头从短刀堆里抽身走了过来,手里还端着黑乎乎的汤药。


“一期哥,放开大将,她觉得很痛。”他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镜片随着角度的变换,反射出一道冰冷的光。“我已经准备了醒酒汤,大将喝下之后我来负责送她回房休息。”


“至于一期哥,你现在最好也回去冷静冷静吧。”


一期一愣片刻,看着审神者已经痛的涨红了脸,才犹如被惊醒一样满脸懊悔的放开了手,方才眼底杀意也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然后轻轻地将她放到了药研怀里。“被弟弟教训了啊,真是难看呢,对不起药研。”


“这句对不起应该给大将才对哦,一期哥。”药研将醒酒汤放到她的嘴边,看见她把那当做酒一口气喝了个光,然后又苦着一张脸的可怜兮兮的模样,也忍不住露出了些许笑意。


“那么我先送大将回去了”说着药研把怀里的审神者打横抱了起来,虽说他只是短刀,但是常年在战场上浴血,他力气也不容小觑,起码抱起一个纤细柔弱的女子还是轻而易举的。


“恩。”


他朝仍然热闹的里间看了一眼,“还有,麻烦一期哥告诉那些家伙不要太过分,要是明天早上大将看不见鹤丸国永,大概会很难过的。”


一期眼中情绪翻涌一瞬,又被他用温和的表象遮掩。“我知道了。”


药研抱着她走在檐廊上,刻意的放慢了自己的步伐。


慢一点,再慢一点。


如果时间静止,他想要抱着她一直走下去,即使她永远这样沉睡着都好。


他药研藤四郎,是一把短刀。但是原不属于刀剑能拥有的、那名为“爱”的感情,从与她相遇开始就埋藏在心底,坚定又清晰。


喂了醒酒汤,但是似乎还没有起效,不过她倒是已经安静了不少。不能否认,他心里多少是有些遗憾的——她喝醉后的样子和平时温柔内敛的模样比起来更加容易亲近。


“明明只是一个稚龄的人类,却让我们甘愿沉沦于您的温柔……”他空出一只手拨动她额前的碎发,低下头虔诚的将吻印在她的额头。“不过是您的话,也并不奇怪呢。”


“药研藤四郎。”


药研猛然抬头,伸手护住怀里的审神者,另一只手快速握住了刀柄,摆出了一副戒备的样子。


‘糟糕,因为和大将在一起就掉意轻心了!’


然而前方那月光之下的,并非是敌人,而是莺丸。


“莺丸殿下还是不要这样吓人的好。”药研松了一口气把短刀归鞘,眯着眼睛打量着扰人心情的太刀男士。


身边放了茶杯,上面还悠悠的冒着热气,看来是刚刚沏好,不过也是,他一向离不开茶。


“哈哈,我一直坐在这儿,怎么成了吓人了呢?”他端起茶杯浅浅品了一口,露出了一副心满意足的表情,却突然间话锋一转,“再说了,如果没做什么亏心事,又怎么会被吓到。”


“莺丸殿下是什么意思?”药研面色也沉了下来。


“我能有什么意思呢?”莺丸不紧不慢的反问了回去,但也并不指望他回答,就搁那慢悠悠的喝着茶。


看他这副模样,药研眉间的川字越来越清晰,在他快要没有耐心和莺丸在耗下去的时候,莺丸终于起身了。


他的动作优雅,一如平安时期风流倜傥的贵族公子,加之岁月赋予他的沉稳与静雅,这通身气度常常让三日月那样名列天下五剑的名剑也自愧弗如。


看着莺丸一步步的接近,药研本想移步避开,身体一时之间却怎么也动不了,只能看着他伸手扯起怀中已经堕入梦中少女的一缕长发。


莺丸低下头轻轻亲吻了手中柔顺的长发,明明是稍显孟浪的举动,由他做出来,倒像是一位温润如玉的公子忍耐不住对心爱之人的爱意,一时的情难自禁。


他直起身子,爱怜的抚了抚她的头顶,虽然是对药研说话,眼睛却始终落在审神者的脸上,“我只不过觉着天凉,还是早些送主上回房的好,尤其是今夜还喝了酒,晚上要多加床被子,不能让她受着寒气。”


药研抿紧了唇角,调动全身力气才挣脱了莺丸的气场,他向一旁撤了一步,避开他继续他未完成的职责,只不过这一次,他的步伐快了不少。


“不劳您费心,我不会让大将着凉。”


莺丸长长的睫毛垂下,遮住了一双好看的茶色双眸,对着药研离去的背影轻轻摇了摇头,唇齿之间落下的叹息声轻的听不见。


却不知道究竟是为谁而叹。


——


审神者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倒是没有受凉,只不过是差点被身上压着的14床厚厚的棉被给压的喘不过气晕死过去。


当然这个可怕的战绩当然不光是药研一人所为,至于药研离开之后又有谁去了审神者的房间,做了什么事,也没人知道。


评论(40)
热度(337)
© 红豆莲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