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爱过。
永久退圈,只发日常博文,欢迎取关
★岁月无虞,来日可期★
一个单纯的喻吹
※世事浮沉,唯爱他一事永恒

⚡精神洁癖重度患者
👿我是恶魔
⚡婉拒腐向/转载/ky(评论里提腐的一律拉黑不谢,bg癌晚期患者)
✨不接角色/写手生贺


——世界上最棒的cp@暮汐
——头像+封面:@秦七柒7
——公众号【相思酒家】

  红豆莲生  

孑然妒火 (一)

  • 起名废....乙女正常向(?)全体刀男修罗场的新坑

  • 这次没有神展开!就是写写这个本丸每天争风吃醋的后宫男子们!

  • 有ooc 有ooc 有ooc 重要的话说三遍,因为‘妒’大家都比较黑。

  • 审神者私设是——盲人(没错看我,这就是所谓的眼不见心不烦。)

  • 最后最重要的是!更新会很慢很慢很慢很慢很慢.......


——————————————正文↓


“鹤丸国永,欢迎回家!”



温柔的,充满活力的声音在他耳边萦绕。


‘家?’

 

他想他是没有这样东西的。

 

虽然不想理会,但是沉眠的日子太过寂寞无聊,他已经很久没有听过人类的声音了,而且这声音如同细流,似乎无孔不入,一个劲的往他身体里钻,牵引着他睁开双眼。


‘既然这样,那就请多给我些惊喜吧。’


他不再抗拒那股温暖的力量,顺着它的指引睁开了双眼。

 

刺眼的阳光让他一时无法看清眼前,只能听见一个女性的声音。

 

女......子?


“你终于肯出来了!烛台切!大俱利!你们这下就到齐了呢!”

鹤丸国永倒是没有想到看见的是一个年岁不大的小姑娘,她穿着一身样式怪异的巫女服,有着一头乌黑顺滑的长发,转头对着一旁的烛台切、大俱利说话时眯着眼睛,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随着她动作荡起的发丝也犹如微澜的水。

‘是个小女孩吗?这可真是被吓到了……不过也挺有趣的。’他用手虚掩住脸,浅浅的勾起了唇角。

 

“鹤丸是什么颜色呢?大俱利说自己是黑色,烛台切告诉我他是火金色,鹤丸.....鹤,会是白色吗?”

 

“是白色。”大俱利快速简洁的回答了本该由鹤丸回答的问题,说完之后看了眼正饶有兴趣看着自己的鹤丸,突然感觉刚刚像是自己多话了一样不悦的皱了皱眉头。

 

“果然是白色!那是哪里是白色呢?头发?眼.......”


“主上不是为鹤丸国永准备了欢迎会吗?一期一振他们应该布置好了在广间等候多时了吧。”歌仙突然打断了一副还打算准备继续说下去样子的审神者。后者愣了片刻,她的耳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像是在不好意思自己方才的聒噪。

“啊,不好意思,失礼了,一下子问了这么多问题。”她收起了表情,对着他所在的方向带着歉意的微微一笑。

“哈哈,没关系,我已经确实收到了惊喜。”鹤丸摆着手对上她的眼睛,动作一滞。

这个小姑娘,他的新主人,有一双琥珀一样的,阳光照在上面会发出耀眼光芒的眼眸。

但是这双眼睛,却无法看见光明。

她是个盲人。

“鹤丸?”

“啊?恩?”

“怎么就突然发起了呆?好啦我们去广间吧!”她伸手拉起鹤丸的手,正准备带他过去,一旁的烛台切看见她的动作,眼神一暗,突然上前按住她的肩膀,不着痕迹的用身体隔开两人。

 

“主上,请让我来带鹤丸去吧,您这身衣服可不太合适,先回屋整理好仪容再过去吧。”

她想了片刻,才意识到自己现在应该是还穿着内番服,而且刚刚因为注入了大量灵力来唤醒鹤丸国永而精疲力尽流了不少汗,不用细想也知道是副什么模样。

 

“那就交给你们了。”她轻轻颔首,对烛台切身后鹤丸所在的方向晃了晃手,“鹤丸就和烛台切他们先去吧,今天可是为你准备的欢迎会呢,不用太拘束。”

 

“是,主上。”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再想到烛台切刚刚的动作,鹤丸的眼中划过一丝兴味。

 

‘果然很有趣呢’

 

她换衣服的时间向来很长,审神者的繁琐服饰对于一个盲人来说,穿起来实在不轻松,当然本丸复杂的建筑结构也让她吃过不少苦头。不过好在灵力这种东西她现在能掌握的不错,常常用来感应周围的事物,可以算是充当她半个眼睛了。

 

等她整理了仪容换好了衣服出去的时候,她隐约能感觉到天色暗了下来,约莫已经过了不少时间了吧。

 

‘鹤丸能和大家相处的好吗?’她是抱着这样的担心走入广间的。

 

但是事实证明她的担心是多余的。

 

“呦!主上!”

 

她前脚刚踏进广间,鹤丸就突然出现在她面前,把毫无防备的她吓了一跳,整个人后退了好几步,而且还没站稳倒进了身后的太郎怀里。

 

“是鹤丸啊......吓了我一跳。”她拍了拍胸口,从太郎怀里直起身子,身后的太郎撑着她站了起来,她又退开几步离开了他身边,太郎看着她脸上那副无奈又带着纵容的表情,垂在身侧的手不自觉的握紧了。

 

“嘛,不过这么有活力证明和大家相处的很愉快,这样就好。”

 

鹤丸倒也没有想到她会被吓成这样,刚想向她道歉,却被一旁的一期一振打断了。

 

“鹤丸国永,虽然主上并不怪罪你,但是希望你下次别再做出这种惊吓到主人的举动了。”

 

他说的话相当正常公式化,语气也很恭敬,但是这个眼神可就不那么友好了。

 

‘是觉得这样主上就不会察觉吧。’

 

他了然一笑,蜜金的眼眸中染上了蠢蠢欲动的兴意,“啊,这可真是不好意思,下次可不会再吓唬主上了。”

 

“好了,好了,本身就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情,是一期你太严肃了。”她站了出来,试探的朝鹤丸的方向摸索过去,鹤丸看见她的动作不动声色的将手凑近她,让她握住了自己的手。

 

“好了,走吧,大家都入席吧。”

 

“啧!”一期看着鹤丸和审神者离开的背影,还有他刻意转头留下地挑衅的目光,手掌蓦然握紧。

 

“怎么,又开始焦躁了?”三日月端着酒杯慢悠悠地走到他身边,“对于这种事你倒是依旧这么不安呢,之前的小狐丸、明石国行他们来的时候也是一样的嘛,主上总是更加关爱新刀,作为主上的刀剑应该早都习惯了才对,哈哈哈。”


他眯着眼睛弯唇笑着,抬头看向门外的月亮,皎洁的月光笼罩着万物却又似乎带着不可靠近的冷傲,一如他眼底的那轮残月。

 

身侧的男子没有回答他,屋内仍然喧嚣着:

 

—“主上!请转过脸来。”

 

—“哈哈哈哈,鹤丸你对主上做了什么啊!对不起主上,我...哈哈哈!”

 

—“鹤丸?快点帮我摘下来。”

 

—“哈哈哈哈,主上这样可是可爱极了呦。”

 

 

“虽然今夜的月光的确是刺眼过头了呢。”

 

欢迎会,从来不会有多平静,这是这座本丸大家心照不宣的事情。

 

不管是次郎太刀不停的笑着劝酒、被短刀们围着央求讲可怕的怪谈、加州清光热情的邀请一起打扮,还是有些付丧神直白且带着令人不寒而栗敌意的目光也好,总之这个本丸的一切,绝对不是和表面那样和谐、其乐融融。

 

明石国行卧在地上打了个哈欠,一副困得不行的模样,但是那半阖的眼睛下,却是比任何人都要清明。

 

“每一个家伙可都不好惹啊。”

 

“明石是想要提醒新来的家伙吗?”萤丸坐在他身边,两条白嫩嫩的小腿来回晃动着,因为靠的比较近,自然听得到他半叹息似的话。“这可不行哦,不符合游戏规则呢。”

 

“霸占主上温柔的家伙啊,一定要受到惩罚。”

 

“真是残酷的游戏。”明石翻了个身,干脆呈大字型躺在了地上,“或者该说,真是残酷的审神者?”

 

“嘘——”萤丸对他比了一个禁止的手势,晶亮的眼睛让人有种那里面有萤火虫在飞舞的错觉。“说主上的坏话是禁止的,就算是明石,也只能原谅你这一次哟。”



【温柔地】


——————————

(不知道何年何月的待续君)

评论(25)
热度(412)
© 红豆莲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