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爱过。
永久退圈,只发日常博文,欢迎取关
★岁月无虞,来日可期★
一个单纯的喻吹
※世事浮沉,唯爱他一事永恒

⚡精神洁癖重度患者
👿我是恶魔
⚡婉拒腐向/转载/ky(评论里提腐的一律拉黑不谢,bg癌晚期患者)
✨不接角色/写手生贺


——世界上最棒的cp@暮汐
——头像+封面:@秦七柒7
——公众号【相思酒家】

  红豆莲生  

将爱未言 安定X婶 (点文)

  • 350fo的点文磨磨蹭蹭终于写完了

  •  @二次镜像 ,久等了!(_(:зゝ∠)_可能写的不太好)

  • 审神者不是爱睡觉!是因为不眠不休处理公务太累了才会困!←这点要说清楚,因为婶婶亲妈并没有婶婶嗜睡的设定,剧情需要加上了

  • 【意外的算是给安定发块糖?毕竟隔壁的他刚领了便当(X)】

————————————————————————↓


“又在这种地方睡着了嘛。”身为近侍的大和守安定看着趴在桌案前睡着了的审神者,原本早上才帮她整整齐齐扎好的马尾又乱了,碎发凌乱的贴在了脸上。他忍不住伸出手将碎发拨开,露出少女姣好的脸庞。

 

仅仅只是看着她,心口就涌满了那种令他不知所措的感情——身为刀剑所未曾拥有的,来源于心脏的强烈跳动。

 

但是面对迟钝的少女,这份甜蜜夹杂着酸涩的苦恼无法诉之于口。

 

安定用手比划了一下桌面上堆着的文件,又心疼她的辛苦又无奈于少女的懒惰。“明明都熬了两天两夜处理了,竟然还有这么多文件......真是没办法,这些交给我吧。”他叹了口气,伸手轻轻的抱起了她,走到床边又轻柔的放下她,给她盖上被子,仔细的将被角压了进去。

 

安顿好了自家的审神者,他又转身回到桌前投入了与文件之间的战斗中。

 

精神高度集中的时候,时间往往过得很快。转眼间,下午那懒洋洋的阳光也早早的下班回家休息了。

 

桌面上高高堆起的文件也被安定处理好了,他把文件分成了两堆,一堆是可以直接上交的,另外一堆则是需要审神者重申的或者签字的。

 

他坐在桌案前伸了个懒腰,撑着头看着还在睡梦中的审神者。

 

“还没醒吗?已经睡了一个下午了,晚饭之前应该会醒来吧。”像是想起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他轻笑了一声,“说起来,大将真是像只猫呢。”

 

“安......定?”少女刚从睡梦中醒来,嗓音还有些沙哑,但是在他听起来,就像是幼猫在撒娇一样。

 

“醒了吗大将?”

 

“大概吧。”她揉了揉眼睛,掀开了被子,“阿嚏!”

 

脱离了温暖的被窝,突然袭来的冷空气让她猛地打了个喷嚏。

 

“有点冷了诶,嘿嘿。”在男生——虽然是付丧神面前打喷嚏,让她很不好意思的揉了揉鼻子。

 

“?”肩上突然一重,她讶然的看着安定把那条从不离身的围巾绕在了自己颈项间。

 

“还请您保护好自己的身体。”

 

好严肃的语气......端木抚茶看着安定皱起的眉峰,和盛满担忧的晶蓝的双眸,突然想起了关于他的那些历史——她曾多次为之哭泣过的过往。

 

“放心!我一定不会有事的!我身体好着呢!”她突然摆出一副什么事都没问题的样子拍了拍安定的肩膀,倒让对方有些哭笑不得。

 

想起了加州清光因为她这幅大大咧咧的性格,每每在她这里‘撞到墙’时侯的表情,他就忍不住笑出了声,不过转念一想想自己.....

 

“啊~别愁眉苦脸了!我们去吃饭!”端木抚茶突然抱住安定的一只手臂,拖着他走向餐厅。

 

恰巧在餐厅门口遇见了还穿着内番服的加州清光,看他湿漉漉的双手,大抵是刚刚做完畑当番吧。不对,端木抚茶想了想,但是记得今天的畑当番是五虎退和博多才对。

 

“呀,主上终于出来了吗?”清光打断了她的思绪,若无其事的把手上的水渍擦去。“大和守你这家伙可是霸占了主上一整天了啊。”

 

“霸占大将?哪有这种说法,再说了,就算真用的上这个词,霸占大将的也是那些恼人的文件吧。”

 

“切,你要是不乐意的话我倒是很乐意做回近侍一职的。”

 

“啊~那还是不必了,近侍这种小事情,还是我来就好。”

 

空气中逐渐迷茫开来的火药味在两人周身展开了不可见的修罗场,话语之间的针锋相对连路过歌仙都忍不住侧目。

 

然而端木抚茶仍旧是这其中的例外。

 

“该无视的地方无视该注意的地方会注意。”——她总这么说自己,然而显然,恋爱这种麻烦的事情,在她的世界里连窗户都没打开一扇,更别提特别注意了。

 

“我好饿啊!我先去吃饭了啊!你们慢慢聊吧。”

 

是时候到烛台切出场了,总是好好好先生性格(?)的烛台切担任调停一职,来缓和紧张的气氛,这种工作既要温和含蓄又要带点强硬,委实也不是一件轻松的活,然而除了烛台切,本丸也没有其他刀人能够胜任此职了。

 

“还不吃饭吗?饭可要凉了,浪费粮食可是一点也不帅气啊,我可不会原谅你们的。”

 

安定和清光恶狠狠地对视了一眼,顺着烛台切给的台阶也就下去了。

 

身为近侍,安定很自然的坐在了审神者的左边,夹菜的时候还不忘记给她夹些蔬菜为她平衡饮食;身为前任近侍,清光也相当自然的坐在了审神者的右边,身体轻轻地半倚着她。

 

“清光?如果你喝醉了会怎么样呢?”

 

“恩?”清光正给她夹菜,被她突然抛出来的问题给问住了,筷子上的菜也掉到了桌面上,看着她脸上那种与平日的傻笑完全不同的意味不明得笑容时,他就知道了——主上肯定又想到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了,并且很想要知道答案。

 

“灌醉他如何?”安定适时的拿过了次郎的酒壶递给她。“大将是想要知道他的酒品对吧。”

 

看见端木抚茶用力的点了点头,清光摆出一副颇有破釜沉舟气势的表情来,一把抢过安定手中的酒壶大口的喝了下去。

 

一瓶、两瓶、三瓶、四........诶?倒了?

 

她看着趴在地上呼呼大睡的清光,再看看一旁的三个空瓶子,有些失望的咂咂嘴,“嘛.....酒量竟然还不如我啊,而且喝醉了居然就睡着了,有点无聊啊~我还是睡觉去了。”

 

安定跟在她后面走了出去,丢给了还趴在地上清光一个幸灾乐祸的眼神。可惜他睡着了,不过也幸好清光睡着了,不然又要展开一场不流血的言语战斗。

 

“大将走错方向了,没沐浴之前不可以睡觉哦,想要偷懒也不可以。”安定按住端木抚茶的肩膀强迫她停住步伐,将她身体扳了一个九十度把她推了进去然后迅速关上了门。“我会在门外守着的,大将有什么需要可以叫我。”

 

听见屋里传来了一声闷闷不乐的“知道啦”,他又忍不住笑了。

 

然而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

 

门板的另一侧,布料的摩擦声,衣物的落地声,和哗啦哗啦的水声,清晰的传入他的耳朵里。

 

几乎是无法控制的,即使无法看到,他还是控制不住的想象着里间的景色——少女轻轻的脱下那由自己每天早上为她亲手穿上的羽织,散下自己帮她扎起的长发,迈着纤细光滑的腿跨入冒着热气的水池中.....

 

“啪嗒!”

 

鲜红色的液体滴落到了地上,惊醒了他的‘美梦’。安定头疼的捂着自己的鼻子,瞥了门一眼叹了口气,快步离开先去清理自己。

 

出血量比他预想中还要多,最麻烦的是衣服上还沾到了,为了不让她发现异样,安定还特意回房间换了一件衣服,这样一来,倒是花费了不少时间。

 

“这么久,大将应该都已经洗好了吧。”

 

虽然这么想着,但是由于端木抚茶那副大大咧咧的个性,他还是不太放心,决定回去看一看,万一她要是在水池里睡着了怎么办,人类不似刀剑,会生病的吧。

 

洗浴室的灯还亮着。

 

果然。他敲了敲门,“大将,醒醒,不可以在这种地方睡着啊。”

 

没有回音。

 

安定皱起了眉峰,又加大了点力度。“大将?你在吗?”

 

还是没有回音。

 

‘是出去忘记关灯了吗?’他叹了口气,拉开了门。

 

然而入眼的白皙肌肤让他的呼吸都停滞了几拍。

 

“啊!那个!大将我现在就......”他慌乱的移开眼睛打算退出去,但是视线却不由自主的扫到了她肩头的伤痕,在白皙的皮肤上出现的褐色伤口显得格外的狰狞。

 

他的瞳孔一缩,轻轻的走了过去。

 

审神者趴在石阶的边缘上,半个身子露出水面,长长的头发随着水波的荡漾摆动着,像是美人鱼的尾巴,他蹲下了身子靠近她,那均匀的呼吸和身体微弱的起伏都体现出她仅仅只是睡着了而已。

 

确定她没有什么生命危险之后他也并没有松一口气,而是伸出了手,拨开了遮挡在背部的头发。

 

嫩粉色的伤痕数量并不多,但是看着这伤痕狰狞的模样就能知道,这个伤口一定很深。他细细的抚摸着她背后的伤口,全无旖旎的念头,剩下的只有怜惜。

 

“虽然不知道这些伤口是怎么来的,但是只要有我在,就不会再让您受伤。”

 

“唔?安定?我又睡着了?”少女打了个哈欠,“你说了什么吗?”

 

“恩,没有什么。既然醒了的话,那我还是先出去吧。”

 

“啊!快出去!!!”

 

拉上门,安定听着门内少女嘟嘟囔囔的声音看了看今夜的月亮,心里柔软成了一片。

 

“约定好了,我会保护您。”

 

“恩。”



评论(13)
热度(271)
© 红豆莲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