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爱过。
永久退圈,只发日常博文,欢迎取关
★岁月无虞,来日可期★
一个单纯的喻吹
※世事浮沉,唯爱他一事永恒

⚡精神洁癖重度患者
👿我是恶魔
⚡婉拒腐向/转载/ky(评论里提腐的一律拉黑不谢,bg癌晚期患者)
✨不接角色/写手生贺


——世界上最棒的cp@暮汐
——头像+封面:@秦七柒7
——公众号【相思酒家】

  红豆莲生  

鸩酒(完结)

  • 完结了......这样草草完结,果咩。

  • 开放性结局,最终还是无cp。

  • 其实大约是be占的比例多些(X)。


————————————————


安定手支撑着头看着一张写的密密麻麻名字与联系方式的纸,另一只手握住笔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桌面。

 

“你确定不接受他们的邀请?现在多份力量才更安全吧。”

 

他闻声看向面前的人,“烛台切,和溯时军合作,那无异于与虎谋皮,到时候我们两败俱伤,对他们而言可是大好时机。”

 

“也是,不过仅有这些人还是无法与政府较量的。”烛台切不着痕迹的向她房间的方向看了一眼,声音不自觉的压低了,“你压根就没想过要赢得这一场战斗吧。”

 

“恩?怎么会呢。”他举起手中的名单晃了晃,“这里的每个审神者的出战胜率都是99%,并且都因为政府的命令碎过刀剑,只要说服他们,又怎么会赢不了呢。”

 

烛台切低笑了一声,拿过名单扫了一眼,“那也要他们都能答应,毕竟审神者可不是每个都对于自己已经破碎的刀剑如此重视吧。而且你向来只能骗骗那些傻子,骗不了我。”

 

“......”

 

“好了,我去看看歌仙他们联系了多少位审神者。”他松了口不再逼问他,将手中的纸递给安定,“你的这个决定,我可是完全支持的。”

 

“支持......吗。”

 

他望着面前洒满房间灿烂的阳光,却对未来一词感受到了黑暗。

 

联系审神者这件事并不容易。起码选择独善其身的为绝大多数,剩下的有选择依靠政府有选择帮助他们,可惜后者人数刚刚够得到十位数。

 

即使如此,相比较歌仙烛台切他们忙不开交,安定倒是一副不慌不忙的样子,丝毫没有一丝担忧。

 

【船到桥头自然直】他似乎也是这么想的。

 

——————

 

被困已经第7日了。

 

大家的精神状态都相当不好,虽然每日的基本生活需求并没有受到限制,然而这样日复一日的监禁生活,定然是无法过的舒心的。

 

这其中,一期一振的精神状态是最差的,他的眼底因为长时间不去休息出现了浮肿和淤青。

 

当然,这种情况大家也都可以理解。

 

石切丸睁开眼,将本体放在身旁,“一期殿,这时候还是睡一觉比较好吧。”

 

“不.......”一期扯开了一个微笑,“让您担心了,实在抱歉。”

 

“那么过来吧,一期,”她拍了拍自己的大腿,“稍微闭目养神一会如何呢。”

 

“啊?”一期的脸上出现了红晕,“不不不,我在旁边休息就可以了!”

 

“哈哈哈!一期殿你这种反应真是哈哈哈!”鹤丸不厚道的笑了起来,伸出手肘捣了下她的肩膀,“主上也是意外的坏心眼。”

 

“鹤丸国永,你最好立马撤开,离主上100米远,否则我会让你......”

 

“呜哇!莺丸你好可怕。”

 

看着闹成一团的付丧神,她微微一笑。

 

石切丸转头看向那扇紧闭的门,低语着:“今日外面好像特别的安静啊。”


的确,今天外面似乎有些安静过头了。

 

不同于往日的那种沉默。

 

而是更加令人不安的,暴风雨来临前的寂静,空气里弥漫着的,是令人窒息的死亡的气息。

 

身为审神者,对这种不祥的气息,她再敏感不过了,很显然,身为御神刀的石切丸,也感受到了。

她的手指无意识地摩擦着光滑的杯壁,微微一顿,阖下了眼帘。

“约莫是时间到了。”

 

“说起来,好像今天连短刀也没有出声过吧,平常送饭的烛台切光忠也没有来。”

 

莺丸也停下脚步,皱起了眉头,“需要我出去看看吗?”

 

“恩。”

 

莺丸试着拉开门,然而门外随着他的动作响起的锁链声清晰的传入了每个人的耳朵里。

 

“打不开。”

 

“居然上锁了吗?”清光走了过去,拿出了自己的本体,打刀比之在场的所以刀种都要纤细,他尝试着将打刀塞到门缝之中,借由缝隙砍断外面的锁链。

 

“锵!”尖锐的铁器相撞声。

 

清光苦着脸收回了本体,像是共感一般揉了揉自己的额头,转头对他们一耸肩,“这不会是六花锁吧,这个硬度也太可怕了。”

 

“加州清光,你这样的太不谨慎了。”

 

“嘿嘿,下次会注意的......”


她沉默了,方才打刀与锁链碰撞的时候,她的脑中一瞬间闪过了许多画面与声音。

 

交错的刀光剑影,嘈杂的人声,让她在恍惚间有了一种不安的错觉。

那逆光而立的,浑身染着血色的身影,为什么会让她不安呢。

 

.......那是大和守安定啊。


明明这一切都是自己想要么?只要他们消失了的话……她就可以好好经营这个本丸了,这个属于她的本丸。

只要……只要……只要……

 

可是为什么要存在呢?这份躁动着的、喧嚣着的——情感。

“大和守安定这家伙,其实很蠢吧。”鹤丸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站了起来,用余光眼神意味不明的扫过她脸上露出的情绪。

“……”

“怎么会!那个家伙可聪明着呢,从前就是,不论什么事情其实心里都一清二楚。”

是啊,她喉中一哽,这么聪明的家伙,又怎么会不知道自己意图呢,她想要借由政府军除掉他们的事情。

 

从一开始就是,不论自己做什么,他都可以猜得到,这一次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她的想法呢。

 

身为审神者最失格的想法——谋杀付丧神。这样的行为,甚至可以称其为暗堕。

 

可笑吗?

 

她将他们判断为陷入暗堕边缘的付丧神,而她自己呢,也不过是个暗堕的审神者罢了。

 

被权力和力量诱惑着。

 

这样的她从里到外都是一个笑话。

 

然而他却纵容了这样的做法,一步一步,面带微笑的从容的走入了自己为他设下的死局。

 

【将死了】

 

“要怎么做......”才能挽回呢。

 

“恩?主上说了什么吗?”莺丸看着低着头的她,长发遮掩了她所有的表情,恍惚间似乎听见了她说了什么。

 

“要怎么做.......”已经知道错了,一切都是。

 

“什么怎么做?主上想要做什么吗?”

 

“打开门!”她突然抬起头,指着紧闭的门。“我要出去!”

 

“主上?!”

 

屋内的付丧神们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但是看着她严肃的表情并不像是在看玩笑,还是选择了遵从她的命令。

 

“怎么办?踹开可以吗?”

 

“鹤丸国永,你倒是踹一个给我看看啊。”

 

“这时候应该请石切丸来吧,大太刀劈开一个门的话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哈哈哈,你们是拆迁队吗?”

 

“......劈开。”她打断他们的讨论,下达了明确的指令。“石切丸,给我劈开它。”

 

石切丸悠悠站了起来,拔出了大太刀,摆出了攻击的姿势,“遵从主命。”

 

锋利的刀刃稳准狠的切开了拉门。一分为二的木门掉落在地上发出了巨大的声响,还带起来一阵灰尘。

 

仍旧是安静。

 

看守他们的短刀们并没有出现,应该说,任何人都没有出现。这么大的声响居然没有引来其他人。

 

一期走了出去,皱着眉头看着空无一人的院落,“......弟弟们不在吗?”

 

“好像是的。”莺丸也走了出去,突然停下了脚步,侧着耳朵听着什么。“外面似乎有什么声音。”

 

一期也仔细的听了听,垂在身侧的手不自觉的握紧了,“的确是有声音,但是听不清。”

 

其实那样的声音他们都再清楚不过了——那是战斗之时,兵器碰撞发出的声音。

 

“我出去看看。”她推开搀扶着自己的清光想要跑出去,却又被莺丸拉住,“莺丸?快放手,怎么了?”

 

“主上......不能出去,再等等。”他紧紧的锁着她的手,那双曾无数次给她安心感的莺色瞳里,隐隐带着乞求,“不要出去。”

 

为什么?

 

她问不出口。

 

她转头看向一期一振、加州清光、鹤丸国永、石切丸,然而他们都不自然的避开了她询问的视线。

 

气氛持续僵持着,空气似乎凝固住了,沉重的压在她的心上,让她喘不过气,一呼一吸之间发出来粗重的喘息声。

 

外面的打斗声似乎也渐渐平息了,一连串脚步声由远及近。

 

“审神者大人,您没事吧!”

 

“......”

 

“暗堕的刀剑和反叛者都被清除了,请不要担心,您没事了。”

 

“........”

 

“虽然本丸有所损伤,但是随后就会派遣人手帮您进行重建工作。”

 

她试着开口,但是自己的声音却出乎意料的平静,“大和守安定他们呢?”

 

“暗堕的刀剑吗?全部都已经碎刀了,您不会再有危险了。”

 

“大和守安定在哪里,告诉我。”

 

虽然有些奇怪她的执着,但是他还是如实的回答了,“在外面,我们的人正在清扫战场,是需要进行回收吗?”

 

“不。”

 

她摇了摇头,感觉有什么温热的液体从眼眶之中滑落出来,沉重的破碎在泥土中。她从他们的瞳孔之中看见了自己。

 

面无表情,却流着鲜红的泪水。

 

“这样就好。”

 

【人形生人心,人心生人欲,人欲毁人形。】

 

“究其根源,不过是欲望作怪。”狐之助甩了甩尾巴,跳上了房檐,“不过欲望有很多种,贪欲、情欲、权欲,无论是人也好,拥有了人形的刀剑也好,这样的宿命都是无法逃脱的吧。”

 

“所以才说。”女子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里格外的清晰

 

“真是可悲啊......”


评论(27)
热度(242)
© 红豆莲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