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爱过。
永久退圈,只发日常博文,欢迎取关
★岁月无虞,来日可期★
一个单纯的喻吹
※世事浮沉,唯爱他一事永恒

⚡精神洁癖重度患者
👿我是恶魔
⚡婉拒腐向/转载/ky(评论里提腐的一律拉黑不谢,bg癌晚期患者)
✨不接角色/写手生贺


——世界上最棒的cp@暮汐
——头像+封面:@秦七柒7
——公众号【相思酒家】

  红豆莲生  

鸩酒(八)

  • 暗黑本丸接手  女审  一切都是政府的锅

  • ooc必有

  • 结局倒计时?目测吧......

  • 语文老师说不认识我这个学生系列。


——————————————————


“啊,是大和守啊!好久不见呐!”


“是加州清光呢。”安定的目光触及在她身后的清光表情僵硬了一瞬而后加深了面容上令人胆寒的笑容,“的确是好久不见啊。”

 

“正好我们等下去单独叙叙旧吧。”

“那么你们的叙旧恐怕需要往后推了,大和守,你先看看这份通知。”莺丸将手中的信件递给他。

“通知?”安定翻转着手中白色的信封,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

这个传达着危险信号的眼神再熟悉不过了。

她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恰巧撞在鹤丸胸口,而后者轻轻握住了她有些颤抖的手,她深呼吸了一口气,看了眼身旁的付丧神们心中底气足了起来,抬头毫不退让的看着他。

安定手指无意识的磨瑟着纸张,也说不清楚心里究竟是什么滋味——她竟然已经可以在他动作之前接收通知了呢。

明明是被自己一直囚禁在笼中的少女,原以为她虽然会做出一些小动作也不过是徒劳的尝试罢了,没想到这个笼子早已无法再关住她。

她的身边越来越多依靠,而她也在与自己对立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远到即使自己纵马狂奔也无法触及她的心。

又能怪谁呢?在感受过她温热的体温之后害怕沉溺,是他自己亲手把她推开的。

是自己的活该。

他垂下晶蓝的眼睛掩去其中不可说的情绪,展开了掏出的信纸。

随着大脑接收那一个个组合起来的文字所表达的含义,他的手指也在收紧,纵使信纸的质量很好,却也生生被他捏破了。

 

“讨伐.......暗堕......”

最沉重的回忆在触及‘讨伐’二字时疯狂袭来,选择抛弃的过往被人狠狠撕开那份虚假的伪装,露出鲜血淋淋的内里,记忆中那个时哭时笑早已疯狂的女人自裁在他眼前,而那张面孔与她重合了。

几乎是瞬间便被击败。

“主……君”他没有力气抬头看她,甚至于连发声都很困难,声音变得喑哑,“您有什么安排吗。”

“我……”她犹豫着,心中因为这突如其来的一切而躁动不安,但是看见安定脱力一般的神态后,加之看见安定脱力一般的神态后,更加慌乱,“我也不清楚。”

鹤丸突然走到安定面前抽出了那封通知,仔细的看了看,“既然这个东西这么让主上为难的话,”他两手捏住了纸的边缘,轻轻一用力,“那就毁了它吧。”

“呲啦——”略微有些刺耳的声音响起,一时间所有人都被他这突兀的动作惊住,连制止都来不及。

一期首先反应过来,一个箭步冲过去拉住了他的领子,“鹤丸殿!那是政府下达的通知!上面都是附有灵力的,你这样贸然撕毁等于什么你知道吗!”

“我……”

“一期,放开鹤丸吧。”她叹了一口气,看着飘落到地面的破碎纸张反而安心了。“他这是在帮我们坚定决心啊。”

“主上?您打算与政府为敌?”莺丸转头看着她,还不清楚前因后果的他对主人此刻的态度觉得惊讶。

“不。”她退了一步放松身体靠在他怀里,话语也变得软绵,却意外有种斩钉截铁的意味“我只是想要活下去。”

安定垂眸看着地面,无人看见的眼中荡漾起温柔的光,但也只是转瞬即逝。

抬起头的他又伪装成了那副令她厌恶的模样。

“这件事情主君还是不要插手了。”安定弯下腰捡起碎纸塞进怀里,转头看着远处赶来的几人。“药研藤四郎说主君的身体很虚弱,还请您在房间好好休息,不要随便出门。”

“你在说什么!大和守安定!现在不是争权的时……”

“莺丸殿你们,”安定扫了一眼她身边个个对他怒目而视的付丧神,露出了轻蔑的笑容,慢悠悠的拔出了自己的本体。“还请在主君身边好好照顾啊。”

“……都住手。”她拦住他们,看着安定和已经赶到的小狐丸歌仙烛台切他们,心知现在是没有胜算的。看来即使将清光带回来,仍旧不能动摇他分毫,是自己失算了。

“我现在就回屋。”

“主上!”

“莺丸,别说了,我们回去吧。”

她迈开步伐,转身走了回去,他们也明白自己力量不足以同大和守安定他们相抗衡,只能转身跟着她离开。

鹤丸双手抱着头走在最后,脸上带着漫不经心的表情,金色的眼眸落在安定身上,划出怜悯波纹。

“真是痴人……”

不大不小的声音随风散去,最终不知落入谁的耳里,漾起一圈涟漪。

“痴……吗。”

————————
安定动作很快,不消半日就派人把她屋子周围看守起来。不过他派出的并非小狐丸他们,而是短刀们。

 

一期尝试着和他们交流。

 

“一期哥只要和大将一起乖乖呆着就好啦。”乱歪着头摆弄着自己的长发,“啊~还是大将的头发好看呢,好想割下来收藏啊。”

 

“乱!你在说什么!”

 

“一期哥想要教训我们吗?呜呜~”五虎退伸手抓住了药研的白色外袍,躲在他后面哭了起来。

 

“退对不起,不是的,我只.......”

 

五虎退抬起头来擦掉眼角的泪水,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却让一期浑身发冷。

 

“没关系啦,一期哥和大将犯了什么错我都会原谅你们的,只要让我惩罚就可以喽~”

 

显然是没有什么效用的交流。

 

早在小夜报告短刀们在监视自己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了,他们不同于这个本丸中的所有刀剑。

 

次郎狮子王他们不想在干涉任何出阵以外的事情是为了保护自己,安定他们是为了掌控权才做出这些事情,那么他们就仅仅只是为了——愉悦。

 

“一期,进来吧。”

 

听见她的呼唤,一期终于放弃,转身走进了屋子里。

“主上,弟弟们只是……”一期欲言又止,根本想不到什么能够说服自己弟弟们这么做的理由。

“没事的,”她接过莺丸泡好的茶,抿了一口,“不用愧疚,他们只是被安定利用了。”

“啊……是的。”一期应下这个他自己都无法相信的说法,知道她是在让自己安心,心里一片狼藉。

“主上,刚刚那茶如何?”

“很好喝,不知道是什么品种?”

“这是普洱。”

“是这个啊,石切丸,你也来品尝下吧,很能静心的茶呢。”

清光坐在门口看着他们一派悠闲,戳了戳身边不知道在摆弄什么的鹤丸,“,主上为什么这么平静,现在我们算是被囚禁了吧,而且大和守那家伙,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嘛,毕竟一切就快结束了,你也不用知道那些复杂的过往,只要知道一句话就行咯。”

清光凑近了些问:“哪句话?”

“船到桥头自然直。” 


——————————————————

_(:зゝ∠)_大家说看不懂什么的......可能是我的节奏比较乱,梳理一下情节需要的2个人物(?)好了。

前婶婶——与加州清光是情人,在其碎刀之后拒绝讨伐暗堕本丸而被进行催眠,由于灵力强大所以需要进行多次催眠,最终人格崩坏虐待刀剑,自杀。

政府——万恶之源XD,利益至上,对审神者秉持着物尽其用的态度,想要抹杀这个本丸的存在保护对前审神者所做的事情。

剧情走向一个奇妙的角度,然而最后结局已经成型了,这几天会努力码出来,然后会把全文放在一起进行整体修改。

_(:зゝ∠)_可是我是懒癌啊啊啊啊啊啊


评论(11)
热度(211)
© 红豆莲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