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爱过。
永久退圈,只发日常博文,欢迎取关
★岁月无虞,来日可期★
一个单纯的喻吹
※世事浮沉,唯爱他一事永恒

⚡精神洁癖重度患者
👿我是恶魔
⚡婉拒腐向/转载/ky(评论里提腐的一律拉黑不谢,bg癌晚期患者)
✨不接角色/写手生贺


——世界上最棒的cp@暮汐
——头像+封面:@秦七柒7
——公众号【相思酒家】

  红豆莲生  

鸩酒(六)

  • 暗黑本丸接手 女审 悬疑向

  • 暂且无cp

  • 久违的更新_(:зゝ∠)_对不起小天使们,高三比想象中还要累啊,字数有点少,果咩


——————————————————————————


宗三步伐散漫的走在小夜的前面,一副全然无防备的样子。

 

真的要这样吗?这样对自己的兄长真的好吗?小夜看着宗三高瘦的身影,心里有着难以言说的愧疚感。

 

可是这是主将的命令......而且这里的那四个家伙对这个本丸来说,是必须要解决的。

 

“小夜。”

 

没有等他纠结出个结果,地方就已经到了,宗三拿出了一串钥匙递给他。

 

“这把是仓库的钥匙,出来之后记得锁上门,”他看了眼一把有些褪色的银色钥匙,目光中带着若有若无的意味深长,“不该去的地方,不该动的东西,小夜可不要乱动哦,我知道小夜是个乖孩子。”

 

在他的目光之下,小夜的身体僵住了,低低的应了一声去打开仓库门,走进了仓库里装作在寻找什么东西,没有看宗三,但是耳朵却在留心听他的脚步声。

 

在确定完全听不见声音之后,他立马从仓库中出来锁好了门,朝审神者的房间跑去。

 

他警惕的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人之后,抬手轻轻敲了敲门“主将,是我。”

 

小夜的声音。

 

她起身将门打开,让他进来。

 

小夜连气也没来得及喘,立刻从怀里掏出钥匙递给她,“这里是全部的钥匙,您快去吧,速度要快,不然会被兄长发现的。”

 

“好,谢谢你了,小夜。”她伸手摸了摸小夜的头,知道现在不是夸赞他的时间,要抓紧时间完成计划才行,之后再好好奖励他吧。

 

前任审神者的房间,在整个本丸最阴暗的角落里,离大门是最远的地方。


该不该说那个人是自作自受呢,假如,她没有选择住在这个地方,而是现在自己住的靠近大门的地方,大概还来得及呼救吧。

 

不过死了也好,毕竟是个人格扭曲的人渣。

 

但是。

 

真的是人渣......吗?

 

她看着手上已经一把一把试过了的一大把钥匙,只剩下了一把。

 

银色的钥匙应该是被人长期使用或者磨瑟导致有些褪色。

 

她将钥匙插进锁中,轻轻一扭,沉重的锁落在了她的手心,同时压在了她的心上。

 

门打开了。

 

没有沾落一丝灰尘的房间,用具、被子、衣服都整齐的摆设着,甚至在书桌上,还有一支新鲜绽放的樱花如同还有人住似的,充满了生活的气息。

 

不对,这里,的的确确是有人在住着。

 

在混乱,惊慌,恐惧这些情绪主导她的大脑之前,她先一步控制住了自己。

 

毫无疑问,死人不可能复生。

 

那么是谁呢,怀念着那个死去了的审神者的付丧神。

 

 不仅仅是怀念,甚至是,深爱着她的。

 

 然而真的有人会爱上一个性格扭曲、不停折磨自己的变态吗?难不成刀剑也会有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吗。


还是

 

她现在所有知道的一切

 

都是虚假

 

快想想看,那时候,接待自己的狐之助都说过些什么?

 

【 “这个本丸的前任审神者啊,听说可是个心理有问题的,还喜欢写日记来记录怎么虐待刀剑的。”

 

 “对,她死了,听说是被自己的刀剑杀死的,啊,就是那个大和守安定啊,”

 

 “啧,也是活该。”

 

 “他们本丸的刀剑都对她恨之入骨呢。”

 

 “你要接手?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啊,那个本丸剩下的可都是些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了,徘徊在暗堕边缘,时之政府就等着有个契机派人清理了他们。” 】

 

听说。

 

听说。

 

听说来的话,都是没有办法证明的话,她竟然这么理所当然的相信了,再说了,狐之助就一定可以相信吗,他只是时之政府的代言人。

 

那么唯一可以信任的,只有当事人了。

 

付丧神们绝对不会对她说出实话,但是前任审神者却可以告诉她全部。

 

死人不能说话,但是她的日记却可以把一切娓娓道来。

 

她立马着手在屋里翻找了起来。

 

书桌上、枕头下、花瓶里、坐垫下面、挂画的后面、叠好的衣服里面,所有能够放下一个日记本的地方,通通没有。

 

怎么会没有?

 

她突然盯住了花瓶里放着的那一支樱花,很美,花是偏艳丽的粉色。

 

放在这个地方,是不是代表着,前任最喜欢的花就是它呢?

 

而没有记错的,这一种樱花,是霞樱,它有着治疗咳嗽、发热的功效,整个本丸里,只有西南方向种了一颗。

 

那里......

 

她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个画面,着这红白巫女服的女子,站在霞樱树下透过小小的窗户看着自己在意的那个付丧神。

 

而那个付丧神,有着如同樱花一样美丽的粉色的发。

 

是宗三左文字。

 

“已经猜到了吗?”

 

她的腿由于长时间的弯曲而酸疼,无法支撑她的身体站立,她干脆跪着转过了身体,看着他。

 

靠在门上的宗三左文字,他手上拿着一个本子,但是门外的光线让一直呆在这个阴暗房间里的她没法看清楚上面的字,但是毫无疑问,那个就是她想要找的日记本。

 

“你有什么疑惑吗?想要我帮你解开这些谜团吗?”

 

“是的”她相当坦白。“我有很多事情都想搞清楚。”

 

“这样啊,”他轻轻笑了起来,把手中的本子丢到了她怀里,“那就你自己好好看看吧,看完了之后,如果还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

 

“恩。”

 

当她低下头看清楚手里的日记本的时候,手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

 

整一个本子都被染上了暗红色,根本无法辨别原本的颜色,每一页纸上都在散发出刺激鼻腔与神经的铁锈味道,那是血液,人类的血液,前任审神者的血液。


沾染了这么多的血液,但是本子本身却没有破损,说明前任有可能是把它随身携带,又或者是正在写日记的时候被杀死的。

 

她打开了日记本。

 

【现在是3月10日........高兴.....喜欢....重伤....尤其是宗...文字.......感觉到了恋爱的滋味。】

【在.....告白了,......但是......可怕的眼神,想要死.....清光碎刀....三日月失踪....杀死他....莺丸也不说....怎么办....】

【救命...安定...哭....发疯了一样......宗三...不是.....我爱着他啊.....奇怪的感..背叛了我........】

【......安定...最后........】

 

不算薄的日记本里,那些用黑色墨汁写下的字体被晕开,许多内容已经看不清了,但是从剩下的只言片语中,她或多或少还是能感受到一些重要的信息。

 

她翻过了一面,瞳孔骤然紧缩,只有这一面上,字迹清晰,但是却很短,只有几行文字。

 

【5月1日,碎刀:加州清光,安定情绪又开始不稳定了,我很担忧,但是并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帮助他们,政府又下达了新的命令,我不知道该不该继续下去了,但是宗三,我不能放弃他,我想要和他在一起,一直一直。】

 

后面呢?!

 

她往后翻着,然而那一页似乎就是最后了,再往后都只是空白的。

 

差不多该明白了。


她无力的垂下了手,身体在不停的颤抖着,声音沙哑,她抬头目光紧紧的锁着宗三的面孔,被光线刺激而出的生理性泪水滑过了脸颊。

 

“宗三左文字......你现在可以告诉我这件事情背后的所有了吗?”


宗三越过她,拿起了桌子上的霞樱,把花瓣一瓣一瓣的扯了下来,眼睛看着它的时候却带着前所未有的温柔。


“当然可以。”




---------------------------------------------------

最终还是变成了悬疑_(:зゝ∠)_,越来越神展开了,我已经控制不住了。

还有上一章后面的问题,恩......答案是一期的确是完全洗白了,其实一期的等级就很明显了。

答对的小天使可以留言决定下一个出场人物或者点文了 @薄奚与猫 

评论(22)
热度(221)
© 红豆莲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