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爱过。
永久退圈,只发日常博文,欢迎取关
★岁月无虞,来日可期★
一个单纯的喻吹
※世事浮沉,唯爱他一事永恒

⚡精神洁癖重度患者
👿我是恶魔
⚡婉拒腐向/转载/ky(评论里提腐的一律拉黑不谢,bg癌晚期患者)
✨不接角色/写手生贺


——世界上最棒的cp@暮汐
——头像+封面:@秦七柒7
——公众号【相思酒家】

  红豆莲生  

鸩酒(五)

  • 暗黑本丸接手,女审。

  • 悬疑风(X)cp未定 私设多如poi

  • 本章让我们来讲讲审派的事情吧,婶婶真的不蠢的,你们相信我!(正经脸)

  • 在这里也说下,因为觉得为了赶剧情文写的越来越差了,可能影响到了小天使们的观看感受,所以下面可能更新速度要放慢一点,打算找回一点文笔,对不起(土下座


————————↓↓↓——————————

随着他们越来越靠近,第七人的面孔也越来越清晰。

 

鹤丸国永!

 

是四花之一的鹤丸国永!

 

她心脏狂跳,完全没有想到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可以见到第二把四花,况且对于她来说想要好刀是一件奢侈的事情,更别说现在是能多拥有一把刀就多一份助力的时期。

 

但是,转眼看见他身边的四个人,她顿时就冷静了下来。

 

现在兴奋可就太早了。

 

虽然鹤丸来到了这里,但是现在还不清楚他到底是敌是友,他们和他说了些什么,又或者是灌输了什么样的思想,她全部都不知道。

 

先走一步看一步好了。

 

一行人刚刚站定在她面前,小狐丸就脱离队伍走了过来,满脸焦躁的伸手将她拉进了自己的怀里,短刀们也似乎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都躲在了一期的后面。

 

他白色柔软的毛发磨蹭着她的脸,手紧紧的把她僵硬的身体拥在怀里,凑到颈边嗅着她的气味,脸上的神情也放松了不少。

 

“果然还是主上的味道才能让我安心。”

 

可恶!

 

莺丸、一期还有石切丸愤怒的看着小狐丸,手已经按住刀柄准备拔刀了。但是她一发现他们的动作,就立马用目光制止住他们的动作,在此期间还不忘对短刀们投去安抚的目光。

 

‘不能轻举妄动,现在大家还远不能和他们相抗衡,贸然动手就等于是以卵击石。’

 

三人不甘的放下了手,拳头在身侧攥的紧紧的,指甲几乎要刺破手心,如果目光也有杀伤力,毫无疑问小狐丸都可以被戳成筛子了。

 

小狐丸的红眸中带着轻蔑扫过他们,像是胜利者一样将她搂的更紧了。

 

歌仙一向对于小狐丸不符合他风雅宗旨的行为很不满,但是这次却出乎意料的没有用话语来嘲讽他,而是向后退了一步,让他们带回来的鹤丸国永站了出来。

 

“主君,我们给您带回来了一份大礼。”

 

鹤丸从容的走上前,似乎根本没有看见她与小狐丸亲密的姿态一样。

 

“唷,我是鹤丸国永。我这样突如其来的出现吓到了吗?”

 

“啊,的确有些吓到了。”

 

她带着勉强的笑容回应着他,心里却一直在打鼓。

 

看不出来鹤丸国永对自己的态度,他到底是善于伪装还是真的完全不在意?

 

还有他们这么的反常到底是为什么?太令人不安了。

 

这是一盘棋,而这场棋局在她不知道时候就已经开始了,由对方先手。

 

自己完全摸不清他们的想法,只能胡乱应对着,但是这种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将死的提心吊胆,实在是太糟糕了。

 

而鹤丸安静的站在那里接受她的审视,等待着她做出安排。

 

“鹤丸欢迎你,如你所见我现在不是很方便,所以就让莺丸带你去找你的房间吧,莺丸,麻烦你了。”

 

“是。”

 

莺丸领下命令走在鹤丸前面,而鹤丸双手抱在脑后悠闲的跟在他的后面。

 

看着莺丸带着鹤丸朝寝室那边走去,安定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躲在一期和在他身后的短刀们。

 

她心头一跳,不着痕迹的打量着安定的表情。

 

安定自然不可能没发现她的视线,转头对她若无其事的笑了笑,像是误以为她的眼神是在向他求救一样。

 

“小狐丸殿,还不放开主君吗?主君可是很困扰呢。”

 

小狐丸本想反驳,但是却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不情愿的松开了手。

 

“主君。”

 

安定抬手从袖子中拿出一只银质的发簪,上面有一只振翅欲飞的蝴蝶,尾部挂着透亮的红色宝石在阳光下耀耀生辉。

 

破茧的而出蝶,又怎么会不美丽呢。

 

他把她按进怀里,熟练的将她散落的长发绾了起来,然后又松开了她,上下打量了一会,露出了满意的神情。

 

“果然很适合您,要好好使用它呦。”

 

“啊,谢谢你。”

 

“那我们就去休息了,可是战斗了很长时间呢。”

 

“那么请务必好好休息。”

 

看着安定领着一队离开了,.她摸了摸脑后的华美的银发簪,心里的疑问更加深。

 

他的话里到底有什么含义了,还有这个发簪,真的只是这么一个普通的发簪吗?

 

不,怎么可能仅仅是这样,一定还有别的什么。

 

“主上。”

 

不等她继续深思下去,短刀们突然从一期身后跑了出来抱住了她的腰,打断了她的思考。

 

“小狐丸殿欺负您,我们不喜欢他,要去教训他吗。”

 

“诶?教训你们是做不到的啦”她撑着下巴想了想,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你们倒是可以帮我一个忙。”

 

他们似乎很感兴趣一样,眼睛亮亮的盯着她。

 

“什么样的忙呢?”

 

“取一件东西。”

 

——————

 

夜晚总是可以掩饰下许多不可以说的秘密。

 

黑暗的掩护下,莺丸又一次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她的房间里。

 

“今天没有人监视。”

 

“当然。”

 

她转过身看着窗外柔和却耀眼的月光,整个房间都被照的如此明亮。

 

“他们现在在忙活的是别的事情。”

 

“那么要让一期一振去吗?”

 

她转头对着莺丸莞尔一笑。

 

“那么你觉得一期一振会与他的弟弟们为敌吗?”

 

“不会。”

 

莺丸和她相视一笑,都已经心领神会。

 

“前代审神者的房间钥匙在宗三左文字的身上,虽然很出乎意料,但是这点是已经查清楚了的。现在想要接近他很困难,只有让小夜接近他,但是.....。”

 

“小夜的话不用担心,他虽然孤僻但是是非轻重还是清楚的,作为我的第一把刀,他还是非常可靠的。”

 

第一把刀?

 

他还以为小夜只是普通的帮手,没想到是主上的第一把刀。可是......莺丸看了看自己,如果记得没错的话,主上的第一把刀应该是自己才对啊。

 

大概是他脸上纠结的表情太过明显,审神者立马就明白他在想什么了。

 

“忘记告诉你了,其实小夜左文字一共有两位,一把是前代在死前锻造出来的最后一把刀,当时她灵力微弱不能维持新刀的形体,所以小夜变回了原型,另一把是我在接手本丸时在狐之助引导下由锻造出来,我将这两把刀调换了位置,再暗中召唤出了他,让安定他们以为那是前代的刀,所以毫无戒心。”

 

“原来是这样啊。”

 

莺丸终于理清小夜左文字对审神者忠心的原因,对于多了不会背叛的同伴,心里也放松不少,至少不用时刻提防着他反戈一击。

 

“还有关于鹤丸国永,白天我也旁敲侧击的问出了一些信息,但是仍然无法判断到底是敌是友。”

 

鹤丸?她马上想起了白日里那个穿着白色羽织的男子,他那一脸漫不经心的笑容还有一双洞察世事的眼睛。

 

“他啊,看来的确是个难以摸清的家伙呢。”

 

话音未落,她眼神突然锁在了门外晃动的影子上,心中一惊,马上和朝莺丸使了个眼色,看着他快速消失在后窗,锁好了窗户,然后才走到门前,猛地拉开了门。

 

“鹤丸国永?”

 

她意外的看见了抬着手像是正准备敲门的白衣男子,似乎也很意外门的突然打开,他一脸尴尬的样子放下了手。

 

“有什么事情吗?”

 

“啊,只是有点在意,”他大方的绕过她走进了房间里,随意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我还以为自己对您来说还是挺重要的,但是我发现,您似乎根本没有想要争取我帮助的意思啊。”

 

她转过身反手将门关上,用奇怪的眼神俯视着不请自来还理所当然的他,一脸的莫名其妙。

 

“你这是哪门子直球啊,每把刀对于我来说都很重要哦。”

 

又开始演戏了。

 

鹤丸看着她那一副‘我很单蠢’的样子,有些头疼。

 

有防备心是好事,但是她的戒心太重反而做起事情来只能被动的反击,才会导致现在她的处境这么困难。

 

该说她聪明还是愚笨呢。

 

“您判断石切丸并不适合知道一些阴暗的事情,所以或许除了莺丸之外,还可以试着依靠一下我。”

 

仅仅只是见过一面,他就看透了自己的想法吗?这个家伙太危险了。

 

她蹲了下来,平视着他,脸上的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

 

“我这么知道你有没有被他们灌输了什么呢,你有办法证明吗?”

 

“难道在您眼中我就这么愚蠢吗?”

 

鹤丸突然凑近她,亮金色的眼睛几乎占据了她全部的世界。

 

“我可不会随意听信别人的话,我只相信我自己看见的、所感受到的,我认为是真实的。”

 

她还是维持着原来的动作,一动不动,眼神里全是怀疑。

 

鹤丸猛地伸手将她头上的发簪拔了下来,当着她的面,拧动了上面的蝴蝶,只转了几圈,发簪尾部就被打开了,然后他又将簪尾倾斜。

 

深红近黑的液体,随着他的动作从那里流了出来,滴落在地板上,铁锈一样的气味在刺激这她的嗅觉。

 

“这是.......”

 

“他们的血液,因为在暗堕的边缘所以连血液也这么肮脏。”

 

徘徊在绝望之间的他们,又怎么可能不会堕落呢。

 

她盯着地上的血,想要用手触碰,却被鹤丸拉住了。

 

“不能碰。”他从怀里掏出了一朵正盛开的花,丢进了血里,只消瞬间花朵就枯萎,化为了粉尘。

 

“这是带着强烈执念的堕神之血,大和守安定把它装在银质的容器里,煞气会被压制,但是如果您长期佩戴,它会一点一点侵蚀您的身体,到最后将您同化,到那个时候就算是想要神隐您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甚至不需要您的真名。”

 

她后怕的看着鹤丸手里的银发簪,扶住胸口舒了一口气,再看着他的眼神就友善多了。

 

“那么就你所认为的,是我才是正确的一方?”

 

“不。”

 

他看着她印着月光的清澈琥珀色瞳孔,那里藏着一整个世界。

 

“我只忠于我的主上。”




————————答疑时间又来了——————————

1.关于小天使洗白,嘛,这个不能急的啦,咱们得慢慢来。

2.还是小天使们,他们年龄都不小,但是做出孩子的样子只是为了消减婶的戒备心啦。

3.关于婶婶,婶婶的性格一直在不断变化,出现前后连接不上的地方,这是因为婶婶是根据人来决定自己要扮演什么样的角色的。

4.还有就是目前全员都在演戏,对谁演戏或者演什么大家自己判断吧(我怎么觉得真的写成了悬疑篇啊......)

5.这章提到了一个很重要的事情,作为后面的铺垫,可以完全逆转形势。

最后还有一期,他到底是不是真的想要帮助婶婶,设置一个有奖竞猜,猜中+说出理由......(o_ _)ノ好像也没什么能奖励的,点文或者决定下个出场的人物好了❤


















————————————




还不走等什么!










(。﹏。)我只是想说一句



嘿!你们快看!人群当中莺丸的头发是绿色的!

(但是并没有定cp!)

评论(39)
热度(255)
© 红豆莲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