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爱过。
永久退圈,只发日常博文,欢迎取关
★岁月无虞,来日可期★
一个单纯的喻吹
※世事浮沉,唯爱他一事永恒

⚡精神洁癖重度患者
👿我是恶魔
⚡婉拒腐向/转载/ky(评论里提腐的一律拉黑不谢,bg癌晚期患者)
✨不接角色/写手生贺


——世界上最棒的cp@暮汐
——头像+封面:@秦七柒7
——公众号【相思酒家】

  红豆莲生  

鸩酒(四)

  • 暗黑本丸接手,女审

  • 赶出来了第四章,食用愉快❤

  • _(:зゝ∠)_这章不可怕也没有黑化哦



——————————↓↓↓


她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到了过去

 

那是一个美满幸福的家,有一对和睦恩爱的父母,还有一个聪慧开朗的孩子

 

“这是衍,以后就是你的哥哥了。”

 

男人笑着,满脸自豪一手揽着身边几乎和他一样高的男孩,一手牵着一个妆容浓艳的女子,轻而易举的踩碎了她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

 

“哈哈哈,是啊,衍儿比她还要聪明,简直就是天才!”

 

“为什么你比不上那个野孩子!为什么!”

 

“蠢货。”

 

——

 

啊,真是令人不想回忆的过去

 

她缓缓睁开了眼睛,隐隐有泪意的眼睛并不干涩,视物也很清晰。她轻轻动了下身体,肩膀处突然传来了刺骨的痛意

 

“唔......”

 

她转头看向衣领处,那里大开着,里面肩膀上被包扎好了的伤口又渗出了鲜红的血液。

 

哦,对了,自己之前被短刀扎伤了

 

“主上你醒了?”

 

一直守在她身边的莺丸和石切丸听见了声音,立马跑到床边,莺丸轻轻的扶起她,石切丸则是取了一个枕头垫在了她的身后。

 

“恩。”

 

她对他们露出了一个虚弱的笑容,然后看了看四周。

 

这并不是她的卧室,而是石切丸的房间。想想也是,之前在那个房间里发生了那种事情,她实在不想在呆在那里了。

 

“还好吗?有没有哪里疼?”

 

这是很熟悉的声音,但是语气之间带着从来没有过的担忧。

 

“一期?”

 

“恩。”

 

一期一振从角落中走了出来,嘴角紧紧的抿着,头发和衣服都很凌乱,脸上还带着淤青,像是被谁拳脚相加了,脸色很灰暗,精神状态也不是很好。

 

“我为弟弟们的过分举动道歉,我并没有想到你会受伤,”

 

他走到了她的面前,单膝跪了下去,双手捧着将手中的本体递给了她。

 

“你可以刀解我。”

 

她没有推辞,伸手接过太刀,将刀身转了角度拔出来一截,对着寒光闪闪的刀刃开始......整理头发。

 

“天啦,我脸上也有伤口!不知道会不会留疤啊。”

 

她手指点在被刀刺破划出的那一道不浅的伤口上,满脸的忧虑。而本体被她当做镜子的一期目瞪口呆的看着她的动作,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愣愣的回答她,“不会的,伤口很浅,应该很快就会好。”

 

“呼,那就好。”

 

她松了口气,把刀小心的插回刀鞘,握起了一期的手重新塞在了他的手里,对他扬起了微笑。

 

“还有,别在说什么刀解了,你的弟弟们可还依靠着你呢。”

 

“主上......”

 

一期没有想到她对于弟弟们的举动并不怪罪,甚至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不禁又想起那天晚上看见的身上染着鲜血昏过去的她。

 

真是个宽容的审神者。

 

愧疚、怜惜、感动......各种感情被打翻了混杂在一起,让他的心口更加酸涩。

 

“我没有阻止反而还......实在是对不起。”

 

“不,没关系的,我并不会怪他们,”

 

她明白一期所在意的什么,无外乎还是自己对他弟弟们的看法和态度,只要自己表现出对短刀们的芥蒂,恐怕他也不会对她忠心吧。

 

无论如何,一期一振真是个称职的好哥哥啊。

 

她伸出手像是安抚孩子似的轻抚着他浅蓝色的头发,手下柔顺的触感也让她的心更加柔软。

 

“是我想要温暖的对待他们,希望他们可以忘记不好的记忆,但是看来我做的还是不够好呢。”

 

“不,主上已经做的足够好了,而且您太过温柔了。”

 

石切丸立马否认她对于自己的评价,叹了一口气,转眼目光不善的看着一期。

 

“这一次若不是主上的努力,恐怕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一期一振你也心知肚明吧。”

 

“......是的。”

 

他心里当然清楚,暴走状况下的弟弟们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他抬起头认真的看着审神者的眼睛。

 

“所以您做出怎样的惩罚我都不会有任何怨言。”

 

他真是太正经了,忍不住让她想要逗逗一期。

 

“嗯....我想想啊。”

 

她假做思考的样子有模有样的摸着下巴,上下打量着他,感受到她的视线,一期的身体也因为紧张而僵硬了起来。

 

“这样好了!那就罚你帮助我吧,帮我让这座本丸重新走上正轨。”

 

一期讶然的凝视着她,从她的眼神中切实的感受得到,她并不是在说笑或者耍他,而是很诚

恳的在邀请他。

 

她向他伸出了手。

 

“来做我的帮手吧,一期一振。”

 

他看着她纤细柔软的手,没有任何力量,甚至不堪用力一握,一期将右手放在了她的手中,将其轻轻拢住。

 

但是却这么温暖。

 

“谨遵主命。”

 

总算是得到了一期的帮助,就等于距离目标又跨出了一大步,大约算是因祸得福吧,虽然过程并不顺利但是只要结果是好的就好了。

 

压在心头的石头轻了不少,她的心情也变得更好了。

 

“躺了这么久,我想出去呼吸呼吸新鲜空气了,能麻烦你们扶我一下吗?”

 

莺丸将她扶了起来,嘴里还在不断的念叨着,“也是,躺久了对身体不好,您活动活.......”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眼神直直的盯着她的胸口,脸上以可见的速度飘起了两朵红云。

 

“恩?怎么了?”

 

她有些奇怪的看向莺丸,不解的顺着他的视线看向了自己的身上。

 

睡衣宽松的领子大敞着,堪堪挂在她的肩头,虽然绕腋下绑了一圈,但是胸前的起伏完全遮挡不住。

 

她的脑袋一片空白,已经完全呆住了。

 

这......自己算是被看光了吗?

 

房间内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中,莺丸自知失态了,不自然的咳嗽了一声,偏过视线尽量不看她,


摸索着伸手帮她整理着衣服。

 

“啊啊,这个我自己来就行了。”

 

回过神的她立马按住了莺丸的手,用没有受伤的手迅速穿好了衣服,然后扫视着三个脸色通红的付丧神,试探性的问。

 

“我之前的伤是.....”

 

石切丸脸色更加红,身为御神刀的他很少有这么难以启齿的时候。

 

“之前帮您包、包扎的时候犹豫情况紧急,所以冒犯了您。”

 

“但、但是绝对没有看到什么不该看的......”

 

石切丸你这句话说得倒是不要说得这么没有底气啊!

 

好想哭,她在心里矫情了一会,仔细想一想也就宽心了。

 

反正整天被那四个恶魔抱在怀里都没这么羞耻,毕竟现在只不过是被自己一派的刀看了几眼而已,也不会掉块肉。

 

等等,这种消极的想法是怎么回事啊!

 

“算了算了.....莺丸你来扶我出去吧。”

 

长时间没有活动的身体毫无力气,脚底发软,要不是靠着莺丸的扶持,她一点也不怀疑自己要出门的话是不是要使用滚得方式。

 

见她身体还很虚弱,一期贴心的为她拉开了门。

 

但是不拉开不知道,这一拉开她还真是结结实实的吓了一跳。

 

药研、乱、五虎退、平野、前田还有秋田,这几把对她做出过那样过分事情的短刀,全部以土下座的姿势在她的门前。

 

听见门开启的声音,药研抬起了头,正好对上了她惊愕的表情。

 

“大将,对不起。”

 

他脸上带着悔意,诚恳的对她道歉。

 

“我们听见了,您对一期哥说的话,谢谢您能够原谅我们!”

 

五虎退也抬起头来,眼眶里的泪水在不停的打着转,泪眼汪汪的看着她。

 

“我是不是让大将讨厌了呢,道歉的话大将可以重新疼爱我吗?”

 

果然还是孩子啊。


无论犯了什么样的错误,只要摆出这样的姿态,她又怎么可能说的出任何责怪的话语呢。

 

“都起来吧。”

 

她走到了他们面前,轻轻的将他们拉了起来。

 

“我的愿望就是希望你们能够无忧无虑、天真活泼,一直做我的小天使啊。所以又怎么会因为这种事情就不疼爱你们呢。”

 

短刀们互相对视了一眼,突然一起猛地扑进了她的怀里,紧紧抱住她的腰身大哭了起来,而她被强大的冲力撞的差点站不稳,幸好身后的石切丸和莺丸稳稳的支撑住了她,才免去了她与地面的亲密接触机会。

 

她伸手揽住短刀们,然后和他们的哥哥交换了一个哭笑不得的眼神。

 

虽然发展很出乎意料,但是还是第一次。

 

第一次,她在这个本丸里,如此真实的感受到了名为幸福的情感,那种心中许久没有感受过的温度。

 

啊,果然,选择了这个本丸,并且一直没有放弃,真是太好了呢。

 

然而还没等她感性完,令她最恐惧的几个身影,就隐约的在向他们靠近。

 

第一部队远征结束。

 

安定的声音从不远的大门处传了过来。

 

“这么大的阵仗,是在欢迎我们回来?”

 

果然是他们。

 

但是......不对!

 

一、二、三、四、五、六、七

 

她默默的数着正在靠近的人影,一共七个,而不是六个。

 

第七人到底是谁?



to be continued


——————


【一期哥洗白了,然而小天使们的洗白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呢,⁄(⁄ ⁄•⁄ω⁄•⁄ ⁄)⁄我也不知道呦】


评论(58)
热度(269)
© 红豆莲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