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爱过。
永久退圈,只发日常博文,欢迎取关
★岁月无虞,来日可期★
一个单纯的喻吹
※世事浮沉,唯爱他一事永恒

⚡精神洁癖重度患者
👿我是恶魔
⚡婉拒腐向/转载/ky(评论里提腐的一律拉黑不谢,bg癌晚期患者)
✨不接角色/写手生贺


——世界上最棒的cp@暮汐
——头像+封面:@秦七柒7
——公众号【相思酒家】

  红豆莲生  

鸩酒(三)

  • 暗黑本丸接手,女审

  • 有ooc,私设多如poi

  • ❤谢谢看下去的小天使们!



——————————↓↓↓


“主上,弟弟们只是想要一个理由。”

 

他脸上表情寡淡,对她态度也一直都很疏远,此刻却显得格外强硬。

 

“还请您告诉他们。”

 

那双蜜金色的瞳丝毫没有她曾在别的一期一振眼中看到的温润,而是带着带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寒意和防备。

 

他在那里藏了一把利刃。

 

只要她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它判下死刑。

 

“是因为战力不足。”

 

她环视着一屋子里的二十五位付丧神,然后把目光定格在短刀们的身上。

 

“我认为现在本丸的战力还是不够的,我并不希望大家因为这个而受伤。”

 

“大将是真的这么想的吗?”

 

五虎退抓着她的衣角,仰着头用他水润的眼睛盯着她,这幅样子纯真可爱让她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发,对方也舒服的闭起了眼睛靠在她怀里。

 

“当然是。”

 

“那我们就相信大将好了!”

 

她与石切丸对视一眼,松了一口气,揽住了在她身边闹腾的短刀们。

 

靠坐在后方的安定眼中划过一丝了然,蓦然无声笑了起来,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但是让负责盯住他的莺丸觉得背脊发凉,他神色更加严肃,全神贯注的看着安定的一举一动,总觉得下一秒他就会做出什么。

 

安定感受到了他的视线,转头对他摊开了双手,一副无辜的样子。

 

“那么主君都这么说了。大家要‘好好’和石切丸殿相处才行啊。”

 

歌仙突然站了出来,拿着一直由他们自己安排的出阵安排点了几个名字。

 

“大和守安定、小狐丸、歌仙兼定、烛台切光忠、次郎太刀、小夜左文字,今天由我们进行远征,远征地点奥州。”

 

?!

 

听见这样的安排,她诧异抬起头看着歌仙,而他却异常的根本不看她。

 

很不对劲。

 

 

作为对她掌控欲最强的四把刀安定、小狐丸、歌仙、烛台切,他们都心照不宣,从来都不会安排他们四个人同时出阵,更遑论远征了。而现在他不仅安排他们同时远征,还是去耗时最长的奥州。

 

这么刻意的行为,到底是为什么呢?

 

安定听到自己的名字,站了起来拍了拍衣服,攥紧手中的本体与审神者擦肩而过,在她看不见的地方露出了可怕的笑容。

 

‘我的主君。’

 

‘游戏这才只是刚刚开始。’

 

‘让我们看看吧,你要什么时候才会投降呢。’

 

 ———————

 

最危险的四个人物已经去出阵了,按理说她应该可以喘口气。

 

但是不安的感觉一直萦绕在她心头,让她寝食不安,其是夜晚快要到来的时候,这种感觉在她心中越加躁动。

 

“主上,需要我和石切丸守在您身边吗?”

 

莺丸看着她眉间的也有些忧心。

 

“这样的话是不是稍微可以安心些?”

 

“不用了。”她摇了摇头,“这样你们就没法休息了。”

 

“毕竟他们也不在,其他人对我都不是很亲近,也不会有什么危险的,你们放心吧,快回去休息。”

 

石切丸和莺丸对视一眼,满脸无奈但心中却很暖。

 

看见他们两个已经回房休息了,她关上门也躺在了床上,由于前一夜本就没有睡好,起来之后又一直心事重重的,一沾到枕头就很快的就陷入了沉睡。

 

然后她做了一个梦。

 

她在梦中仿佛是坠入了深海,浑身无力的飘浮在海中,想要呼吸却没有办法张开嘴巴。

 

越来越强烈的窒息感。

 

好痛苦!

 

她拼命挣扎了起来,想要游向海面,却像是被某种软体的生物紧紧缠绕住了四肢,怎么也无法逃脱,拽着她向深不见底的黑暗堕落。

 

猛然惊醒。

 

她睁开了眼睛,然而眼前的情况却更让她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大将醒了?”

 

乱跨坐在她的腰上,手紧紧的捂着她的嘴,平日蔚蓝透亮的眼睛现在暗的仿佛飓风来前灰暗的天空。

 

发生了什么!

 

她转动着眼睛扫视着四周,发现自己的房间已经被短刀们占据了。

 

乱捂着她的嘴巴、五虎退和秋田分别按着她的手,平野和前田按住了她的腿,而药研则是靠在门上静静的看着她。

 

她的脑子一片空白,慌乱的摇着头。

 

“唔......”

 

“嘘,大将要安静。”

 

乱将手指放在了唇上,笑的可爱,手下的力量却越来越重,让她丝毫不怀疑下一秒自己就会被她闷死。

 

“大将想要说话的话可要安静一点,否则我们可是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的。”

 

她用力点了点头,药研便示意让乱放开了她的嘴巴。

 

好不容易得到自由之后,她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由于心急还被呛的连连咳嗽。

 

“咳咳!你们想要干什么!”

 

“啧,都说了声音不可以这么大。”

 

药研不悦的推了推眼镜,镜片的反光一瞬间晃了她的眼。

 

“当然是惩罚你呀,我们爱说谎的大将。”

 

“什么.......”

 

她想要支起身体,但是四肢全被他们牢牢的禁锢住了,动弹不得。

 

五虎退有些不高兴她乱动,用力攥紧了她的手,让她又是一声痛哼,他却一点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弄疼了她,俯下身子凑近她的耳边低语。

 

“对啊,大将是个骗子。”

 

他眨了眨湿润的大眼睛,看上去还是和白天一样的单纯无害,“所以我们都很生气哦。”

 

“呐,小老虎们不听话的时候,我会狠狠的惩罚他们,那么大将不听话,我也想要惩罚大将呢。”

 

他空出一只手抽出了自己腰间的刀,缓缓凑近她。

 

短刀越来越逼近。

 

5cm。

 

1cm。

 

5mm。

 

0

 

-1mm

 

锋利的刀尖轻易划破了她眼眶周围娇嫩的皮肤,鲜红色的血液顺着脸颊缓缓流下。

 

犹如泣血。

 

“大将简直太美了!”五虎退白净的脸上带着不正常的绯红,伸出了舌头轻轻舔去了本体前端的鲜血,然后再度将刀刃对准了她。

 

“我来让大将更加美丽吧!”

 

她的瞳孔剧烈收缩,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惊恐的看着他狠狠刺下的刀尖。

 

不要!

 

“主上?你没事吧?”

 

刺下来的短刀突然停下了,五虎退直起了身体,侧耳听着外面的动静。

 

得救了!是莺丸的声音!她激动的看向那扇紧紧闭着的门,莺丸离她的房间算是除去那四个家伙之外最近的了,看来是听见自己房间的动静来看看。

 

没有的得到回答,莺丸皱起了眉头,感觉情况有些不对,往前走了几步想要打开门。

 

“到此为止。”

 

一个人影从黑暗之中现出了身形。

 

挺拔的身体被军服紧紧包裹着,带着白色手套的手握着太刀,挡在了门前。

 

“不要再往前一步。”

 

是一期一振!她不可置信的转头对上了药研的目光。

 

他得意的笑着,深紫色的瞳孔在黑暗之中带着妖异之感。

 

莺丸看见了一期,心中一惊,也知道现在她肯定处境很危险,右手滑到了腰间握紧了自己的本体,厉声质问着一期。

 

“一期一振,你怎么在主上的寝室门口!”

 

“你不需要知道。”

 

“那你就让开!”

 

“不可能。”

 

一期缓缓拔出了刀,闪着寒光的刀尖直指莺丸。

 

门外气氛越来越紧张,即使她在房间里也能嗅到空气中火药味,即使这样,知道自己有了一个同伴的她还是安心了不少,总算能够镇定下来了。

 

她扫视了一圈,现在短刀们的注意力都在门外,压制在她身上的力量小了不少,她说不定可以挣脱,但是药研现在挡在门口。

 

必须想个办法。

 

她的目光落在了五虎退手中还握着的刀上,她猛地一个翻身,将乱掀了下去,趁着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左手立马抢过了五虎退的短刀,然后冲到了药研的面前想要推开他,但是却被他反手抓住了手腕。

 

“大将,你想要去哪?”乱揉着撞到了墙角的肩膀站了起来,慢慢的靠近她。

 

失败了?

 

不。

 

她的身体猛地向后一倒,连带着药研也倒在了她的身上,紧抓着她握刀的手由于冲击滑了下来,利刃狠狠的穿透了她的肩膀。

 

钻心刺骨的疼痛。

 

但是她没有功夫去在意自己的伤势了,用力推开了药研,捂着自己的肩膀猛地撞向门。

 

“咔。”

 

是断裂的声音。

 

“主上!”

 

莺丸满面焦急的冲了过来接住了她的身体。

 

“啊,安全了。”

 

她在昏迷的前一秒看见了今天晚上的月亮,很大很圆。

 

却是鲜红。


(to be continued)








———————下面是答疑———————————

1.首先是这个本丸原先是有很多刀的,但是原婶是个心理变态,喜欢虐待还有折断刀剑,所以当新婶接手的时候已经没有什么刀剑,现存的也都是黑的不能再黑。

2.黑的程度不一,等级越高的刀资历越老,也就越黑(薙刀和枪身体太大,短刀练级比较难,都是例外)。

3.婶婶只是个亚洲人,所以一下锻出爷爷还有四花什么的还是蛮有难度的。

4.就是黑化能不能洗白的问题,答案是看情况,黑的太厉害用漂白剂都没法洗白啊。

4.关于等级的问题

大和守安定(99)

烛台切光忠、歌仙兼定(85)

小狐丸、同田贯正国、宗三左文字(80)

岩融、蜻蛉切、陆奥守吉行、山姥切国広、御手杵(70)

一期一振、次郎太刀、骨喰藤四郎、狮子王、大俱利伽罗(40——60)

乱、药研、平野、前田、五虎退、秋田、小夜(20——40)

莺丸、石切丸(1)


(我知道我很罗嗦_(:зゝ∠)_大家食用愉快❤)



评论(39)
热度(280)
© 红豆莲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