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爱过。
永久退圈,只发日常博文,欢迎取关
★岁月无虞,来日可期★
一个单纯的喻吹
※世事浮沉,唯爱他一事永恒

⚡精神洁癖重度患者
👿我是恶魔
⚡婉拒腐向/转载/ky(评论里提腐的一律拉黑不谢,bg癌晚期患者)
✨不接角色/写手生贺


——世界上最棒的cp@暮汐
——头像+封面:@秦七柒7
——公众号【相思酒家】

  红豆莲生  

鸩酒(二)

暗黑本丸接手,女审。

纠结了一天还是凑够了字数发上来了_(:зゝ∠)_

日更什么的只是偶然!我不勤奋真的


——————

“......主君。”

 

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熟悉的令她恐惧。

 

“你在做什么。”

 

她僵硬的转过身体,“安定......你不是应该在远征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安定扯起嘴角嘲讽的笑了。

 

“为了回来给您一个惊喜我可是很拼命了,不过看起来似乎变成了惊吓啊。”

 

他又向前走了两步,月光透过不大的窗户将安定照的一清二楚,她这才注意到安定的身上满是伤痕,手上提着的本体,也还留着斑斑血迹。心头一跳,她顿时想到了在门口守着的莺丸和次郎。

 

“他们两个的话已经睡下了。”他轻易的看透了她的想法,说出的话也让人不寒而栗,“虽然是强制的。”

 

她很想冲到外面去看看他们的情况,但是毫无疑问,那样只会惹怒他。

 

作为现存最早的到达这个本丸的刀剑,大和守安定等级是他们当中最高的,曾经受到的伤害也是最深的。

 

前一任审神者多次在他面前将加州清光折断,刻意勾起他的痛苦回忆,还常常辱骂他最敬爱的主人——冲田总司。

 

所以他杀了她,那个前任审神者。

 

毫无疑问,安定是不可以惹怒的。

 

利害关系如此清楚,她干脆坐在了地上朝他招了招手。

 

“过来吧,我先帮你治疗。”

 

“竟然不责骂我吗?”他嘴里说着问句,脸上却丝毫没有讶异的神色,似乎早都预料到了一样。

 

顺从的走了过来,他脱下了自己的衣服,露出伤痕累累的身体,没有及时处理的伤口与衣服粘在了一起,脱下来的时候又将伤口扯开留下了血液。

 

她看着就觉得很痛,眉毛都揪在了一起,然而安定却丝毫没有反应,甚至还在笑。

 

她把手贴近了触目惊心的伤口,迟疑的问,“你.....不痛吗?”

 

“痛啊。”安定闭起了眼睛直接靠在她的身上,感受着治愈时流动在全身的暖意,“不过已经习惯了。”

 

习惯啊.......

 

这些家伙总能找准她的弱点,直白的将自己的疼痛与脆弱展示给她看,然而对她露出凶狠的獠牙。

 

太狡猾了。

 

“主君还记得,您刚来的时候吗?”

 

“记得.....”.并不算过去多久的事情。

 

“那时候无论我们做了很多很多过分的事情。”

 

“不论是无视您还是破坏您的所有物,您都仍旧温柔的对待我们,轻易的原谅了我们。”

 

“......”

 

“所以现在也可以原谅我们吗?”他睁开了眼睛,清澈透亮的蓝仿佛化作了海洋中的漩涡,将她吞噬,卷入深海。

 

“原谅我们的贪妄。”

 

他把头枕在她的颈窝,呼吸间细细密密气体喷在皮肤上,带起了异样的酥麻感。他葱白的手指抚上她的脸颊,食指磨瑟着眼角同自己一样的泪痣,犹如爱人之间那样亲密。

 

然而她的脑子里却是警铃大作。

 

几乎是立刻,她抓住了他的手,低声呵斥他,“安定。”

 

安定停下了手,看着面前的审神者,明明声音都在颤抖着,眼神却格外倔强。

 

脆弱同时坚强着。

 

就是这幅样子才让他轻易对她卸下了心防,轻易的让她走入了自己的世界,然后编织出一张密不透风的网,妄想将她永生囚禁于此。

 

这就是他的妄。

 

他笑着收回手,重新老实的坐好,朝她提出了第二个问题。

 

“呐,主君,假如来了另外一个我的话,我还是被爱着吗?”

 

“.......是的。”

 

“真高兴,我就把这当作真话好了。”他赤裸着上身站了起来,身上的伤口几乎愈合的差不多了,朝她伸出了手。

 

“那么就让我和您一起来欢迎吧,主君的新玩伴。”

 

玩伴。

 

她听得很清楚,他说的是玩伴。

 

在他们的眼里,无论来的是谁都没有办法干涉他们,也不给他机会去阻碍他们,甚至是她现在做出的这些反抗,在这些家伙看来,不过是小打小闹罢了。

 

他们根本没有放在眼里,因为觉得根本不具备任何威胁。

 

但是,她也是胜券在握。

 

假如知道了来的是谁的话,不知道他们会有什么样的表情呢。

 

身为审神者,大多都有着超出平常人的第六感,她自然也不例外,计时器上的数字越加减少,她就越能清晰的感应到锻造出来的是哪一把刀。

 

在治疗过程之中,随着时间的递减她就已经知道了,新刀是石切丸。

 

石切丸作为御神刀、三条家最年长的大太刀,纵使等级比不上其他人,但是那一身的气势也绝不是能被轻易压过的。

 

这简直是再好不过的结果。

 

0:00:00

 

她从锻造炉中取出了大太刀,耀眼的光芒之后,绿色衣袍的付丧神如预料中那般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我叫石切丸。你有治愈疾病的愿望吗?……诶呀,原来不是参拜者呀。”

尘埃落定。

 

这下一颗心也总算是放进了肚子里,她弯着眼睛握住了新伙伴的手。

 

“石切丸!欢迎……”

“啊,石切丸?……没想到来了个麻烦的家伙呢。”

 

安定刻意打断她的话,眼睛紧紧盯住她握着石切丸的手。

麻烦?石切丸看了看赤裸着上身似笑非笑的安定,又转眼看向脸上带着尴尬仍然拉着自己的审神者,心思几转之间,他敏锐的发现了异常之处。

这个地方……恐怕并不平静啊。

“主君,带我们的‘新伙伴’去他的房间吧。”

 

安定捡起来地上的衣物,慢悠悠的跨了出去。

 

“新的游戏开始了哦。” 

 

他的声音在深夜之中异常的清晰,毫无阻碍的传入她的耳朵里。

 

她的身体僵硬了一瞬,过了片刻才朝石切丸露出了抱歉的笑容,指着门外,“总而言之,还是先要请你帮个忙。”

 

石切丸作为大太刀,力气自然是不可小觑的,就算是扛着两个体重不轻的大男人也并没有丝毫疲惫的样子,不过他走起路来的速度......实在让她心情复杂。

 

不过借着这个空隙,她也把情况告诉了他。

 

“主上真是辛苦,”石切丸皱起了眉,“他们竟然对自己的主上保佑这样污秽的想法,实在是不洁,需要我为您做些什么吗?”

 

“我希望你能够保护我。”

 

仅仅是保护?似乎是意外于她的要求,石切丸有些诧异的看着她。

 

“我做下过不会抛弃他们的承诺,所以我不会离开这个本丸,即使是现在我仍然想要拯救他们,继续下去只会让他们错的更离谱,甚至有暗堕的可能。”她抬头对上石切丸的视线,“所以我需要力量去平衡,去限制他们。”

 

“我希望你可以。”

 

石切丸攥紧了手中的刀。

“尽吾所能。”

 

——————

 

一直聊到天空即白,她和石切丸才各自回了房间休息。

 

而等她快要中午的时候才起床,穿衣洗漱好,走入正厅的时候,她立刻就察觉到了这里剑拔弩张的气氛。

 

如果说夜晚时安定的话是争锋相对,白天则是真正暗流汹涌。

 

小狐丸打量着石切丸,明明见到兄长理应感到高兴,然而他的表情却是不悦的,而石切丸的面色也称不上好看。

 

“三条家的啊。”烛台切靠在门框上,眼神似有若无的瞥向了小狐丸。

 

小狐丸冲他咧开了一个危险的微笑。

 

“小狐折断刀可不少。”

 

烛台切却是不接他的挑衅的,直接将话题转移到她的身上。

 

“那么主上,你不需要对我们解释解释吗?”

 

“我......”

她刚想说些什么,五虎退就猛地扑进了她的怀里。

 

“大将,你不是说过只要有我们就足够了吗!”

 

“对啊,大将你也欺骗了我们吗?”

 

“为什么还需要其他的刀呢?”

 

“大将.....”

 

几把短刀将她团团围住,几乎不给她喘息空间的逼问着她。

 

她把求救的目光投向石切丸,他立马站到了她的身边,为她隔开了一个安全的空间。

 

然而站在一边的短刀们的兄长——一期一振却站了出来。

 

“主上,弟弟们只是想要一个理由。”

 

他脸上表情寡淡,对她态度也一直都很疏远,此刻却显得格外强硬。

 

“还请您告诉他们。”

(to be continued)

————

【基友说她有点看不懂,所以怕大家也看不懂,在这再解释一遍吧。这个本丸曾经是暗黑本丸(现在里面的刀剑仍旧是黑的),婶婶想要拯救这些刀剑(圣母属性)+让本丸发展起来(私心),以此证明自己,婶婶并不是很软弱的人,相反还是很坚强的(试图写成高智商然而),《一》的开头那里是莺丸和她在演戏,并不是真的莺丸什么都不了解,只是因为他们被监视着。好的解释完毕,各位婶婶晚安!】

评论(23)
热度(288)
© 红豆莲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