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爱过。
永久退圈,只发日常博文,欢迎取关
★岁月无虞,来日可期★
一个单纯的喻吹
※世事浮沉,唯爱他一事永恒

⚡精神洁癖重度患者
👿我是恶魔
⚡婉拒腐向/转载/ky(评论里提腐的一律拉黑不谢,bg癌晚期患者)
✨不接角色/写手生贺


——世界上最棒的cp@暮汐
——头像+封面:@秦七柒7
——公众号【相思酒家】

  红豆莲生  

鸩酒(一)

暗黑本丸接手,女审,cp不定。

预计会是小长篇,(然而很懒,就不一定什么时候写

至于是he还是be也不知道(不过一直都喜欢be来着

被窥视的不适感。

 

那道视线仿佛化作了实物,如同一条冰冷的蛇,游走在她的身上,紧紧缠绕住了颈项,让她无法呼吸。

 

窒息感。

 

“主上。”

 

她回过神来,莺丸端着茶杯正担忧的看着她。

 

“您还好吗?”

 

她慌乱的摆着手,“没事没事。”

 

“总觉得您今天有些心不在焉。”莺丸伸出手放在她的额头上,又摸摸自己的额头有些奇怪,“并没有很烫啊。”

 

她好笑的看着他的动作,“所以都说了我没事啦。”

 

明白她并不想说出来,莺丸也不强迫她,“好吧,那今天的故事也就说到这了,主上回去休息休息吧。”

 

“恩。”

 

——

其实她并不想回去,一点也不想,回到那个黑暗的、阴沉的房间里。

 

甚至是走在檐廊上的时候,脚上都如同被带上了沉重的镣铐,沉重到让她没有力气再迈出下一步。

 

她站定在门前,手颤抖着触碰到了门框,然而没有等她拉开,门就已经自己打开了。不,是被人从里面打开了。她的手臂被抓住,将她整个人拖了进去。

 

眼前是被慢慢关上的门,从缝隙之中透露出来微弱的光亮犹如她心中快要熄灭的希望。

 

‘谁来救救我......’

 

然而注定没有人能够听见她的声音,也没有人能够回应她的求救。

 

“今天又是和莺丸在一起?”

 

“恩。”

 

从她的角度看过去,烛台切的眼睛在昏暗的光线之中亮的仿若跳动着的烛火,很美也很危险,一不小心就会......

 

焚身。

 

“最近似乎越来越害怕我们了?”低沉的嗤笑了一声,角落里的男子睁开了血红的眸子,无声无息的靠近了她,伸手将她抱进了怀里。“明明我们可是什么冒犯的事情都没有做过啊,真伤心。”

 

“以前明明是会对我们微笑的。”

 

以前?

 

是的,那是以前。

 

接手这个本丸纯粹是赌气而已,为了证明自己比同父异母的哥哥更加强,所以才会选择了这座本丸。

 

这里之前是一座暗黑本丸,前任审神者将折磨刀剑当做爱好,多次在这些付丧神面前把他们的兄弟、好友一一折断,白天黑夜都不停止的出阵和远征,即使他们受伤也不会为他们治疗,甚至有对他们施虐的情况。

 

简直是个人渣,她当时这么想着,不禁怜惜起了那些刀剑们,脑子一热,就选择了这里。她一直以为只要自己对他们足够的温柔包容,总有一天能够温暖他们。

 

但是结果就如同一个笑话一样。

 

“恩?又在发呆了吗?”烛台切笑着按住她的两颚顶开嘴巴,将勺子送了进去,“啊,不吃饭可不行,主上不是说过最喜欢我做的饭吗。”

 

“疼......”脸部传来的疼痛感,让她的眉头都皱在了一起,向后仰着头想要躲避,但是她的力气又怎么能够和常年征战的付丧神相比,最后的结果不过是更加疼罢了。

 

“这样吃饭可是太不风雅了,”歌仙制止了烛台切继续下去,转身倒了杯水递给她,“吃饭还是细细品味的好。”

 

“你的规矩就是太多了。”

 

“小狐丸殿,这叫做风雅。”

 

终于得以喘息,她喝了口水缓了缓,才轻声试探性的问,“今天出阵带回来的新刀......”

 

“折断了。”小狐丸眨了眨眼睛,一脸理所当然的击溃了她的希望,“您也说过,有我们就足够了的。”

 

“我们可不想莺丸那种意外再次出现。”

 

又是说过。自己曾经都说了什么,那些自以为用来温暖他们的话语,现在反倒是成为了禁锢住自己最有力的枷锁,成为了他们行动的最佳借口。

 

若不是那次抓住他们的空隙偷偷锻造出了莺丸,自己现在的处境恐怕更加糟糕吧。

 

她叹了一口气,看见从门透进来的光线越来越暗,强打起精神对他们说,“我想睡了。”

 

“好不容易那个家伙不在,今夜让小狐留下来吧。”小狐丸蹭了过来,红眸意味不明的亮。

 

“不可以。”她也显得十分强硬,“晚上绝对不可以。”

 

小狐丸还想说什么,但是歌仙已经出手扯住了他。

 

再温顺的兔子被惹急了可是也会咬人的,更何况她并非兔子那样的软弱生物。

 

“那么主君,我们走了。”

 

随着话语落下,门也被轻轻的关上。

 

她一直紧绷着的的身体一下子软了下来,靠在墙壁上轻轻抚着自己的胸口喘息着,安静了片刻,后窗发出了轻微的敲击声。

 

她轻轻打开窗子侧过身体,一个人影轻巧的翻了进来。

 

“主君,今夜是次郎太刀轮值。”

 

“次郎嘛,他对我一向并不亲近,得想个办法。”手指敲打着桌面的频率明显让莺丸感受到了她的不安。

 

明明年纪还这样小,却要经历这样的事情啊,他在心中叹息了一声,伸出手握住了她的手。

 

“主君不用担心,就由我来吸引他的注意力吧。”

 

莺丸意外的可靠让她也镇定了不少,“恩,那就靠你了。”

 

————

锻刀房是安静的。

 

她已经很久没有走进过这里了,从上次夜晚出来偷偷锻造出了莺丸之后,这里几乎二十四小时都有付丧神看守着。

 

当然今天也并不例外,靠在门上手里拎着酒壶的那个家伙,是次郎太刀。不过现在门口次郎的全部注意力已经被莺丸给吸引住了,因此她才能再次踏进这里。

 

门外传来了莺丸的声音,“呦,次郎殿,今天轮值?”

 

“.......”次郎冷淡的抬头看他一眼,又拿起酒壶沉默的喝着酒。

 

莺丸也不在意他的态度,干脆在他身边坐了下来,“我今天想找人聊聊天呢,唉,年纪大了就是喜欢说些过去的事情啊,对了,你知道大包平要是在的话会怎么说我吗?”

 

没有任何回应,他自顾自的说了起来,“他肯定会说,‘都是老头子了过的随性一些不是更好吗。’还有啊......”

 

“我很羡慕你。”

 

“什么?”独自说了半天的莺丸突然得到回应也愣住了。

 

“被那个人锻造出来,很幸福吧。”他扫了一眼门口,让莺丸的心咯噔了一下。“啊,我已经醉了,这是醉话。”

 

次郎眨了眨眼睛,眼中难得一见的带上了淡薄的笑意,莺丸的呼吸也放松了下来,抬手拍了拍他的肩。

 

屋内躲在窗边的她也松了一口气,走了过去打开了柜子,里面丰富的资源数量差点让她惊呼出声,激动的从里面取出了资源走到了锻造炉的面前放了进去,连数量也并没有去注意怎么合理分配。

 

资源落下发出的声音犹如天籁一般,让她的心脏狂跳不已。

 

2:30

 

数字在黑夜中散发着刺目的光芒,却让她无法移开视线。

 

“是谁都好。”

 

并没有特别的期待着谁,其实在现在的处境之下,拥有越多自己锻造出来的刀对她来说越是安全。并非说对其他的老付丧神们就区别对待了,只是为了自保而已。虽然她很清楚这样反而会让他们更加不安,甚至做出更过分的事情,但是别无选择。

 

“......主君。”

 

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熟悉的令她恐惧。

 

“你在做什么。”


——————————————————————————————

(很早就开脑洞写了几百字一直放在那里没有动,现在填一填好了,在手机上一点一点写的,有不好的地方,请不要大意的指出来吧⁄(⁄ ⁄•⁄ω⁄•⁄ ⁄)⁄)

评论(15)
热度(324)
© 红豆莲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