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爱过。
永久退圈,只发日常博文,欢迎取关
★岁月无虞,来日可期★
一个单纯的喻吹
※世事浮沉,唯爱他一事永恒

⚡精神洁癖重度患者
👿我是恶魔
⚡婉拒腐向/转载/ky(评论里提腐的一律拉黑不谢,bg癌晚期患者)
✨不接角色/写手生贺


——世界上最棒的cp@暮汐
——头像+封面:@秦七柒7
——公众号【相思酒家】

  红豆莲生  

鹤 · 鸩

  • 这是糖!!!!!真的是!!!

  • 傲娇变态女审X鹤丸双鸟)

  • ╮(╯_╰)╭其实不太甜啦,但是昨天发了一期的玻璃,今天就补上你们要的糖了。



她擅长表演。

 

人前的温柔体贴,是被大家称赞的好孩子;人后的恶劣扭曲,是不为人知的恶魔。

 

即使是对待付丧神们也是如此,充满了虚伪和做作。

 

表面上疼爱着短刀们,其实背地里说着他们无用又弱小;总是体贴的照顾着大家,其实每次都在心里暗骂;看起来包容着他们每个人的缺点,其实每夜都会在记事本上写下恶言恶语。


尤其是他。 


当鹤丸国永出现在她面前的第一秒起,她就清晰的知道了。

 

“你好!我是你的审神者呦,我叫做鸩绵!”

 

【我讨厌鹤丸国永,非常非常讨厌。】

 

“哇,鹤丸一身白呢,好像真的鹤一样呢!”

 

【那样令人作呕的白色,无法容忍一点黑暗的白。】

 

“呐呐,鹤丸做我的近侍吧!”

 

【其实真的一刻也不想看见你。】

 

她以为自己的表演可以骗过所有人,她以为自己做的很隐秘不会被揭穿,但是她忘记了,无论是什么事情,总有百密一疏。

 

 

已经快要到深夜了,她还在根据今天的战斗情况做统计,作为近侍的鹤丸并没有去休息,而是在她身边随侍,她自然是‘体贴地’让他先去睡,不过鹤丸还是拒绝了。

 

“主上吧,其实是一个内向的人吧。”鹤丸站在她的书桌旁,无聊的转着衣服上的链条,突然开口了。

 

陡然听见这么没头没尾的话,她也吃了一惊,不过只是一瞬间脸上就又挂上了甜美的笑容。“诶,鹤丸怎么会这么说呢,难道我对你冷淡了吗?”

 

“每天都对着那个本子吐露真正的想法......”他笑了,“算是内向吧”

 

手中的笔被下意识的攥紧,她的笑容已经快要挂不住了,琥珀色的眸子紧紧锁住他的每一个表情,“鹤丸看见了什么吗?”

 

“啊,谁知道呢。”他收回了手拉开了门,转头对她露出了充满恶作剧意味的笑,“下次东西可要收好啊,主上。”

 

被看见了,毫无疑问。 

 

清脆的关门声响起,手中的笔掉落到了桌上,她只感觉到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一样,身体又冷又热,恐惧与兴奋这两种感情相互交织在一起,刺激着大脑,嗓子还里传出了低低的笑声。

 

【说出去吧!说出去吧!这样就可以解放了!】

 

她拿出那本记事本,在新的一页上满满写下了‘鹤丸国永’,然后用笔狠狠的划掉,不断的重复着,直到本子已经破碎不堪。

 

“啪嗒。”一滴液体突兀地滴落在了桌面,“啪嗒啪嗒。”又是几滴。

 

她伸手狠狠地抹下泪水擦在自己的衣服上,怔怔的对着跳跃的烛火发呆,彻夜未眠。

 

 

“主上,该起床了。”鹤丸如常的履行着自己身为近侍的职责,敲了半天的门,却没有得到里面人丝毫的反应,脑中联想到昨夜曾经说过的话,心头一跳,唰的拉开了门,但是眼前的景象却让他哭笑不得。

 

鸩绵端端正正的坐在书桌前,头发和衣服都是凌乱的,眼睛一周又红又肿,眼下还泛着青黑色,正面色不善的死死盯着自己。

 

“呜哇,这可真是吓到我了。”鹤丸苦笑着走了进去,顶着她可怕的视线开始为她整理衣服,“我可没有说出去啊,您不需要这么烦恼。”

 

她的脑袋卡了一下,“你说什么?”

 

“我说我并没有和任何人说过任何事。”他伸手轻弹了下鸩绵的脑门,“所以主上可以安心了吗?”

 

“哼!你不早说!”她立马从椅子上窜了起来,冲到了镜子面前开始整理自己的仪容。

 

“噗.....”看见她突然又来了精神,鹤丸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主上还真是不断在给我惊喜啊。”

 

“你真的是太讨厌了!”她这么说着,但是眼睛却一直放在他身上,无法否认的是透过镜子看见那个全身上下不染尘埃的男子时,心脏是鼓动着的,那是从未有过的喧嚣,扰乱了全部思绪让她无法思考。

 

或许......

 

“呐,主上。”他随手拿起了桌子上被她蹂躏的惨不忍睹的本子,冲她挥了挥,“虽然说着讨厌我,但是写了这么多我的名字的您,是喜爱我的吧”

 

在这个家伙的面前.......

 

“哼!谁喜欢你了!我最讨厌你了!”

 

可以不用伪装。

 

“啊~真是伤心。”他做出一副伤心的样子捂着心口,还装模作样的擦了擦根本不存在的泪水,看见她已经准备好了,立马恢复成了正常的模样,对她伸出了手。“主上,走吧,大家都在等着呢。”

 

她犹豫了几秒,还是抓住了他的手。“我是讨厌你的!”

 

“嗯嗯嗯,讨厌讨厌,”他看了眼两人相握的手,“总有一天会喜欢的吧。”

 

“才......”她顿了顿,声音转小犹如蚊声,“大概。”

 

“嗯,我听见了,大概。”

 

“闭嘴!才不是大概!是永远不会!”

 

“哈哈,主上这么凶不怕被人听见吗,呜哇,主上打人了!真是吓到我了啊!”

 

“所以说!你闭嘴啦!”



【碎碎念:鸩是一种传说中的毒鸟,黑身赤目,身上有紫绿色羽毛。个人觉得和婶婶的性格很搭,外表漂亮其实含有剧毒,并且和鹤还是一白一黑什么的......(明明乌鸦和鹤才是一白一黑!)】

评论(10)
热度(139)
© 红豆莲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