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爱过。
永久退圈,只发日常博文,欢迎取关
★岁月无虞,来日可期★
一个单纯的喻吹
※世事浮沉,唯爱他一事永恒

⚡精神洁癖重度患者
👿我是恶魔
⚡婉拒腐向/转载/ky(评论里提腐的一律拉黑不谢,bg癌晚期患者)
✨不接角色/写手生贺


——世界上最棒的cp@暮汐
——头像+封面:@秦七柒7
——公众号【相思酒家】

  红豆莲生  

终结流离

  • 鹤丸X女审

  • 仍旧不知道he还是be,写完发现可以和上一篇连起来啊(并不!

  • 想要写多一点......然而,臣做不到啊

  • w(゚Д゚)w我不知道说什么了,反正食用愉快吧



——————————正文↓——————



“鹤丸国永。”

 

被叫到名字的男子坐在檐廊直接向后一倒,由下往上望着面前突然出现的女子。

 

看着他这个样子,千叶有些头疼的按了按太阳穴,他真是完全没有来一场严肃谈话的意思啊。

 

在他身边随意的盘腿坐下,她也就直截了当的问了“你是不喜欢这里吗。”

 

“我不讨厌这个地方。”鹤丸侧起了身子,用右手撑住脑袋。这样的角度,阳光能毫无遮挡的打在他脸上,衬的他更加的白,白的仿佛快要消失在这。

 

这样暧昧不清的回答让她很不满意,她皱了皱眉毛,“那你也并不喜欢不是吗,你每次笑的时候只有嘴角在笑,这点我还是能看得出来的。”

 

“啊,这么直接?主上你可真是吓到我了。”他抬手挡住自己的眼睛,“只是对我来说,在哪里都是一样的,没什么区别罢了。”

 

“为什么?”千叶伸手把他的手拉了下来,“还有和人说话的时候要给我好好看着对方。”

 

“这么霸道啊。”鹤丸颇为幼稚吐了吐舌头,伸手指着她,“直白一点说,主上可是人类啊,人类的寿命仅仅不过百年,所以这里对于我,也不过是暂时的居所。”

 

这个家伙啊......其实......

 

“呐,鹤丸,你的心其实在很久之前就已经死去了吧。”

 

耀眼的金色陡然黯淡下去,他若无其事的笑着,拉起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心口,“看,在这里,还在跳动着。”

 

“那不是,”她没有收回手,感受着掌心下强健有力的跳动,“我说的是你作为刀的那颗心,而不是这颗维系形体的心。”

 

她琥珀色的眼睛就像要探入那最深层的地方,紧紧的锁住鹤丸的每一个表情。

 

“谁知道呢......”

 

在那坟墓中漫长漫长的黑暗与孤寂的日子里,还有被许多人争夺着辗转的日子里,什么时候开始心已经死去了呢。

 

见过了太多丑恶的嘴脸,何必再抱有期待,如同过客看尽人间百态。

 

“不要在不安了,我和大家都这里,你不会再孤单了,你也有了身体,只要你愿意,可以永远呆在这里。”

 

“所以把这里当做你的家吧。”她叹息了一声,她反手握住了鹤丸的手,“我来给你一个归宿,终结你的辗转流离。”

 

他猛然一惊,想要抽回手,但是不知道是没有用力,还是千叶的力气太大,竟然纹丝不动,依然牢牢的被她抓在手里。

 

鹤丸干脆放弃了反抗,笑容褪下,脸上已平静的如同古井,只有眼睛泄露出一二心思,“主上啊,做不到的事情,还是不要夸下海口比较好啊。”

 

“你怎么知道我就做不到呢?”她也毫不退让,眼神执着倔强,“试试吧,鹤丸,试试接受我,接受这个地方。”

 

“真是......霸道啊。”他像是脱力了一样躺平在木板上,阳光照进眼里,有些刺痛。

 

这就是拥有形体之后带来的感觉吗?这份疼痛还有.......在心底涌动的暖意。

 

“好。”

 

 

 

又是一年的冬季,外面下着大雪,呼啸而过的狂风卷起了门前棉布帘的一角,又被门外站着的刀郎们严实的压住,不让一丝冷风灌入屋内。

 

“啊,那是很久之前了呢。”躺在榻榻米上的人眯起浑浊的眼睛,像是想起了什么美好的回忆似的,露出了微笑。

 

他坐在旁边,点了点头,“恩,的确是很远之前的事情了。”

 

几十年的时光对于你来说,很远,但对于我,如同昨日。

 

她已经不再拥有年轻,失去了那张娇俏的容颜,声音也不如当初那样婉转动听。岁月对于人而言,是一把残忍的刻刀。

 

面前的炉火突然跳了一下,火焰变得更加旺盛,她的精神也稍稍好些了,又跟他说起话,“今天外面下着雪吧,我一直觉得鹤丸和雪景是最相称的啊。”

 

“你明明说觉得我在雪里的时候像是要随时消失一样,所以并不喜欢雪景呢。”他陷入了回忆,“现在倒是变了。”

 

“人老了,心也定了啊,没什么好害怕的了。”她低低的笑了几声,“咳咳!倒是鹤丸啊,辛苦你做了我这么多年的近侍啊。”

 

“并不辛苦。”他摇头,笑容带着些许苦涩,“主上你太坚强了,我的肩膀可是可以给你依靠的,但是从来没机会啊。”

 

“大概吧。”她沉默了片刻,像是感觉到了什么,有些费力的抬起了手,抚摸着鹤丸的脸,“鹤啊,这些年以来,我做到了吗?”

 

在最后还要问这种问题吗.......我温柔的主上啊。


鹤丸忍住眼眶里的泪水,唇角勾起一个微笑,抓住了她枯瘦的手。

 

“是的,非常成功”

 

一室寂静,再也没有回答,只能听见外面风雪的怒吼。

 

冰凉的手慢慢滑落,无力的垂落。

 

他俯身在她的额头轻轻落下了一个吻。

 

“谢谢你。”

 

谢谢你,终结了我的流离,因为你的身边就是我的归宿。


评论
热度(107)
© 红豆莲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