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爱过。
永久退圈,只发日常博文,欢迎取关
★岁月无虞,来日可期★
一个单纯的喻吹
※世事浮沉,唯爱他一事永恒

⚡精神洁癖重度患者
👿我是恶魔
⚡婉拒腐向/转载/ky(评论里提腐的一律拉黑不谢,bg癌晚期患者)
✨不接角色/写手生贺


——世界上最棒的cp@暮汐
——头像+封面:@秦七柒7
——公众号【相思酒家】

  红豆莲生  

终有归期

  • 鹤丸国永X女审

  • 不知道算he还是be啊,反正不是糖_(:зゝ∠)_

  • 私设多如pio,女审死后注意(没错!那就是奈何桥!)

  • 我不知道在写什么系列,撑不住了,我去碎了

————————————正文

她踩着青石板,走了九十一步,正是她寿终正寝的年龄。

 

不宽的桥面,下面是一条河,里面流动着血一样的液体,她靠近一侧低头去看,那河面之上倒影的,是她的生平。

 

从七岁当选,直到九十一岁,做了一生的审神者,和他们相遇,和他们一起战斗。 


那些画面越来越清晰,这条路也终于要到了尽头。

 

“主上。”

 

这是......原来最后的画面还有声音吗?

 

“主上,我在这里,被吓到了吗。”

 

随着声音,她抬起头望向前面。

 

鹤丸国永还是穿着一袭不变的白,就站在这条路的尽头,浅笑着望着一脸不可置信的女子。

 

这里站着的她,是年轻样子的她,是带着熟悉温度的她,是......仿佛还活着的她。

 

“阿啦,鹤丸怎么会在这里。”她抬手抹了抹突然溢出来的泪水,调侃着他“我的近侍是舍不得我了吗?”

 

他也坦然承认,“恩,舍不得呢,因为主上啊,就和惊吓对我的意义是一样的。”

 

“没有就会死吗?哈哈哈,夸张了,现在你不是还好好的吗。”

 

“恩。”鹤丸低声应着,后一句话几乎没有声音,“大概吧......”

 

“那就说吧。”她低头看了一眼河面,上面走马观花似的画面还没有停止,干脆直接坐到了地上,“你来这里,大概是想和说我些什么吧,那么就快说吧,时间要到了。”

 

“还是这么直接。”他苦笑了一声,然后紧紧盯着她的眼睛,“那么,现在愿意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吗?”

 

对面人的安静了片刻,轻轻的叹息,“鹤丸,不论是那时还是现在,我的回答都是不可以。”她抬手在空中描绘着他的脸,“看,你是永恒的,而我不是,纵使神隐,那样永恒的时间,也并非我们人类可以承受的。”

 

“说到底,人类,就是因为有那样一颗脆弱的心才是人类啊。”

 

沉默了片刻,鹤丸伸手解下腰间的本体,双手捧着,“既然是近侍,就是无论哪里都有跟随,那么就请带上我一起吧。”

 

“不行哦。”她摇了摇头,“作为审神者的路,我已经走完了,剩下的只是我作为一个人的路,必须我自己走下去。”

 

真是毫不留情的拒绝。

 

掩去落寞的神情,他抬手抱在脑后,故作一脸意料之中的表情,“就知道又是这个回答啊,真是个随性却又死板的矛盾家伙。”

 

她也满不在意的朝他摆手,“你又不是才知道我是这样的。”

 

“是是是,早都知道了。”他无奈的耸肩,“所以从来都吓不到你啊,真是无趣。”

 

撑着头看着还在抱怨她无趣的鹤丸,她突然开口了。

 

“真像是多年的老友呢,我们这样。”

 

“诶?”他想了想,也点头赞同,“是挺像的。”

 

“好了,老友的送别也就到此结束了”站了起来伸手拍了拍衣服,她迈开了步伐,准备继续未完的路途。

 

“别动!”鹤丸的声音出现了一丝颤抖,“再一会吧,再站一会。”

 

步伐没有如他所愿那样停下,她的脚步声就像锤子那样重的一下一下砸在胸口,最后停下,站在了他的面前。

 

她伸手抱住了浑身僵硬的鹤丸,凑近了他的耳边,声音温柔,一如当年初见的那声‘多多指教’。

 

“那么老友,再见了,好好保重。”

 

松开了手后退一步,与他擦肩而过,不再回头。

 

告别。

 

曾经的那些没有说出口的暧昧爱恋,在岁月中沉淀,酿成了一壶酒,入口浓烈,回味绵长。

 

鹤丸转身看去,她的身影逐渐远去,快要被黑暗吞没。

 

“下辈子,我还想做审神者。”她突然停下脚步,却没有转头,声音从远处传来,不太清晰,“还想......和你相遇。”

 

“我等你,等你回来。”

 

“这是一个约定。”


他想,不论怎样寂寞的快要死掉的时光,只要有这个约定,就还能坚持下去。

 

因为,终有归期。


评论(16)
热度(133)
© 红豆莲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