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爱过。
永久退圈,只发日常博文,欢迎取关
★岁月无虞,来日可期★
一个单纯的喻吹
※世事浮沉,唯爱他一事永恒

⚡精神洁癖重度患者
👿我是恶魔
⚡婉拒腐向/转载/ky(评论里提腐的一律拉黑不谢,bg癌晚期患者)
✨不接角色/写手生贺


——世界上最棒的cp@暮汐
——头像+封面:@秦七柒7
——公众号【相思酒家】

  红豆莲生  

韶华易逝 佳人当嫁

  • 迟来的小狐丸糖(虽然不太甜,为了庆祝三条家终于团聚了(真不容易啊orz)

  • o(一︿一+)o完全摸不清小狐丸的性格啊,可能ooc果咩

  • 私设女审是古代人(脑洞大嘛没办法是吧。

  • 至于婶婶的名字是很特别的,结尾告诉你们:-D



——————————————正文


【天气很好啊。】


小狐丸懒散的靠在树干上,看着自己的主上在帮乱藤四郎修剪头发。


她的手又软又小,轻柔的在乱的头发上灵巧的起舞。


【像是翻飞的蝴蝶一样呢。】


也想要和短刀一样靠近她,想让她抚摸自己的毛发,想要拥抱她。


这种想法,像是生了根一样在心里迅速的发芽,等他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拔除了,也不舍得了。


但是她从来不和除了短刀以外的刀剑有什么肢体接触,就算是手入,也要隔着帘子。


一想到这,他就忍不住不满的低声念叨着“明明短刀也不是真的小孩子啊。”


“恩?”顾云喜好像模模糊糊听见了什么,转过头去看他,“你说了什么吗?”


“啊,没什么。”小狐丸朝她摆了摆手,“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


虽然她没有听见,但是并不代表乱听不见,他冲小狐丸丢去一个得意的眼神,然后无视他脸上危险的表情,转过身更加粘着审神者了。


“哇,大将的手艺真的很棒啊。”乱摸了摸自己的长发,夸张的大喊,伸手抱住顾云喜的腰,满足的笑了,“被敌枪削了一截太丑了,我还以为以后要一直那样呢。”


顾云喜安抚似的拍了拍他的背,将剪刀收进檀木盒子里,摸着上面复杂的花纹,脸上露出怀念的表情,“在我家乡啊,女红是女子都要学的手艺呢,所以剪个头发而已,算不得什么了不得的。”


专心听着的小狐丸心头一跳,这还是自己第一次听见她提起故乡。忍不住就问了下去,“对了,主上是异国之人啊,那主上的家乡是什么样的。”


【想要多了解她,更多更多的。】


“小狐丸可问倒我了。”她撩起碎发挂到耳后,“女子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哪里知道外面的世界呢,不过风俗人情什么的我倒是还清楚的。”她顿了顿,指着自己,“比如说,我这个年纪在家乡啊,已经是该为人母的年龄了。”


“诶!”乱从她怀里抬起头,盯着她看了半天,满脸诧异,“大将看起来明明还很小啊。”


她满脸无奈的推开乱动的乱“19岁已经不小了,是老姑娘了呢,不过和你们比起来,不论年龄几何都算幼童吧。好了该吃饭了,快去吧。”


乱应了一声,蹦蹦跳跳的一眨眼就不见了,她带着宠溺的表情摇了摇头,转头问小狐丸,“小狐丸不去吗?”


“小狐等着主上一起。”


“小狐丸很温柔呢,和外表一点儿也不符合。”她带着笑意回忆,“看到你的时,着实让我吓到了啊,和三日月那副温雅贵气的样子真是完全不同。”


“那在主上看来,小狐是怎样的?”他也有点好奇的凑了过来,两人的距离突然缩短,不过一手肘罢了。


【还是第一次离她这么近。】


‘果然小狐丸很高大啊。’虽然他一直在强调自己很大,但是望着身前的人,顾云喜还是第一次真正意识到这一点。


“恩......大抵是野性?”她想了想,又摇头否定掉前面的想法,“啊,不过现在看起来当初的想法完全错了呢,倒不如说很温柔。”


【她倒是意外的直觉很强】


“野性当然是有的。”小狐丸在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伸手突然将她按在树上,眯起了红色眼睛,专注的盯着她,“小狐也想和三日月那样温柔,但是主上太迟钝了也很困扰啊。”


对方唐突的动作让顾云喜有些惊慌,她想要推开小狐丸,但是眼睛扫过他裸露的胸膛,手完全不知道放在哪才好,只能僵硬的站着,完全没有威严的呵斥他,“小狐丸!你要干什么!”


【这个反应真是......】


“只是想对您求婚。”他退了一步握住她的手,虔诚的亲吻着第四根手指。“主上的年纪在您的家乡不是应该成婚了吗?那么请您嫁给我。”


“诶!”她诧异的看着他。


还是生平头一次被求婚,不同于从小教导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面前的人这么直白的表达,反而是不知道怎么样去回答了。


天空忽然下起了雨,不过是细细的雨丝,被太阳光照射后,展露出七色的光芒。


小狐丸抬头望了一眼此刻的美景,心情愉悦,“主上知道吗?”


“恩?知道什么?”他的话题跳跃的太快,顾云喜有些跟不上,脑袋还有些乱。


“狐狸娶亲的时候,会下太阳雨哦。”他低下头去,寻找到因为惊讶微张着的唇,话语淹没在了唇齿之间。


“比如说现在。”



‘大概过不了多久,本丸里就要举行一场婚礼了吧。’躲在远处一直在偷看的乱想,然后愉快的准备将这个消息四处传播去了。



【PS:婶婶的名字‘云喜’来自我家狗狗,_(:зゝ∠)_我家的萨摩耶就叫这个,出自诗经《风雨》的‘既见君子,云胡不喜’,还有重要的一点是,我家的云喜是只公狗hhhhhhhhhh(咱们有话好好说!不准打人!)】

评论(14)
热度(138)
© 红豆莲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