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爱过。
永久退圈,只发日常博文,欢迎取关
★岁月无虞,来日可期★
一个单纯的喻吹
※世事浮沉,唯爱他一事永恒

⚡精神洁癖重度患者
👿我是恶魔
⚡婉拒腐向/转载/ky(评论里提腐的一律拉黑不谢,bg癌晚期患者)
✨不接角色/写手生贺


——世界上最棒的cp@暮汐
——头像+封面:@秦七柒7
——公众号【相思酒家】

  红豆莲生  

【现代paro】妄想庄—论我们那些年里进不去的门

  • 现代paro,日常恋爱搞笑风为主

  • cp很多,当然都是女婶婶X自家的刀了

  • 妄想庄是群名,咳,那些年里,我们进不去的门,是由于昨天晚上我们集体被石切粑粑关在门外而产生的,我想说一句:粑粑你就让我进去吧!



有车有房,父母双忙,这句话我相信很多人都知道。

 

而我就这么恰好的满足了这一条后宫漫男主的必备条件。

 

然而遗憾的是,我是个女生,身边有的一堆妹子还都是性取向正常的,当然,我的性取向也是正常的。

 

父母准备的房子位于妄想庄,而妄想庄这是他们年轻时和小伙伴们一起住的地方。


恩,所以现在里面住着的,全是各种干妈干爸家的孩子亲戚。

 

比如说导致我们现在不能回家,只能蹲在院子外面喝西北风的罪魁祸首——石切丸,他是三条伯伯家的长子,在整个妄想庄里担任着爸爸一样的角色,于是我们称呼他为石切粑粑。

 

石切粑粑是我们大学教育系的系主任,人还是挺温和的,但是一旦做错什么事情,(⊙v⊙)嗯,别想进家门了你。

 

 

“羊,你也是因为上课偷看小黄书,所以被石切粑粑赶出来了吗。”

 

我转头看了一眼同被赶出家门啾啾,坚定的摇头,“不,我什么也没干。”

 

申屠默默的举手,“我是因为钥匙弄丢了,我不敢进门啊,叫被被给我开门他还不理我。”

 

“噗,你家山姥切那性格,不给你开门是正常。”她抱着腿,眼神哀怨的盯着大门,“看看我,狮子他竟然狠得下心来不给我开门,爱呢!”

 

我叹息了一声,在可怕的石切粑粑面前,你还想谈爱,实在是太年轻了。

 

“其实吧,大概是因为我,写了小黄书吧。”

 

“那你真是活.....”

 

还没等她说完,铁门咔的一声打开了,从里面......扔出了一个人。

 

“石切你听我说!石切粑粑!石切!!!”

 

听着那边痛彻心扉的呼唤声,我默默的仰面.........大笑。

 

“啊哈哈哈哈哈哈,又来一个!”

 

不同于我的幸灾乐祸,申屠给她丢去了一个怜悯的眼神。

 

啾啾抬手冲那边的理希招招手,“肉肉啊,别喊了,乖乖跟我们蹲一起吧。”

 

理希又朝里面看了一眼石切粑粑无情的背影,抹了一把眼泪走到我们旁边,也蹲了下来。

 

“你们,在这干嘛呢。”千秋背着书包,慢慢悠悠的晃到我们面前,看见我们一脸不想再提当年事的表情,瞬间就懂了。

 

她掏出钥匙打开了门,朝我们挥了挥手,“你们保重啊,但愿晚上能进屋啊。”

 

别说晚上了!那气温能冻死人啊!只要能让我们进屋干啥都成啊!

 

当然,石切粑粑是不会放我们进去的。

 

一开始我还幻想过鹤丸能从院子里给我扔根绳子,但是当我看见那从墙那边飘过来的白色碎布时,我就已经死心,毕竟他打不过石切粑粑。

 

一开始啾啾也曾幻想过他们家狮子能来给她开门,然而当墙那边扔过来一只毛绒绒的黑色生物之后,她也就不想了,毕竟他还是打不过石切粑粑。

 

一开始理希认为以自己对石切粑粑的爱,是肯定不会被赶出来的。可是现在却跟我们坐在了一起。

 

一开始申屠,额————————她就没想过山姥切能给她开门。

 

人生如此多娇,引妙龄少女大街倒。

 

“我说,你们的钥匙呢。”啾啾突然问我们。

 

我想了想,“给小狐丸了啊,他前天说上完体育课不知道掉哪去了,让学生帮忙找也没找到,所以昨天找我借了,我就把一整串钥匙都给他了。”

 

“我的交给石切了。”理希一脸坦诚。

 

“我坐在这就是因为丢了啊。”申屠理直气壮。

 

我们的目光一下子集中在了啾啾身上,由于我们的目光太过热烈,她还咳了两声。

 

“我的当然交给狮子了,反正住一起啊。”

 

“(ˉ▽ ̄~) 切~~”

 

“你们切什么切啊!先想办法进去啊!”

 

恩,办法。

 

“我们凑一起打斗地主吧。”

 

“人多了啊。”

 

“那怕啥,四个刚好凑一桌麻将啊。”

 

“前提是我们得有麻将。”

 

“......”

 

办法当然没有想出来,斗地主和麻将当然也都没用玩成。

 

天已经越来越黑了,凉风一阵一阵吹过来,让我们抖得和筛子一样。

 

突然,昏暗的路灯下出现了一个人影,正在朝我们靠近。

 

“啪。”

 

莺丸哥你摔的疼不疼啊!咱们走路能看点路别喝茶了行吗!

 

恩,现在一脸笑容正从地上爬起来的那个家伙,是我们庄子里年纪最大的,但是最不靠谱的莺丸。

 

莺丸此人,是个茶艺师,声音好听长得帅,除了喜欢喝茶泡茶之外,只对寻找自己出外旅游之后,小鸟一样一去无影踪的兄弟大包平有兴趣。平时相当迷糊,而且容易忘事,还有,他的平地摔技能几乎是满的。

 

“你们四个怎么蹲在外面啊,又做错事了吗?”

 

我们齐刷刷的把头点的和拨浪鼓一样。

 

他轻轻一笑,那声音可谓是一个苏,“跟我进来吧,天色不早了。”

 

这句话简直太好听了!简直比天籁还天籁!

 

我们迅速爬起来跟在他身后走了进去,还没好好感叹一句,前面就出现了我们目前最不想看见的人,恩,理希除外。

 

“谁让你们进来的,恩?”石切粑粑一手拎着啾啾一手拎着理希,把她们扔到了外面。我趁机跑到院子里找了个草堆蹲了进去,至于申屠.....混蛋你给我出来!说好的有福共享有难同当呢!你怎么能自己一个人回去啊!!!


好吧,其实我也没资格说她_(:зゝ∠)_

 

“不知道外面那两个人怎么样了。”


反正我是在草丛已经蹲了半个小时了,腿也相当麻,正打算站起来缓一缓的时候,一花洒水直接朝我脸上淋了下来。

 

“小羊.....你怎么在这?”

 

我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看着满脸惊讶的江雪,强行胡扯,“江雪哥,我在和花儿们一起吸收阳光。”

 

他抬头看了看已经冒头的月亮,“可是现在是晚上。”

 

“嘛,不要这么讲究吗,晚上就是吸收月光好啦。╮(╯_╰)╭”

 

“哈......?”

 

就在我以为已经胡扯不下去的时候,他突然一敲花洒,意味深长的说,“是啊,月光是个好东西啊,这样的夜晚又和平又宁静,真好啊。”

 

我真的要感谢他这神一般的脑回路。

 

江雪左文字是哲学系的老师,左文字家加上他一共三个兄弟,他是长子,生平最讨厌有人打架斗殴,没事的时候喜欢宅在家里玩‘奇妙’的游戏,或者是种种花草。

 

其实奇怪一点也能理解,毕竟他们一家都没有一个性格正常的,所谓遗传基因,大概就是这样了。

 

他浇完花对着月亮又神神叨叨的嘀咕了两句,转头回屋里了,完美的无视了我。

 

听着门外边又开始传来的啾啾和理希的哭号声,我顿时感觉一阵幸福。

 

迈开轻松的脚步回自己......................回你妈啊!钥匙不在我这啊!!!在石切粑粑他弟弟小狐丸那里啊!!!!!!!!

 

“呦,你进来了啊。”千秋站在二楼,手撑在栏杆上看我,“你要是回不去,要不要来我屋里睡啊。”

 

“要!要!要!”

 

于是我总算是没有露宿街头。

 

至于外边那两个,恩,我什么都不知道。



【hhhhhhhhhhhh,我最终在凌晨还是回了家,然而啾啾和希希还是没有,愿她们今天可以回家。】

评论(4)
热度(67)
© 红豆莲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