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爱过。
永久退圈,只发日常博文,欢迎取关
★岁月无虞,来日可期★
一个单纯的喻吹
※世事浮沉,唯爱他一事永恒

⚡精神洁癖重度患者
👿我是恶魔
⚡婉拒腐向/转载/ky(评论里提腐的一律拉黑不谢,bg癌晚期患者)
✨不接角色/写手生贺


——世界上最棒的cp@暮汐
——头像+封面:@秦七柒7
——公众号【相思酒家】

  红豆莲生  

【刀剑乱舞失忆病】一月的纸鹤

  • 具体企划 @hakamori 请看这个婶婶

  • 鹤丸国永X女审,ooc注意,不是虐注意,是并不甜的糖,没问题请继续。

  • _(:зゝ∠)_请原谅我做了一点修改,先忘记的刀剑不是最亲近的刀,(为了写出糖,原设定真的找不到能写糖的点,对不起啦。

  • 由于半途困了强行狗血结尾(并没有少女心的人除了狗血没有脑洞啊


记忆力开始衰退的第一天,审神者会突然忘记自己刚刚想要干什么,所有人都以为是她在战场上受的伤还没有修养好,没有太过注意;

 

记忆衰退的第五天,审神者开始忘记上一秒才说过的话,跟她说着话烛台切首先发现不对劲了;

 

记忆衰退的第九天,审神者开始叫不出刀们的名字了,甚至走着路突然遗忘自己是怎么过去的,本丸开始陷入了一片慌乱之中。

 

记忆衰退的第十一天,由歌仙提议每晚轮流和审神者说些大家过去的回忆来提醒她。

 

于是每一天都由一位刀剑和她共同回忆过去的事情,尽可能展现出自己的特色让她记住。

 

现在已经是第十八天了。

 

鹤丸拉开她的房门,在一旁挂着的本子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本子上是歌仙写给审神者看的提示,为了防止她忘记这一项活动把门直接锁起来。

 

“今天是我来了。”

 

她思考了片刻,只能搜刮到对他零星的印象,“你......是鹤丸?”

 

“恩。”他随性的坐到了她的对面,抬手倒了一杯茶,“你这记性可比我这个老爷爷还差,真是吓到我了。”

 

“果然是鹤丸,哈哈。”她用手捂着嘴笑了起来,“只有你才会整天吓啊吓的不离口呢。”

 

他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低头看了看自己,衣着没有什么不妥啊,不明白他为什么用那样的眼光看着自己,自己又丧失了大部分和他们的回忆,现在也不太了解他们的具体性格了,只能直接问了。

 

“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在想,人类可真是个奇怪的种族。”

 

“哦?”她手撑住脸,一脸好奇的看着他,“这话怎么说?”

 

“比如说,说过的承诺都是骗人的。”他的眼神黯淡下来,虽然直直的看着她,但是始终让她觉得他在透过自己看别的什么人。

 

“不具体说说吗?”

 

外面是朗星明月,屋里是烛火温茶,白衣男子将茶一饮而尽,同她说起来一段故事。

 

“我有一任持有者是北条贞时,那家伙是日本镰仓时代镰仓幕府第九代执权,继位的时候才13岁的小鬼头而已,可惜我没见过他小时候。”

 

“他为了得到我挖了前任主人的坟墓,虽然我很高兴能够出来,但是这种做法我可不赞同,所以也不是多待见他。”

 

“他躲在屋里对我说,他希望自己能活的时间长一点再长一点,如果我能实现他的愿望他会将我一直带在身边,甚至是入葬,虽然我并不能帮他,但是他也却是活的比前几代久些。”

 

鹤丸的表情很平静,无喜无悲,只是安静的看着手中空荡荡的茶杯,声音低沉而缓慢。她隐隐觉得并不和他平时一样,却又因为记忆的缺失,说不出不同在哪里来。

 

“但是我忘了,人都是说谎的天才,他明明对我说想要活得更久些,却忍受不了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会死的不安,从心里折磨死了自己。”

 

“所以他违背了自己说的话,没有带上你吗?”

 

对面的人猛地抬头,看见她的眼里闪着感兴趣的光芒,愣了片刻才微微一笑,“你这么聪明可是吓到我了。对啊,他又怎么可能记得说要一直带着我的话,人都死了,所以才说他是个骗子啊。”


他蓦然凑近她的耳边,声音近乎呢喃。

 

“和你一样。”

 

还不等她反应过来,他就收回身子站了起来,走到门边又在本子上画了个圈,转头跟她说,“那么今天的就这样结束了,我是鹤丸国永可别忘了。”

 

“等等!”

 

“恩?怎么了?”

 

“有些不对。”她捂着脑袋,脸上的五官揪成了一团,似乎想起了什么,“按我印象中的话,你应该是和我说说以前捉弄人的事情才对吧。”

 

他眼中的光芒亮了又暗,勉强的扯起嘴角,转过身跟她挥了挥手,“嘛,我以为再说一遍这个故事,说不定你还能说出和以前同样的话而已。”

 

“以前......我说过什么吗?”看着孤寂的白色身影,她莫名觉得自己忘了一些很重要的事情。

  


即使这样,情况仍然没有好转,记忆衰退的第二十一天,最可怕的情况开始出现了。

 

第一把刀剑消失了,消失的无声无息,甚至大家都不知道到底消失的是谁,只是看着莫名空出的一个刀位才发现少了一把刀,接下来的情况更加不容乐观。

 

“还要继续下去吗?已经有第二个消失者了。”和泉守靠在廊柱上看着远处一个人坐在院子里看雪的审神者,声音不自觉的压低了。

 

三日月依旧是一幅淡然的模样,“哈哈,我是不在意消不消失什么的,但是什么也不做也未免不甘心啊。”他瞥了一眼身边鹤丸,“鹤丸也这么觉得吧。”

 

“谁知道呢。”被点到名的鹤丸停下在纸鹤上写着什么的手,起身拍了拍自己的衣服,晃晃悠悠的走到审神者的面前,把手里的纸鹤递给她。

 

看着他手中的纸鹤,她有些不明白没有伸手去接,“这是?”

 

“纸鹤,你教我折的。”他叹了一口气,轻轻的弹了一下她的额头,“想不起来就算了,不用勉强自己了。”

 

“你们会消失的,你不担心吗?”

 

“啊,这个啊,我担心的事情已经发生了,所以已经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看着她又露出了那种茫然的表情,他蹲下身把纸鹤塞进她手里,“拿好了,忘了我可以忘了这个可不行啊。”

 

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她又转回头去发呆了。

 

真是越来越严重了,他在心里叹了口气,或许有办法又或许这个病症根本无解,也许下一个被她遗忘的人就是自己了,还不放弃吗?

 

绝不。

 

 

 

已经是记忆衰退的第30天,还是一大早,阳光刚刚能照到室内,轮值的鹤丸就已经拿着记录的本子在检查了,上面的圆圈已经画了满满几页。

 

身后突然传来了轻快熟悉的脚步声。

 

“鹤丸国永。”

 

他的手颤抖了。

 

“是个喜欢热闹爱吓唬人怕寂寞还胆小的家伙。”

 

身体僵硬着往后转。

 

她手中举着他送她的纸鹤,满脸灿烂。

 

“同时还是,我的爱人。”

 

不知道是谁的泪水掉落下来,破碎的声音在一室阳光灿烂中格外清晰。

 

“哦呀,这可真是吓坏我了。”




【中间那段北条贞时的内容是看了微博上的条漫,当然有说法他挖墓是胡扯的,然而就这么设定了,拒绝人参和公鸡_(:зゝ∠)_写了一半有点困,强行结尾。╮(╯_╰)╭不好吃我知道,反正文笔渣,只想说这个设定太难he。】

评论(17)
热度(216)
© 红豆莲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