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爱过。
永久退圈,只发日常博文,欢迎取关
★岁月无虞,来日可期★
一个单纯的喻吹
※世事浮沉,唯爱他一事永恒

⚡精神洁癖重度患者
👿我是恶魔
⚡婉拒腐向/转载/ky(评论里提腐的一律拉黑不谢,bg癌晚期患者)
✨不接角色/写手生贺


——世界上最棒的cp@暮汐
——头像+封面:@秦七柒7
——公众号【相思酒家】

  红豆莲生  

心意 (狮子王X女审)

  • 本文是狮子王和女审的恋爱之路,青江好助攻(good job!)

  • 这是给朋友的文,_(:зゝ∠)_因为看见她在群里说很少狮子的粮啊,于是就写了这个。(所以文风比较正常)

  • 中间狮子那个不是崩!请撑住往下看就知道了!

  • 估计还是有点ooc啦,因为写惯了神经病,凑合着吃吧/(ㄒoㄒ)/~~



他是个浑身充满阳光味道的男子。

 

金色的头发、银灰色的眼睛、爽朗的笑容还有他时常展露出细致入微的体贴。

 

“明明性格那么大大咧咧却意外的很体贴呢。”她这么跟他说着,对面的青年微微一愣,继而咧开了唇角,跟她说起了他爷爷的故事。

 

橘黄色的夕阳洒在他金色的头发上,带着让人痴迷的温暖,她伸出手想要抚摸,然而半途才恍然发现这个动作太过越矩,手就那么尴尬的放在半空中,收回也不是前进也不是。

 

狮子王看着少女的动作,像是突然领悟了什么一样,伸手拽下肩膀上那软绵绵的一堆东西,塞进了她的怀里。

 

她的脑子顿时成了一片浆糊,知道他是误会自己的意思了,但是张嘴想解释却又没办法说出话来,只能伸手抱紧了怀里的毛团。

 

他不好意思挠了挠头发,指了指它说,“啊啊,我竟然没注意到!主上是想要这个吧,没关系的,这家伙抱起来的确手感很好的。”

 

手感?她下意识的摸了摸那堆毛绒绒,的确手感很好,有点让人爱不释手呢。

 

狮子王观察着她脸上的表情,发现她并没有露出不快才安下心来,“嘿嘿,主上喜欢就好。不过别看它现在这么乖,原来可是一个很凶的大妖怪哦,后来是被爷爷给射了下来性格才收敛了的。”

 

“啊,大妖怪啊。”少女还沉浸在软绵的触感之中没有出来,只是单纯的重复着狮子王的话,又过了片刻,才反应过来刚刚他说了什么,“妖怪?!!!”

 

少女惊慌失措的四处张望着,锁定了一个安全的方位之后,手忙脚乱的把手里的鵺扔给了狮子王,然后迅速躲到了那颗树的后面,只伸出眼睛小心翼翼的看着这边。

 

这样的态度转变发生的太快,狮子王完全没有反应的时间,只能呆呆的看着她做完了一系列动作,和她大眼瞪小眼对视了许久,才明白过来——自己的审神者害怕了。

 

“哈哈哈哈哈哈!”这个认知让他忍不住抱住肚子大笑起来。

 

少女看见他那样大笑脸气的通红,本想指责他,却在下一秒,所有的不高兴与气愤全部消失的无影无踪。

 

“主上你,哈哈哈哈,真是太可爱了!”

 

肆意大笑着的青年让人无法移开视线,甚至比塞壬的歌声还要惑人。

 

金色的发丝随着他大幅度的动作摆动起来,仿若金色的水流般晃荡着,让人目眩,他平常不太露出的两颗尖牙此刻也清晰可见,浑身上下充斥着令人快乐的气息,总能使人想不由自主的靠近他。

 

心脏在胸腔里用着从未有过的速度怦怦跳动,脸上因为他疑似调侃的话语飞起了红晕,纵然她从小就担任审神者一职,很少接触那些规则以外的事情,此刻她也不能再清楚的明白了。

 

她大概,爱上了这个正哈哈大笑的付丧神。

 

可是这是很危险的事情。

 

这个念头让她瞬间冷静了下来,心跳慢慢变得正常。身子犹如浸泡在冰水一样的寒冷,可是却让她很安心。

 

她又看了狮子王一眼,然后沉默的转身离开。

 

身后的狮子王收起了笑容,有些摸不着头脑盯着她离开的背影。

 

“大概是害羞了?”他想了想,觉得这样的解释很合理,轻松的释然了,也转身走去餐厅吃饭了。

 

 

【对于审神者和付丧神之间来说,最恰当的关系便是合作。在政府的眼里,审神者绝不会是付丧神的主人,因为他们没有显赫的地位、没有强大的力量、没有丰富的阅历,只不过是有点灵力的区区人类,所以他们只是能使监督者合作者罢了。

 

而大部分刀剑们都因为年龄相当随和,能于千百年之后重新以人类之姿现世已经很满足,所以并不吝啬唤审神者们一声主上。

 

这样的随和、这样的温柔,总会让感性的人类为之痴迷,而他们本身却毫无感情。】

 

 

“你要记住了,不要落得和我一样的下场啊。”

 

苍白的美丽面孔,泛着青紫色彩的皮肤,毫无神采的瞳孔,那个人如何深不见底的绝望,用冰凉的手抚摸着她脸,周身弥漫的不洁之气让她瑟瑟发抖。

 

“恩,我知道了,姐姐。”

 

闭上眼睛散去那段回忆,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她最近总是会想起自己的姐姐,或者是一种预兆吧,她苦笑。

 

“啊!找到了!”清越的声音传入她的耳朵里,像是平地惊雷一般,下意识的又想避开他,结果她还没找好躲藏的位置,那个人就已经出现在她的面前了。

 

“我可算是找到你了,主上。”他松了一口气,忽然凑近了上来,像要探究什么似的盯着少女的眼睛,“最近您总是躲着我呢。”

 

“有、有吗!我没有啊!”她慌张的曲着腿向后退,手却一滑,没有撑住地面,身体猛地向后方的桌角倒去。

 

‘啊,这下可惨了’她在心里哀嚎了一声,认命的闭上了眼睛。

 

然而预料之中的疼痛感没有袭来,一只手稳稳的扶在了她的背上,代替她的背部撞上了尖锐的桌角。

 

她睁开眼睛,面前是狮子王放大了的面孔,他脸上还带着一丝后怕,丝毫没有关注自己的手,好像没有痛感一样。

 

连忙坐直了身子,她把狮子王的手拉到面前反反复复的检查着,看见手背中心那点青紫,觉得心疼的都要扭在一起了。

 

狮子王看她满脸的懊悔和难过,笑嘻嘻的收回了手安慰她,“嘿嘿,这点小伤而已啦,不疼的。不过爷爷也和主上一样经常不小心,我也每次都要扶着他才行。不过他是年纪大了,主上是......”

 

酸涩感倾倒而出,她无法控制情绪的打断他的话。

 

“够了!我不想听!我比不上你的爷爷这么好这么伟大!所以拜托你不要对我温柔了!”即使紧闭着眼睛也无法止住不断下落的泪水,她用近乎祈求的声音呢喃着,“拜托了......我会...不由自主的想要更多的......”

 

一室沉寂。

 

在她快要支撑不住仓皇逃走的时候,他笑了。

 

“哈哈哈哈!”他笑的很开心,甚至眼角还带了些光量,看见她一脸茫然的看着自己,摆着跟她手道歉,“啊,抱歉抱歉,我只是太开心了而已。”

 

太开心?觉得她的心意很可笑吗?

 

发现她脸上的表情越来越不好,狮子王伸手弹了一下她的额头。

 

“你怎么总是喜欢胡思乱想呢,认真的看着我不行吗?”他伸手扶住她的肩膀,脸上罕见的出现了严肃的表情,“大大方方的承认你喜欢我不行吗?你以为我找你是为了干什么?”

 

“我不知道啊.....”

 

“当然是为了确定你和我的心意是不是一样的啦,笨蛋。”

 

“诶?!”脑子里晕晕乎乎的,她觉得自己完全不能理解他的意思,又追问了一遍,“你说什么啊?”

 

“你真是......主上你要好好动动脑子才行啊,这个问题就留你自己思考了。”他站起身来,走到门口扶着门框回头看她,“这次可不许再躲着我了啊,不然......”

 

“狮子可是会吃人的哦,嘎哦~”

 

人都已经走了,她还捂着滚烫的脸坐在地上,一动不动,脑子里不停的回荡着他的那句话。

 

“啊啊啊,太狡猾了,这样让我怎么不胡思乱想啊——”

 

故意躲在门口偷听的狮子手里拿着向青江借的书,表示这个战果他很满意。



【塞壬是海妖,就是传说中那个在海上唱歌引诱船员的那个,在此感谢度娘的无私支持_(:зゝ∠)_。】


评论(9)
热度(167)
© 红豆莲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