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爱过。
永久退圈,只发日常博文,欢迎取关
★岁月无虞,来日可期★
一个单纯的喻吹
※世事浮沉,唯爱他一事永恒

⚡精神洁癖重度患者
👿我是恶魔
⚡婉拒腐向/转载/ky(评论里提腐的一律拉黑不谢,bg癌晚期患者)
✨不接角色/写手生贺


——世界上最棒的cp@暮汐
——头像+封面:@秦七柒7
——公众号【相思酒家】

  红豆莲生  

我家的审神者不是人(5)

  • (。・∀・)ノ゙嗨,宝贝们我回来了。

  • 无cp请自寻,性格不同请勿带刀上门。

  • 本来想写福利的,然而我因为西安人太多被挤傻了,硬是憋不出来(借口生硬别打我)

  • 我又继续开始发神经了,今天本丸的大家仍然都没吃药,全部萌萌的。



我们最近太闲了,闲到山姆切他经常蹲的那个墙角已经被他种出蘑菇来了,然后蘑菇被烛台切拿去煮汤了。

 

于是在一个风和日丽晴空万里的下午,烛台切提议,本丸要来一次全员大扫除。

 

好吧,我们只是在想个办法打发时间而已。

 

我手里拿着长谷部自己画给我的平面图,在该打扫的地方打了个圈,开始准备分配任务。

 

“粟田口的短刀们去整理短刀们的房间,和泉守与堀川负责这边2间屋子,青江和宗三就后面的两间,大俱利和山伏去后边的仓库,长谷部和石切丸去打扫厨房,清光和安定去西边的屋子......”

 

“至于今剑和太郎你们去东边的3间屋子吧,”刚说完太郎,我脑子里就蹦出账本上那大大的赤字,忍不住又叮嘱了句,“太郎,进门切记低头啊!咱们已经没钱了!”

 

太郎完全不在状态,一脸呆萌,迷迷糊糊的嗯了一声,像是感受到了某个炙热的视线,低下头看了一眼,又觉得对待身为短刀的今剑应该要尽可能温柔一点,努力调整了下表情,让自己看起来在温柔的微笑。

然而他还是太天真。

事实证明,在背光情况下做出的一切表情,都是扭曲的,特别是一个不习惯笑的人摆出了疑似笑容的表情,在光线和角度的作用下……很像鬼片。

今剑呆呆的看了他两秒钟,然后鼻子一抽哇的一声哭了。 

 

我脑子里顿时响起12级警报,快速的扫了一眼大厅,很好!岩融出去远征还没回来!然后迅速从身后的一期口袋里掏出一个棒棒糖,剥开糖纸塞进今剑的嘴里,趁他们两个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把他们推出门干活去。

 

Good job!最近自己应对危机越来越得心应手了,我果然是天才!

 

安排完他们各自的任务,我总算可以松了一口气,开始带着今天的近侍莺丸巡视刀郎们的工作情况。

 

恩,这边是清光和安定负责的区域?卧槽!这画面不对啊,你们为什么会越收拾越乱啊!地上的红色是什么啊!你们做了什么啊!准备生死斗给我出去左转隔壁本丸门口啊!

 

“我的指甲油啊!安定你赔我的指甲油!”

 

“你是女人吗?!还指甲油!给我有点男子汉的气概!”

 

“你才是女人!我可是世界第一可爱!看我!第一可爱懂吗!”

 

哦,他们已经从打扫进化为了打架。

 

“不进去劝架吗?主上?”莺丸端着茶杯笑呵呵的抿了一口,眼神从屋里的凌乱扫过又飘到我脸上。

 

我淡定的回看他,用眼神示意他别看我了,啥?为什么不去?别开玩笑了,安定在里面好吗,在死亡和劝架之间我选择瞎。

 

忽略掉西边的那几间屋子,就是厨房了。

 

“诶对了,厨房是谁负责的来着?”

 

莺丸思考了一下,对上我充满期待的眼神,举起了手半握拳敲了下自己的脑袋,顺带还吐了下舌头,“嘿嘿,年纪大了,记性也不好了呢。”

 

卖萌可耻。

 

我鄙夷的给他递了个白眼,认命的从袖子里取出分配的任务名单。

 

恩,是石切丸和长谷部啊,这两个家伙一直都很可靠啊,交给他们一定没问题的。

 

没问题?!

 

是的,我在今天之前真的很相信他们两个什么问题也没有,真的,不过这一刻开始我觉得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他们两个都躺在地上,石切丸此刻压在长谷部的身上,一脸痛苦隐忍的表情,两手正费力的撑在他两边,长谷部整个人被压在下面,连脸都看不到,只能看见他的头发在石切丸绿色的衣袍里。

 

“你们.......要干啥啊这是。”

 

听到我的声音,长谷部立马浑身一颤,刚抬头想解释,结果上方石切丸的手一滑,整个人又重重的压在他身上,哦,忘记说了,石切丸背上还背着他自己的本体。

 

长谷部你撑住啊,吐血了啊吐血了啊,来个人告诉我本丸叫救护车电话多少啊?

 

然而我低估了长谷部的主命属性,他费力的抬起头用闪亮闪亮的眼睛看着我,嘴里还一口一口的往外吐着血,极为真诚的说,“主......放心,厨,厨房,我一定,打扫干净。”


好的长谷部,我知道了长谷部,你先让石切丸站起来再说话行吗,我觉得你都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了啊!

 

好不容易和莺丸一起把闪了腰还岔了气的石切丸扶起来,我们两个连气都没来得及喘,山伏就悠哉悠哉的走了过去。

 

好样的,我在这累的跟ball样,你丫的在这给我闲逛?

 

“山伏!你不干活在干嘛!”

 

山伏听见我愤怒的声音,后退几步倒退回厨房门口,茫然的看了看我们,“拙僧正打算去修行啊,力力力。”

 

“那你的活谁干!”

 

“可是,”他一脸无辜的对我耸了下肩,“大俱利他说‘我一个人就可以,我不想跟你这种连说话都要带力力力的人混熟’。”

 

好嘛,大俱利你真是我的心肝宝贝,咱们少傲娇一会能死吗?能死吗!

 

跟他交代了一番,又把山伏给哄了回去继续干活,结果这边还没松一口气,那边一期就跑了进来。

 

“主上,烛台切殿他晕倒了。”

 

“诶?又发生什么了?”

 

“打扫的时候,从角落里钻出了一只老鼠,烛台切殿追老鼠追的太入迷了,一没注意撞墙上,然后他晕了过去。”

 

“哦,那最后老鼠呢?”

 

一期用‘你脑子没有病吧’的眼神看着我,发现我完全没有想谈烛台切情况的想法,才无奈的回答我,“被乱抓到扔到隔壁本丸了。”

 

乱藤四郎你是我的小天使!我默默在心里给乱点了32个赞。

 

“那就没事了,回去继续干活吧,我和莺丸就继续巡逻了。”

 

“是。”

 

看着一期陡然沧桑了许多的背影,我突然觉得自己刚刚好像忽略了什么,想了半天也想不起来到底忘了什么,只好转身去问莺丸。

 

“莺丸,你说刚刚一期说谁撞墙上了来着?”

 

“这个啊,好像是老鼠吧。”

 

“哦,这只老鼠肯定脑子不好。”

 

“我也觉得。”




评论(10)
热度(113)
© 红豆莲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