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爱过。
永久退圈,只发日常博文,欢迎取关
★岁月无虞,来日可期★
一个单纯的喻吹
※世事浮沉,唯爱他一事永恒

⚡精神洁癖重度患者
👿我是恶魔
⚡婉拒腐向/转载/ky(评论里提腐的一律拉黑不谢,bg癌晚期患者)
✨不接角色/写手生贺


——世界上最棒的cp@暮汐
——头像+封面:@秦七柒7
——公众号【相思酒家】

  红豆莲生  

我家的审神者不是人(4)

  • 开头先请假,因为明天就要出发去西安旅游一段时间,所以暂时没法更新了,果咩。

  • 然后日常搞笑向,无cp(请自寻)【其实这篇不太好笑,是作为铺垫出现的,毕竟还是个连续的文,总要有点发展嘛。】

  • 本丸的大家依旧漆黑漆黑+神经病中。



“恩,大包平那个笨蛋的话,肯定.......主上,主上!你有在听吗?”

 

我收回放空中的视线回望莺丸,“是的,我有在听。”

 

“那就好,我们继续说大包平吧。”

 

老人都喜欢怀念过去,对于莺丸来说,可能他说起大包平的时候就如同想起了自己的曾经一样,那是他的兄弟,代表他的过去存在过的证明。可是我还是不能忍受他就这么无视我的状态,不停地跟我说大包平。

 

没错,我现在只有一个头。

 

我一向不用睡觉,不过真的想睡的话闭上眼睛关闭感官的话倒也算是睡眠吧,就是这样,今天上午一睁开眼的时候,我发现我的身体不见了,四肢也好躯干也好,只留了个头还放在床上。

 

一个头披着长长的黑色头发蹦蹦跳跳的走廊上不断接近你,你会怎么样?

 

反正莺丸很淡定,他伸手把我捞了起来,抱进了自己屋子里,然后泡了一壶茶坐下开始跟我说起大包平。

 

他已经对着我的头说了5个小时了。

 

我也试图自己跳走,可惜每一回都会被他抓住头发重新放在坐垫上。

 

“主上真是好动呢,呵呵呵。”他端起茶壶又倒了一杯茶,茶色的眼睛眯着看我,虽然在笑,但是一点笑意也没有。

 

告诉我报警电话是多少!

 

“莺丸殿!你看见大将了吗?!”

 

哦哦哦!药研小天使的声音!

 

莺丸用余光瞥了我一眼,然后侧了身子挡住我,“没有呢,我在一个人念叨大包平,刚好沏了一壶茶,药研要不要留下来试试?”

 

卧槽,我就在你后面啊!睁眼说瞎话是不是!

 

“wo唔呜..........”话还没说出来,莺丸猛地伸出一只手按住了我的头顶,让我没法开口,还差点咬到舌头啊。

 

“恩?”药研在屋里啊扫视了一遍,最后向莺丸的身后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说“那就不用了,打扰莺丸殿了。”

 

我在脑内做着尔康手。

 

“主上要原谅我哦,”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毕竟平日里没有人愿意听我唠叨嘛。”

 

我原谅你谁来饶过我!你好歹让我把身体找回来啊!

 

“其实主上这样子也挺可爱的。”他看我明显不相信的模样,又重复了一遍,“真的比平时可爱多了。”

 

我才知道你的品位也这么神奇。

 

“让我们继续来说大包平吧。”

 

好好好,你说你说,你说个够。

 

“唉呀,大将你果然在这里。”药研再一次突然拉开门,对着莺丸点了下头,然后无视他的视线走了进来,把我的头抱起来,“还想着在您醒之前帮您把头给缝上的,结果一看发现已经不见了。”

 

“原来把我身体拿走的是你啊,怎么没和我说一声。”我转动眼睛看到了明显十分失落的莺丸,实在想叹口气,“那我就走了啊,下次再来听你说大包平好了。”

 

莺丸愣了一下,朝我笑着点头,“好的好的。”


唉,这都是谁的锅,谁让大包平还没出现呢。 


药研把我抱回屋子里,我的身体已经安稳的躺在床上了,不过看起来有点怪怪的。

 

提问!没有头的身体和没有身体的头哪个更恐怖。

 

好吧,我闭嘴。

 

“药研是怎么知道我在莺丸房间的啊。”

 

药研拿针缝合着的手顿了一下,鄙视的看了我一眼,“正常人都能猜出来,莺丸殿藏人的手法也不高明。”

 

好嘛,我又不是正常人。

 

“可以了,大将,”他收起针线,拍了拍手,“应该是没问题的。”

 

我站起来活动了下身体,的确没有什么问题,但是......


“药研,你看镜子,为什么我的头和身体有色差啊。”

 

他不以为意的看了一眼,嗯了一声,“因为我用福尔马林泡了一下您的身体。本来想做实验用一下的,可是忘了您身体的伤口是会自动愈合的。”

 

......你这是准备做人体试验啊!

 

我以为我们本丸还有小天使的存在,看来我想多了。


【莺丸其实就是因为每天都在唠叨大包平,又没人愿意听,寂寞的快要发霉了。

收拾了一天行李头有点疼,游戏实况的话还没纠结出来,因为次郎每天都在醉酒的状态实在难以描写/(ㄒoㄒ)/~~还是等回来再写吧,最后(づ ̄ 3 ̄)づ】



评论(12)
热度(93)
© 红豆莲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