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爱过。
永久退圈,只发日常博文,欢迎取关
★岁月无虞,来日可期★
一个单纯的喻吹
※世事浮沉,唯爱他一事永恒

⚡精神洁癖重度患者
👿我是恶魔
⚡婉拒腐向/转载/ky(评论里提腐的一律拉黑不谢,bg癌晚期患者)
✨不接角色/写手生贺


——世界上最棒的cp@暮汐
——头像+封面:@秦七柒7
——公众号【相思酒家】

  红豆莲生  

我们家的审神者不是人(3)上

  • 日常搞笑向,无cp(请自寻)

  • 本丸的大家今天仍然都有病系列

  • 由于近期好友生日,要为她写一篇惊悚恐怖风的文做生贺,所以这次就只能先发一半了。

  • 至于生贺文如果有人喜欢这个风格的话,写完我也发上来好了,不过略恶心,我有点吃不下去饭/(ㄒoㄒ)/



听说最近很流行和自家的刀郎们一起玩恐怖解谜游戏。

 

其实我觉得天天对着我已经是比恐怖游戏还要恐怖的事情。

 

毕竟你想,本丸里一个一天到晚有个喜欢抱着自己的头或者胳膊到处乱溜达的家伙,并且还不用睡觉没有呼吸神出鬼没防不胜防,没有强大到一定程度的神经,估计是撑不住的。

 

好吧,我不否认我是故意的。

 

虽然这么说,不过我还是兴致勃勃的在电脑上下载了那个据说特别惊悚的《魔女之家》。

 

“好了!就是这么回事,有人想要和我一起玩吗?限定四人哦。”

 

清光吹了吹刚刚涂上指甲油的手指,漂亮的脸上兴趣寥寥。

 

“诶,那个恐怖游戏什么的,会比安定还恐怖吗?”

 

“清光你是想被砍头了吗?!给我用你的头道歉吧!”

 

恩,好吧,安定比这个游戏还要可怕。

 

不同于其他人随便的态度,短刀们倒是都显得很感兴趣的样子,已经在一边开始猜拳决定谁参加了。

 

“嘿嘿,是我赢了哦!大将大将!我.....”

 

乱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期伸手打断了。

 

“乱,你们都不可以参加。”他朝我歉意的看了一眼颔首道,“那么就让我来代表他们吧。”

 

“哦,好。”

 

成功记下一个名字,然后又磨磨蹭蹭记上了3个,我看着上面的四个名字,有种十分不好的预感,恩,肯定是错了,僵尸哪有预感什么的对吧。

 

半小时之后我感到被打脸打的脸都肿了。

 

“主上,我认为应该要回去把那张纸给捡起来。”


一期见我看也没看,明显是忽略了那个细节,忍不住在旁边提醒我,刚想倒回去,结果长谷部开口了。

 

“主上不捡起来肯定是有道理的!”

 

我按着下方向键的手指默默蜷了回来。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伴随着一阵怪笑,屏幕里落下一块大石头砸在了来下,顿时满屏血红,出现了大大的“game over”的字眼。

 

长谷部君我对不起你的信任。

 

“啊,主上没关系的,我们再来一次吧。”

 

御手杵忍不住在旁边补上了最后的会心一击。

 

“主上刚刚好像没有存档吧。”

 

我撑着最后一点血皮把电脑转向一期,然后自己挪动到三日月旁边去坐着。

 

“交给你了!一期!一定要帮她走出这个鬼地方!”

 

“即使我对这个不感兴趣,但是如果主上托付的话,一期会好好完成的。”

 

真可靠!

 

交给一期果然是相当正确的选择,作为一个鬼畜抖S,他对于这种电脑里不断出现的那些恐怖的音乐啊、人影啊、脚步声啊什么的视若不见,并且越来越兴奋。

 

“哇啊!那画里面有人闪过去啊!!!”

 

“御手杵,安静点。”

 

喂喂三日月,装B的时候请装的像一点,你把我的手扯这么紧干什么!!混蛋松手要掉了啊........额,已经掉了。

 

我们两个目送着我的右手就这么咕噜咕噜的滚动着,一期猛地一低头看见了滚到脚下的手臂,眼中凶光一闪而过,我感觉他还没从游戏里出来,准备把我的手刀道毁灭了。

 

三日月保持着一脸淡定的模样,眼疾手快,大袖子一挥,迅速的把它捡了回来,看也不看,对着我的右袖筒就一插,然后和什么也没发生一样,举起袖子掩着嘴唇对我们羞涩一笑。

 

我低头看了眼我的手,然后平静的把它重新拔了出来,倒了个圈才把它插了进去。

 

因为这个混蛋把我的手掌插到肩膀里了。

 

对面一期的脸都被惊的白多了。

 

“一期你可以继续了,刚刚什么都没发生。”

 

“卧槽,这还叫什么都没有发生吗!!主上我去给你叫药研!”

 

“杵子淡定!坐下,你给我看看长谷部多淡定!”

 

“主....主上....我,多谢多谢夸奖。”

 

多谢之前你先把舌头给我捋直了再说话啊。


评论(17)
热度(131)
© 红豆莲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