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爱过。
永久退圈,只发日常博文,欢迎取关
★岁月无虞,来日可期★
一个单纯的喻吹
※世事浮沉,唯爱他一事永恒

⚡精神洁癖重度患者
👿我是恶魔
⚡婉拒腐向/转载/ky(评论里提腐的一律拉黑不谢,bg癌晚期患者)
✨不接角色/写手生贺


——世界上最棒的cp@暮汐
——头像+封面:@秦七柒7
——公众号【相思酒家】

  红豆莲生  

我们家的审神者不是人(2)

  • 日常搞笑向,略重口,无CP请注意

  • 这个本丸里的婶婶和刀全员都有病,所以性格跟别人家的都不一样,请注意不要随意带入自家刀郎。

  • 让我们今天也来愉快的传播爱吧。】

  • 我犹豫到底要不要打上乙女向的tag,最后还是打上,嘘,别说话。




今天隔壁的审神者家很吵。

 

叮叮咚咚的锤子声,广场舞风格的音乐声,加上他们家和泉守和陆奥的吵架声,我觉得世界都要爆炸了。

 

一期坐在我身边举着茶杯慢悠悠的喝着,眼睛瞥着捂着耳朵痛苦哀嚎的我。

 

“主上也觉得对面很吵吗?”

 

你确定你不是明知故问吗振总!?


“我很觉得吵,相当觉得吵。”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作为一只僵尸的我也能听见声音,而且听力还这么好。

 

“哦,”他放下茶杯,优雅的起身拿起自己的本体,逆光而立,转头对我温柔一笑,“那我去砍了那些家伙吧,让他们用鲜血给您谢罪。”

 

卧槽你给我回来啊!不要微笑着说出这么鬼畜的话啊!还有啊!闹出伤亡的话是要赔钱的吧,要赔钱的吧!我们本丸已经够穷了啊!

 

看着被路过的烛台切强行按住坐回来的振总,我忍不住抹了一把汗。

 

我们家的一期一振是真抖S。

 

恩,我举几个例子吧。

 

例如一期发现正在短刀们面前宣传黄段子的青江,他会微笑着走过去,对着青江基本找不准位置的眼睛一捅,然后完全没有诚意的说,“真是太抱歉了,我只是觉得你的头发太长了,想帮你撩起来。”

 

再例如,鹤丸正准备对小短裤们进行恶作剧的时候,被一期发现了,然后他会慢慢的走过去,然后狠狠踩在鹤丸的腿上,顺带送上一句,“鹤丸殿,你说鹤这种鸟,没了一只腿还能不能飞起来呢。”

 

最后再例如,如果我无意之中!做了什么事情惹怒了他,他就会扯着我的胳膊然后往下一拉,把扯下来的胳膊丢给我,还好心的叮嘱我,“主上您肯定很久没有换线了,这线都要发霉了吧 。”

 

嘶,即使我感觉不到疼还是觉得心里好慌啊!

 

所以大家都不太敢惹他,有他在的时候气氛都会微妙的紧张起来。

 

不过有一个人是例外的。

 

“呦嘿!莺丸你看这个!”

 

鹤丸拿着我前些天去开会的时候,从人家那里顺来送给莺丸的高级茶叶,跑到了我左边正在兴奋的跟我唠叨大包平的莺丸面前。

 

实际上莺丸的脾气也是不小的,尤其是在茶和大包平这两个方面。

 

看见被灌了可乐在里面的茶罐,我觉得他正在积蓄怒气,准备来一发真剑必杀,我想我再不阻止本丸今天就要躲不过被拆的命运了。

 

“喂喂,鹤丸你快给莺丸道.....”

 

好吧,劝架是不现实的,因为鹤丸把茶罐底部开了个洞,现在正在莺丸手上滴着褐色液体,已经把莺丸的裤子某个难以言说的那个部位浸湿了。

 

莺丸忍无可忍的捏着茶罐站起来,拔出本体跟鹤丸展开了一场世界大战。

 

我淡定的看着头顶上方四处乱飞的茶杯、坐垫、抱枕、电.....啊!卧槽,把我的电脑给我放下!!!

 

“咚”

 

世界安静了片刻。

 

我用比刚苏醒那会还僵硬的动作扭头看向身边的一期,他的脸上正牢牢贴着那个被灌了可乐的茶罐。

 

谁都能看见他额头上暴起的青筋,还有慢慢具象化的杀气......

 

“你们两个玩的这么开心,也让我跟你们玩玩吧。”

 

“一期!你又站起来干什么!给我坐下坐下!别拔刀啊喂!刀下留人啊!!!”

 

“哈哈哈,主上随他们去吧,偶尔这样闹闹也不错嘛,很热闹啊,哈哈哈。”

 

呵。

 

我端着茶杯,用已死的目光看着对面正在看戏的三日月,实在想说,我很早就想用我缝四肢的针把那张只会哈哈哈的嘴缝上了。

 

他毫不在意我的目光,乐呵呵的一手举着茶杯,另外一只手悄悄的伸了出去,抓住了跑过的莺丸的脚。

 

“嘭!”

 

莺丸毫无防备的摔在地上,被身后的鹤丸压在地上挠他痒痒,然后追上来的一期在两人身后散发着黑气,默默举起了刀。

 

三日月用手掩住半边脸含蓄的对我微笑着,好像什么也没做过一样。

 

“哈哈哈,主上是不是也觉得这样子的热闹很棒呢。”

 

我收回前言!师傅快带我回家!这里的刀都比我小我还一个也斗不过!求您把我回炉重造!

 

“咔咔咔!屋子里面好热闹啊!”

 

啊,山伏的声音啊,我往门口看看,但是并没有看到人。

 

“咔咔咔,拙僧在这里啊主上。”

 

我抬头看过去,一坨子灰不期然砸在了我的脸上。

 

模模糊糊的眯着眼睛伸手接过三日月递给我的手帕,狠狠抹了一把脸,然后把眼珠子也取下来好好擦了个干净再按了回去。

 

那边三日月已经在用幸灾乐祸的声音跟那个罪魁祸首说话了。

 

“诶呀,山伏你怎么在屋顶上啊。”

 

“咔咔咔,因为拙僧我在修行啊。”

 

“修行啊,哈哈哈,在上面修行的话能看到很好的风景吗?”

 

“可以......”

 

“山伏国広!你修行不准跑到屋顶!给我下来!我不觉得咱们家屋顶承受的住你的重量啊!”

 

“怎么会呢。”他从屋顶的那个洞对着我们露出了个疑惑的表情,然后站了起来蹦了两下,又蹲下来跟我们说。“看,还是能承受的住的嘛,咔咔咔。”

 

“咔——”

 

世界又一次安静了。

 

我把三日月的手帕还给他,很淡定的问他,“你觉得我们现在应该干什么呢?”

 

“啊,我觉得啊,”他顺手把手帕塞进怀里,然后动作快的我几乎看不清的跑了出去,留给我一个背影和.......

 

“还是要先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三日月宗近你好样的。

 

那根明显房梁已经到极限了,又卡拉卡拉几声,整个屋顶直直的朝下面盖了下来。

 

刚刚还明亮的空间一下子暗了下来,我还没来来得及有什么动作就不知道被谁夹在胳膊下面扯了出去,前一步才刚刚踏出去,后一步整个屋顶就与地面亲密接触,发出了震天的响声。

 

与此同时,隔壁的音乐声吵架声什么都没有了。

 

一期扯着我已经掉了一半的手把我拎到旁边,然后自己一溜烟跑到后院去查看小短裤们的情况,鹤丸和莺丸还心有余悸的坐在一边拍着胸口,而山伏稳稳的站在那堆废墟上,正迷茫的看着这边。

 

三日月不知道从哪又冒出来,手里还端着一杯茶,衣服丝毫没乱,笑呵呵的说了一句“甚好甚好,这下大家都安静了,哈哈哈。”

 

呵呵,那么现在问题来了,谁能告诉我重新建个本丸要花多少小判?




【_(:зゝ∠)_,感觉还不够搞笑,好肺疼,熬夜看了50多集银他妈,感觉并没卵啊。

另外告诉你们,我已经在非洲登基了,今日8发赌仍旧还是温暖的130,这几天近侍我都换一轮了好吗,还是让我一个人去静静吧。】


评论(4)
热度(160)
© 红豆莲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