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爱过。
永久退圈,只发日常博文,欢迎取关
★岁月无虞,来日可期★
一个单纯的喻吹
※世事浮沉,唯爱他一事永恒

⚡精神洁癖重度患者
👿我是恶魔
⚡婉拒腐向/转载/ky(评论里提腐的一律拉黑不谢,bg癌晚期患者)
✨不接角色/写手生贺


——世界上最棒的cp@暮汐
——头像+封面:@秦七柒7
——公众号【相思酒家】

  红豆莲生  

我们家的审神者不是人(1)

重口味请慎入,日常搞笑向,第一人称、

婶婶不是人系列,我又在恶搞传播爱。

角色崩什么的,一家孩子一家样,一千个人心中还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呢对吧。

还有吃饭的时候别看,真的。

“有一天,狐狸溜进了剧院的储藏室。”

 

我把右手对着手腕细细密密的缝着,诚然这是个很惊悚的画面,但是短刀小天使们已经见怪不怪了,他们围成一个半圆坐在地板上听我给他们讲寓言故事,如果他们能安安静静的就这么听着的话,我也很乐意给他们讲一个长一点的有趣一点的故事。

 

但事实上并不能。

 

“大将!剧院是什么样的地方!好玩吗!”

 

他一定是故意的。

 

我看了看缝好了的右手臂,很想把它用左手甩他脸上,但是鉴于要爱护小学生,并且要摔坏了的话还要重新找一条适合的手臂,这委实不容易,所以我还是放弃了。

 

“今剑,你今天已经是第30次提问了。”

 

他歪着头枕在五虎退的小老虎身上,眼睛里放射出亮晶晶眼波对我进行攻击,“不可以吗?大将?”

 

“当然可以。”我立马接了下来,开玩笑,我已经看到了第二远征队已经进门了好吗,岩融那个身形太扎眼,想看不到都不行啊。

 

“剧院呢,就是艺人们表演的地方,艺人就是唱歌或者是演故事的人,或者还有其他,他们男女不限,但是长得都不难看。”我搜索了自己那点可怜的知识库,尽可能详细的回答了他,看见那张小脸上终于没了迷惑的神情,我才松了口气继续说下去。

 

“啊,刚刚说到狐狸呢,去了储藏室里,忽然,它发现有张人脸直勾勾地盯着它,那个人脸特别可怕,那个狐狸害怕极了,但是它壮起胆子靠近一点看,一看就发现那不过是演员们戴在脸上的面具而已。”

 

“啊!那种可怕的面具我见过我见过!”乱兴奋的扯着旁边的厚,然后跟他们比划着,“好白好白的一张女面哦!”

 

我很无奈,看了看夕阳又看了看自己还没缝上的右胳膊,觉得今天估计还是要等药研远征回来之后再给我缝上了。

 

但是短刀们都是小天使。

 

秋田突然跑到我身边来,抓着我的右胳膊,瞪大了眼睛看着我。

 

“大将,我来帮你吧,这样你就能好好的讲故事了。”

 

其实我很想拒绝,但是秋田你抓的这么紧干什么!我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之后,只好乖乖的把针和手都递给他,任他摆弄了。

 

我也很想做个好好爱惜自己身体的好女孩,真的,可是这里每个家伙我都惹不起。

 

看那边的小家伙们都安静了,我就继续说。

 

“然后呢,那个狐狸就对着那个面具说道‘你看起来很不错,可惜的是你没有脑子。’,恩这个故事就结束了。”

 

一直还算安静的平野突然冒出了一句话,“我觉得那个狐狸才没脑子,明知道面具没脑子还跟它说话。”

 

他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但是作为他们的人生引导者,我觉得我必须要把他们的思维往有深度的方向上吸引,所以我决定直接把这个故事正确的寓意告诉他们。

 

事实证明,我还是图样图森破。

 

今剑举起自己软绵绵的小手进行了今日第31次提问。

 

“大将!那么那个狐狸到底是去储藏室干嘛的呢?”

 

我忍不住跳了起来,指着他大吼:“卧槽!这个问题我怎么知道啊!你穿梭历史的时候麻烦左转去古希腊那边问问伊索啊!”

 

好吧我承认,这只是我的妄想。

 

我努力摆出一副严肃的样子,但是可惜我是一个僵尸,在我脸上严不严肃什么的委实没什么差别。

 

“它就是去打个酱油。”

 

这个解释真是prefect!我得意的看着他们,不过他们都不太给面子,站起身来拍拍屁股走去餐厅吃饭了,给我留下了一行背影和白嫩嫩的小白腿。

 

这年头,审神者这个活越来越不好做了,我觉得我该考虑辞职了。

 

秋田小天使在我面前晃了晃手,睁着水亮亮的眼睛看着我,那可怜巴巴的样子真是十分可爱。

众所周知,少女们总是对可爱的事物毫无抵抗力,恩,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少女也是一样的。

 

我用左手拍了拍他的头,尽量把自己平的连语调都没有的声音放软,“秋田怎么了?”

 

他举起我的右胳膊来,对我说,“大将,我把你的手缝反了,呜呜呜......”

 

“没事没事,回头我再找药研重新缝就行了。”看他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我只能安慰他然后看着那缝的惨不忍睹,手掌上翻的胳膊,在心里默默哭泣。

 

“真的没事吗?”

 

他抹着眼泪看着我,又让我感到心里一阵怜惜,大方的说,“恩,没事,你也快去餐厅吃饭吧。”

 

然后他也留给我一个背影,蹭的一下跑走了。

 

机动真高。我默默的感叹了一句,其实短刀们,都是小恶魔吧。

 

鹤丸刚好从外边路过,大抵是要去餐厅吃饭了。看见我就停了下来,一只手撑在门框上跟我打招呼,“呦,主上,你在这干嘛呢?”

 

看着他比我这个死人白都还有白的脸,我心里其实相当复杂,毕竟因为这个我们本丸里连雪景都不敢换,因为这样的话看不见我不说,更看不见他。

 

我们家的这只鹤丸呢,也是很爱恶作剧的,想当初刚刚来的时候啊,常常把本丸折腾的鸡飞狗跳的,不过他似乎特别害怕鬼啊灵啊什么的,让我不太能理解,毕竟他自己本身的存在不就挺不科学的吗,哦,好吧,我自己也挺不科学的。

 

他才来没几天的时候就发生过一件事,那时候我把头给拆了下来正在洗头发,他很兴奋的跑了过来叫我去吃饭,看见这一幕的时候直接捏碎了抓着的门框,然后我用手撩开头发正打算跟他说我不用吃饭,但是他已经晕了过去。

 

在他被赶来的烛台切拖走之后,我自己反省了一下,觉得刚刚那个场面的确有点重口味,下次一定要好好跟他道歉。

 

不过没等我找他,他醒了之后倒是直接过来找我了,脸上带着生硬的微笑对我说:“主上真是吓到我了,这个吓人的办法真是太棒了!以后我们一起组队去吓他们吧!”

 

看他那么好心的邀请我,其实让我告诉他我其实没在吓人我也是不忍心的,但是犹豫了一下我还是决定告诉他,毕竟我们要互相了解嘛,绝对不是我想看他笑话!

 

我当着他的面把左边胳膊给扯了下来,然后一脸平静的陈述事实,“鹤丸啊,其实呢,我是个僵尸。”

 

他又晕过去了。

 

第二天他醒了之后,坐到了我的面前。

 

我好奇的的凑过去问他,“鹤丸,你不是进过坟墓吗,怎么还那么,额,“我换了个委婉的用语,”接受不了僵尸啊。”

 

他用已死的目光平静的看着我说,“因为我在墓也没有见过会动的骷髅。”

 

想想当时的他,我不禁感叹了句岁月如流水,如今鹤丸也慢慢成长了,对我也已经完全不怕了。

 

我举起被缝的惨不忍睹的手晃了晃说,“我在想药研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把我手缝好。”

 

“哦!”他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转身朝我晃了晃手说,“那我先去吃饭了啊主上。”

 

“啊,好,但......”但是鹤丸你走错方向了啊!那边不是餐厅啊!还有你的机动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快了!完全不输短刀啊!

 

我默默望着夕阳,看来鹤丸他还是需要继续成长的。

 

 

 

------------以下为审神者档案---------------

名字:十一

性別:女

年紀:约等于2500岁

種族:生前为人类,死后为僵尸

【最近脑洞越来越大,今天依旧是深夜来一发,这是第一篇,好有好多梗都没写,等我先去再补一边银他妈!】

评论(4)
热度(224)
© 红豆莲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