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爱过。
永久退圈,只发日常博文,欢迎取关
★岁月无虞,来日可期★
一个单纯的喻吹
※世事浮沉,唯爱他一事永恒

⚡精神洁癖重度患者
👿我是恶魔
⚡婉拒腐向/转载/ky(评论里提腐的一律拉黑不谢,bg癌晚期患者)
✨不接角色/写手生贺


——世界上最棒的cp@暮汐
——头像+封面:@秦七柒7
——公众号【相思酒家】

  红豆莲生  

花开 (小狐丸X女审)

特别注意,本文是虐向,be

与禾熙无关,是另外的一位审神者

全文药研视角,有崩文笔渣。

如果以上都没有问题,那么非常感谢,请您看下去。

“大将!”

 

“怎么了,药研?”身着巫女服的女子停下手里的清扫花瓣的工作,微笑着看着匆忙跑近的药研藤四郎。

 

“小、小狐丸来了!”他尚还在喘息,失去了以往那副淡定的模样,紫色的眼眸在不太炙热的阳光下闪着光,心里带着期待的看着她,似乎希望她也露出这样兴奋的表情。

 

可是她的反应却让他不知所措起来。

 

那个不论何时都一副平静面目的审神者,侧着头,看着因为落了花已经变得光秃秃的树梢,浅浅的笑了,在他看不见的那半边脸上,一行晶莹的液体滑了下来,安静的破碎在落花堆上。

 

“啊,他回来了啊。”她这么说着。

 

药研不理解她的话,只是想起了看见小狐丸出现在锻屋的那一刻,一期哥他,露出了一个非常复杂的表情,像是欣慰像是高兴又像是苦涩的微笑。然后如同喃喃自语一般的说了一句,“他终于回来了,她一定会,很开心的。”

 

回来了?是指小狐丸殿曾经来过吗?

 

药研不太了解,因为他来本丸的时间很晚。不,应该说,是第二个他来到本丸的时间很晚。

 

听一期哥说过,他曾经断过一次,由于检非违使的突袭,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对面的枪兵把利刃对准了随行的审神者。然后当时队伍里仅有的一把短刀,也是机动最高的他扑了上去,挡住了那一击,然后碎掉了。

 

再来的他,就是现在的他了。一个记得来路,却不记得去路的药研藤四郎。

 

新来的他由于审神者的偏爱、一期哥因愧疚所以的特别宠爱,还有其他人的关爱有加,而变得性格较于从前更加活泼天真了许多。

 

真像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啊。

 

他的大将曾经对着他感叹过这么句话,他还记得那时她的神情,那是一种绝望后夹着解脱般痛快的表情,带着死而后生的艳丽,让他为之震撼了很久,至今仍然把那个表情清晰的记在心里。

 

不过死去的人,真的能够复生吗?

 

付丧神可以,人类,不行。

 

从他到本丸开始,就发现他的审神者每日最爱做的就是清扫落花,然后坐在正对庭院那棵樱花树的地方,安静的喝着茶或者看着书,是一个非常非常温柔安静的人。

 

他这么同刚和大将喝完一壶茶的莺丸殿说的时候,莺丸摇了摇头,低头看着已经空空如也的茶杯,用满是怀念的神情说:“她从前可是非常吵闹的人呢。”

 

从前?从前是多前?

 

他也不知道,但他可以查。他在当值近侍的时候翻了放在她桌面的战绩册。那里的第一个日期,距今已经有十年之久。

 

本丸里每天的吵吵闹闹让他没空静下来去思考什么,但是他总觉得很奇怪。大将的灵力不是很强,但是却也并非很弱。十年的时间,让她从一个活泼少女成长为一个温娴的女子,让她的本丸从空虚变得拥挤。几乎满满当当的刀帐里,仅仅只缺了一个,小狐丸。

 

所以当小狐丸出现的时候,他理所应当的兴奋,为她兴奋。

 

但是有些事情就是这样,总是同想象的不一样,就如同面前这个明明流着泪却还在微笑的大将一样。

 

她又静静的看了看那棵樱花树,抹了抹眼睛,牵起他的手。平静的好像刚刚哭过的人不是她而是别的什么人一样,“走吧,我们一起去迎接新人吧。”

 

药研又注意到了,她说的是,新人。

 

迎接仿佛真的如她所说的那样,只是迎接。在她身边的他甚至没感受到她有任何的情绪起伏。只是很平静的,很平静的,微笑。

 

一期哥的眼睛一直看着她,用那种毫不掩饰的担忧的表情,让新来的小狐丸都不由得饶有兴味的频频看向他,药研伸手扯了扯一期的袖子,用眼神告诉他有些过头了,他才收敛起情绪,只是变成了低着头看着地下,一言不发。

 

她公式化的欢迎了小狐丸,丢下了一句,‘我去告诉大家今晚举办迎新会’,就又牵着药研离开了锻屋。

 

走出门之前,他清楚的听见了小狐丸爽朗的的笑声和打趣似的话,“你和我们的主人是恋人吗,在你看来我居然这么有威胁啊,哈哈哈。”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感觉到牵着自己的那个人,身体僵硬了一瞬,不过也仅仅只是一瞬间,快的让他根本无法确定。

 

迎新会办的很热闹,毕竟最后一个人终于来到了,大家面上都显得十分的兴奋。不过这都是表面上看起来的,而药研在扫视大家的时候,总能看见在喧闹时刻一些人面上的哀伤。

 

他们都是很早就到本丸之中的那些刀。

 

说是迎新会,可是身为主角的小狐丸却不在席上。药研放眼望去,挤满四十多把刀的大厅里,没有那个一头白发长着耳朵,看起来很大名字却叫小的小狐丸,同时不在的还有他们的审神者。

 

他想起身出去找,可是被次郎强行灌了酒,已经有些半醉半醒的乱抱着他的腿不松手,他看向那边的罪魁祸首,已经被自家大哥拎着耳朵训了。动作轻柔的搬开乱的手,他走到了庭院里,然后他看见了或许在他消失之时都不会忘记的一幕。

 

迎新会的主角小狐丸半卧在樱花树的一根粗壮的树枝上,他表情温柔正偏着头看着树下的女子,而那个人,她露出了他从未在她脸上看见过的那种笑容,仿若彻底绽开的花儿,那样美丽,那样娇艳。

 

花儿盛放之后会怎么样呢?

 

即寻常又不寻常的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的度过着,寻常的是他们仍旧每天过着出战远征的日子,不寻常的是大将不再每天面对着樱花树坐着了,她变成了每日安静的待在自己的屋子里,很少才走出房门,而那颗樱花树下的常客,换做了小狐丸。

 

这样的日子在过了一个月之后戛然而止。

 

她离开了。她放弃了这里的一切,放弃了每一把刀,一句话也没留下的离开了。

 

起先他们还会等待,但是短短几天之后,就变成了一个少女带着一份继任书信来到了本丸里,那一刻,他明白了,其他人也明白了,她大约,再也不会回来了。

 

他那时还没有注意到,那颗樱花树上的那个人,望着满树的樱花,那张英俊的脸庞在背对他们的那一面上,划过了一道水痕。

 

第二天早上集合的时候,唯独小狐丸没有到,长谷部奉命去叫他,但是带回来的却不是那个高大的他,而是一把破碎了的刀。

 

他突然间懂了什么,猛然想起了那夜的场景。

 

‘我为了和你再次相遇而来,既然你选择了离开,那么我的存在又有什么意义。’

 

不久之后的某一天,他从新审神者那里听见了关于那个人的消息。她正用低沉悲伤的语气同身边的恋人鹤丸国永说:“这个本丸的前主人是我的小姨,她在把这个本丸交给我之后没几天就去世了......”

 

‘为了等待与你再遇,我愿意燃尽我的生命,但若是等来的已经不是你,我要怎么坚持下去。’

 

她爱喝的茶很苦涩,喝下去之后苦味在他舌尖盘旋着,药研坐在了那个她从前做的位置,恍惚又看见了那天夜晚上的两个人,一个暗自温柔,一个极致盛开。

评论(4)
热度(132)
© 红豆莲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