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爱过。
永久退圈,只发日常博文,欢迎取关
★岁月无虞,来日可期★
一个单纯的喻吹
※世事浮沉,唯爱他一事永恒

⚡精神洁癖重度患者
👿我是恶魔
⚡婉拒腐向/转载/ky(评论里提腐的一律拉黑不谢,bg癌晚期患者)
✨不接角色/写手生贺


——世界上最棒的cp@暮汐
——头像+封面:@秦七柒7
——公众号【相思酒家】

  红豆莲生  

双面黑化 烛台切X审神者

  • 暗黑向

  • 崩坏严重         

潮湿的空气。

滴答滴答的水声。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这里,是哪里?

  审神者苏醒过来,撑起身子打量着四周。明明什么也看不清的地方,她的第一个反应却不是恐慌,而是松了一口气。


  “你终于动手了。”她不清楚他的方向,只是盯着空荡的前方。


  “那么你等的不耐烦了吗?”他从她的身后出现,摘下手套的手指修长,缓缓攀上她的颈项,暧昧不清的气息喷在她的脖子上,让她全身都起了一层细密的疙瘩。偏偏始作俑者还带着讽刺的口吻轻唤了一声,“主上大人。”


  镇定的转头看着近在咫尺的脸庞,他金色的眼眸此刻正如同野兽一般盯着自己---他已经掉入陷阱的猎物。


  呵。掉入陷阱了吗?


  “事实上,我早就猜到了。”仍旧是平静的语气,仿佛以前和他坐在月下聊天时一样的语气,不带一丝波澜,一样的这幅他最痛恨的样子。


  “可是您还不是仍旧掉在了我的手里,恩?”耳语一样的姿态,他恶劣的咬了下她的耳廓,却没有得到预想当中的反应。


  啧,还是这么没趣。


  这么想着,他的嘴角却不由自主裂开的更大了“这是您太过自信的错;这是您把我们当死物的错;这是您一直这幅样子的错。”


  “您与他们通信的书信我都看到了。”他松开手,从怀里拿出一份印着印章的信,一副抓到了恶作剧的孩子的表情。“消弱我们的力量,让我们充当牺牲品,换得得到三日月宗近的机会?”


  “很合算不是吗?”她失去了禁锢,重新端坐身子,淡粉色的嘴唇一张一合,吐出了残忍的话“对我来说你们只是物品,牺牲普通的换得上等的不是应当的吗。”满意的看见了对面那人陡然紧缩的瞳孔,她终于笑了起来。


  “有了人的形体而不等于就是人了。”

  “人的欲望,人的感情,人的残酷。”

  “ 你们这样的物品又怎么会懂。”


  真是......一个丑恶的人类啊。他掐住审神者脖子的手不自觉收紧,却怎么也无法将手下脆弱的部位掐断。


  “呐。”他把头靠上她的额头,两人之间的吐息相互纠缠,“主上大人的话,再多欲望,我也可以满足您哦。”


  “结城萤。”

  一把锋利的刀。

  “就让我这个物品,永远囚禁您吧。”

  杀死的是谁?

 

  她伸出手,抓住他的手腕,眼底的平静已然破碎,疯狂与炙热在碎片之后悄然出现,如同蛰伏的兽。

  “烛台切光忠,让我们看看,究竟是谁,囚禁了谁吧。”


  猎物,终于入网。


(背景大概就是婶婶一直很爱光忠,可是压抑着自己,告诉自己他只是刀,然后压抑着压抑着就黑化了。烛台切是在相处中爱上婶婶,然后作为近侍的他在书桌上发现了这封有婶婶真名的书信,看了内容之后就黑化了。然后就布下了一个局,然而只是个局中局,其实早在婶婶的预料当中。恩,很复杂的样子○| ̄|__)

评论(2)
热度(175)
© 红豆莲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