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爱过。
永久退圈,只发日常博文,欢迎取关
★岁月无虞,来日可期★
一个单纯的喻吹
※世事浮沉,唯爱他一事永恒

⚡精神洁癖重度患者
👿我是恶魔
⚡婉拒腐向/转载/ky(评论里提腐的一律拉黑不谢,bg癌晚期患者)
✨不接角色/写手生贺


——世界上最棒的cp@暮汐
——头像+封面:@秦七柒7
——公众号【相思酒家】

  红豆莲生  

【温蝶】半醒半梦半浮生

①吃了鱼塘主两天360度无死角现场安利后,答应给她开的温蝶车。

②没看过原剧,纯投喂基友,大型ooc预警现场警告。

【一】

前些天一直淫雨霏霏,今天的日头难得露了会儿脸,破开了阴霾的云层,投下漫长雨季里第一缕阳光。

凤蝶将温皇的轮椅推到了窗棂旁,替他在膝上盖了条薄毯遮风。

温皇似是有些困倦了,狭长的双眼闭着,缱绻的光晕歇在他的眉梢,漾开一圈斑斓的辉影,称得他本就出色得容貌亮眼得令人不敢逼视。

自打从千雪孤鸣那儿听说经常见见阳光有利于他的伤势恢复,凤蝶就时常这样推他晒太阳。

隐居后的日子里,不再沾染那些恩怨纠葛阴谋诡计,岁月被滤去一层锐色,犹如今日的阳光一般,柔和而安宁。

她时常觉得,若是能一直如此,也是件很好的事情。

可惜的是,温皇不会这么想。

他的旧伤早已好的七七八八,除了还是坐着轮椅、看起来虚弱些,几乎已同常人无二。近来看向她的目光又带上了几分不可见深的叵测,总让凤蝶在暗处无声心惊。

不过她的担忧其实是有些多虑了,就现下而言,温皇还是很满意这样的生活的。

没有不长眼睛扰人清静的苍蝇,更没有讨人嫌的剑无极,只有他们两个相伴相依。

每一次感受到凤蝶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温皇心里都会产生一种难以名状的满足和愉悦,以至于这与往日别无二致的阳光,都好似更容易使人倦怠了。

他放松了身体,阖起眼眸,在思绪昏沉间想着:就这样就好了。

永远待在我的身边,

永远只望向我一人。

就一直这样下去好了。

【二】

入眠后,温皇便做了个梦。

梦里的自己不断在重复着他做过的事情,开始了一次次不厌其烦的游戏,不断试探着凤蝶的心意。

那般踩着生死之线,因她绝处逢生而带来的愉悦,远胜于他布下过的所有令江湖震动的棋局。

他沉迷于这比稀世蛊毒更让人上瘾的快乐,可是忽有一日,局中最重要的棋子选择退出了这场疲惫不堪的拉锯与对峙。

梦中的凤蝶不同与往日那副清泠泠地模样,她是笑着的,笑得极好看,如山花烂漫,如六月暖阳。

她牵着剑无极走到他的面前,像是头一次把剑无极领到他面前似的,向他介绍:“主人,这就是我选的如意郎君。”

如意,郎君。

温皇坐在轮椅上,一时没有言语,只是兀自看着她的笑。

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是很长一段缄默,又或是很短一瞬之间。

他缓慢地移开视线,目光落在她衣袍的蝴蝶纹样上,搭在扶手上的那只总将他人玩弄于股掌之中的手,艰难而无力的虚握成拳,像是这样就能把什么攥紧在手里。

但是他什么也抓不住。

他听见了自己的声音,用着没有起伏的语调说着冷淡的话:“既然你已经认定了他,还来告诉我做什么?腿长在你自己身上,要走便走,我还能拦你不成。”

梦中的凤蝶还是在笑,笑得不带一丝晦暗,她背着收拾好的行囊,携剑无极向他盈盈拜别,然后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他的身边。

温皇看着她的背影一点点淡去,很想出声唤住她。

嘴唇翕张了几次,却化作了唇边一抹无可奈何的苦笑。

他惯来会算,也向来爱博弈,天命、时局、人心他都看得透彻,也不吝以命为筹,做一场游戏。

可临到了头来才发现,唯独凤蝶,他输不起。

【三】

他醒转过来时已近暮色,浑身被冷汗湿了透彻,很不舒适的动了动身子。

趴在他身侧小憩的凤蝶隐约察觉到了动静,迷迷糊糊的抬起头,在尚且迷蒙模糊的视野里,看着温皇撑着轮椅的扶手,稳稳当当的站了起来。

她连一点惊诧都没有,眨了眨有些干涩的眼睛,轻声询问他要不要去准备晚食,好像温皇能够自如的站起来是再稀疏平常不过的事。

然而凤蝶的冷静没有坚持多久,带着点惺忪睡意的柔软尾音甚至还没有消散,她已经被一双结实的手臂打横抱起,放在了属于还珠楼楼主的床铺上。

“主人?”凤蝶目露疑惑的看着他,半坐起的身子被温皇的手掌摁了下去,干脆老老实实的躺着不动了。

她太乖了。

柔软的犹如烈火,烫得他心扉酥麻,带起一阵无法抚慰的、抓心挠肺的痒。

温皇不自觉地伸出手,修长的手指在凤蝶的脸颊逡巡摩梭,轻轻捧起了她的下颚。

他俯下身去,吻住了渴盼已久的柔软。

凤蝶的呼吸一下子凌乱了,却没有推开他。她的唇轻轻的颤动着,迟疑了片刻后,柔软的手臂缓缓地向上攀去,环住了温皇的后颈。

他蓦地笑了,含住了她的唇发出了一声短处的笑音,抬手放出一道内息将束紧纱帘的环扣打落在地上,失去了束缚的纱帘轻飘飘的散开,半遮半掩的藏起了床上的春光。

帐摆流苏,被翻红浪。

(对不起,我是lof会屏蔽的车,我被删减了。)



【四】

第二日醒来的时候,凤蝶躺在温皇的怀里发了好久的呆。

两腿之间传来的疼痛和抵在腰后的半硬物体,昭示着她和主人已经做过了男女之间最亲密的事情,可她还是不太适应与别人毫无阻隔的肉体相贴。

凤蝶悄悄看了温皇一眼,确定他还在熟睡,悄无声息的掀开了被子,准备下床清理身体。

谁知道这边刚坐起身,一只手臂忽然环在她的腰间,又将她拽回了宽厚炙热的胸膛。

她抿了抿唇,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

行吧行吧,就这样躺着吧,躺到他饿了再说吧。

评论(26)
热度(39)
© 红豆莲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