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爱过。
永久退圈,只发日常博文,欢迎取关
★岁月无虞,来日可期★
一个单纯的喻吹
※世事浮沉,唯爱他一事永恒

⚡精神洁癖重度患者
👿我是恶魔
⚡婉拒腐向/转载/ky(评论里提腐的一律拉黑不谢,bg癌晚期患者)
✨不接角色/写手生贺


——世界上最棒的cp@暮汐
——头像+封面:@秦七柒7
——公众号【相思酒家】

  红豆莲生  

【喻文州x我】在清晨时分

——在每个醒来的清晨时分,与你久别重逢。

昨晚睡前忘了关窗,朝阳便一路从窗沿流淌到床畔的地板上。

我醒来得时候,两侧的纱帘正在橘黄色的暖光中飘动。

清晨的凉风裹挟着海水的腥咸拂面而来,一瞬便吹散了残余的困倦。

本想跟先生说声早安,可目光触及空无一人的半边床铺,我才恍然想起,我的喻先生还在B市出差。

今天是他回来的日子。

如果先生在的话,不管醒得多迟,我都要躺回去,窝在他的怀里舒舒服服地睡个回笼觉。

可他不在,就连温暖的被窝都不再让人眷恋。


我慢吞吞得挪下床,踩上耷拉着耳朵地白兔拖鞋,踏着一地脉脉流动的浮光掠影,走进了浴室洗漱。

刷着牙的时候,已经开始构思晚上要吃些什么才好了。

先生是标准的G市人,除了不能吃辣,没有什么忌口。但要说最喜欢的,还是他们食堂师父做得的白斩鸡。

而我呢,则是无辣不欢,挚爱火锅。

截然相反的口味,一如我们不相类性格。

是以,常有人好奇我们究竟是怎么走到一起的。

借用先生的话来说,这便人生的有趣之处了。

你永远猜不到,自己会爱上一个什么模样的人。兴许和幻想中的别无二致,却也有可能迥然相异。

在遇见先生以前,我也不能想象自己会和谁相伴到老。

可就是那样一个刚好的日暮时分,昏黄的灯火下,我沉沦在他温柔的眼神。

从此,他成了我寄托余生的江海,

心弦扣动的一声声,

都是他的名字。


胡思乱想了一通,最终也没能敲定晚餐。

这种事情着实费脑力,我决定还是把这份重任交给先生。

吐掉漱口水,捧着凉水洗了把脸,就这么解决了一道难题。

然而没轻松多久,拿起梳子的时候,我又开始纠结该梳个什么样的发型。

对着镜子比划了好半天,还是把它放了回去。

先生的手,是克敌制胜的手。不光打游戏比我强,就连扎头发也比我扎得好。

习惯了早上靠在他怀里,感受他的手指在发丝间穿梭。

他不在的时候,我连头发都不会梳了。

那就披散着吧。

待他回来,再为我挽起一头长发,编织三千情意丝。


厨房的冰箱里空空如也,所有的库存在这几日放纵的时光里消耗干净。

回头得叫上先生去趟超市了。

我转身,踮着脚从橱柜里拿出了袋未开封的麦片,用热好的牛奶冲泡,一碗足以充作早餐。

只是被先生看到的话,那张清隽地脸上怕是又会挂上无奈的神色,温柔却又不可拒绝地没收我的麦片。

约莫是G市人的惯性思维,他认为早上是要喝粥的。

偏偏我这足智多谋,洞察秋毫的先生,对烹饪方面的事情一窍不通。

倒不是自夸,厨艺算是我少数能拿得出手的技艺之一。

早上一起洗漱完,他去餐厅,我进厨房,已经成了心照不宣的规律。

但他也不肯闲着。

等待的时间里,还要捧着个本子,时而看着我,时而执笔在上面勾划。

我偶尔转头,总能对上他透过隔断镂花望过来的目光,

深邃而清澈

倒映着最好的时光。


收拾好碗勺,天都光了。

日影灿好,照射着帘沿坠挂的琉璃,在地板上落下织锦一样斑斓的光斑。

我在落地窗前席地坐下,抱着电脑开始工作。

指尖敲击键盘的声音,在安静的室内格外清晰。

大抵是被太阳晒晕了头,恍惚间,竟然有种先生正在身边的错觉。

我们都从事着离不开电脑的职业,平素在家就经常是一人一个电脑,互不干涉的敲打着按键。

略显吵闹的声音听惯了,有时听起来还蛮像打击乐二重奏。

疲乏歇息的空挡,我常悄悄地凝视先生。

光线勾勒着他侧脸的轮廓,在我心上投出一个温柔的剪影。

每当这个时候,他都会有所感似的抬眸,将偷看的我抓个正着。

开始我还会羞涩,次数多了,就学会厚着脸皮理直气壮的看回去。

于是,每次沉默的对视,都会在情不自禁的展颜而笑中结束。


也不是没有闹过别扭。

但都是些诸如没喊我起床之类零碎小事。

先生不是暴躁易怒的性格,所以通常都是他静静地看着我一个人唱独角戏。

待发作地差不多了,他才过来把我抱进怀里,下巴抵着我的颈窝,刻意用他那低沉的声线蛊惑我。

任他在记者面前如何能打官腔,但哄人的时候,说辞颠来倒去都差不多。

无非是篇《莫生气》

固然千篇一律,但每次听到,我的心里都像破开了一个口子,所有烦闷的情绪都留不住了。

由此能看得出我是个挺情绪化的人。

可是先生不在的时候,虽然不至于躁郁低落,但不管看什么、吃什么,都变得乏善可陈。

说不想念他肯定是假的。

但并不难熬。

不如说,我其实享受着这样无趣、带着些微苦涩的时光。

它让一切焦躁都沉淀下来,将甜蜜回温,酝出一壶佳酿。

想念有望,余生漫长。

我们还有一辈子的时光。


专心起来,时间稍纵即逝。

明明才用零食解决了午饭,再一抬头,挂钟的时针已经溜到了右边。

该去接先生了。

收拾了一地的零食袋,我换好衣服,在楼下打了辆去机场的车。

至于为什么不开车......

有次心血来潮,我非要开车送他去上班,结果自从那次以后,他出差都会把车钥匙也顺便带走,还半哄半骗地说着:“你的视力不好,就别费眼了。”

纵然他说得含蓄,我也知道自己的开车技巧实在是差得可以。

前座的司机打开了音乐,沙哑的女声哼唱着闽南的曲调。我倚着车窗,在飞速倒退地画面里,捕捉着熟悉又陌生的街景。

我并不是土生土长的G市人,我的先生才是。

但这个城市对我而言,意义非凡。

小时候总听老人说:在一个地方成长起来的人,骨子里都刻着这片土地的味道,藏不住,也抛不掉。

先生的身上似乎也有着这个城市的记号。

他笑起来是G市的阳光,干净明朗;他吐出的声音构造出G市的夜晚,华丽又缠绵。

透过这座城,我仿佛看见了一点点长大、慢慢成熟的他,好像这样,就能找回我缺席的那些时光。

可那只是模糊地轮廓,更多的,我还是想听他慢慢告诉我。


下车的时间掐地很准,先生的飞机应该刚刚落地。

傍晚的日头向着地平线下沉,余晖未尽。

暮色里翻滚的红霞,在航站大楼的玻璃上折射出浮动的天光云影。

我刚在门口站定,就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于熙攘的人群中朝我走来。

是我的喻先生呀。

晚风翻折他的衣角,也卷起他唇边的笑。

笑语喧哗中,他一步步靠近,在我的面前驻足,松开了行李箱,将我拥进怀里。

他身上带着风霜浸染后的味道,却仍旧是意料之中的温暖。

我称之为归属感。

不知道先生有没有同样的感觉,应当也是有的。

因为他说:

——“我回来了。”

流离的人终究要归乡,

流浪的心该去往它爱着得方向。

待经年过后,

你我失去恒温。

轮转一世,

请再次用这句话,

结束一场久别重逢。


——————

在繁重的更新任务之余,还是抽空给他写了一篇生贺。

虽然只是随手写的流水账,没有细心雕琢,也没有动人的情节,但打完最后一个字,忽然觉得自己已经圆满了。

或许在一些人眼里,这份幸福是幼稚的,也可能不久以后我就会爬墙,这些文字会随着岁月不堪回首

但起码现在我还是能大声的说

我喜欢喻文州

超喜欢的

19岁生日快乐,我的小队长。

评论(37)
热度(509)
© 红豆莲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