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爱过。
★岁月无虞,来日可期★
一个单纯的喻吹
※世事浮沉,唯爱他一事永恒

⚡精神洁癖重度患者
👿我是恶魔
⚡婉拒腐向/转载/ky(评论里提腐的一律拉黑不谢,bg癌晚期患者)
✨不接角色/写手生贺


——世界上最棒的cp@暮汐
——头像+封面:@秦七柒7
——公众号【相思酒家】

  红豆莲生  

【恋与】爱与猫咪即是正义

※制作人的猫化梗

※又名#论从妻奴沦为猫奴的几个步骤#

※目录:大福的馅儿




【李泽言】

依偎在温热怀抱中的感觉格外好,尤其是这个怀抱的主人,还是平时的那个李·毒舌·泽·冷面阎王·言。


你钻出了被窝跳到枕头上,抖了抖被压扁的毛,看着他熟睡的模样,不怀好意的伸出了自己爪子。


——嘿嘿嘿,叫你平常那么凶,现在还不是任由我摆弄……


然而爪子堪堪伸到他的脸上,睡梦中的李泽言便悠悠转醒了。


看着停在自己面前的猫爪,他挑了挑眉,低沉的声音还有着未褪去的沙哑。


“你……在干什么?”


“……”


在电光火石间,你闪电般的收回了爪子,讨好似得凑近,用舌头舔了舔他的脸颊。


意识还有些朦胧的李泽言瞬间清醒了。


他用难以言喻的表情看了看缩着脑袋的你,许久,才动了动唇,语气中满是嫌弃:“你这样太不卫生了。”


你严肃的举着爪子,做了个保证的手势。


然而内心却在疯狂的吐槽着:

李泽言你敢不敢控制住上翘的嘴角再说这句话!!!








【白起】

毛绒绒的爪子扯住了他的衣角。


“喵~”


明明是萌化无数猫奴的场景,白起却依旧毫不留情的拒绝了你。


“不行,执行任务太危险了,我不能带着你。”


“喵!”


你凄厉的大叫一声,死乞白赖的挂在了白起的身上。


白起头疼的看着你,大手提住你的后颈,轻轻松松将你扒了下来。


而后他屈膝蹲下,以与视线平齐的角度看着你,用一种近乎哄诱的语气说着:“你知道我不能容忍你有任何的危险,所以乖乖待在这,好吗?”


你点了点头,垂头丧气的用两只肉爪子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小肩膀还可怜兮兮的一抖一抖。


白起的坚持瞬间被你击溃了。


即使知道有些事情,他不该退让,但他无法看见你伤心的模样,哪怕是假装出来的,也不行。


更何况让你难过的还是他。


白起呼出一口气,双手轻柔地将奶猫体型的你捧在了手里。


“喵?”


你放下手,歪着脑袋看着他把你小心翼翼地装进了警服胸前的口袋里。


娇小的身躯紧紧贴着他的胸膛,脊背后传来的强有力的鼓动清晰的向你传达着一个信号——你的背后就是他的心脏。



“你就是我的命。”


“所以待在这里,不要动,我会保护好你。”








【许墨】

你垂涎的看着iPad里的火锅,似乎能透过屏幕闻到那美妙的香味。


许墨低头对着蹲坐在腰间的你笑了笑,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轻轻一拂,调出了另一个界面。


【XX牌顶级猫粮,皇家贵族猫的首选,半小时内送货上门。】


下单,确认,一系列动作连贯如流水。


你目瞪口呆难以置信的看着他,柔软的爪子在他胸前狠狠拍了几下,表达着自己的愤怒。


他墨色的眼眸里酝着笑意,“你现在还是幼猫,不能吃火锅。”


一提到目前的体型,你忽然就提不起劲了,睁着水亮亮的猫眼可怜巴巴的望着许墨。


“喵唔”你快想办法把我变回去!


“关于这件事,我的确有点线索了。”许墨把平板放在身侧,修长的手指曲起,抚弄着你毛绒绒的颈部。


你惊喜的瞪大了眼睛,仿佛已经闻到了火锅的味道。


“你这次变成猫,纯属是某个evoler的能力失控造成的意外,至于什么时候能变回来,就是随……”


许墨的话还没说完,蹲坐在他腰间的幼猫忽然开始变化,身体逐渐抽长,变形,变成了一个女性的模样。


“许墨!我变回来了!!!”你扭动身体左右看了看,兴奋地朝他大喊。


“嗯。”


许墨低低应了一声,这声音夹杂着的沙哑和压抑,让你瞬间打了个激灵,想起了你们目前的姿势……很不妙。


“咳,那个什么刚刚没注意,我马上就从你身上下去!”


你说着就要起来,许墨的手却先一步按在了你的腰上。


他的鼻梁上还架着金丝框的眼镜,即使有镜片的遮挡,你还是能将许墨瞳孔中酝酿着的汹涌情绪看的一清二楚。


“没关系,我觉得这个姿势,很不错。”









【周棋洛】

开场的优美音乐回荡在演播室里。


对常人来说正常的音量,对于变成幼猫的你而言就是刺耳魔音。


再加上打在周棋洛身上的灯光散发的热量,躲在卫衣口袋里的你闷得几乎要背过气去。


“喵呜……”


正在和女主持对话的周棋洛敏锐的捕捉到了你孱弱的呼救声,也顾不得录制,直接将你捧了出来。


“薯片小姐!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女主持人诧异的看着他手中捧着的小猫,向导演组打了个继续录制的手势。


“哇,棋洛你还养猫呀!”


本该顺着她的话接下去的周棋洛置若罔闻,眼睛只能看见手心里的宝贝。


你喘了会儿气,勉强能缓过来了,抬起小爪子用肉垫碰了碰他的脸。


确认了你没有大碍,他才猛地松了一口气,温热的手掌顺着你的背脊轻轻抚摸着。


女主持见他没有接话,尴尬的干笑了两声,“棋洛居然那么爱自己的猫啊!”


“是啊。”


他在灯光、镜头与其他工作人员的注目下,低下头,将一个轻柔的吻印在了你的额头,那双眼睛明明与辽阔的天空是同一种颜色,可却狭窄到,只能装下一个你。



“她是我最珍爱的宝物。”


评论(41)
热度(1831)
© 红豆莲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