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爱过。
★岁月无虞,来日可期★
一个单纯的喻吹
※世事浮沉,唯爱他一事永恒

⚡精神洁癖重度患者
👿我是恶魔
⚡婉拒腐向/转载/ky(评论里提腐的一律拉黑不谢,bg癌晚期患者)
✨不接角色/写手生贺


——世界上最棒的cp@暮汐
——头像+封面:@秦七柒7
——公众号【相思酒家】

【恋与】情报诱惑

※一个奇怪的情报探子paro,夹杂着军人paro。

※bgm《情报游戏》

※听歌冒出来的灵感,然而这种风格从来没写过,非常苦手,所以写的非常迷,随便看看就好_(:з」∠)_

※目录:大福的馅儿






【周棋洛】


穹顶悬挂的水晶吊灯中,散射出冷冽迷离地光芒,将富丽堂皇的大厅照得通亮,却照不见纸醉金迷下的暗流涌动。


你站在周棋洛身边,接受着来自不同人的视线,那些目光或嫉妒、或审视,让一向在暗处执行任务的你无所适从。


“周……”


你不安地拽住了周棋洛的衣角,正打算喊他的名字,揽在你腰间的大手蓦然收紧,将你紧紧地贴在他身上。


“怎么了宝贝?不舒服吗?”


周棋洛担忧地看着你,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对着面前围着的一圈人露出了歉意的笑,在众人暧昧的目光里,垂首在你脸颊上轻轻一吻。


借着角度的掩护,他的唇微微翕动,湿热的呼吸带着酒气扑在鬓角,将低语送进你的耳朵里。


“你应该,叫我老公。”


不知道是因为他的热度还那个难以启齿的称呼,你的脸上蓦地升起一股燥热,连紧张感都消除了不少。


“周少还真是疼爱女伴啊。”


穿着银灰色西装的男人——你们这次探取情报的主要目标,状似关切的靠近你,露骨的视线肆意地在你身上游走着。


周棋洛不动声色地向前移了半步,挡在了你的面前。


“不是女伴。”


他扯开唇角,脸上漾起爽朗地笑容,可眼神里却宛如含着极地深海中沉眠的冰川。


“她是周太太。”








【白起】


同伴们的尸体横陈一地,暗红色的液体自木仓孔中汩汩流出,浸染了灰色的水泥地面,汇成一条“血河”朝你的方向蜿蜒而来。


“不是我。”


你转过身,看着匆匆赶来的白起,握着枪的手不停地颤抖着。


白起伸手将战栗的你拥进怀里,语气里透着全然的信任。


“我知道。”


他看了一眼你身后的惨况,琥珀色的眼眸中染上了一丝沉痛。


可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他还有必须解决的事情。


白起握着你的肩膀,手心炙热的温度隔着布料熨在皮肤上,像是往你的身体里灌注了坚强的力量。


“上面收到的情报是内部有卧底,现在的情况对你不利,你赶紧离开这里,我会把所有的监控毁掉,你就当今天没有来过这里。”


“不行。”你紧紧抓住他的手腕,“那样被怀疑的就会是你了。”


“不会,我自有办法。”


他反手握住你的手,唇角勾着温柔的弧度,掰着肩膀将你转过去,朝着门口轻轻推了一把。


“走吧。”


你犹豫的向前走了两步,踏过门槛时,却突然回过头,看着白起孤身一个人站在那里,忽然想起了昔日尚在校园时犹如孤狼一般的他。


“学长。”你忍不住用上了曾经的称呼,语气里透着几分茫然无措,“你为什么相信我?”


“没有为什么。”


白起直视着你的双眼,那根与心脏血管相连的无名指微微颤动了一下。


“只要是你说的,我就信。”









【许墨】


“怎么会伤得这么重。”


许墨看着你腰间鲜血淋漓的伤口,眉心不知觉的蹙起,薄唇抿得紧紧地,像稍一用力就要崩断的线。


你被他专注的目光盯得不太自在,身体有些僵硬,却不敢动弹,生怕他手上的缝合针刺到别的地方。


“麻烦你了,许军医。”


他的眼中透着些许无奈,“都说了,叫我许墨就好。”


对于医术精湛的许墨而言,说话也不会分散他的注意力,修长的手指捏着缝合针,熟练的上下翻飞着,不多一会,两寸长的伤口就已经缝合完了。


你坐起身,将敞开的衣衫扣上,却没有留意到口袋里有一张纸片悄然滑落。


“谢谢你,许墨。”


许墨把要服用的药物装进袋子里,细心的写上了每一种药的服用次数和时间,还有一些忌口的内容。


“如果真的要谢我,不如好好保护好自己,你受伤我会很心疼。”


“啊......那什么,许墨我先走了!”


暧昧的话语撩得你心神不宁,也顾不得身上还没完全消退的麻药,踉踉跄跄的逃了出去。


他双眸含着隐忍的笑意,看着你落荒而逃的背影,直到最后一点色彩消失在走廊尽头,他才慢悠悠的走到了床边,捡起了飘落在地上的纸片。


纸上满是鬼画符一般晦涩的暗号,许墨不用猜也知道,这正是他所要找的情报里,最关键的东西。


口袋里的手机适时抖动起来,他掏出手机接通电话,扩音器里传出了一道沙哑的男声。


“Ares,有进展了吗?”


许墨看着手中的纸片,眼前忽然闪过你的笑脸。


他抿了抿唇,将自己瞬间的动摇掩饰的一干二净,神色冷然地将纸片送到酒精灯燃起的火焰上,看着它一点点被吞噬化为灰烬。


“没有,还需要再观察一段时间。”









【李泽言】


“知道卧底被抓住之后,会受到什么样的待遇吗?”


你看着自己昔日的顶头上司,如今的敌方boss,忍不住嗤笑了一声,心里涌起一股没头没脑的悲愤。


“怎么,要严刑拷打吗?”


李泽言皱着眉头,一张扑克脸下掩盖着隐忍不发的怒火,他伸手捏着你的下巴,强迫你抬起头直视着他。


“我在你眼里就是这种人吗?”


你撇过头逃离他的钳制,没有回答李泽言的问题,目光定定的盯着墙角,语气里带着几分自嘲。


“就算严刑拷打也没有用,我可什么都不知道,如果不是因为你的滴水不漏,我也不会被放弃变成弃子。”


“谁说你是弃子。”


李泽言挑了挑眉,拽了拽军装的领口,解开了一颗扣子。


“我还没有收回你的职务,你现在还是我的下属。”


你倏地抬起头,诧异的看着他。


“为什么?不是已经查清楚我的身份了吗?”


“那种事情,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了。”


“不对,可是.....”你脑子里陷入了一片混乱,“你为什么还要把我留在身边?你到底有什么阴谋?”


“阴谋?”


李泽言低笑了一声,却没有反驳,他抬手将一张新的身份证明丢进你的怀里,望着你的目光中暗藏着不易发觉的纵容。


“既然想知道,那就留在我身边,自己去发现吧。”




评论(80)
热度(19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