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爱过。
★岁月无虞,来日可期★
一个单纯的喻吹
※世事浮沉,唯爱他一事永恒

⚡精神洁癖重度患者
👿我是恶魔
⚡婉拒腐向/转载/ky(评论里提腐的一律拉黑不谢,bg癌晚期患者)
✨不接角色/写手生贺


——世界上最棒的cp@暮汐
——头像+封面:@秦七柒7
——公众号【相思酒家】

  红豆莲生  

【恋与】不死魔女与她的少年

※恋与四人场合,不老不死的魔女的梗。

※祝各位仙女太太们新春快乐!

※然后目录:大福的馅儿

——————↓↓↓

【白起.ver】

你从未有一刻如此深刻的感受到“永生”的绝望。

你的爱人,那个总会在众人唾骂你、朝你扔石头时,固执地挡在你面前的少年,如今形容枯槁,奄奄一息的躺在床榻上。

而身为魔女的你,却无能为力。

看着他苍老的面容,你忽然想起那些咒骂你的话。

「邪恶的魔女!远离我们!你就该在你那间破屋子里永生孤独!」

是啊,你是不死的魔女,即使拥有了爱,学会了爱人,终究还是逃不过永生孤独的命运。

床榻上的白起,似乎感受到了你身周散发着悲伤气息,他睁开眼睛,用尽了仅剩的力气,抬起了手腕,轻轻的覆在你的手背上。

纵然那双眼睛已看不清什么东西,但他的眼神,永远是那么的清澈而坚定,无声地向你传递着强劲而绵长的力量。

恍惚间,你仿佛回到了很多年以前。

又看见了还是少年的白起,在你的身前张开双臂,仿佛不知疼痛一般,挡下所有砸向你的东西,嘴里还在倔强的反驳着那些人的恶意。

“就算是魔女又怎么样?她也是个普通的女孩子!”

“她不会孤独的,我会陪在她的身边。”

还是变声期的年纪,一把尖锐嘶哑的嗓子,还发不出成年后清朗磁性的声音。

可听进你的耳朵里,却是那样的震彻心扉。

纵然只有短暂的几十年,可是白起做到了他的诺言,在你身边,不离不弃,直到生命燃尽。

你轻轻回握住他的手,看着他闭上了双眼,在呼吸消失的那个瞬间,你知道,他走了。

但是他留给你的爱,至死不渝。

你俯下身,一如既往的亲吻他的额头。

“晚安,我的少年。”

【周棋洛.ver】

那个孩子又来了。

说是孩子,但那只是你单方面的认知,在其他人的眼里,周棋洛毫无疑问,是个非常优秀的成年男性。

拥有无尽生命,且知识渊博的魔女今天还是想不通。

明明你和他就像两个极端,一个是生长在阴暗角落里的苔藓,一个是光芒耀眼万物朝生的太阳。

可他偏偏就喜欢缠着你。

“锵锵锵——你猜我今天给你带什么来了?”

你甚至都不屑去看他身后露出的半个篮子。

“除了吃的,你还能带什么。”

“你怎么知道是吃的!”周棋洛瞪大了眼睛,那双湛蓝的眸子里装满了欣喜,“我的魔女小姐,果然超级厉害!”

你瞥了他一眼,却终究没有反驳他的那个“我的”

周棋洛把篮子从身后拿出来,打开盖子,露出里面精美的糕点,献宝一样端到你的面前。

“这可是我最喜欢的点心哦,一直想带给你吃的,可是大厨回家乡省亲了,今天一回来我就拜托他做了一份,还是热的呢,你尝尝!”

你抿了抿唇,顶着他期待的眼神,还是不忍心拒绝他,伸手捏了一小块放进了嘴里。

周棋洛没有在你的脸上看到喜欢的表情,有些忐忑地问:“甜吗?”

舌尖舔去唇上的一抹碎屑,你点了点头。

“很甜。”

他那张深邃帅气的脸上骤然绽放出了灿烂的笑容,窗口的阳光落在他金色的头发上,漾出了柔和而明媚的光晕,宛如阿波罗在人间的化身。

“太好了!我希望我的魔女小姐,每天的心情都像这个点心一样甜!”

你怔住了。

听过那么多的咒骂和污蔑,这是第一次,有人对你说,希望你的心情和点心一样甜。

“为什么?”

为什么呢?为什么要接近我这个令人厌恶的不死魔女呢?

他忽然敛起了嘴角笑意,看着你的目光是那样真诚。

“因为我喜欢你。”

“喜欢?哪怕我是个会邪恶法术的,不老不死的怪物?”

“不。”他伸出手握住了你的,温暖的体温源源不断的温暖着你冰冷的肌肤,“你不是怪物,你是我的公主,我的魔女小姐。”

你因为他的话忍不住红了红脸,侧头避开他的目光,视线聚焦在角落不知何时长出的一片苔藓上。

“哪怕我无法和你一起老去?”

周棋洛没有回答,反而提出了一个要求,“魔女小姐,你可以为我制造一场雪吗?”

虽然不明白他要做什么,但是你还是拿出了魔法棒,在这小小的屋子里,制造出了洋洋洒洒的大雪。

他一动不动的站着,直到白雪落了满头,他才侧身,对你露出了一个极其温暖的笑容。

“你看,现在我们都白发苍苍,一起垂垂老矣。”

【许墨.ver】

在人群中第一眼见到许墨的时候,你就决定要把他带回去。

他实在是太聪明了,明明还是稚童的年纪,却已经学会在人群中把自己伪装成一个正常人。

如果你不是魔女,恐怕也无法感受到他身上诅咒残留的痕迹,更猜不到他的世界里没有酸甜苦辣、没有色彩、也没有感情。

你依稀还记得,自己对他说要带他走的时候,他那副茫然无措的表情和处处拘谨的言行。

而如今,他俨然取代了你,成为了这个城堡里的主人。

“你不该这么做的。”你冷漠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不该做什么?”许墨放下手中的书,抬起头看着你,“你是指我没收了你的药锅,还是指我丢了你捡回来的那只虫子。”

你咬着牙,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都有!”

许墨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唇角不自觉的带上了一抹笑意。

“可我并不觉得我做错了,如果不把药锅收起来,我们的城堡迟早要被你炸掉,至于那个虫子......”他脸上的笑意一顿,有什么情绪从幽深的眼中一闪而过,“我不希望你的身边有除了我以外的生物存在。”

“你你你....”你想反驳,却发现他的话都是事实,硬要指责他倒显得你小气了。

“可是那个虫,不对,那个人类,我可是在他身上耗了好大工夫才救活他的,我还没有记录普通人承受黑暗禁术之后的副作用,你居然就怎么把他丢出去了!!!”

“你可以记录我。”他挑起了一边眉,指了指自己,“我姑且,还算是一个人类。”

你想都不想就呛了回去:“哪有人类像你这样变态的!而且你天天就知道看书看书,都不陪我玩!”

你抢过他腿上的那本书,随手翻了翻,“居然还是彩色的图画书!你只能看到黑白,这种书看起来有意思吗!”

被提及缺陷的许墨毫不介意,他伸手拿回那本书,低头看着书页上斑斓的色彩,笑的非常温柔。

“在遇见你以后,就变得非常有意思了。”


【李泽言.ver】

你维持着开门的动作,诧异的看着门外的男人。

“你怎么来了?”

李泽言挑了挑眉,面色不虞,“你这个月的进度没有汇报上来,身为你的资助人,我难道不能来看看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熟知这个男人的古怪脾气,倒也没被他不客气的话呛到,“我的意思是你怎么亲自过来了。”

他偏过头,握拳掩唇轻咳了一声,脸上有一闪而过的尴尬。

“想来就来了,怎么,不欢迎我?”

“绝对没有。”

魔药的开发还得靠他的金钱资助,你哪里敢得罪这位“金主”大人,赶紧拉开门,侧身让出一条通道。

“您请进。”

他似有若无的轻哼了一声,径直的走到凌乱的桌案前坐下。

你向来搞不明白李泽言这个人,就像至今也不明白他当初为什么要力排众议,给你这个众人眼中“邪恶”的魔女资助,来制作一款单靠记忆就可以找到特定对象的药剂。

不是没有问过原因,可是他每次都是含糊的敷衍过去,只说是想找到一个人。

什么样的人呢?

你很好奇,但还是没有问下去。

漫长的时间将你打磨的很好,变成了一个忍耐力超群的魔女。

但不得不说,你对这个他提出的这个药剂很感兴趣,便答应了下来,投身进魔药的制作里。

你也成功了。

“药剂已经成功了,就在你面前的那个玻璃瓶子。”

李泽言微微一愣,似乎没有想到你的速度这么快。

他拿起桌子上摆着的玻璃瓶,凝视着里面紫色的液体,嗓音有些干涩。

“要怎么使用?”

“喝下去就行,喝的时候想着那段回忆,就能引导你构建起和那个人的感应。”说完,你指了指桌面上的铁盒,“如果怕苦,那里有糖果。”

李泽言罕见的没有怼你。

沉默了许久之后,他打开了盖子,仰头喝了下去。

一秒、两秒.....一分钟。

他就那么愣愣的坐在那里,惊诧的看着你。

饶是对药剂很有信心,你还是被他怪异的目光盯得浑身发毛,“怎么了?找到你想找的人吗?”

李泽言蓦地回过神,收回了目光,垂下眼睛,看了看手中的空瓶。

“没有。”

“怎么可能?!”

你皱起了眉头,转身准备走回药房,“我再去改进一下。”

“不用了。”

他喊住你,那张万年不变的冷脸上,忽然露出了犹如冰雪消融,万物回春的表情。

“已经无所谓了。”

评论(120)
热度(3899)
© 红豆莲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