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爱过。
★岁月无虞,来日可期★
一个单纯的喻吹
※世事浮沉,唯爱他一事永恒

⚡精神洁癖重度患者
👿我是恶魔
⚡婉拒腐向/转载/ky(评论里提腐的一律拉黑不谢,bg癌晚期患者)
✨不接角色/写手生贺


——世界上最棒的cp@暮汐
——头像+封面:@秦七柒7
——公众号【相思酒家】

  红豆莲生  

【全职男你】与死神共舞的爱人②

最前依旧:大福的馅儿(目录归档)

黑道paro,略有暴力血腥内容

内含黄少天+叶修,ooc预警。

喻+王篇点这

送给我最爱的cp @暮汐 


【黄少天】

“少天......”

温热的指腹挡住了你想要说出的话,黄少天一把抱住你,躲在了承重柱的后面。

凌乱的脚步声从升降电梯处传来,在一片死寂的停车场内显得格外清晰。

你紧张的捏住黄少天的袖口,整个儿缩进了他的怀里。

“害怕了?”他敏锐的发现怀里的身躯在微微颤抖,安抚的拍了拍你的背,将唇贴在你的额头,好似要把他的力量传输给你。

“别怕,没事的,不过是一群垃圾而已,你老公出手三两下就搞定了!不过这些走狗难不成还真是属狗的吗,居然能找到我们家来。”

明明在这么危险的情况下,他还这么喋喋不休,让本就担惊受怕的你心急如焚,一口咬住了他的手指,示意他也闭嘴。

“嘶你——”

黄少天猛地吸了口凉气,如你所愿闭上了嘴,他收回看向柱后的目光,垂下视线,眸光幽深地看着怀里的你。

“本来还想和他们玩玩,不过媳妇儿你既然这么着急,我只好赶紧去把那群垃圾给收拾掉,再回家好好陪你玩了。”

他伏在你的耳侧,炙热的呼吸拼了命的往耳蜗里钻,烧得你脸颊通红。

“咦,这就脸红啦?”

“别说了!”你压低声音,忍着羞意朝他的胸膛不轻不重地拍了一巴掌。

“好好好。”黄少天握住你的手,低声叮嘱着:“那你乖乖在这等我,我马上就回来。”

他松开手,转身走向那群追杀者,修长地手指抚上冰冷的枪身,眉梢唇角的笑意里,不复方才面对你时的阳光灿烂,只余令人不寒而栗的杀意。

黄少天的步伐沉稳,悄无声息的游走在光线照射不到的阴影里,那双琥珀般的双眸里有某种情绪正在躁动,急需鲜血来安抚它。

他悄然逼近敌人的背后,拉动套筒,上膛,瞄准,一枪毙命。

枪声回荡在整个停车场内,可是他的踪迹却依旧无处可寻。

敌人一下子慌乱了阵脚,压低声音咒骂着他。

“人在哪?”

“这黄少天难不成会隐身吗!”

“都冷静一点!”

黄少天摸了摸发烫的枪口,唇角漾起张扬的笑意,露出了那颗锐利的虎牙。
   
   
“都别急,既然来了,那就都留下来吧。”
   
   
    
  
【叶修】

新闻里正在播出的是航拍画面,音响里传出的声音里混杂着枪声与尖叫声,吵闹中还有主持人在一板一眼的报道着。

你窝在叶修的怀里,放下了手中的遥控器,饶有兴趣的看着电视的新闻,“恐怖分子暴动吗?”

他那双骨瓷一般白皙修长,合该去做钢琴家的手正灵巧的剥着开心果的壳。

闻言,他抬头扫了一眼屏幕,便兴趣缺缺的收回了目光,将剥好的果肉送到了你的唇边。

“可能是吧。”

“这个事儿和你没有关系吗?”你说着,张口将开心果裹进嘴里,一边咀嚼一边探究的看着他,“我怎么觉得电视里那个刚刚被当场击毙暴徒,和前不久被你抢了一船货的那个冤大头那么像啊。”

“吃你的开心果,不要想那么多,”叶修扬起眉,将最后一颗开心果剥好放进盘子里,拍了拍手上的碎屑,站了起来,穿上衣帽架上的外套,对你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我去给你囤点存货。”

你抱着果盘对他挥了挥手,“早点回来,对了,这次我要吃夏威夷果。”

“好。”
   
   
叶修走出大门,一招眼就看见路边停着的那辆混色轿车,红绿灰白的配色让它在一众黑色轿车中显得格外扎眼。

他漫步走过去,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坐在副驾驶位的男人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兴奋,连带着向他汇报的语调都比往日高了几个调。

“老大,一切都在按照您的计划进行,现在那帮孙子都跟无头苍蝇一样,内部乱的厉害,更别说来跟我们抢东西了,这次只用了一颗子弹就弄到这么大一批货,您真不愧是......”

“等等。”眼瞅着这人又要开始吹捧,叶修赶紧抬手打断了他,“我有件事要交给你去办。”

男人神色一凛,眼里有着蠢蠢欲动的兴奋,“是!您吩咐!”

“去超市帮我买5斤夏威夷果,要不带壳的那种。”



评论(82)
热度(1407)
© 红豆莲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