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爱过。
★岁月无虞,来日可期★
一个单纯的喻吹
※世事浮沉,唯爱他一事永恒

⚡精神洁癖重度患者
👿我是恶魔
⚡婉拒腐向/转载/ky(评论里提腐的一律拉黑不谢,bg癌晚期患者)
✨不接角色/写手生贺


——世界上最棒的cp@暮汐
——头像+封面:@秦七柒7
——公众号【相思酒家】

  红豆莲生  

【恋与】谁家的醋坛子打翻了


【白起】

白起站在门外,目光顺着半开的门缝,落在你身后搭在椅背的男款外套上。

胸口处蓦然升腾起一股怒火,熊熊烧灼着心脏。

他呼出一口郁气,垂下眼眸,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不能在你面前失控

不能吓到你

不能伤害你

“学长?”你抬起手挥了挥,“你怎么了?”

“没怎么,不请我进去吗?”

“哦哦!”你恍然大悟,赶紧侧开身子让出入口,“进来吧。”

白起走进屋内,看着你毫无戒备的关上房门,眸色一沉。

你是只对他这么放心,还是对每一个男人都这样?

短短几秒内,脑中的猜想无数次将他逼入死角,他无法克制烦躁的情绪,转过身长臂一伸,握住你的腰,将你抵在了门板上。

你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吓得呼吸一窒,说话都不太利索了。

“学、学长!?”

“嗯。”看见你惊慌失措的模样,他的心情好了些,唇角微翘,居高临下的看着你,“随随便便让男人进门,知道害怕了?”

他的眼神深邃得仿佛深不见底的漩涡,清晰地倒映着你的身影,胸口处炽热的温度透过轻薄的布料透过来,烧红了你的脸。

“知道了……”

“知道就好。”

他的凝视让你的心率直线上升,可等了半晌,他依旧压在你的身上,丝毫没有放开你的意思。

“那个,可以放开我了吗?”

白起挑了挑眉,唇角露出了一抹笑意,只是你怎么看,都觉得这笑里带着促狭。

“不可以,作为警察,我有必要模拟一下场景,告诉你随便让男人进屋有多么危险。”


“尤其是一个对你心怀爱慕的男人。”






【许墨】


“最近看了一本书,给了我灵感,这次我想拍摄……”

他看着面前侃侃而谈、神采飞扬的你,眉头几不可见的微微一蹙。

不知道是否是脑域发达,刚刚偶然一瞥间看见的场景,反复在脑海里慢速播放着:女孩摘下头盔,凌乱地碎发贴在脸颊上,弯起的唇角盛满笑意,专注地看着车 上的男人,而那个人伸出手,亲昵的帮她拭去汗珠。

自舌根泛起一股酸苦的滋味,攀着经络骨骼,蜿蜒而下,沁入心肺,化为某种莫名的情绪,汹涌的翻腾着。

很难受。

可他面上仍旧不显,一脉温和,只是身周的空气明显低了几度。

饶是迟钝如你也发觉了异样,担忧的看着他,“许墨……你心情不好吗?”

“嗯?”

他眼神有一瞬的恍惚,但也只是一瞬,他便已经将外露的情绪收敛干净,看向你的目光里依旧漾着暖意,“并没有,和你在一起,我只会是心情太好了。”

“啊,是吗…”

被他的目光看得脸红心跳,你呐呐着垂下头,企图遮住自己绯红的脸颊。

许墨看着满脸羞意的你,和那幅画面中的模样重叠,唇角的笑意愈发冷凝。

既然对着别人微笑的你,让他这么难受,那就让你只能对着他微笑好了。

“蝴蝶的美丽,一个人欣赏就足够了。”

喃喃自语的声音被风吹散,听不真切。

“嗯?”

你抬起头,疑惑的看着他,“蝴蝶?是你上次跟我说的那个故事吗?”

“嗯。”

“我还蛮喜欢那个故事的。”

他眼中的笑意洇开,掩藏在温柔后贪执终于露出冰山一角,宛如一张密不透风织网,笼罩着你。

“你这么喜欢的话,以后每天我都给你讲,好不好?”


评论(99)
热度(3368)
© 红豆莲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