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爱过。
★岁月无虞,来日可期★
一个单纯的喻吹
※世事浮沉,唯爱他一事永恒

⚡精神洁癖重度患者
👿我是恶魔
⚡婉拒腐向/转载/ky(评论里提腐的一律拉黑不谢,bg癌晚期患者)
✨不接角色/写手生贺


——世界上最棒的cp@暮汐
——头像+封面:@秦七柒7
——公众号【相思酒家】

【虫世木24h/10h】横越沧海的蝶




【零】

差距无法阻隔两颗心相互靠近;

要拿出在一起的勇气

只需要

你爱我,我也爱你

仅此而已





【壹】


B市的冬天太冷了。

公交车停停走走来了几趟,你一眼都没有看,只是靠在透明的广告牌上,耷拉脑袋缩着肩膀,双手环抱胳膊,沉默的低头,看着色彩交错的地砖。

时不时呼啸而过的汽车带起一阵寒风,激得你又是一个哆嗦,只套了一层肉色丝袜的腿更是不停地打着颤儿。

“嘟嘟——”

刺耳的鸣笛声在耳畔响起,可你就像没听见一样。

车内的人见你没有反应,抿紧了唇,半落车窗,露出了一张清隽且特点分明的脸。

“上车。”他张口,微凉的声音落进耳朵里,你忽然觉得心头像是被无形的什么触了一下,整个世界都颤动了起来。

你顿了顿,缓缓的抬起了头。

在这抬起头的短短一秒钟里,你的内心经历了无法为外人道的复杂变化。

喜悦、纠结、害怕、甚至还有些自我厌恶。

这些酸甜苦辣的情绪盘根错节的交缠在一起,郁结于心,让你说不清楚究竟是什么滋味。

可真当对上王杰希如同黑曜石一般深邃清明的双眼时,好似心里的那口郁气找到了出口,不留一丝痕迹的倾泻了出去。

他无从知晓你的内心活动,只是划开唇线,语气平缓的对你说:“这里不能停车,快点上来。”

你乖巧的点了点头,活动起几乎冻僵的身体,拉开了车把,坐进了副驾驶位。

车内预先开了暖气,铺面而来的热风像如有实质一般暖洋洋的将你裹了起来,融化了身周的寒冷,让你舒服的喟叹了一声。

王杰希的目光触及你这身“清凉”的西装套裙,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

他扭回头目视前方,修长的双手握住了方向盘,虚搭在上面的手指在光线的照射下好看的像温润的羊脂白玉,“我记得出门前提醒过你,要穿多一点,这里不是G市。”

你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王杰希就从身侧扶手箱的杯架上拎起一杯咖啡递给了你。

“喝了吧,暖暖身子。”

“恩。”

你接过来掀开盖子,杯子里立马升起了缥缈的白雾,蒸腾出一阵浓郁的香气。

温度透过杯壁传来,熨热了掌心。

吹去浮在表层的咖啡沫,浅浅抿了一口,感受着热乎乎的咖啡滑入喉管,流进胃里,烫得心肺滚烫,驱散了身体里的最后一点寒意。

王杰希一向偏爱蓝山一类的苦咖啡,而这杯味道不是很苦,倒是奶香味比较重,极合你的口味,看来是特意给你准备的。

你小声说了句谢谢。

听见道谢,王杰希的眼神却沉了下来,他绷紧下颚,侧脸看起来有几分冷然,“你和我不要这么客气,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他说完这句话就不再开口,狭窄逼仄的空间里突然安静了下来,你不知道自己哪里惹了他,有些无措地咬住了下唇。

为什么不用和他客气?因为两家长辈之间的交情吗?

什么又是他应该做的?让你住在家里,接送你去面试,除了无微不至的照顾,甚至还包括抚慰你的生理需求吗?

你压着想要问清楚的冲动,倚着车窗,透过雾气朦胧的玻璃看着窗外飞逝的风景,神情茫然。

车子拐了一个弯,直行不到米的距离,王杰希遥遥就看见了十字路口上方刺目的红色的信号灯。

他放缓车速,抵着车道上的白色实线停稳,单手撑着方向盘,头也没扭的问:“今天面试的怎么样?”

“不太好。”你垂眸看着杯中平静的水面,捧起来又喝了一口。

“如果这次没录用,你就来微草吧,技术部那儿还有空缺。”他语气很淡,漆黑的双眼却从身侧的后视镜里看着你。

你的动作骤然僵住,一瞬间,铺天盖地的苦涩从舌根处涌了出来。

微微侧过头,余光轻落在他的侧脸,想说的万语千言都成了哑口无言。







【贰】


你家与王家本就是世交。

B市与G市之间相隔两千多公里的距离,也阻挡不了两个家庭之间的密切往来。

相比起待你温和亲厚的王叔叔,你对他的儿子王杰希一直怀抱着莫大的敌意。

虽然你从没见过这个比你还小两岁的男孩,但这并不妨碍他的名字充斥在你漫长的整个成长期。

活在父母描述中的他,性格成熟稳重,成绩优秀,身高模样也都是没得挑,几乎完美没有缺陷,活脱脱的“别人家的孩子”。

母亲也总爱拿他教训你,说你年纪虽大,倒半点不如王杰希省心。

你从来都嗤之以鼻,甚至因此在见到他之前就已经在心里对他恨得牙痒痒。

然而,世事总是难料的。

17岁的夏季,你终于见到了那个只在大人们口中听过、如今终于被父亲带来你家短住的清俊的少年。

庭院里的少年身形修长挺拔,白色衬衫配上黑色牛仔裤,干净笔挺的站在一片盎然的绿植间,眉目低垂,漆黑的眸底仿若星空一般印着细碎的的光点。 

他抬起头,黑白分明的双眼中有着你的缩影。

你的脑海里蓦然想起了前几日曾读过的那句诗:“只缘感君一回顾,使我思君朝与暮。”


一语成谶。


此后的年月里,与他有关的点滴回忆,就如原上之草,不仅野火烧不尽,但凡有一丝微风拂过,都会像麦浪一样,层层涌起。

何况那并非寻常的回忆,更是年少不更事时的满腔爱意。

即使两家往来渐稀,你对他的爱意也没有半点损减,反而酿成了一壶醇馥幽郁的烈酒。

只是随着年岁渐长,你也越发能感受到,当年母亲所说的那些话,都是对的。

王杰希比你优秀,比你成熟,还比你年轻。

你为了他,离开熟悉的G市来到人生地不熟的B市,浑浑噩噩的过了大半年,面试了一家又一家公司,至今没找到一份称心如意的工作。

但王杰希呢?早已经在自己喜爱的电竞领域里封神,还拥有着数不清的粉丝。

他的优秀在你们之间划出了一道鸿沟,深不见底,阔如海洋。

在巨大的差距面前,你觉得自己太过渺小。

就像一只毛毛虫,即便化茧而出,也只是蝴蝶。

而蝴蝶再怎么拼命的扑棱翅膀,也不可能飞越沧海。














【叁】


半年前,初到这个城市,你提着行李箱站在人潮拥挤的街道上,放眼望去尽是高楼林立,方正而冰冷,活像一个个钢铁灌铸的囚笼,压抑着活在其中的人们。

而你在炫目的霓虹灯中,迷失了方向。

高昂的物价和租金,让才离开名为学校的象牙塔的你,在这个繁荣地城市里举步维艰。

幸而,王杰希不知道从哪儿得知你来了B市的消息,向你伸出了援手,提出让你住进他的家。

你自然是求之不得。         

甚至时而忍不住会想,或许在日夜的相处之间,他也会慢慢的爱上你。

可是很快你就发现。

比起他会不会爱上你,你更担心的是,他会不会讨厌你。






【肆】


在大学里,你学的是计算机,这本该是个吃香的专业,可苦于前几年IT行业大火,计算机系的毕业生一年比一年多。

供大于求,自然而然会有很多人找不到对口的工作。

你也没能例外。

在接连几次面试碰壁之后,你只好先找了份实习的工作,作为试用员工的你只需要跟在前辈后面处理点琐碎的小事,工资待遇也算得上优厚。

唯一让你有些头疼的是,常常需要陪着前辈出去应酬。

谈生意总免不了饭局酒场,俗话说,无酒不成宴,觥筹交错之间,你也躲不过被灌酒。

你的酒量不行,但好在机敏,凭借着各种理由避免了不省人事的下场。

然而明枪易躲,可暗箭难防。

将将才空下来的酒杯里,在众人的起哄下,又被刻意倒了满满一大杯,你顶着前辈投来的视线压力,想了想即将要签成的合同,无奈的端起了酒杯再次一饮而尽。

烈酒入喉烫的浑身发热,不肖几巡,你的脸色便有些泛红了,脑子也开始忍不住犯起了迷糊。

本想借着上厕所的理由去洗一把脸,清醒清醒,可不知道是不是酒的后劲太大,你刚刚站起身,一股强烈的昏眩感登时便冒了出来。

你撑住桌面,只觉得两腿发软,没法站立。

“诶,你没事吧。”对面的男性客户忽然走了过来,看似关切的扶住你的肩膀,实际却没有半点关心你的意思。

他脸上挂着居心叵测的笑,对在座的其他人说:“看来是醉的不清,那我就先送这位小姐回去了。”

你直觉到了危险的气息,想要开口拒绝,可是浑身的力气就像被抽空了一样,让你连震动声带的余力也没有,只能头脑昏沉的任由那人将你拉出了饭店。

出了大门,夜间微凉的风吹拂在你的身上,你却没有丝毫冷意,反而感到腹部升起了一股燥热,像在你的内里点着了一簇小火苗似的。

你蓦然联想到方才那些人劝酒时不怀好意的目光,身边这个‘好心人’的意图也不言而喻,顿时背后冷汗直冒。

绝望、恐惧、无助的情绪在脑子里翻江倒海的拍击着,嗡嗡作响,惶然之下,你的唇瓣无意识的开合,用微弱的气音喊出了那个名字。

“王杰希。”

视线模糊的重影里,似乎有什么人走近了你们。

等到他站在你的面前时,你才勉强看清他冷肃的面容。

是王杰希。

他不由分说的一把将你扯进了自己的怀里,手臂紧紧的梏住你的肩膀,神色冷峻,浑身的气势压得对面的男人几乎喘不过气。

隐约看见他凉薄的唇线开阖间似乎说了什么,可惜你脑子迷迷糊糊地听不真切,在意识失去控制之前,只来得及记住他那冷得像冻藏着冰川的眼神。








【伍】

一辆清汤寡水的车.......







【陆】


从沉眠中醒来的原因,是因为手机的软件更新提示音。

卧室的窗帘被放下来,拉得严严实实,只有缝隙里透出了熹微的光。

你伸出手摸过床头的手机,看了一眼锁屏上的时间,已经11点了。

忍着宿醉后的头痛欲裂坐起身,环视了一周,勉强能从一片昏暗中辨认出这里是王杰希的房间。

余光瞅见床铺上凌乱的痕迹,你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床的另外一半,手指下触及到的冰凉告诉你,领地的占有者已经离开很久了。

也是,这个点儿按他的性子,早应该去了微草训练室吧。

你低下头看了眼被子下不着寸缕的身体,还有那处隐隐约约传来的不适感,无一不在提醒着你,昨晚发生了多么荒唐的事情。

零碎的记忆片段里,充斥着情色意味的画面从你的脑海交替闪过,光是回忆,都足以让你面红耳赤。

你捂着脸哀嚎了一声,裹着被子打算下床去洗浴,低头一看,一对拖鞋整整齐齐的摆在床边。

不用说,是王杰希拿过来的。

心里蓦然一暖,唇角怎么也克制不住的上扬。

按捺住了雀跃的心思,你踩住拖鞋,艰难的走进了浴室里。

淋浴的开关被拧到一边,喷头打开,温热的水流先是点点滴滴的落下来,随后越来越密集,连成水线,落在你的身上,溅出透明的水花。

白茫茫的热气蒸腾上行,在四周白色的瓷砖上凝结出水珠,又不堪重负似的滑落下来。

水雾迷蒙的镜面里,依稀能看到身上斑驳的吻痕,红红紫紫的在你白皙的肌肤上显得格外扎眼。

这么多的痕迹,可以见得昨晚王杰希也有些失控。

胸口忽的升起一股燥热,你忍不住扭过头,避开那面镜子。

动作匆匆地洗净了身体,擦去水珠,套上衣服走到了客厅。

餐桌上一应俱全的摆满了早餐,意外的丰富,最显眼的大概就属那碗红豆饭了。

而它的功效是,补血行气。

脸上一热,你连忙把视线从红豆饭上移开,扫过一堆包子油条豆浆白粥,落在了桌角的便签上。

字迹有些潦草,龙飞凤舞的四个字:好好休息。

你将手掌大的便签揭下来,翻来覆去的看了几遍,也没有多找出一个字。

文字中透出的疏离,让你本来甜蜜的心霎时沉了下去,像被当头浇了冷水一样,冻得你唇色发白。

也是,昨晚那件事,对本就爱慕王杰希的你而言,就像是一场美梦。

触及所爱的是你,满心欢喜的是你。

可对王杰希而言呢?

怕只是一场无妄之灾而已。

至于他的态度,从这简单的留言里,你根本摸不清。

他或恼怒,或为难,抑或.......也有高兴?

手上的纸条一瞬间似乎重如千斤,沉沉的压在你的心上。

要不要等他回来问清楚?

你用力咬住下唇,唇上清晰的痛感让你镇定下来,否决了这个打算。

这样贸贸然问出了口,万一他的态度正是前两种,那就只是徒增尴尬了。

你将便签整整齐齐的叠起,握在手心,决定只要王杰希不主动说起,那你也会不会再提起这件事。

只将昨晚,当成昙花一现的瑰丽梦境。






【柒】


车子一路飞驰,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王杰希将车开进车库,倒入车位,这厢车子才停稳,你就率先打开车门跳了出来。

空旷的停车场内,一阵冷风迎面吹了过来,凉意从脚底侵袭而上,让你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他锁上车走到你身边,几不可闻地叹了一声,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披在你的肩上,自然地牵起你的手,轻车熟路的走进暗角的电梯,按下楼层。

你用手抓着他宽大的外套,安静乖巧地跟在他的后面进了屋。

踏进玄关,王杰希就把暖气打开,他抬手解了两颗纽扣,露出了漂亮地锁骨,转头对你道:“你今天好好休息,我去煮饭。”

你也觉得身体格外疲累,点了点头,抱着他的衣服坐到了沙发上,也没开电视,还没过一会儿,就觉得困意冒了出来,意识渐渐模糊了过去。

王杰希从厨房一出来,就看见你半倚在沙发上,睡得沉沉。

白皙的面颊染着不正常的绯红,额头上冒着细密的汗珠,嘴唇没有一丝血色,还裂起了皮。

他半蹲在你身前,用手背贴上你的额头,不出意料地感受到了一片滚烫。

还是着凉了。

王杰希揉了揉眉心,转身进屋里取出了毛毯裹在你身上,将暖气的温度又调高了些。

他抬头看了一眼挂钟,在心底估摸着时间也差不多了,连轴转一样,又转身去厨房把火关上,盛了一碗热乎乎的粥出来。

“醒醒,”他轻轻拍了拍你的肩膀,语气跟哄孩子似的:“我们吃了药回屋里睡好不好?”

酣眠被打搅,你若有似无地嘤咛了一声,只觉得浑身上下好似被抽干了力气一样,废了好大劲儿,才努力撑开了像被灌了铅似的眼皮,对他幅度微小的点了点头。

王杰希扶着你靠在抱枕上,从柜子下面的医药箱里翻出了感冒药,加了热水冲成了一杯褐色的液体。

他把杯子送到你嘴边,温热的杯沿抵着你的唇,“来,把嘴张开。”

可能是生病的缘故,你的反应迟钝了许多,听见他的话,才乖乖张口,一点一点的将药剂咽了下去。

看着杯中的液体慢慢见底,王杰希从桌面上的罐子里拿出一颗糖,拨开糖纸抵在你的唇瓣间。

“你爱吃的奶糖,吃下去嘴里就不苦了。”

你闻言,乖巧的将糖含进嘴里,闭着眼睛感受着滋滋地甜意在唇舌之间化开,冲淡了感冒药剂的苦味。

“好甜啊......”

你无意识地喃喃了一句,眨了眨眼睛,晶莹的水滴随着袅袅地尾音一起落下,打湿了身上盖着的米色毛毯。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感冒,你的味觉神经好像产生了问题。

明明嘴里吃得是甜甜的糖,可到了心里,却像生吞了整个柠檬似的,酸涩不已。

长久以来积压在心头的情绪在此刻就如同泄洪一般,化作泪水,不堪重负地掉了出来。

王杰希从没见过你哭成这副样子,脆弱的像个玻璃制的易碎品。

他罕见地有些不知所措,沉默了片刻之后,他抬起了手,动作轻柔的将你搂进怀里。

额头紧贴着你的,手掌像生怕力道重了,就会碰碎你似的,慢慢的顺着你的背脊抚摸着。

你哭的满脸都是泪,压抑不住的抽泣声从唇齿间溢了出来,破碎的不成曲调。

王杰希看着,只觉得那一颗颗地泪珠,就像滚烫地蜡油一样,滴在他的心头,每一颗都疼的让他揪心。

“别哭了。”他搜肠刮肚也只说出了这三个字。

王杰希垂下头,目光怜惜的吻在你的眼尾,削薄的嘴唇上沾染了泪水,在灯光下看起来润泽晶亮。

你泪眼朦胧地看着他,心里难过的愈发厉害。

这个男人,不管是一年前你刚来这里没有住处,彷徨的时候;还是你被人灌了酒差点被带走,无助的时候,他总会及时的出现,像极了年少时看过的小说里,那无所不能英俊帅气的男主角,紧紧握住你的手,把你解救出来。

可你却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他的女主角。

你揪着他胸口的衬衣,抽噎着问出了一直不敢说的问题:“你总对我那么好,是不是只是因为叔叔交待了你要好好照顾我?”

“为什么要这么说?”王杰希皱起眉心,圈着你的手紧了些,低沉的声音里带了些不解:“家里的确是有交代要我照顾你,但是也不完全是因为这个,难道你以为我会随便让人住在我家吗?”

你猛地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心里升起了一股挥之不去的期许,沙哑声音有些颤抖:“那还有什么原因?”

“当然是因为我爱你。”他的语调依旧是一成不变的平淡,似乎就像这是一件多么普通的事情,“从第一次见你开始。”

大脑空白了一秒,你被这个重磅消息惊到几乎失声,怔怔的看着他,眼泪也忘了流,缓了好半天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你还有些犹疑:“可是你.....从来都没有说过。”

“我以为你知道。”他的嗓音低沉,漆黑的眼眸里带了点淡淡的笑意,“二个月以前我们不就已经开始交往了吗?”

眉头皱出一个深深的川字,你慢吞吞地在几乎烧成浆糊的脑子翻找着,终于在角落里发现了一点线索。

“你说的是那次我被灌醉后跟你.......的事情?”

“我说过,我不会放开你了。”他抬起手抹平你眉间的褶皱,“想起来了吗?”

“可是我那天醉了,还被下了药,根本不记得!”想明白了以后,心里顿然冒出了一股火气,你一边指责他,一边对着他的胸口软绵绵的捶了一下,“而且你第二天只留了一张纸条,上面还只有四个字!你就不怕我多想吗?”

王杰希顺势拢住你的手,放在心口,神情坦然的承认着错误:“这是我的疏忽,前段时间忙着比赛,队里的事情太多,没能顾及你,能不能再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弥补过错?”

你看着他眉眼间的诚恳,终于破涕为笑。

“好。”
























【捌】


心结解开以后,身体也舒畅不少,又被王杰希哄孩子似的喂了一碗粥下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感冒药开始生效了,有或者是短时间内情绪起伏得太大,精神放松了下来后,浓浓的睡意又卷土重来。

王杰希见你两个眼皮不住的打架,拦腰把你连人带毯抱进卧室,轻柔的放在床上。

他帮你脱下套裙丝袜,扶着你的后脑将发丝拨到一旁,然后自己也动作利落的换了睡衣,掀开被子躺在了你的身旁。

温热的手臂搭在你的腰间,稍微一用力,就把你抱进了怀里。

他的下巴抵着你的额头,你能感受到他温热的呼吸喷洒在你的脸上,朦胧记起自己还在感冒,害怕传染了他,连呼吸都有些小心翼翼。

可王杰希并不在意,手有一搭没一搭的拍打着你的背,磁性低沉的嗓音在你耳边细细碎语:“睡吧,好好睡一觉,今天你也很累了。这几天你就好好在家休息,不管那边的面试有没有过,我都希望你能到微草来工作,毕竟是在我身边,比较放心,就算你穿少了衣服,我也能把外套脱给你.......”

悉悉索索的念叨声里,你踏实的睡着了。

王杰希听着怀里传出绵长的呼吸声,低下头看着你恬静的睡颜,心口软成了一片。

他将唇轻轻地印在了你的额头上,近乎喟叹的声音从唇齿间溢出,沉沉地,像来自海底的和弦。

“我爱你。”











【九】


听他的话在家老老实实休养了几天之后,你的感冒也大好了。

在这几天里,经过深思熟虑,你答应了王杰希去微草技术部上班的提议,还和他约好一起去上班。

早上七点半,闹铃准时响起。

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你习惯性的瞥了一眼另外半边空床,王杰希又已经起来了。

你掀开被子坐到床沿,拖着鞋走到浴室,慢吞吞的洗漱完后走了出去,还没迈进客厅,就闻到了一股诱人的香气。

王杰希恰好端着碗从厨房走出来,“你起来了?”

他把早饭放在餐桌上,手背到身后,解下你买的那条卡通娃娃脸围裙,随手搭在椅背上。

今天他少见的穿了件暗红的毛衣,明明是极骚包的颜色,倒被他穿出了一股老学究的味道,毛衣里面仍旧是白色的衬衣,领子翻折的棱角分明,一如既往的利落干净。

不晓得是不是窗外晕暖的晨光柔和了他的轮廓,今天的王杰希看起来心情很好,眼角眉梢都像噙着笑。

“过来吃饭,今天给你煮了肉末虾仁粥还有鸡蛋羹。”

“这就来!”听见有好吃的,你三步并作两步跑了过去。

王杰希低笑了一声,替你拉开座椅,又把碗朝你跟前推了推,“急什么,又没人跟你抢。”

你抱着碗吹了去热气,低头喝了一口粥,含糊不清的反驳他:“这是对美食永恒不变的热爱!”

“小心噎着,”他伸手,用指腹轻轻抹去你唇边的米粒,“赶紧趁热吃吧,十分就要出发了。”

你抬头看了一眼挂钟,只有十五分钟了,赶紧埋头专心吃饭。

紧赶慢赶,实际的出门时间还是比预定稍晚了一些。

王杰希看出你脸上的焦急,一路加快了车速,等到了微草门口,你按亮屏幕瞧了一眼,时间恰好。

虽然面对一个新的工作环境有点忐忑不安,但考虑到王杰希的身份,你觉得还是要避避嫌。

“我还是自己过去吧。”

王杰希俯下身子,清冽的气息铺面而来,干净修长的手指不紧不慢的帮你解着安全带,语气笃定:“我陪你去。”

你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但想也知道自己拗不过他,只能老老实实被他牵着走了进去。

从微草大门到技术部的一路上,不论是看门保安还是其他工作人员,都一脸惊奇的看着你们。

众多视线洗礼下,王杰希依旧是一派风轻云淡,你却羞赫的整张脸通红。

也好在这段路不算长,眼见门牌上技术部三个字马上就要近在眼前,你才松了一口气。

技术部门口站着一个男人,西装革履,本来还在东张西望,目光落在你们身上时,陡然一亮,冲你们摆了摆手。

王杰希牵着你走到他面前,开口喊了声:“经理。”

微草经理点了点头,算回了招呼,有些好奇的看着你:“这位就是......”

“恩,”王杰希侧开身子,向他介绍你:“这是我的爱人。”

最后两个字,他咬的不重,轻飘飘地拂过你的耳畔,循着耳廓钻进了去。

你心尖儿一颤,耳根有些发热,垂下头小声嘟囔着:“我不是!”

王杰希用余光瞥了你一眼,不为所动,倒是经理笑出了声。

“那她就麻烦你了。”

“你放心吧。”经理忙不迭的点着头,转头对你说,“来,跟我进来认识一下其他同事吧。”

你松开和他交握的手,跟在经理身后准备进去。

在指尖即将分离的时候,王杰希忽然一使劲,又把你的手握回了手心里。

“你干嘛啊......”你悄悄瞪了他一眼。

王杰希俯下身,温热的气息扑在你的耳边,微沉的声音清晰入耳:“迟早都是。”

你顿了顿,蓦地反应过来他是回复你方才的那句“我不是”。

这个男人真是......在这种事情上意外的小气。

“好好好,你赶紧去训练吧!”你红着脸扭头避开他的视线,推搡了他一把,转身就跑进了门里。

王杰希看着你落荒而逃的背影,若有所思的摸了摸自己空荡荡的无名指。

恩......找个时间去把戒指买了吧。








【十】


而后的几个月里,求婚、领证、筹备婚礼,一切都在按照王杰希的计划,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结婚的那天,一向不沾酒的他,在好友们的起哄下,被灌了不少酒。

看着眼神晶亮,一丝醉意也没有,你还以为他是深藏不露的拼酒高手。但是等到只剩下你们两个人独处以后,他就开始发作了,抱着你怎么也不肯放手,一遍又一遍的问你:“今天你嫁给我了,对吗?”

你把手插入他的发丝间,轻柔的抚摸着,同样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的回答他:“是的,我嫁给你了。”

问到第十几遍的时候,王杰希终于满意了,双手抱着你的腰身,头埋在你的肩窝,安静了下来。

你等了好久,也没有听他再发出什么声音,还以为他睡着了,谁知才动了动手,放在腰间的手便如惊弓之鸟一般,骤然收紧。

王杰希抬起了头,眼神因为醉意显得有些飘忽不定,可是那双眼睛里,你的缩影依旧是那么清晰。

他开口,像白天在神父面前许诺时那般郑重:“我不会放开你的,一辈子都不会。”

十五岁那年的夏天,一个暖风微醺的日子里,少女在满园绿意中被微风拂起的白色裙摆,陪他度过了数不清的夜夜梦境。

而现在,这一切不再只于梦境中出现,你就在他的身边,触手可及。

他想要和你永远在一起。

如果说的激烈一点,他想要囚禁你。

以爱为笼,以手为铐。

而后的岁月里,哪怕生命燃尽,他也不会放开你。










评论(29)
热度(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