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爱过。
★岁月无虞,来日可期★
一个单纯的喻吹
※世事浮沉,唯爱他一事永恒

⚡精神洁癖重度患者
👿我是恶魔
⚡婉拒腐向/转载/ky(评论里提腐的一律拉黑不谢,bg癌晚期患者)
✨不接角色/写手生贺


——世界上最棒的cp@暮汐
——头像+封面:@秦七柒7
——公众号【相思酒家】

  红豆莲生  

【全职/苏沐秋生贺】趟过时光而来

  • 最前一个:大福的馅儿(目录归档)

  • ooc预警,妥妥的HE,二个月前写情书时就答应过的,要写一篇甜回来。所以这次要送给沐秋一个充满可能性的未来❤

  • 关于引力波和穿梭时空的说法来自16日全球天文台发布的新闻以及部分评论和猜测。



【壹】

客厅里灯火通明,电视也开着,你却靠在沙发上睡得昏昏沉沉。


液晶屏幕里,新闻联播的主持人脸上挂着格式化的笑容,一板一眼地播报着关于天文学方面的重大发现。


“据美国国家航天局日前公布数据显示,自2015年起共捕捉到四次引力波时间,最近一次更是由LIGO和VIRGO同时探测到.......这个发现证明了宇宙是一个物体,而时间也是一个物质,是存在褶皱的,而人类是否可以通过时间的褶皱处穿梭时空回到过去,这将是我们后续将要研究的。”


隔音效果不够好的墙壁一侧,隐约传来了邻居家小孩的一声惊叹。


而一无所知的你正在做着一场过于真实地梦。



【贰】

无数的声色光影在虚幻梦境中交错斑驳着,逐渐构建出了熟悉的景色——长长的台阶从山脚蜿蜒而上,没入山顶的密林间,两旁次第坐落着数不清的墓碑,每块墓碑的左右都长着郁郁葱葱地松柏,如尽责地守墓人一样,不分昼夜晴雨地立在一旁。


而不远处,穿着白色衬衫的青年站在一颗树下,扶着树干似喜似忧地看着你。


他的目光澄澈明亮,像薄暮时熹微的日光、又像深夜里清幽的月华,柔软却无可阻挡地穿透层层雾霭,轻柔的落在你的肩上。


你张口想要喊他的名字,却讶异地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


于是你迈开脚步,朝着他的方向奔跑过去。


可不论你怎么跑,石板小路都仿佛有意识一般,不断地延伸,你们之间的距离丝毫没有缩短。


察觉到了这一点,你颓废的瘫坐在地上,一边流着泪,一边无声的指责着他。


“不让我和你说话,还不让我碰你,那你为什么要来我的梦里!”


可他却像能听见你的声音一样,眨了眨眼睛,忽然朝你走了过来。


你看着他一步步靠近,直到近得你能清晰地瞧见他如远山悠扬般的眉弯微微耸起,伸出了白皙到几乎透明的手,轻轻推了你一把。


下一秒,强烈地晕眩感袭来,陷入黑暗之前,你只来得及看见他削薄地唇开合着,好似在对你说:“回去吧。”



【叁】

“沐秋!”


你挣扎着从梦中惊醒,哗地一下坐直了身子,两眼无神地盯着身上的被褥,似乎还沉溺在方才的梦中。


缓了一会儿,回过神来,只觉得太阳穴那里突突直跳,脑子也疼的厉害,满身上下都被汗水洇湿了。


你撑着头掀开被子,坐到床沿,踩住了自己的拖鞋,正准备站起身来,才恍然惊觉好像有哪里不对。


之前自己应该是在沙发上睡着了,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的躺倒了床上?


难道是梦游?可是你以前也没有过这个怪症。


正垂着头百思不得其解,视野里忽然出现了一双鞋——男士的,属于苏沐秋的,本该已经被扔进火葬场焚化炉里的那双鞋子。


你倏地抬起头去,正对上了一张清秀的面孔。


他抱着胳膊靠在门框上,微微垂头看着你,唇角勾起的笑容里带了些促狭的意味,“舍得起来了?太阳可都晒屁股了,你可真能睡。”


见你怔怔的望着他,还一副没睡醒的迷糊样,苏沐秋忍不住走过来捏了捏你的鼻子。


“回神了,小懒猪——”


因为鼻子无法呼吸,缺氧的窒息感让你下意识的张开了嘴,同时也终于发现这里不是梦境,是真真切切的现实。


而你面前的苏沐秋,18岁的苏沐秋,也是真实存在的。


你不想思考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只想当做这是上天的垂怜,一时难以抑制心中的起伏,腾地扑进他的怀里。


苏沐秋被你的突然袭击撞得向后退了半步才稳住身形,手臂反射性地揽住了你的腰,颔首看着你的头顶,哭笑不得地揉了揉,直把它揉的乱蓬蓬地才罢手。


“一起来就投怀送抱,今天怎么这么热情啊。”


你埋着头,紧紧抱住他的腰,侧耳贴在胸口处,听见胸腔里的那颗心脏正强有力的跳动着,只感觉整个人都小心翼翼浮在云端上,闷闷地声音里还带着哭腔:“我以为我只能在梦里见到你了......”


苏沐秋微微一愣,心里蓦然间升起一种奇怪的情绪,好像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样和你说话、拥抱你,一瞬间竟有种隔世经年的错觉。


他状若无事地将这种情绪压了下去,轻柔地拍了拍你:“好了好了,我知道我是你的梦中情人,别撒娇了,沐橙他们还在外面等着开饭呢。”


你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也不知道想表达什么。


直到潮湿的凉意渗透了衬衫,贴在皮肤上,苏沐秋才猛然发觉,你藏在凌乱发丝下的脸庞上早已布满了泪痕。


明明想开口安慰你,可他却莫名地感到喉咙梗塞,沉默了良久以后,才沉沉吐出了一口气。


放在你腰间的手缓缓上移,修长的手指插进你的发丝间,他托住你的后脑,低下了头。


罗思丹曾写到,吻是一个向嘴诉说代替了向耳朵倾吐的秘密。


而他的吻,仿佛在对你说着:“我在,我一直都在,我不曾离开。”


你扣紧他的肩膀,放纵眼泪肆意淌下,没入交缠的唇舌间,一起品尝着眼泪的苦咸。


在某一刻冻结的情绪于此刻疯狂的翻涌着、席卷着涌出来,在纵横的肋骨之间迸溅、炸裂,最后归于平静与安宁。



【肆】

“诶呀!”


冷不丁的一声,唤回了你们的理智,你越过苏沐秋的肩膀,看见苏沐橙用手挡着眼睛,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却悄悄开了一道指缝。


“我只是想叫你们吃饭.......哥哥你们继续!”


“咳,不了。”苏沐秋难得红了红脸,握住你的手,与你十指交扣,“我们先去吃饭。”


你用力点了点头,视线的余光恰巧瞥见窗外,明媚的阳光洒满了街道,灿烂地宛若铺出一条金色大道。


就如你们的未来。



评论(44)
热度(815)
© 红豆莲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