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爱过。
★岁月无虞,来日可期★
一个单纯的喻吹
※世事浮沉,唯爱他一事永恒

⚡精神洁癖重度患者
👿我是恶魔
⚡婉拒腐向/转载/ky(评论里提腐的一律拉黑不谢,bg癌晚期患者)
✨不接角色/写手生贺


——世界上最棒的cp@暮汐
——头像+封面:@秦七柒7
——公众号【相思酒家】

【全职男你】病名为爱

  • 大福的馅儿(目录归档) 

  • @水北. 点的黑化梗,又是一个系列新坑_(:зゝ∠)_

  • 名字由来是最近脑内无限循环的歌曲三无赛高!)

  • 极度ooc预警!非典型黑化预警!

  • 【关于黑化】杀人/囚禁/断肢........以血腥残暴的手段加害他人,不论再怎么美化,都是犯罪



【喻文州】——天罗地网


电脑冰冷的光线映在你的脸上,将颗颗泪水折射出晶莹的光。

屏幕里,对话框中那一句句怀疑、叱责,仿佛尖锐的刺刀扎在你的心口上一样。

“都说了我有男朋友啊,为什么大家都不信任我呢......”你自言自语地哽咽着,无法理解怎么会变成这样。

明明是认识了那么久的朋友们,却因为一个刚刚加入公会的女生背地造谣,就指责你抢了别人的男朋友。

沉浸在悲伤中的你没有注意到身后地脚步声,猝不及防地落入了一个温暖地怀抱里。

“发生什么了?怎么哭成这样了。”喻文州捧着你的脸,温柔怜惜地看着你,轻柔地用指腹抹去你的泪水。

被他一问,你委屈得泪水流得更凶,抽抽噎噎的把事情告诉了他。

听完你的叙述,喻文州的脸上露出了心疼的表情,他将你抱进怀里,抚摸着你的后背,温热的唇不带欲色地印在你的额头。

“乖,不哭了,这件事情交给我,我会帮你处理的。”

你胡乱的点了点头,在他轻声慢语的安抚下,情绪逐渐平静下来,带着泪痕在他的怀抱里沉沉睡去。



没过几天,不知道喻文州用了什么方式,将事情处理的一干二净。一夜之间,大家就变了立场,你的消息列表里都是好友们发来的道歉,其中也不乏有人表示,十分羡慕你有个贴心地好男友。

瞧着那些看似关切的话语,你的心里却没有一丝喜悦和感动,只有说不上来的厌烦感。

你关上电脑,踩着拖鞋跑到客厅,扑进了喻文州的怀里,用脸蹭着他的胸膛。

喻文州低头看着怀里小猫似的你,笑着揽住了你腰,“又怎么了?事情不是解决了吗?”

“没什么,”你摇了摇头,“只是忽然觉得朋友什么的根本不重要,我只要有你就好啦。”

他的呼吸一窒,加大了拥着你的力度,垂下的睫毛,遮掩住了深邃的双眼中交错着的痴迷与餍足。

“我也是。”



夜晚,在你沉沉睡去后,喻文州动作轻巧地离开了卧室,走进书房打开了自己的电脑。

他没有开灯,幽冷的光线投在他鼻梁上的那副平光眼镜上,反射出了电脑上的画面——十几个头像昵称截然不同的QQ界面占据了屏幕所有的空间。

而它们唯一的共同点是,好友列表里只有一个人。


「你的所有喜悦悲伤,都要归我所有。」














【周泽楷】——寄生


“别走。”

他紧紧攥着你的手腕,一双清澈水润地眼睛直勾勾盯着你,眉头轻蹙薄唇抿紧,深邃英俊地面容上隐隐透出令人心碎的哀求,看得你一个好字差点脱口而出。

只是临到嘴边,你想起了闺蜜电话里那气愤地指责,只好又咽了回去。

你反握住他的手,软着声试图和他交涉,“我们在一起之后,都很久没有和她们出去了,这次可是下了最后通牒的,如果我再不去,她们可要不理我了。”

“而且我保证我只去两个小时就回来!好不好?”你一脸诚恳地举起空闲的那只手做出发誓的动作。

“不。”

他的目光里满是倔强和不安,不肯妥协。

念着当初因为你自顾自的误会,和他闹分手,才让现在的他没有安全感,黏你黏得那么紧,所以你才好声好气地和他商量,可都已经退让到这种地步也没用,饶是你也有点上火了。

你深吸了一口气,用力甩开他的手,拎起包转身就走,没有注意到,僵在原地的周泽楷脸色一瞬间变得极其苍白,眼中露出了不知所措地惶然与惊痛。


走上大街,与家里截然不同的自由气息,总算让你放松了心情,打定主意今天一定要玩个够本再回去。

然而,想是这样想,你终究记挂着家里的周泽楷,不到晚饭时间你便告别闺蜜们匆匆往家里赶。

一推开门,你就看见浑身湿漉漉的周泽楷蜷缩在沙发前,额前的发丝凌乱的盖住了他的脸,让你瞧不起他的表情。

听见声音的他倏地抬起了头,茫然地视线在捕获到你的身影时,渐渐涌上了一种不可抑制地狂热。

他像是找准了猎物的鹰隼,猛地站起身快步朝你走来,发梢衣服上的水还在滴滴答答的往下落。

你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就被他以近乎癫狂的力气牢牢地锁在了怀里。

冰冷的水浸湿了你的衣服,可你无暇顾及,只为他身上超乎寻常的热度而震惊。

“你的身上怎么这么烫?”

“冲了冷水。”沙哑地声音从你的肩窝传来。

你任由他抱着,不可置信地问:“你不会是从我走了之后就去冲冷水,把自己弄成高烧了吧?”

“恩。”他又低低的应了一声。

“你简直疯了!”你的声音因为震惊拔高了几个调:“为什么要自虐!”

“走了。”

他亲昵的用鼻尖蹭着你的脸,因为发烧,脸颊泛着不正常的潮红,身体里的热气氤氲蒸腾着,让他的眼睛看起来也像小鹿一样湿漉漉的。

明明看起来这样无害,可是吐出的话语却让你的心猛然揪紧。

“下次,就不是水了。”

言下之意,只要你离开他,他就会以各种手段伤害自己。

这样的手段简直像渴求引起注意的孩子,堪称幼稚,却让你平白恐惧到了极点,垂在身侧的手指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

你赌不起,假如因为你,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不说他的好友家人会不会原谅你,就是你自己也不会原谅自己,更惶论还有千千万万粉丝.......

一股无力感遍布全身,你叹了口气,只有选择向他妥协。

“我不会再离开你的。”

得到了想要的承诺,他终于放松了几乎让你窒息的力道,偏着头目光灼灼的看着你,那深不见底地瞳孔里翻涌着触目惊心的狂热,而唇边却露出了平和安然的笑意。


「寄生于你,分之则亡。」


评论(114)
热度(23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