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爱过。
★岁月无虞,来日可期★
一个单纯的喻吹
※世事浮沉,唯爱他一事永恒

⚡精神洁癖重度患者
👿我是恶魔
⚡婉拒腐向/转载/ky(评论里提腐的一律拉黑不谢,bg癌晚期患者)
✨不接角色/写手生贺


——世界上最棒的cp@暮汐
——头像+封面:@秦七柒7
——公众号【相思酒家】

  红豆莲生  

【全职男你】此爱附骨

  • 最前依旧一个:大福的馅儿(目录归档)

  • 依旧定时发送,可能是国庆最后一更,也可能还有。

  • 前篇 至爱 其实没啥关联,可以不看√

  • 送给老虫(没错,你天天怼我,我还是要喂你吃糖,可能这就是爱吧X


——————————————————





【零】

我和你的一切过往,

犹如附骨之疽长进了灵魂里

触碰便是痛如切肤

无法割弃





【壹】


人间三月,乍暖还寒。


春雨缠绵在透明的玻璃窗外,雾蒙蒙的天空深处像有波纹一圈圈荡漾开,浅淡的微光在乌云间浮动。


王杰希反手关上门,把一切风雨都隔绝在一墙之外。


手里黑色的长柄雨伞上不断有雨水滴滴答答落在玄关的地板上。他揉了揉被风吹的有些凌乱的头发,把伞放进了伞筒里。


视线触及空荡荡的衣架,有一瞬间的飘忽,随即他便回过神来,垂下眼眸,脱下了驼色的大衣挂在衣架上。


他低下头,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点亮屏幕,3个未接电话,红色的未接听图标后面,跟着一个令他日思夜想的名字。


销声匿迹离开他的世界三十天之后,你的名字又忽然出现在眼前,打了他个措手不及。


你找他是为了什么?


魔术师先生不敢妄加猜测,他也从来猜不透你的想法。


葱白的指尖点下了回拨键,王杰希把手机贴在耳边,听着手机里机械而冰冷的嘟嘟声。


在这种时刻,他再一次体会到了度秒如年的滋味,那个声音每响一次,便要多受一次煎熬的折磨。


在第七声响起后,不知是否是上天怜悯,枯燥的等待音终于被一声略显沙哑的女声取代。


“喂?”


他的眉头一蹙,关切的话下意识的脱口而出:“你生病了?去医院了吗?这几天天冷,你该多穿几件。”


电话那头的你忍不住喉头干痒咳了一声。


王杰希微微一怔,忽然抿紧了唇,握紧手机的指关节泛着白。


他已经没有资格再这样关心你了。


终归是常年在赛场上逐鹿的职业选手,心理素质极佳的他迅速收敛起了多余的情绪,用尽量平静的语气问:“找我有什么事吗?”


“啊,其实......”


另一端的你面对他的电话还有些尴尬,想说的话囿于在唇舌间,怎么也吐不出来,只好随口诌了个理由搪塞一下。


“我有些东西落在你那边了。”


“什么东西?”他抬头看了看你搬出去后,显得格外冷清空荡的房子,干净地连你遗留下来的头发丝都找不到。


“就是一个小东西。”你硬着头皮把这个谎话圆下去,“我也不知道放在了哪里。”


“需要我帮你找吗?”


“我想自己过去找找,可以吗?”


“当然可以。”


他无声的在心里补充了四个字。


求之不得。


“什么时间?”


你斟酌着说:“明天可以吗?下午。”


“好,”他说,“我等你。”






【贰】


沉寂的深夜。


透过窗帘,隐隐约约能听见窗外呼啸的风声雨声混杂在一块,嘈杂而又凌乱,像一场三流水准的音乐会。


王杰希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睁着疲乏的双眼,无法入眠。


这不是他第一次失眠,事实上,在你们分手后,他几乎夜夜如此。


每当想起你们分手的理由,他就感到脑部神经一阵抽痛。


交往的第一天,你就说过,你是不婚主义者。


那时,王杰希不以为意,他觉得只是时候未到罢了,而你总有一天会愿意放弃坚持嫁给他,把两个人的名字并肩被写在红本里。


他已经等了你七年,又怎么会在乎多等几个年月。


虽然他是这么想,可是在父母亲人的眼里,作为家中长子的王杰希年少老成,一向懂事独立。上学的时候他便喜欢独来独往,后来更是一门心思扑在了微草和荣耀里。


他似乎天生和恋爱这种粉红色的字眼绝缘,更不要说有什么青春里迸溅的花火。


乍听闻他谈了恋爱,家里便异常躁动,在父母的强烈要求下,他带你回了家。


本以为只是场普通的家庭聚餐,你没有犹豫便答应了下来。


可是事情的发展却远远偏离了预料。


长辈们前一句还在和你唠唠家常,后一秒便掏出了黄历,念叨着要给你们定个良辰吉日早点结婚生孩子。


碍着都是长辈,你没有当场发作,隐忍了一晚后回到家,你便单方面的和他吵了一架。


事后虽然和好了,可你们都默契的不再提及这件事,直到那天他状若无意的说出“妈问我们什么时候把证领了。”


你就像被戳中了伤口,甩开了他挽留的手,只丢下一句“我们分手吧”就转头离开了他。


为什么会这样呢?他怎么也想不明白。


只是又一次想起了那些和你的过往,那些回忆如同被快放的无声电影,在他的脑海里飞速闪过。



校园里第一次看见你的那天,天气很热,六月中旬的太阳毒辣辣的烘烤着,却依旧没有打消学生们在下课时间到室外嬉闹的兴致。


王杰希年少老成,懒得混迹在玩闹的人群里,只愿意懒洋洋的窝在座位上,手里拿着一本书慢悠悠的看着。


新换的座位地理位置优越,恰好在窗边,阳光照不到,还有微风时不时吹来。


他像一只猫,倦怠的打了一个哈欠。


窗外蝉声嘶鸣,却打扰不了他渐浓的睡意。


直到你哼着歌儿从他的窗前经过。


悠扬的曲调从他的大脑里过电一样,穿破了一片迷茫,他忽然抬起已经埋进手臂里的头,却只来得及看见你的侧脸和飞扬的头发。


他仿佛闻到了你经过时留下的芬芳,像是悠长的茶香,又像清新的花香,一大簇,争先恐后的绽放在了心头。


百花盛放。


而后这些浓烈鲜艳的花朵,在他心头开了七年,终于结果。


可惜这果实还没在手心焐热,就被告知不属于他。


汲汲营营多年,最后只因行差踏错一步,一切便要化为泡影。


让他如何甘心。







【叁】


床头昏黄温暖的灯光,也无法驱逐空气中压抑的不甘、空虚和孤独。


王杰希在这样的交织的情绪中感到了呼吸困顿,起初只是有些恍惚,随后心口开始隐隐抽痛,痛感随着血液流过四肢百骸,最终汇聚在胸腔内,纵横两侧,堵塞了呼吸。


胸口如同有一块大石沉沉坠下,砸的他痛不欲生。


于是这一夜也是翻来覆去,临近天明才能入睡。


他在梦中又一次看见了这样的场景。


你躺在他的身下,被他折起双腿握住脚腕,随着他挺动的节奏,被撞得忽上忽下,只能扭动着腰肢对他求饶。


那娇艳如玫瑰的面容,和如杜鹃啼叫的声声低泣,清晰而致命的刺痛着他的神经,放在锯齿上来回拉扯,逼着他跌跌撞撞的奔向欲望的深渊。


而悲惨的是,他根本不想抵抗。


醒来之后,还没有天亮,腿间湿润冰凉的感觉提醒着他梦境已经结束了。


他闭着眼坐在床上,在昏暗的房间里,伸出手一点一点在面前的空气里勾划出你的形状。


柔顺的黑发、鲜艳的红唇、白皙的脖子,凸起的锁骨、圆润的肩头、小巧的胸部、纤细的腰肢。


再往下,是能给予他无上快乐的伊甸园。




弗洛伊德说,梦是压抑的欲望。


而他不愿再压抑自己欲望,他想见你。








【肆】


这雨淅淅沥沥下了整晚,直到天大亮了才逐渐消停。


他理了理凌乱的睡衣,穿着拖鞋下床,拉开落地窗前厚重的床帘,透过雾气蒙蒙的玻璃,看见厚重云翳遮盖下的一抹朝光。


转头瞥了一眼墙壁上的挂钟,居然已经迫近下午一点。


等他再洗漱整理完,将将是一点过了十分。


同一时刻,你恰好按下了门铃。


在你不知道的情况下,王杰希将这个巧合归结为不言而喻的心有灵犀。


他打开门,看见你一身单薄的衣裳,眉头几不可见的一簇,不做声地侧身让你进门,然后去厨房倒了一杯了水放到你的面前。


你坐在沙发上,捧起那杯水时,贴在手心的温度似乎直接熨烫到了心肺,让你忽然有种潸然落泪的冲动。


好不容易克制住了情绪,你却迟疑着不知道怎么开口。


说什么呢?


说自己后悔了,当时只是一股气冲上头,还是要说分开之后,你才发现自己已经没法离开他了,这些日子只有闭上眼睛,脑海里全是他的低语、亲吻和爱抚。


这些通通说不出口。


可是再不说出口,你害怕真的就要失去他了。


王杰希似乎看出了什么,开口打破了沉默,“你落下的东西大概是个什么样子?”


你咬了咬唇,拿出了孤注一掷的勇气。


“大概就是和你一个样子。”


王杰希愣住了。


他眼底似乎有什么情绪忽然翻涌沸腾,可他还是压抑着,小心翼翼的问你:“这句话的含义,我可以擅自解释为,你落下的是我吗?”


这时候已经不需要什么多余的解释了,需要的只是一个字。


“是。”


你的声音已经带了几分哽咽,却还是清晰而坚定。


他猛地站起身,迈开长腿越了过来,张开双手本想将你紧紧的拥入怀中,最后触及你时,却变为了轻柔力道。


就像你是他的那场梦,他害怕力气稍微大一些,梦就会醒来,眼前的人就会消失。


你安静地任他抱着,抬起手轻轻地回拥住他,把头依靠在他怀里,轻嗅着他身上那股熟悉的味道,一直叫嚣着空虚的某处此刻无比的安宁。


过了许久,他低沉的声音从你的耳畔传来。


“恭喜你找回了我,记得别再把我丢下了。”





【伍】


墙壁上时钟的指针交叠而又错开,渐行渐远,3600秒之后,划过表盘中的每一个刻度,它们又将再次遇见。


人生,终归是一个圆圆满满的圈。






————————————————

本意是写个be的,结果还是强行he了,窒息。


评论(124)
热度(1306)
© 红豆莲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