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爱过。
★岁月无虞,来日可期★
一个单纯的喻吹
※世事浮沉,唯爱他一事永恒

⚡精神洁癖重度患者
👿我是恶魔
⚡婉拒腐向/转载/ky(评论里提腐的一律拉黑不谢,bg癌晚期患者)
✨不接角色/写手生贺


——世界上最棒的cp@暮汐
——头像+封面:@秦七柒7
——公众号【相思酒家】

以普通的自述,送给普通的自己。

今天大家都在给我写喻文州x你,那我就难得的矫情一下,写写我自己。

虽然也没什么好写的,但夜深人静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发散思维,回忆过往。
 
  
 
还不记事儿的我,大多是从外婆和母亲那里听来的。

裹在黑黄方格的包被里,牙都没长齐,因为没有母乳饿到哭不出声音,还发着高烧的我,靠着外婆千求万求,才得了隔壁病床的阿姨喂了一口。

拖着母亲的高跟鞋接水喝,结果摔跤打碎杯子,还两手扎满玻璃的我。

搬着小椅子在楼下卖烧饼的爷爷那儿,啃着烧饼和他含含糊糊聊着天的我。

一个人坐在黑漆漆的客厅里翻报纸,结果吓到母亲的我。

.........

外婆说了很多很多,可惜我都不记得了。

唯一有些印象的,只有外公亲手给我扎的燕子样式的红风筝,还有叔叔送我的莲花花灯,直到现在,这两样儿还在老房子的墙壁上挂着。

我有记忆的时候,大抵已经是六七岁了吧。

没怎么见过父母,童年里最多的就是给我买冰棍的表姐、发怒的外公、帮我挡住拳头和拐杖的外婆。

逢年过节与母亲短暂的见面时间里,我甚至连妈妈的都叫不出口(她那时候剃了眉毛,我便偷偷在心里喊她无眉师太,我最爱她一头长发飘飘的模样,可惜她后来烫成了泡面卷,真的不好看。)

母亲在孕期受了刺激,我生下来就体弱多疾,熟识的朋友大概都知道我有多少毛病,所以我也总得吃很多药。

不过外公有糖尿病,家里从来没有糖这些东西,于是再苦的药也只能硬吞。

小时候吃不到糖,故而长大后我特别喜爱甜食,例如炼乳、例如蛋糕、例如芒果千层,哦,还有最爱的巧克力;

小时候我总得安静的躺在病床上,没人看我的时候,就看看病房里那台小电视机,常年放的都是广告,无趣极了,所以现在的我喜欢热闹,也喜欢和人聊天(没错我是话痨√);

总的来说,就是因为有想要,但永远不可能得到的东西,所以我喜欢在不存在的空间里,随意想象,填补自己所有的空虚。

不过我也明白,有些空虚无法填满,有些阴影也无法驱散。

其实心里一门儿清。

就比如我把母亲惹到怒极的时候,她也会掉几滴眼泪,无力的对我说:“如果不是8个月没法打胎,你就不会活下来。”

没有避讳,谁也都没有瞒过我什么,总说着你要懂事、你要成熟,所以对着我口无遮拦的倾倒那些我根本不想听的“家事”,就像不论我是否愿意,天生下来就该要仇恨着某些人。

我还记得六年级的一篇命题作文,题目是《爸爸我想对你说__》,本来只想应付了事,但是写着写着,泪水已经浸透了作文本。

看着被晕染到看不清面目的每一个字,我忽然在课堂上放声大哭了起来。

那是我有生第一次,在除了厕所和被窝以外的地方哭。

哭完果真酣畅淋漓(虽然后来老师把表姐请到了学校_(:зゝ∠)_)

但我也不是常常哭的!

我可能是遗传了母亲,比较感性,会为了电视剧而哭、为了歌曲而哭、为了照片而哭,但是我鲜少为了自己难过或者病痛而哭。

毕竟哭了也不会有人来安慰我,可能还会被揍,费了力气还饿肚子.......我才没那么蠢嘿嘿嘿

我也记得那场车祸,破败的101路总站。

为了把心爱的拼图书借给同学,我蹲在了进站口的栏杆边,擦身而过的车钉挂住了我的衣服,把我拖了几米远,然后在大人轮的惊呼里、同学的哭泣声里碾过我的腿。

其实不疼的,那时候顶多感觉麻,没有知觉,真没感受到多少疼。

交警赶到的时候,问了一句我父母的电话是多少,年少的我不知道被触及了哪根神经,挥开了他们扶我的手,倔强的要自己站起来。

这场车祸我万幸没有烙下终身残疾,断裂伤愈合的很好,期间很多亲人都来看了我,小姨给我带了蛋糕,姐姐给我买了巧克力,而妈妈给我打了通电话。

最后我失去的只是玩乐的时光还有一双最爱的红靴子。

啊,还有那本拼图书,因为到最后,那个“借”走这本书的同学也没有把它还给我,值得一提的是,这本珍贵地童话拼图书是我从名叫父亲的那个男人那里,得到的第一件也是唯一一件礼物。

后来,母亲以长辈照顾不好孩子为理由,把我带在了身边,剪掉了我一头从出生就未动过的“胎毛”(特别长,还留着,暑假回家才拿出来看了看,神奇的是一点儿也没枯)。

于是一年又一年,随着年岁渐长,我和母亲的关系也越发融洽,可她待我总有几分小心翼翼,心里觉得小时候亏欠我太多。

而我......恩、终究还是渴求母爱,不论曾经如何,我都爱她。

关于父亲,也没什么特别想说的,不该有的憧憬早都被消磨的一干二净,最后一点留恋也在18岁给他打电话时,抹消了个干净。

经常有朋友说,我的家庭和经历活像一本小说,而我就是里面的苦情女主角。

恩.......这样说也不错,只是抹去苦情二字就好,我的心里从来不苦,只有炼乳一样的甜滋滋。

小学中学高中,我都在三个不同的城市读书,我没法自己选择去留,只能当一件行李,被打包起来,从这儿扔到那儿。

每一次离别,我都以为再也找不到像那些同学一样好的朋友了,但好在,总有那么几个人,就如旧友一般投缘。

现在大学,终于依着我自己的选择,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然后又有了一帮新的好朋友,她们会照顾我,会陪我去医院,会包容我的陋习。(虽然总是刺激我是全宿舍唯一的单身狗,这点除外!)

看呀,我何其幸运啊。

其实每次看见夸我感情写得好的评论,我都会感到惭愧。 

我写的是爱情,但我并没有任何恋爱经历,也没有怦然心动的体验,别人的好感在我眼里也只是避之唯恐不及的洪水猛兽。

事实上,我不懂得爱情是什么,在上一辈身上,所看见与爱情相关联连的字眼,只有仇恨与背叛,还有暴力。

我还有几乎病态的精神洁癖。 

曾经,任何稍微踩中雷区的话语都会让我反射性作呕,甚至还明晃晃的同担拒fo,排斥着同好。这种令人厌恶的怪癖让我不受控制的伤害了我的朋友。

不得不提我的红。

红是豆的红,豆是红的豆。

一直以来,欠你一句对不起呀。

谢谢你们总愿意包容我,宽恕我。 

这次生日我真的很开心很开心,很多朋友从很早开始就为我筹划庆生,老与和暮汐甚至还拉了个生贺组,每天都能看见大家为了贺文发愁,甚至还有人奋战到最后一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每一位送了我生贺或是对我说了生日快乐的仙女们,你们的爱我收到了!

我有世界上最好的cp!还有世界上最好的朋友们!

能在网络上遇见你们,是我三生有幸。

2017年,20岁的我,觉得最幸运的事情就是遇见了你们。

谢谢,真的谢谢。 
 

好了,没了。

 
二十年无罪无过,无功无德,无愧于心。 

嘴里说着空泛的大话,笔下写着拙劣的文字。 

这就是我了。

今年的愿望,希望我能成为一个温柔的人,能够温暖我爱的每一个人。

我爱你们❤

评论(206)
热度(5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