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了,爱过。
★岁月无虞,来日可期★
一个单纯的喻吹
※世事浮沉,唯爱他一事永恒

⚡精神洁癖重度患者
👿我是恶魔
⚡婉拒腐向/转载/ky(评论里提腐的一律拉黑不谢,bg癌晚期患者)
✨不接角色/写手生贺


——世界上最棒的cp@暮汐
——头像+封面:@秦七柒7
——公众号【相思酒家】

  红豆莲生  

【全职男神X你/王杰希】 至爱

  • 上车请滴杰希卡

  • 为了不用外链,这可以说是相当意识流的一次开车,我已经是一个蚕豆了。

  • 怼老虫的产物  @玖玖家的虫世木 来啊来啊,互虐啊

  • ooc有有有,注意闪避。




王杰希舀起一粒热气腾腾的汤圆送到了你的嘴边,你乖顺地张开了嘴,一口将汤圆吞进了嘴里。


甘美的水果馅包裹在雪白的外衣内,一口下去,甜美香醇的味道在口中爆开,咀嚼两下,这香味便又变得悠长,直到你咽了下去,依旧唇齿留香。


“好吃吗?”王杰希问你。


你点了点头,“很好吃啊。”


他的眼神忽然变得意味深长,“还有更好吃的,想吃吗?”


你几乎瞬间明白了他话语背后的含义,却故作天真,“什么好吃的?”


王杰希抬手解开了两颗扣子,默不作声地凑近了你,鼻头几乎凑到了你的脸颊上,呼出的热气缠缠绵绵的扑在你的脸上,让你莫名的想起了刚刚吃下去的那个汤圆,软糯的外皮还有甜腻的馅料,有种说不明白的缱绻。


“比如说,我。”他的食指扫过你的眉骨,顺着弧度抚到你的鬓角,勾起几缕散发,挂到了耳后。


温热的手指轻轻捏了捏你的耳垂,在你反应过来以前,他就收回了手,好整以暇的握住勺柄,又舀起一个汤圆吹散了热气,喂到你的嘴边。


“吃饱了,待会才有力气吃‘正餐’。”


你面颊一热,偏开头,只觉得刚刚被他捏过的耳垂处,火烧火燎的,“不吃了不吃了,我不饿。”


“好吧。”王杰希把汤圆放回碗里,站起身来解起了衣服。


“你干什么啊。”你见这副架势,立马跳了起来。


他脱下上衣,挂在椅背上,“本来是想让你先吃点东西,但是现在看来,好像还是我对你的吸引力更大些。”


“王杰希!你、你......”你羞极了,一个劲往后退。


“我?”他挑了高了一边的眉毛,从容不迫的贴近你,直到把你按在墙上,萦绕耳边的声音低沉,却有着能震动心灵的能力,“我爱你。”


这简单的三个字仿佛他的咒语,将你结结实实的定在了原地,内心剧场正在上演旋转升天720°空中转体炸成烟花。


王杰希看着你通红的脸,忍住了笑意,握住你的手贴在自己的结实的腹部,带着柔夷慢慢地向下滑去,直到隔着布料触及到了某个炙热的东西。


你猛然回过神来,羞臊的想抽开手,却被他握得紧实怎么也抽不开。


“帮帮我。”他松开手,声音越发低哑。


你抬头看他,平时沉稳到近乎无趣的微草队长,此刻脸上全是隐忍的欲望,眼中似有若无的火光像要把你也一起点燃。


事实上,他做到了。


你撇开视线垂下眼眸,拉开他的拉链,握住,手心被熨烫的瞬间,你不合时宜的想起了纳博科夫所著《洛丽塔》中的句子:“同时,我以一种准备把一切——我的心,我的喉咙,我的内脏——都想给他的慷慨奇葩,让她用一双笨拙的手,握住了我情欲的权杖。”


是的,你此刻就如同他的安娜贝尔,正以一双笨拙的手,掌控了他情欲的权杖。


但他不是亨伯特。


他是你的王,将他领地内一切至高无上的权利交给你,包括他的权杖。


“在想什么?”王杰希的手重新覆了上来,交叠进你的指缝,带动着你的手。


你脑袋烧成了一片浆糊,诚实的回答他,“我想到了《洛丽塔》。”


“哦?”他扬起尾音,带着你的手加快了动作,急促的的喘息了两声,另一只手钻进了你的衣服里,不算温柔的力道揉的你几乎站不稳。


“那么你是我亲爱的洛丽塔吗?”


“不,”你几乎瘫软,无力的靠在墙上,嘴里却在执着的否定他,“我是你的安娜贝尔,你也只会拥有安娜贝尔。”


“好的,我的安娜贝尔。”他低笑了一声,手绕到你的背后,从凹陷的脊柱一路下滑,探入下方的沼泽地,如同方才捏弄耳垂一般,轻轻捏了捏下方濡湿的花瓣,“我的小妖精,对吗?”


你以嘤咛代替了回答,两眼泛起了生理性的水光,盈盈望了他一眼。


只那一眼,王杰希就觉得下腹一紧,险些就要喷薄而出,他连忙稳住身体,深吸了一口气。


现在还不行,还不行。


他牵起你的手,将它按在墙壁上,俯下身亲吻你的唇。


狂风暴雨般的吻兜头袭来,他啃咬着你娇嫩的唇瓣,不痛,倒是有几分麻痒,叫你不由自主向他渴求更多。


王杰希拉开松垮挂在你肩上睡衣,铺天盖地的将吻印在你的身上,似乎要将你的全身打上印记,宣告此处已被占领。


而你也正如此渴望。


他知晓你的欲望,透彻你的内心,掌控着你的身体。


当炙热的顶端吻上花蕊时,你知道接下来,他将要贯穿你的灵魂。


欲望在你的期望中往上顶去,擦过大腿内侧细嫩的皮肤,撑开两片蜜唇,挤入窄小的入口。


他蓦然往前压身,打破了缓慢的节奏,腰肢狠狠与你碾在一起,尽根没入那处桃园蜜地。


你脚底发软,浑身不由自主的颤栗着,两手撑着王杰希的手臂,圆润的指甲陷入他的皮肤里。


王杰希也没有那么轻松,你体内的层层皱褶如同蚌肉一般紧紧将他包裹,收缩摩擦,仿佛你的身体内有一簇篝火,燃烧着他。


可他不曾退缩,此刻仿佛化身为立于荣耀顶端的魔道学者,骑着扫把,以各种刁钻诡异的角度将里面搅动的天翻地覆,浪潮翻涌。


你的手被王杰希用单手紧紧的锁住,他滚烫的手心按在你的盆骨上,简直要将你烫伤。无处可逃,更不知道可以逃到哪里,那猛烈而急速的动作,几乎每下都像要将你洞穿一样。


下体那个不断抽动的灼热硬物,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辱着可怜的花巢,一次一次的深捣,将那些浑浊的蜜液堵在腹中,你呜咽颤抖着,只感觉腹部鼓涨的可怕,有什么东西沉沉的往下坠,要将你拖进更深更深的欲望里。


撞击、抽出激烈的动作让你胸前软糯的团子不安分的晃动,起伏波动中的圆滑曲线柔动着交叠的身躯,仿佛两股交汇的火焰,越燃越烈。


肉体拍打组成的交响乐淫靡而激荡,在盛宴的最高潮,火焰几乎将你的身体烧干,只能可怜的附在他的身上,双手虚软无力地攀在他的肩膀。


而王杰希在最后的几下迅猛攻击后,从喉咙里溢出一声闷哼,恋恋不舍的丢出了他的熔岩烧瓶,宣告这场战斗的终结。


你被折腾的够呛,酸软的彻底无法站立,他才将将抽身离去,双腿间的入口还无法闭合,抽搐着吐出白色的浊液,身体摇摇晃晃的倚着墙软了下去。


王杰希在你瘫坐在地上之前,将你打横抱了起来,走向浴室。




温热的水洗涤着你疲倦的身躯,他抱着你坐在浴缸里,忽然开口打破了一室温柔旖旎。


“妈今天又打电话来了。”


你没有睁开眼睛,但是他能感受到,你的身体僵硬了。


可他还是说了下去,“她问我们什么时候去把证领了。”


“我说过了,我是不婚主义。”


你猛然感受到了一股不被尊重的愤怒,倏地站了起来,伸手取过台子上的浴巾围住身体,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决绝的让王杰希以为刚刚的缠绵热烈都是一场幻象。


“别走。”


他伸出手拉住你的手腕,却被你毫不留情的甩开。


“王杰希,你不要总是自作聪明好不好。”





(to be continued)





——————————————————

【ps:为了防止看不懂,简要叙述一下《洛丽塔》,主人公亨伯特与安娜贝尔初恋,后安娜贝尔故去,他无法接受,并因此成为恋童癖,“小妖精”是他的爱称,后爱上了洛丽塔。

pps:其实只是老虫喜欢老王喊她小妖精!为了满足她这个小妖精!还要保证不变成霸道总裁串场,所以我就拿《洛丽塔》搭个桥。】



评论(87)
热度(1227)
© 红豆莲生 | Powered by LOFTER